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無心的媽媽


有口無心的媽媽

格子外面文化提供

在大街小巷你是否也看過類似的事件?媽媽對外人講話總是很客氣,但對於小孩的語氣總是急促、高亢或是有點不耐。媽媽不是不愛孩子,但為什麼對孩子總是「刀子嘴,豆腐心」呢?

有口無心的媽媽

有一次到台北開會,我搭上一輛客運後,往司機後面的位子坐下。途中上來一位大約三十歲左右的年輕媽媽,帶了兩個孩子—男孩大約五歲,女孩大約三歲。當時車子右手邊第一排、第二排各有一個空位,媽媽以溫和的聲音跟孩子說:「趕快坐下,趕快坐下,哥哥坐後面,妹妹坐第一排。」

兄妹二人依著媽媽的話很快移動身子坐好,媽媽因為要買車票,所以仍站著在皮包裡找錢。一會兒她很客氣的輕聲問司機:「到行天宮要多少錢啊?」小男孩看媽媽一直站在前面,就走出來貼在媽媽身邊,眼睛一直盯著司機的方向盤,似乎很好奇。

媽媽對小男孩說:「欸,你很奇怪耶!好討厭哦,叫你坐,不會坐嗎?」媽媽應該是沒有惡意,可是她的語氣有點凶。小男孩聽到媽媽的話,有點鬱卒的回位子去了。

由於路面正在施工,行駛中的車子顛簸搖晃,媽媽抓著手把晃來晃去,這時換成妹妹從位子上站起來,很好奇的問媽媽:「你在做什麼啊?我要看。」媽媽一看到妹妹站起來,快速移動身子,用有點高亢、急促的聲音說:「你在做什麼?叫你坐下,你不會坐下嗎?」順手就推了小女孩一把。

小女孩坐好以後,看著媽媽手上的東西又很天真的問:「媽媽,那是什麼?」媽媽簡潔有力地回答:「車票!」小女孩沒再說什麼。快到行天宮的時候,我也要下車換搭巴士回新竹,因為她有小孩,我就讓他們走在前面,媽媽很客氣,笑著輕聲跟我說:「對不起!謝謝你讓我們先過,不好意思。」媽媽牽著一雙兒女的手小心翼翼地走下車。

回新竹的路上我一直在想:這個媽媽是一個不錯的人,可是她對自己孩子講話的語氣,和對我這個外人為什麼會差這麼多呢?為什麼孩子的好奇心,會讓她這麼生氣?難道華人父母對孩子的擔心或著急,真的多半是透過「刀子嘴,豆腐心」來呈現嗎?

在大街小巷常可以看到諸如此類的事件,讓我聯想到在上「親職教育」課程時,一些學生回憶他們成長過程的家庭經驗也是如此,在在都透露一件讓人不能不去正視的事實:父母在愛孩子的同時,卻也常在不自覺中傷害了孩子。或許有人會覺得訝異與不解:天下父母心,父母愛孩子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去傷害孩子呢?

的確,在一般常態下,大部分的父母都不會去對孩子造成身體上有形的傷害,可是有時候父母在愛之深,責之切的殷殷期望下,往往容易以語言,對孩子在人格的發展上,一點一滴留下許多無形而深沉的傷害,這其中大多是因父母以「對人不對事」的方式,去表達自己的擔心、著急或挫折等情緒,也因此在不自覺中給孩子貼上了許多的「標籤」。

例如父母可能如此對孩子說:「欸,跟你講過,你聽到沒有?耳朵聾了啊?」「東西明明就放在那裡,還沒看到,你眼睛瞎了嗎?」「你頭腦有問題嗎?怎麼聽都聽不懂呢?」「叫你不要跳,還在跳,有本事你就給我一直跳,不要停下來。」父母的本意並沒有要傷害孩子,但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孩子聽多了,一方面他會覺得自己真的是一個很不可愛的人,對自己開始沒有信心,也可能學會以相似的方式去和別人應對,而不自覺地給別人貼標籤。

學習用「我訊息」管教孩子

大人對孩子說的話會不會傷害孩子?其中一個簡單分辨的方法,是檢測自己在對孩子說話時,用的是「我訊息」還是「你訊息」的方式表達?

這二種說話方式最大的差別在於「你訊息」是一種「對人不對事」的說話方式,焦點擺在責罵對方,隱藏自己內心對事件真正的感受。上述公車中的媽媽即是使用「你訊息」的一個典型例子,因為事實上她是擔心孩子不坐好,站起來可能會摔倒或受傷,可是當她在處理這個事件時,從頭到尾都沒有說出她對孩子安全上的憂心,只聽到她在數落孩子。

反之,「我訊息」則是一種「對事不對人」的說話方式,說話者嘗試把自己內心真正的感覺,坦誠地說出來,讓對方可以明確的了解說話者真正的想法。比如說這個媽媽可以換個方式告訴孩子:「車子在動的時候,站起來很危險,媽媽很擔心你會跌倒,請你回去坐好。」如此孩子的感受就很不一樣了。

再舉一個職業婦女可能經常會遇到的一個教養情境,來說明「我訊息」和「你訊息」對親子關係的不同影響:

插圖提供:格子外面文化

不同的回應方式,傳達給孩子不同的訊息,基本上不少人被「講不翻車」(台語:有夠番,講不聽)的孩子吵得受不了時,很容易有「你訊息」媽媽的反應,但往往容易造成親子兩敗俱傷,因為在媽媽的挫折與怒氣下,小孩所接收到的訊息是:「媽媽一定覺得我很討厭,很煩人,我是一個壞孩子,媽媽不喜歡我。」可能使得孩子更加哭哭啼啼,大人則怒氣餘波盪漾,覺得養孩子真的有夠麻煩。

反觀,「我訊息」媽媽回應的方式,是克制自己的情緒,就事論事,不因自己的狀況不佳而遷怒於孩子,選擇把自己無法做到,需要孩子幫忙的地方說給孩子明白,那麼孩子接收到的訊息是:「媽媽不是不想跟我玩,她現在好累,需要先休息一下。我可以幫媽媽一個忙,自己先去玩,等一下媽媽休息好,我們就可以一起玩了。」一方面引導孩子培養同理心,一方面讓孩子覺得媽媽很愛我,我不是一個不乖或令人厭煩的孩子。

說話的藝術是可以學習的

在養育孩子的過程,很多父母都領教過孩子的情緒,說變天就變天般不可捉摸,搞的父母不知如何是好。不過想想,大人其實也有情緒莫名的時候,不是嗎?孩子的情緒誠然挑戰父母應對的智慧,而父母的情緒也考驗父母本身的成熟度。很多時候父母在心平氣和時,可以慢條斯理地與孩子娓娓道來,可是一旦情緒不佳,生起氣來可能一發不可收拾,平常不會對孩子說的話、不會做的事,統統出籠了。

事過境遷,平靜下來後,往往悔不當初,自責不已,不是抱著孩子猛說對不起,就是投其所好,以金錢做物質性的補償。歷經一次、兩次、三次後,孩子摸到大人的型態,漸漸地可能對父母失去一份發自內心的敬重,也可能因為害怕自己不小心踩到引爆父母發飆的地雷而戒慎恐懼,學會察言觀色以求自保。

通常一般人遇到事情時,都比較會以「你訊息」的方式來回應,而「我訊息」的思考模式是一種藝術,需要透過不斷練習及自我提醒,方能漸漸上手。我們不要低估了「你訊息」對孩子的傷害力,也不要輕看「我訊息」對孩子自我形象和彼此親密關係的強化力。

每天和孩子的互動中,我們有很多機會能夠練習選擇以「我訊息」的方式去引導孩子的行為,練習不要壓抑內心真正的感受—難過、失望、灰心、疲倦、擔心、煩惱等等,學習坦誠地向孩子表明,盡可能避免以「你訊息」的方式—透過警告、威脅、激將、說反話、貼標籤、教訓、批評、嘲諷等,去隱藏內心深處對孩子的愛,也在無心中傷害了孩子。

「愛孩子,可以不傷害孩子!」何不讓我們從每天說話的小事上著手,透過「對事不對人」的方式去引導孩子的行為,也同時給孩子樹立一個他們可以效法的榜樣。

作者簡介|劉慈惠

致力於推動品格教育,現為豐盛品格培訓中心執行長。曾歷任台南新化高中老師、國立新竹教育大學幼兒教育系主任及教授,更擔任過美國威斯康辛州幼兒園課程的老師、主任,同時也是美國哈佛大學、史丹佛大學訪問學者。為《幸福來敲門》客座來賓、《幸福學堂》講師,並廣受好評。

*本文摘自格子外面文化《管教,原來可以很幸福》,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