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一張藏寶圖 開始了金銀島的尋寶之旅

「為臺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別讓別人小看你年輕


「為臺灣而教」創辦人──劉安婷:別讓別人小看你年輕

許育愷攝

劉安婷,從臺灣遠赴美國求學,拿到普林斯頓大學的全額獎學金,畢業後卻放棄紐約的顧問工作,毅然決然的回臺灣投入偏鄉教育,創辦「為臺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簡稱TFT)。選擇走一條與眾不同的路,究竟為的是什麼?《親子天下》特別採訪劉安婷,分享創辦TFT以來的理念和心路歷程。

其實我在美國讀大學時就去監獄教書,在非營利組織服務,去過非洲迦納、加勒比海的海地、東南亞柬埔寨當志工、老師。這些經歷,讓我不斷在物質生活與社會責任中拉鋸,一次次逼問自己:「到底,要追求什麼樣的成功人生?」也讓我不斷去思考社會的需要,體悟到「愛,是在別人的需要上看見自己的責任」,傾聽心底的真實聲音,作出的人生選擇。

能夠造成改變的關鍵,一直都不是年紀

成立這四年來,我常常需要向社會歷練比我豐富的支持者、贊助者說明TFT在做什麼?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有人會問我,你這麼年輕,面對這些聲望高,年紀是兩、三倍的「前輩」,不緊張嗎?

我大學修美國近代史,最後一堂課,老師做了個慷慨激昂的演講,告訴我們:如果這堂課只學一件事,就是聖經上說的「不可叫人小看你年輕」。老師說:「你們看,我們一整個學期學了那麼多改變歷史的人物,你們知道他們平均年紀多少嗎?」他一個個數給我們聽,從金恩博士到甘地,這些改變世界的人開始發揮影響力的時候都還很年輕,當初也有許多人覺得「他們憑什麼?」甚至嘲笑他們沒能力、沒專業,但是最後他們真的改變了歷史。

所以能夠造成改變的關鍵,一直都不是年紀。

我一直相信的是「不卑不亢」這件事。

我不覺得年輕就要懼怕,年輕有年輕獨有的資產;但是我也不覺得年輕要驕傲,一味覺得上一代僵化,我相信經驗是值得學習的,我可以不卑不亢的說:「即便你是大公司的XX長,擁有很多很厲害、我還做不到的經驗,但是我的領域不一定是你的領域,我的認真與專業讓我可以自信地分享我的看法。我真的為此是付出了所有的努力。」

身為年輕人,我比較多的感受是,很多前輩用看顧下一代的心情在帶著我們。創業這幾年,我遇過很多很好的前輩,他們欣賞年輕人的想法和擔當,他們不倚老賣老,只是希望我們想清楚、不魯莽、別看輕對手。

做好準備,每一次都要全力以赴

其實直到現在,每次當我公開講話時,仍然會有緊張的情緒。

我比大家想像的容易緊張,創辦TFT這四年以來,我演講不下千場,到現在,就算是很小場,我上臺前仍然很緊張。尤其對象愈是我在乎的、想去連結的我愈緊張,這跟他是不是大人物、是不是極具社會聲望無關,跟年紀、人數也無關;常常我對大學生演講的在乎程度會大於企業領導人。

關於公開發言這件事,亞都麗緻飯店嚴長壽總裁在我剛回臺灣時跟我講過一段話,影響我很深。內容的細節我不全都記得,但大概是這樣的:

嚴總裁以前代表亞洲區去開會時,一開始都想替臺灣講話,急著要發言表現,後來他發現,真正受大家重視的,不是你的搶到發言權,當你平時的態度被肯定、累積的專業足夠時,不用搶著講話,別人也會將麥克風遞給你;即使只講一次話,但這一次的重要性會勝過泛泛發言很多次。

我和嚴總裁個性差很多,我覺得他是相對外向,我是比較內向的人。對內向者來說,創組織之初心裡會有很多OS:「我為什麼要一直跟人講話?」

後來我想通了,重點不是我要辦多少活動、發言多麽華麗,讓人家記得。如果我時時刻刻在反省、在學習、在累積,發言的品質就不關乎口語技巧或是外在強勢程度,而在我講的話有是內涵的,我的態度是平時大家就有目共睹的。

不斷探索靈魂,從生存到共好

對於一個新的組織來說,三年是一個重要的階段。TFT的前三年,組織的目標雖然不簡單但是很單純,就是活下去,而且活得好。
去年我們做了這段時間的回顧,很感恩地,基本上大目標有達成。

到了第四年,未來的TFT不僅為了生存、不只是問TFT往哪裡走?而要思考整個教育生態系,在「希望每個孩子都有學習的機會」、「為弱勢孩子服務」的目標裡,TFT可以扮演哪些角色?有哪些部分是很需要做而沒有人做,而且是我們可以做的?如何聯合其他組織「打群架」?這個願景就不只是TFT的願景,而是和整個教育生態系有關。不只TFT成功,而是整個生態是因為我們加入而更好。

我前陣子才在重讀彼得聖吉(Peter M. Senge)的《第五項修練》(The Fifth Discipine),裡面有段關於組織和願景的提醒對我而言很重要。新的組織會的成立都是有一個「比現況更好的願景」,這個願景距離現況有差距,所以需要我們的努力。現況到願景的距離就像橡皮筋一樣有張力,張力可能讓產生創造力,也可能造成情緒,成員會想:「我努力了這麼久,怎麼願景還是那麼遠?」

當氣餒、焦慮、無力席捲而來,會讓人想要減緩張力,試圖拉近願景和現況距離,但當我們感到疲乏無力時,會傾向不是讓自己動(因為已經無力了),而是讓願景往下移,降低標準。如果不小心,我們就會像溫水煮青蛙。願景原本是創造力的泉源,卻成為失去動能的消耗。

會加入TFT的人很少把這裡只當成工作,大家總是有使命、很多想法、非常積極、一直往前衝。我比任何人都急,當然希望組織可以做好多事,而且是燦爛的、精湛的事,但是我也有個很重要的工作是適時「逼逼逼」的吹哨子,要大家慢下來,釐清核心原則和價值,在專業上把「我可以做什麼不能做」健康界線畫出來,不要只憑意志力做事。如何在焦急的心,以及確認組織的發展狀態之間,取得平衡?我到現在還在學習。

使命感是為了人生走到終點那一刻沒有遺憾

很多人聽到「使命感」馬上想到「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好像犧牲都是自己。
其實即使從最「自私」的觀點來看,使命感最多獲利的也是自己。

在我心中,古今中外那些令人敬佩的、改變世界的人,他們的共通點是,沒有人單靠自己的成就,就覺得人生滿足快樂,他們知道錢不能讓一個人快樂,個人的成功不能真正帶來滿足,他們都在說,如果你可以服務別人、回應一個比你更大的需求、創造一個比你更重要的改變,你在人生的終點就會覺得自己沒有白活。

當人生到了盡頭,你希望墓誌銘上寫什麼?你的人生終極的追求是什麼?就算你只是為了自己人生「閉幕」的那一刻可以無憾,你都該去試試付出。

作為一個人,在付出的同時,我們也在被成全。

人物介紹|劉安婷

劉安婷,為臺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簡稱TFT)創辦人。小學老師的女兒,臺中女中、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畢。五年前回臺灣創立TFT。這四年多,台灣的教育界從不知道TFT是什麼,到現在TFT的教師供不應求,甚至影響了體制內教師的培育方式。截至第三屆,TFT培育了57位老師,為臺東、花蓮、雲林、臺南、屏東5個縣市27所偏鄉小學提供師資,服務超過1700位孩子。

2016年《富比士》公布亞洲「30歲以下青年創業者」名單,選出亞洲具創業精神與領導潛力,有改變世界的能力的三十歲以下年輕人,看好他們未來成為趨勢領袖。臺灣上榜兩人,劉安婷是其中一人。

延伸閱讀:

劉安婷:剝蒜頭專家—媽媽教會我恆毅力

劉安婷父母:對我們來說,重要的是孩子被成全

葉丙成:我的成功,我決定!

晨讀10分鐘:我的成功,我決定

每天一篇人物故事,改寫成功的定義! 臺灣最熱血、頑皮的大學教授葉丙成, 為看不清自己的未來,陷落於升學考試泥淖的中學生精心選編! 一本為臺灣孩子量身打造,讀了最「有感」、最「有FU」的人物故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