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得腦瘤失明,朱芯儀「看見」父親的關愛


15歲得腦瘤失明,朱芯儀「看見」父親的關愛

朱芯儀在父親嚴苛又萬般溫柔的教養下,養成強韌心的力量,不僅讓她從病痛和視障中站起來,還主動替自己的生命找到價值和位置。楊煥世攝

15歲那年一顆腦瘤突襲,瓦解了朱芯儀原本的生活,也解構、重塑了爸媽的婚姻與親子之間的關係。她在父親萬般嚴厲卻又其實極致溫柔的鞭策教養下,養成強韌心的力量,不僅突破生理殘缺,更找到自己的位置與價值。

長髮微香飄逸,手裡拿著手機、捆起來的手杖、保溫瓶、門禁卡,這位全台唯一以視障身分通過高考並執業的心理諮商師 – 朱芯儀,就這麼從大樓電梯步步堅定的走出來。眼前的她,右半邊臉部因腦瘤壓迫略為癱瘓,但是一講起話來的風采,依舊亮眼玉立;言談間,她總能幽自己很多默,說自己腦瘤失明前後皆是「目中無人」,從學校表現優異到「目中無人」的國中生朱芯儀,到如今生理上的「目中無人」。

朱芯儀從小是家裡期待中的女孩,待在既定的教養和教育框架下順利成長;然而,她始終是爸媽婚姻問題中那個缺乏安全感、懼怕的孩子。她回憶,自己從幼稚園起就知道要表現好、裝乖,來向工作狂父親、婚姻中不如意的母親討愛討注意;直升私立復興中小學國中部的她,甚至開始用課業來逃避爸媽潛在離異的可能,學業成績、游泳、全國科展第一名... ...「我知道只要這樣做,就可以逃避家裡,找一片能發光的地方,讓自己覺得與眾不同、驕傲。」但不安的心靈,卻也讓她開始變成「都沒有念,不知道為什麼考好」的那種同學,受全班排擠,「我可以每天晚自習回到家9、10點,先看幾個小時的電視,然後再熬夜唸書到早上,就為了可以跟同學說『我昨天都沒有念書耶,電視哪個哪個多好看』。」

內心惶亂、同儕關係失序,突然間,右耳聽不見、身體失衡,一顆8公分腦瘤,瞬間顛覆自己與家人的生命。

腦瘤,讓家庭中眾角色歸位

起初,全家人都寄望手術能解除危機,第一次動刀過程中,卻見醫生衝出手術房,丟出「你們還要這個孩子嗎?要我就把她縫起來囉!」這句令朱爸朱媽難以消化的話,原來腦瘤與腦幹、神經緊纏,無法摘除。之後接連3次的大型手術間,求神問卜、中西醫偏方皆無效,朱芯儀拿剪刀自殘、跳樓各種尋死劇碼天天上演,「妳死了媽媽也不想活」這句話也聽到麻痺,卻在有一天,這句話突然溜進了心裡,「啊!朱芯儀,痛的不是只有妳,就先暫時活活看吧」。

除了自己願意活活看,父親也開始不一樣了,他陪伴女兒度過一個個難關。朱爸向女兒宣示:「我想清楚了,工作和女兒,我要的是女兒。」他也把所有的公事弄到一台手機裡,就為在醫院陪女兒,還打趣說女兒真是「傾國傾城」,這下自己房子賣了、公司也倒了。

父親的轉變帶來的不只是女兒心靈上的支柱,父親的陪伴,更是女兒獨立路上,最嚴厲的鞭策力量。

成為專業心理諮商師的朱芯儀,克服視障,運用其他感官感受、觀察個案,找到具自己風格的諮商路。楊煥世攝

父親的嚴苛,是為了讓她心理獨立

在父親的用心打聽下,朱芯儀離開啟明學校,進入當時推視障融合教育的松山高中,成了第二屆入學普通班的視障生。入學之時,「見不得同學好」、「我生病前都可以輕鬆打敗你們」各種因為失明的心理不平衡,天天在內心怨恨掙扎,不只這樣,父親在高二開始要求她獨力搭捷運上學的訓練,更讓她情緒大崩潰。

某天上學路上,她在馬路上重摔,自己奮力的走到校門後,同學告訴朱芯儀,看到朱爸默默跟在後面。她衝進輔導室開罵,窮盡畢生的狠話壞話都用來責罵父親的殘忍,好在輔導老師最後的兩個提問:「爸爸看你摔倒要忍住不去救你的心情?」「為什麼你爸爸要這麼做?」讓朱芯儀再度意識到,自己如當初尋死時的自私,「我必須接納我自己是個瞎子的事實,不再去羨慕別人健全的身體,要不然身邊的人只能看著我這樣難過。」

她不再只是活活看,她開始整頓「朱芯儀的新生活」,視障不再是她禁閉自己的原因,也不再是別人緊閉大門的藉口。她開始向同學溝通視障生活和感覺,也從與人的接觸中,漸漸發現,自己總是能感覺到別人刻意隱藏的情緒,開始對人、對心理學產生好奇,進而立志成為心理諮商師。

失明,讓心的力量更強

不僅視障身分讓她常被拒於門外,她對自己能不能辦得到的自我懷疑更是重重挑戰。在父親「給你自己一個機會」的鼓勵下,朱芯儀企圖爭取台師大心輔系收視障生(最後因考試成績進入特教系)、說服張老師機構收視障者諮商實習機會…...,如今,她從一連串諮商挫敗經驗當中,克服失明限制、挑選合適個案、苦練自己感受「情緒形成的空氣氛圍」等方法,為自己找到「朱芯儀風」的諮商師角色。

「父親一直告訴我一個觀念,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殘缺,只是我的殘缺很明顯、很表面。不用為了自己的殘缺難過,更不要覺得這是無法翻身的殘缺。」朱芯儀不僅挑戰專業諮商師成功,她也挑戰成為人妻角色4年多,她笑笑的說,下一個稱之為挑戰的,可能要是當媽媽或是念博士才算,因為從下病榻那刻起,父女倆如走炭火般的雙方身心試煉,都增強了彼此心的力量,「心的力量才是真的不讓你覺得殘缺的力量」朱芯儀堅定的說。

一顆腦瘤,打破了「天之驕女」的生活,也重塑了家人之間心與心的位置。如今,她用熬出來的真實自我,以言語、以肢體的溫柔關懷,影響更多生命。

延伸閱讀:
台大教授張文亮:有時候「不方便」,反而會成為生命中的祝福
黃裕翔媽媽:我能給的,只有「笨笨」的愛
跌倒了就再爬起來!腦麻兒完成2.3公里路跑
一個逆轉勝的燦爛生命:用手走路的發明王劉大潭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