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童書大冒險,體驗童書創作從無到有的奇妙歷程!

蕭典義,從菜市場人性學出發的實驗教育


蕭典義,從菜市場人性學出發的實驗教育

蕭典義提供

《學習的理由》紀錄片導演楊逸帆,第一次與蕭典義相遇,「他聲如洪鐘,滿口台語,言必及利。這個人是什麼背景?來做什麼......?」但是深入認識以後,卻看到他心中有一個完整的平民化實驗教育藍圖和可複製的模組......

時值2011年初,我為了《學習的理由》紀錄片在各地採訪教育相關人士。網路與書面資料實在有限,許多事不問當事人不清楚。於是在前輩引路下,來到課後做為「大安社區大學」的開平中學,參加教改聚會。

這場「地下集會」可從言談推知與會者包含各非營利組織代表、學者、地方政府教育人員、中小學老師......但有個人我實在「看不懂」--他聲如洪鐘,滿口台語,言必及「利」。這個人是什麼背景?來做什麼......?

「少年仔,你來這係衝啥?」

論壇一結束,這位「利益先生」便走向我,眼神來回盯著我與夥伴手中的攝影機。

「我在拍一部紀錄片。」我強做鎮定:「內容探討教育,所以來跟前輩們學習。」

「片叫啥?」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坦承:「叫《不想考基測(「學習的理由」舊稱)》。」

他咧嘴笑了。

「正好、正好。少年郎就係應該知影自己愛啥,毋當隨波逐流。我少年時嘛係拒絕聯考,工作後知影自己缺啥咪,回大學補學歷。」

但他遞上名片,又讓我摸不著頭緒了:除了姓名「蕭詠太(後改名蕭典義)」,名片上密密麻麻寫滿各種抬頭--XX文教事業集團特助、OO出版事業顧問、XX大學講師、OO協會理事等......不及備載。

這個人究竟是做什麼的?

做教改界的「蘇秦」,合縱「教育下游事業」朝人本教育邁進

「咱教改就是需要你這款少年仔來參加,才有希望。但我要先讓你知道,參與教改的都不是正常人,要願意不計成本出錢、出力持續做。」

還來不及提問,他搶先開口:「但你不可能叫所有人都這樣做。要改變,就要全社會參與;要全社會參與,就不能光靠理想感化或道德勸說。我們需要有教育生態系統觀,也要了解利益結構。」

他要我翻開名片背面,跟我解釋。沒想到,後面還真的有東西--這是個畫著不同階層的金字塔,註解密密麻麻,標題是他提出的「教育事業價值鏈」。

蕭典義將教育事業歸類為上、中、下游:上游是官方法令,中游是學校單位,下游是分配學生課後時間之教育相關產業,如補教與教科書/參考書出版業。他指出,傳統教改,只處理上游官方政策,頂多影響以公立學校為主的中游,卻忽略下游。

「政府不論9年一貫到現在的12年國教,改革都是往人本的方向。這是對的。問題出在溝通不良。」與會者漸漸散去,蕭典義卻對我與夥伴說得愈來愈起勁:「補習班一定得強迫考試,跟升學壓力掛勾?難道促進多元、自主學習的教育就不能有收入?」

他分析:許多補習班觀念較舊,政府又無措施引導補習班「產業轉型」,因此教改容易被補習班視為「利益衝突」。然而,政府離家長遠,影響力小。補習班離家長近,影響力大。種種因素加乘,造就教改無效的典型案例--補習班串連學校保守派老師,不斷講教改多壞,並創造競爭的恐懼感,讓消費者繼續花錢考試......甚至涉及立委、幼補教協會、地方派系等結構,非常複雜。

「政府如果要改變,應該告訴業者:有新產品讓你賣,叫『生涯規劃』。」蕭典義說:「這幾年,我一邊推動教改,一邊先後在補教、數位教材、教科書出版社等中下游產業任職,從內部鼓吹公司轉型從『升學輔導業』轉型為『生涯規劃顧問業』。」

這下我才明白:名片上掛著這麼多抬頭,原來是意圖做教改界的蘇秦--掛各機構「相印」,一致朝「人本教育」的方向邁進。

雖出身貧寒,他認為「弱勢」實為「絕無僅有」的教育契機

他說,願意協助提供拍攝所需的資源,邀請我到高雄。我也覺得他說得著實獨到又有趣,於是應邀赴約。他似乎在高雄確實連結密佈。很快便介紹了我採訪當地中學師生、教師團體、拜訪補習班等等,後來也邀我到高雄不同地方演講。

多年往來,我漸漸發現,他做的不只是影響「教育下游產業」。

我或耳聞、或眼見,得知他帶領小學生學習使用社群平台,回家協助爸爸媽媽的小店面做行銷跟顧客管理;串連高雄在地小學、中學、大學、乃至社會團體,藉由捐款或資源共享,協助弱勢學校成立多元社團。介紹第一社區大學到草衙興仁國中,讓國中生選修社大課程⋯⋯從中,我逐漸看清楚,蕭典義更宏大的遠景,也才發現他成長的背景如此不同,也讓他的教改策略與眾不同。

蕭典義出生於「準單親家庭」,年幼時就因父親患病,母親獨力撫養三位孩子長大。國小就隨媽媽在菜市場做生意,到了高中,家裡就已換過漫畫店、撞球店、柑仔店......等7、8種行業。這些經歷,讓他養成行銷與經營的頭腦,但也從小看遍人生百態,深知民間疾苦。

蕭典義(右2)出生於「準單親家庭」,年幼時就因父親患病,母親獨力撫養3個孩子長大。發現他成長的背景如此不同,也讓他的教改策略與眾不同。蕭典義提供

蕭典義家住南高雄,位於「不山不市」的「城市偏鄉」--前鎮區草衙。由於產業改變,草衙大部分學校近2/3家庭都是中低收入戶。然而,他沒有送孩子去資源相對豐富的北高雄就學,而是讓孩子自己決定,要就近入學,還是自學。對他而言,送孩子去北高雄,形同參與城鄉差距的促進。

他小兒子今年升小六,4月將申請非學校型態團體自學的「Only實驗教育」,大概有6位中小學學生將在草衙興仁國中一起自學。社區營造也是「Only實驗教育」的課程,蕭典益稱,這就是全日制的平價實驗教育模式。

他大兒子則是唸公立國中小,然後就讀當地高職,但學習欲無法滿足,後來高職階段又改成自學。每次見到蕭典義,常看大兒子隨行在側,當爸爸的小助手。蕭典義除了不時給兒子任務,讓他從做中學,每逢會議,也不時讓兒子參與討論,會後也鼓勵他發表感受與想法......各種情境下,蕭典義都把握當下,為孩子創造機會教育。

「出身貧寒之家,當初教改最觸動我的地方,就是『教育機會均等,實現社會公平正義』。」蕭典義說:「或許別人認為這塊(前鎮區草衙)是『弱勢』的地方,只能被動接受援助與補救。但我認為,與同鄉人協力自助,活絡自己生活圈的社會、經濟、文化、永續發展,照顧周遭人彼此的需求,是這塊土地與眾不同、絕無僅有的實驗教育機會。」

與面對外人不同,蕭典義面對孩子時,我看到的是一位溫和理性、有愛有理想、也頻頻讓出舞台的慈父。改革「教育事業下游」20餘年後,他也將自己對兒子、對家鄉的愛,擴而及之,逐漸轉移目標,致力落實「平民化的實驗教育」。

Only實驗學校創辦人蕭典義,認為民辦的實驗教育也可以非常平民化,他的兒子透過扶輪社在巴西交換,家裡接待墨西哥學生,也把這樣的資源和實驗教育跟學生分享。蕭典義提供

放眼草衙社區,許多事正在發生;漁業署在發展漁港再造計畫;高雄捷運夢時代與凱旋站,有團體正推動「捷運站正名運動」,因為3百年前荷蘭稱這一帶做「漢特納斯島」,是獵人貿易之島,充滿故事。高雄市觀光工廠副理事長也是草衙人,正在推動觀光產業與文創產業計畫......這些乍看互不相干的事,在蕭典義眼裡,都是在地獨有的教育機會與資源。

教育追求身心靈平衡,「身」在前面代表「先顧好肚子才不是空談」

針對草衙這種弱勢地區,蕭典義提出「以生涯試探為核心主軸的三創型實驗教育」。所謂三創,指「創客(Maker)」「創新(Innovation)」「社會創業(Social Entrepreneurship)」。這套模式的宗旨,是讓每一位共學的親師生達到身心靈平衡。呼應賺錢這件事,他說:「身心靈」中「身」總是擺前面,畢竟要先有錢顧好肚子,後面才不會成為空話。

「就像我以前跟你講的同款,參與教改的毋係正常人。」蕭典義用他的「菜市場人性學」跟我分析:「正常郎要乎伊錢賺,有錢賺才有可能做。」

「事實上,『三創』不只給孩子的,更是給中低收入家長翻轉生活的契機。」

蕭典義指出:隨課程與社區結合愈漸緊密、多元,課程輔導或學生陪伴的人力需求也隨之產生。面對這樣的人力缺口,不少台灣自學、共學團體都鼓勵家長不上班,留在家教導孩子。但對中低收入戶而言,非常困難。這是實驗教育即便已大幅鬆綁,價格門檻卻使受惠者往往侷限於中高收入家庭的原因之一。

對此,他提出一套設計:以共學做為父母二度就業契機。在自家摩托車10分鐘車程內,只要湊滿5位小孩,向每位學生收取每個月約4仟元的課後共學費,扣除自己孩子不算,就有1萬5仟元左右收入。課後共學費減輕父母經濟負擔,以固定時間採兼職方式擔任「助理媽媽/爸爸」,陪伴自己與其他4位社區小孩到各地「社區教室」參與「社區營造課程」。

然而,他也指出,現在許多實驗教育、在家自學有種現象:很多人教育專業不足,只寄望孩子成長,卻無心自我成長。

「我認為這很危險,是實驗教育界的未爆彈。」蕭典義說:「真正的實驗教育,問題不在孩子,而是如何讓家長與老師換腦袋。」

於是,他提出一套分階段的「組合式實驗教育」辦法,讓父母與孩子在顧及經濟的前提下,雙軌同步學習、成長:在學齡前善用公家與非營利機構資源,提升親職知能,以利小學後擔任以「陪伴」與「心靈成長」為主要任務的「助理媽媽/爸爸」(詳見下圖)。

楊逸帆整理

「我理想的『組合式實驗教育』圖像,如互利共生的小丑魚和海葵——只要家長建立金錢/經營觀、整合資源能力與教育專業,就能自由在公立學校與社會需求的海葵之間悠游、共生。」蕭典義說。

聽他的話,整理完「組合式實驗教育辦法」架構,不禁開玩笑問他:這套模式設計得如此完整詳細,是否需要專利授權模式?

「沒有商業授權這回事,全部透明。」蕭典義正經地告訴我:「我希望這套模式秉持自由軟體精神,讓所有人參考、複製、修正、反饋,讓這套模式越來越成熟、普遍。」

「終有一天,我希望看到今日實驗教育,成為明日公共教育。」

作者簡介│楊逸帆
1995年出生於教職家庭,從小接受體制外教育。
從14歲拍攝到21歲的紀錄片《學習的理由》對台灣教育體制提出反思,入圍超過10項國際影展,拿下多項大獎。

延伸閱讀:
走入實驗教育前,必看12關鍵問題
北市第一所實驗國中─芳和國中:體制內老師,闢出自己的實驗路
北市和平實小:從零打造芬蘭式主題教學
紀錄片導演楊逸帆,邀請你一起思考《學習的理由》
肯.羅賓森:我根本就質疑「上大學」這件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