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長中重要且必經「情緒課」

張慧慈:「老師,筆真的不是我偷的」


張慧慈:「老師,筆真的不是我偷的」

Shutterstock

一支要價120元,在當時根本是奢侈品的筆。是張慧慈考試後從媽媽那好不容易得到的獎勵,沒想到隔天才帶到學校,就因為家貧被老師誤為她偷同學的筆,甚至為沒有犯的錯寫下悔過書。當時還是小學生的張慧慈,立志要做黑道,沒想到有一天,如心電感應般,媽媽突然問她...

抉擇的兩難

說起來,我也不是一開始就想要好好讀書的。

重申一次,我出生於民國77年,西元1988年。

在我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很流行一種筆。筆身是鐵的,看起來很有質感。筆芯另外販賣,做成筆管的形狀。使用時,只要將筆管插入筆身,就可以使用了。一支要價120元,在當時根本是奢侈品。

我們家說不上窮也不算富有。我出生的時候,正是房地產的榮景年代。那時候,土木工人供不應求。每天都是大筆大筆現金入袋,幾乎沒有休息時間,一個月賺個十萬不是問題。當時,爸爸也賺得飽飽的。

爸爸從小就很受寵,也因為阿嬤死得早的關係,大家都寵著這個獨子的弟弟。因此,他不知道怎麼當爸爸,不知道什麼是負責一個家庭。

他賺他的,然後賭博、請客花掉;媽媽賺她的,負責撐起整個家。因此,家裡實在沒有太多錢。昂貴的文具玩具什麼的,我也從未擁有過。每週最大的娛樂,就是媽媽會帶著我們去書局,一人買一、二張貼紙,五塊錢那種,很像卡片大小的貼紙。蒐集貼紙,是我們小孩最大的娛樂。

然而,我實在太想要那枝筆了。媽媽說,我考試考好,她就買一枝給我。我努力的考,努力的考,最終我考了第二名。拿了獎狀回家,媽媽當天就帶我去買。我記得,我挑了一枝綠色的。

隔天一到學校,我就把筆拿出來跟大家炫耀。

彷彿取得了最新流行品的屁孩,要從大家歆羨的眼神中,塑造自己的定位。下午第二節課下課,老師把我叫到辦公室去,跟我說:「慧慈,人窮,就窮,沒關係。但不能因為窮,就偷別人的東西。」

我靜靜的看著老師,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妳的筆,是偷陳同學的吧?」

「不是,是我媽買給我的,因為我考第二名。」

「說謊是不對的,妳這樣妳的媽媽會很難過,妳也不想被記過吧?」

「我沒有偷,為什麼要誣賴我?」

「慧慈,妳家是班上最窮的,妳媽不可能有錢買筆給妳。老師知道妳很乖,只是做錯事情了。陳同學說,只要妳把筆還給她,就沒關係。」

「真的不是我偷的,這是我的筆,我不要給她。」

「張慧慈,妳等一下馬上把筆拿去還給陳同學,跟她說對不起,然後用測驗紙寫一張悔過書給老師。不然就記過,聽懂了嗎?回教室去。」

我邊走邊哭,哭著回教室。班上的同學好像都知道了,以為是我偷陳同學的筆,但大家說什麼都不重要,因為我就要失去我的筆了。

我流著眼淚,把筆從我的鉛筆盒裡面拿出來,走到陳同學的位置上。我本來想要摔筆的,但因為是我的筆,我不忍心,就放在她的桌上。

「妳不說對不起嗎?」

「我又沒偷,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我轉頭瞪了她一眼,走回位置上。老師進來了,看了她又看了我,然後說:

「張慧慈,說對不起!做錯事就要說對不起,妳媽媽沒教妳嗎?」

「對不起。」

我回到我的位置上,打開課本。課本裡放了測驗紙。我從鉛筆盒裡面拿出了平常用的,一枝十元的免削筆,一字一句的寫了悔過書。

不知道錯在哪裡,但就是要寫。

隔天,把悔過書拿給老師。老師打開她的抽屜,拿出了我的筆,我綠色的筆。

「陳同學找到了她的筆,所以她還妳了。等一下去跟她說謝謝。」

把筆放進了百褶裙的口袋,輕拍確認它不會掉出來。走到廁所,把悔過書撕爛,沖進蹲式馬桶裡面,走回教室。

「謝謝妳還我筆。」

「不客氣,下次不要用那麼貴的筆,不然很容易被人以為是妳偷的。」

「嗯,好。」

我決定,我要當黑道,找人來打陳同學。老師還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所以只要打陳同學就好。對於小學生來說,看到別人被打時,能夠說出「我去撂人來打你」,其實真的很帥氣。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做大事。

我在國小五年級前,就是立志要做黑道。只是我也找不到門路可以變成黑道,畢竟當時沒有黑道的104可以搜尋,要加入陣頭也沒那麼簡單。加上當時我已經是個小胖子,要當所謂黑道大哥(其實只是豎仔)的女朋友,也沒那麼容易。

直到五年級,我三四年級最好的朋友,住在我家外面而已,傳說他是某個黑道老大的女朋友,我興奮到不行。雖然已經分班了,我跟這個朋友還是會每天一起上學,保持聯絡。即使我從未跟她確認過,她到底是不是黑道老大的女朋友,但我相信,她一定會罩我的。

但媽媽不知道為什麼,好像有心電感應一樣。某一天,我媽突然問我說:「足ㄟ,妳是不是學壞了?」

我沉默沒有說話,只是頭低低的。

「如果妳想要走黑道,也不是不可以。」

「可以嗎?」沒想到我媽居然不覺得這個不好。

「媽媽現在給妳兩個選項,一個是走黑道,但要做就要做到黑道老大,不可以做小弟,那是等著去死的。另外一個,就是好好讀書,不管讀到大學研究所,都讓妳讀。」

我相信媽媽是認真的,她做很多事情都是強調身體力行。

有一次,我媽把所有小孩叫到廚房,跟我們說:「瓦斯爐很危險,不可以亂玩知道嗎?」

轉身把瓦斯爐打開,把我們抱起來,手伸到瓦斯爐的附近說:「很燙,不可以碰,知道嗎?」

我們所有的小孩嚇都嚇傻了,還真的沒有任何人主動去玩過火,連打火機都不敢玩。只是,我媽沒有想到,大概在幾年後,我小妹玩剪刀,剪掉自己小拇指的一塊肉;我拿美工刀切山竹,結果切到動脈,血噴出來,這類的事情會發生吧?如果她有想到,可能會加碼刀子示範課程給我們必修。

「我要讀書。」

我想了又想,當到黑道老大的機率太低了。在那之前,可能就會流血或是被砍死,還要幫忙去賣毒品之類的,太麻煩了。如果選擇讀書的話,不用太費力就可以達到,阿公還會給我錢去買書,還有獎學金可以領。以後,還可以坐在辦公室吹冷氣。而且,如果當老師,我是不是就可以回去跟老師說:「老師,筆真的不是我偷的。」

延伸|我比較會讀書不想當阿信,媽媽,請投資我吧! 

*本文摘自大塊文化《咬一口馬克思的水煎包》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張慧慈

清大社會系、臺大社會研究所畢業。七年級生,生命的進程卻像歷史課本裡面,加工出口區那個年代的生活。從以前就很愛寫東西,因為寫東西不用成本。也很愛講話,多次因為講話受到處罰。使用語言,進而文字,是屬於我這個階層,這個世代,最簡單的事情。2014年參與九合一大選-民主小草計劃。2015年參與立委補選。2016年參與總統大選。2017年上半年,到越南工作。2017年下半年,進政府機關寫字。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