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祖回娘家
5 (1) 評價
確認

作者:鄭宗弦
出版社:九歌 出版日期:2009-04-01
適讀:7-12歲
推薦理由
親子天下:少年阿源和阿嬤隨著媽祖出巡的隊伍,四處打探親人,揭開動人心弦的身世之謎。
本書介紹

   阿嬤本姓黃,住在高雄蚵仔寮,小時因生活困苦送給姓林的養父撫養,長大後嫁到竹山。兒媳事業有成,工作繁忙,將兒子阿源交給阿嬤照顧,直到要上小學,才帶回台中與父母同住。

  因阿公的過逝,阿嬤不得不搬到台中跟兒子一起住,由於生活習慣差異,婆媳之間有很大的齟齬,讓阿嬤感覺那不是自己的家,遂有尋找自己親身家庭的念頭,因此憑著離開家時身上所攜帶僅有的一張媽祖廟靈符,常常跟著媽祖出巡及回娘家的隊伍,四處打探自己的親人。

  這次跟著社區主辦的媽祖進香團,一起出巡,阿源要做春假作業而跟著阿嬤一起出遊。兩天兩夜的苦行,終於抵達新港,媽祖回到了娘家。阿嬤卻也悄悄地四處尋找她的娘家,終於打聽到一處,然而卻是已被燒成灰燼的老屋,正在悲傷時,領隊的先生看看阿嬤的靈符,湊巧的想起自己從小被送人領養的小妹。果真,踏破鐵鞋無覓處……。一段非常感人的尋根尋親故事,竟是如此心酸,撼動人心。

  藉著阿源這個小學六年級、第一人稱的主角口述,可以看見婆媳相處的難題,現代老人的失落感,傳統宗教信仰的文化,以及台灣特有的風土民情。孩子可以透過這樣具本土性的文學作品,從作者精練鋪陳的故事中,去深度閱讀這片土地。


本書特色

★ 暢銷且長銷書,出版多年來銷售總計五萬本!
★ 重排新版,大字大開本,彩色插畫,適合兒童閱讀的版面規劃
★ 赫赫名家推薦榮獲多項大獎!
★ 隨書附上康軒文教企劃的學習單,師長親子共讀時的好幫手


作者簡介

鄭宗弦

  嘉義縣新港鄉人,曾任農業雜誌採編。從小醉心於繪畫與民俗藝術,大學修習農藝學,研究所轉攻農業推廣教育,之後毅然轉任國小教師,由自然科學入社會科學,又自農業界跨教育界。角色的轉換有助增廣閱歷,環境的變遷也都是創作的良材,他堅持理想,要為下一代寫出最好的作品。

  創作以少兒小說為主,作品深獲各界肯定。曾獲青溪文藝金環獎、觀光文學獎、柔蘭兒童文學獎、台灣省政府兒童文學創作獎、九歌現代兒童文學獎行政院文建會特別獎、小太陽獎、陳國政兒童文學獎等二十多個文學獎項。著有《姑姑家的夏令營》、《第一百面金牌》、《台灣炒飯王》、《又見寒煙壺》等書。

找尋失落的民風

  我的家鄉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媽祖廟  新港奉天宮,每天都有來自全省各地的進香團來此進香,我何其有幸出生在新港,從小耳濡目染,體驗到人與神明之間熱絡的互動。   

進香團中規模最浩大的,就數大甲媽祖徒步進香團,每年都有好幾萬人。   

  有一次大甲媽祖來新港,我在二樓陽台盯著藝閣花車閒看,忽然聽到一個歐巴桑唉聲慘叫:「喔……真痠……兩隻腳快要斷掉了……喔……我不行了……不行了……」緊接著傳來另一個老人的聲音說:「不會啦!你忍耐一下,等一下就會好的,媽祖婆會保庇你的,真的,免驚!」我循聲找過去,黑鴉鴉的人潮中,辨識不出對話的兩個人,卻赫然發現成千上萬的進香客中,竟有一半以上都是彎腰駝背的老歐巴桑。   

  老人家缺鈣少鐵,筋骨不好,氣血難行,平日就容易腰痠背痛,卻甘願跋山涉水,不遠千里而來,冒著病痛的危險,為的是什麼?痠痛不會是抵達新港才有的,一路上,他們是如何咬牙忍過來的呢?   

  曾經讀過一篇報導,一位年輕的記者參加徒步進香活動,他在服兵役時擔任的是步兵排長的職務,行軍對他來說有如家常便飯,易如反掌,可是一路走下來,第一個躺上救護車的不是老阿婆們,卻是年輕力壯的他。   

這當中的差別在哪裡?是信仰,信仰的力量是如此的偉大。   

  媽祖娘娘是天上聖母,而陪伴在媽祖娘娘身旁的歐巴桑們,不也是人間聖母的寫照?對於一家子上上下下,有永遠操勞不完的事,永遠煩不盡的心,永遠停不了的期待、祝願、擔憂、焦慮、叮嚀和牽掛,即使日漸齒危髮禿、精氣耗損,對子孫們的照顧漸感力不從心,但是她們的關愛仍不止息,只不過換個方式,轉而將一切託付給信仰,請神明感應其誠心,代為庇佑。進香客們虔敬而堅定的信仰,說明了信仰有多堅定,愛就有多深。

進香活動給我的啟示還不只如此。   

  我家有兩座用玻璃框罩住的獎牌,一個上頭刻著「熱心公益」,另一個刻著「友誼永誌」,牌子底座四周裝飾著一些小玩意,有玻璃吹拉出的長頸鹿、天鵝和小白兔,也有彩色厚紙板黏貼成的亭台樓閣,十分小巧雅致,一插上插頭,裡頭幾顆小燈泡還會散發出柔和優美的光線,這兩座獎牌是我從小的玩具,我卻一直搞不清楚它們的由來,直到阿嬤告訴我。   

  原來在我出生以前,媽祖廟還沒蓋香客大樓,進香客來到新港都住到一般人家家裡,免費由新港人招待食宿,連著幾年下來,彼此成了好朋友,香客期過後,平日裡忙裡偷閒,幾家人還會南來北往相互拜訪,聯絡情誼,那兩座獎牌就是香客們回饋的紀念品。   

  乍聽之下,真叫人錯愕。現代社會功利與疏離,家家自掃門前雪已經習以為常,想不到以前的人能毫無戒心,不求回報,慷慨展現在地人服務的熱忱,在宗教情懷的催化之下,施與受之間沒有任何目的與條件,完全只是單純的分享和關愛。這般純樸而饒富人情味的民風令人嚮往,可惜我晚生了十幾年,未能親眼見證。   

  二十年前,賭博性質的大家樂活動席捲全台,為了逼籤詩求明牌,利慾薰心的人們興致勃勃的雕刻各種神像來膜拜,然而在屢試屢敗之後,他們竟然憤而斷去神像手足,再焚燒、丟棄。當社會已經喪失敬天畏神的倫理,人與人之間又如何能互信、互敬、互諒呢?   

  俗話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自古,婆媳問題一直難清難斷,社會快速變遷之後,家庭成員角色異位,新舊觀念衝突,加上代溝、隔代教養等問題,這本難念的經是越來越難念下去了。

  是否崇尚傳統美德的人,也會和故事中的阿嬤一樣,感覺與現實生活格格不入,因而興起離開,去找尋的念頭呢?

找尋失去的倫理親情,重拾自尊,自我肯定……
找尋敬拜天神的族群,一同謙卑自己,侍奉天地……
找尋曾經遺忘的,純樸古雅的風土民情,卸下武裝防衛,換得無憂無懼,歡喜自在……

  每次進香團蒞臨新港時,在茫茫人海中,我似乎看見無數這樣的身影,在煙灰炮火中穿梭流連,茫然尋覓……。

  「媽祖回娘家」是一個大題目,一般進香活動,動輒上千上萬人,耗費鉅資,曠日費時,偏偏寫來只能侷限進四萬多字,外加主人翁的故事必須引人入勝,因此耗費在剪裁的功夫數倍於以往的作品。猶記得寒夜孤燈下振筆疾書時,按著狂亂跳動的胸口,揉著發脹發痠的太陽穴,終致領會到古人所謂「嘔心瀝血」的境界。總算媽祖保佑,我如期完成作品,也獲得佳績,德不孤,必有鄰,「如有神助」不是虛言。

  感謝新港,她濃濃的宗教文化氣息,賜給我靈感,賜給我省視內心的道場,也賜給我其他地方已然消逝的珍寶,那古樸的民風,讓我在物質充斥的世界中,仍保有信心,懷抱希望。

二○○一年五月十二日
寫於台中   

相關文章
分享親子幣+5
大家也愛看這些書單

雜誌訂閱

親子天下Shop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