我的阿富汗筆友
0 (0) 評價
確認

作者:安德魯.克萊門斯
原文作者:Andrew Clements
譯者:周怡伶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10-02-26
適讀:7-12歲,13-18歲
推薦理由
林偉信:本書描述一位美國女孩與一位阿富汗男孩做為筆友交往的趣味故事。書中藉由兩位孩童背後成人世界的族群觀差異,凸顯出唯有相互了解不同族群的文化與生活習性,才能化解族群差異所造成人我之間的陌生與對立。
本書介紹

  艾比不是不會做回家作業,她只是不想做,但這表示她的六年級成績將會非常難看。直到一張通知單寄回家裡,艾比才了解自己真的可能會重讀六年級。除非她願意被留級,否則她必須完成一個特別的作業:交一個國外的筆友。這還不算太難啦,對一個真的很討厭寫作業的學生來說。

  艾比的第一封信被送到了阿富汗的一個小學校,雅米拉成了她名義上的筆友,因為實際上和艾比通信的是她的哥哥薩迪德。

  在美國與阿富汗間來往的信件中,艾比和薩迪德發現了這種互動方式可以穿越空間的屏障,他們認識了彼此的文化隔閡以及生活傳統的差異。不過,這段隨著信件日漸增長的友誼,還是引起某些人的反感。跨界的友情果然並非這麼單純啊!

安德魯.克萊門斯系列特色

★國內好評不斷,榮獲誠品每月選書、《中國時報.開卷》最佳童書、好書大家讀2008年度最佳少年兒童讀物獎、博客來網路書店2008「年度之最」選書

★國外獲獎無數,榮獲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年度最佳圖書、克里斯多福獎、家長評選大獎、號角雜誌推薦書......等數十項榮譽肯定

★系列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全美銷售數百萬冊

★風靡全球,已譯成德、法、義、英、日、韓...等十餘國語言版本

作者簡介

安德魯.克萊門斯(Andrew Clements)

  美國備受歡迎與敬重的暢銷作家,著作超過五十本。克萊門斯為兒童創作圖畫書,也為青少年寫小說。他最著名的作品是也是他的第一本小說《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一出版即暢銷,長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在美國已銷售超過兩百萬冊,獲獎數十次,並售出十餘國版權。

  克萊門斯從中學時代即開始寫詩,他曾有一首詩被英文老師評為:「太有趣了,這可以出版!」,開啟了他後來的作家之路。他還曾擔任過中學教師、為歌手創作歌曲,也曾在出版社擔任主編工作。目前是專職作家,住在美國麻薩諸塞州。

譯者簡介

周怡伶

  1976年生於台北。喜歡閱讀,小時候爸媽不太買書,只好看每天的報紙,常常把自家餐館的白皙桌面印出一層油墨。大學唸新聞系,但不喜歡一見陌生人就問問題,後來做了出版編輯、NGO工作者、教材創作者。為人母後,曾舉家旅居英國,於約克大學就讀社會研究所。參與編寫過〈觀察家〉及〈深度旅遊〉系列(遠流)、〈數學想想〉繪本教材(人本);譯作有《地球急診室》(遠流)。

繪者簡介

唐唐

  本名唐壽南,從小就有一大堆好聽、不好聽的綽號,現在大家都叫他唐唐,畫了很多有趣的繪本和插畫。繪本作品《喜歡你》及《短耳兔》,以及溫馨可愛的角色和充滿巧思的構圖,深受大小讀者喜愛,並發行日文和韓文版。曾入選加泰隆尼亞插畫雙年展及亞洲繪本原畫雙年展榮譽獎的肯定,也多次入選為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台灣館推薦插畫家。

推薦序1

打開一扇窗

  小時候在利澤簡鄉下成長,除了《小學生》雜誌之外,就找不到其他課外讀物了。成年之後,愛上了兒童繪本。自己讀,也經常用來當作大學課堂的閱讀教材,像是《橘色奇蹟》、《威廉的洋娃娃》等。然而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則讓我進入了兒童及青少年小說的世界。我一路從《我們叫它粉靈豆─Frindle》,讀到《16號橡皮筋》,深深為之吸引,至今熱情未減。

  有些兒童讀物,想要藉書傳達的觀念很清楚(講得太白),但是缺少了精彩的故事,以致讀起來像教科書,而克萊門斯最厲害的就是說故事,讀者往往書一上手,就欲罷不能。在他的故事中,小孩充滿了創意與能量(也可以說是不乖),但大人總是會尊重小孩的主體,給予信任,不懷疑、不輕蔑、不壓制。在問題發生之後,與小孩子共同討論,想辦法來解決難題。

  正如其他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這本《我的阿富汗筆友》也是好看、有創意,又具教育意義。主角之一的艾比因為課業成績不好,有可能留級,然而老師並不責罵她,而是與她討論補救的辦法。艾比答應在剩下的時間裡,每天要按時做完功課、每科得到B以上的成績,還要與地球另一端的小朋友做筆友通信。於是,一位住在美國伊利諾平原喜愛攀岩的女孩,與阿富汗山區一位英文流利的男孩(因為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這個男孩是以妹妹的名義寫信),就此開展了這項穿越空間與文化障礙的通信之旅。

  展讀他們彼此往來的信件,那種純粹的友誼、知心與包容,讓人動容。不同的性別、種族、政治與文化環境,看似障礙,卻也因此打開一扇窗。這對少男少女,藉由信件,不只是更加了解地球另一端的地理、政治與文化;更在對話的過程中,借助於對方不同的眼睛,對於自己熟悉的成長之地,也有了不一樣的觀點與感受。

  這個世界總是充滿了不公義,而人與人之間也必然存在差異,然而克萊門斯總是用愛與包容、信任與創意,讓大人和小孩一起努力,在解決難題的過程中不停學習。每次閱讀克萊門斯的校園小說,都是一次次滿溢著溫暖喜悅的體驗。

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副教授  畢恆達

推薦序2

讓我們的眼睛看到山之外

  如何提昇下一代面對未來的能力,是許多人關心的議題,而新世代必備的能力之一,就是語言。英文和中文將是未來世界流通的兩種主要語文,更是一切學習的基礎工具;不論是經濟或文化的溝通,都可能使用英文和中文,所以從小紮根,學好語文,必能拓展視野,成為不同文化的溝通橋樑。

  此外,世界觀和文化差異的認知,是許多青少年必須學習與面對的重要課題。地球村的觀念使得青少年求學或工作,不一定會在自己生長的地方,他們或許在亞洲求學,卻在歐洲、美洲工作;也有可能在歐洲、美洲成長,但工作是在亞洲或非洲。這讓人聯想到「四海之內皆兄弟」這句話,它代表的不只是地域關係的改變,更是文化差異的認同。如果讓孩子從小培養世界觀,多接觸文化差異的課程或書籍,對於新的一代來說,都將成為培養他們日漸茁壯、開花結果的泥土與養分。

  《我的阿富汗筆友》傳達了一些重要的訊息。兩個不同國家的人,無論教育文化或生活休閒的背景都不一樣,卻可以藉由通信,獲得彼此的互信和溝通,甚至因體會到不同國家地域間的文化差異,逐漸培養出「國際觀」。

  故事中提到,在美國伊利諾州的艾比.卡森,把照片寄給在阿富汗的雅米拉,這是一種分享的行為,間接也讓孩子們學會在未來的世界中,不僅充滿了競爭,還要懂得合作與分享。像是故事中的艾比和薩迪德,懂得與彼此分享不同的休閒活動、爬山經驗,還有對自然的感受;他們用一粒小石子與一把泥土,喚起了彼此對鄉土與大地的熱愛。

  這個故事也讓身為教育者的我們了解,即使學生學業成績不好,仍然可以藉由其他方法,例如結交異國朋友來提昇學習興趣,甚至作為補救教學的一種方式。

  在兩位主角的信中,有一首詩足以代表整個故事。詩中有一句話:「風箏上,我畫了兩隻眼睛。風箏高飛,我看見山之外。」希望孩子們的眼睛,都能透過風箏,看見世界的每個角落;希望他們有機會了解世界各地不同的文化,結交世界各國不同的朋友,並且隨著世界觀的巨輪,不斷向前翻滾。

兒童文學作家  朱錫林

 

相關文章
分享親子幣+5
大家也愛看這些書單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留言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謝謝
  • 大推大推
  • 借分享借分享
  • 啾咪啾咪
  • 有啟發有啟發
  • 苦惱苦惱
  • 哭哭哭哭
  • 感謝感謝
0則留言

雜誌訂閱

親子天下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