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升大學考題:從生活情境考跨領域能力


芬蘭升大學考題:從生活情境考跨領域能力

芬蘭將在科目制的學習下,加入「現象跨域學習」的專案研究,更能培養未來需要的創造力、思考力。楊煥世攝

二○一四年,芬蘭宣布要打破科目的界線,推動主題式教學,經過兩年的準備,去年正式上路,新課綱實施後,到底芬蘭以什麼模式在進行主題式教學?進行的如何?

給出一個車禍的背景故事,問學生「假設車上的乘客衝撞後,傷到肝臟、胰臟,會出現什麼症狀?」、「作為到場的交通警察,看到撞到的盆栽飛出十公尺外,可以推測出當時的車速應該多快?」、「若駕駛是為了躲避衝出馬路的小孩才撞到左側來車,你覺得該受罰嗎?」

這是芬蘭在去年新課綱上路,現在正在準備和研究未來升大學考試的題型。自從二○一四年,芬蘭宣布要打破科目的界線,推動主題式教學,經過兩年的準備,去年正式上路,新課綱實施後,到底芬蘭以什麼模式在進行主題式教學?進行的如何?

芬蘭重視主題式學習的專案模式與台灣即將推行的一○八新課綱「專題與跨領域」高度相似,看著芬蘭推動新課綱三年的經歷,或許可以約略看見台灣接下來可能遇到的挑戰與解決方案。

今年暑假,《親子天下》特約記者林竹芸特別飛到芬蘭赫爾辛基,直接訪問芬蘭師資培育專家委員會成員克絲蒂.隆卡( Kirsti Lonka)教授,過去一年,林竹芸跟隆卡教授在主題式學習的議題上相互交流,從事師資培育、同時也身為教育改革委員會成員的隆卡教授,首次親自講解芬蘭新課綱的動向,也提到芬蘭為了新課綱,打算徹底改變考試所做的嘗試。

訪談當天,隆卡教授身穿一襲深藍色的長裙,襯托起她一頭牛奶般亮白的金髮,一走進飯店的會議室,隆卡教授就嚷著要跟卡通角色嚕嚕米坐在一起,她總是說嚕嚕米最能代表芬蘭講究自然、堅忍不拔、講求真理的精神,可愛中不失用心。其實隆卡教授也是如此,從整場訪談的內容,可以看見芬蘭新課綱緊扣住未來世界的改變,也修正過去的教育方向。

 Q芬蘭目前推動的新課綱想達成什麼樣的教育目標?

我們培養主動參與社會運作、有判斷能力的公民。

我們希望未來的芬蘭人養成喜歡學習的本能動機;具備分析思考的能力,懂得分辨臉書、推特上面的假新聞;學會運用既有知識,創造知識 。

我們希望學生學會「團隊行動」(Collaboration),不只是「分工合作」(Cooperation)。

前一次的課綱內容,我們說要重視分工合作,但我們發現分工合作有時候是把工作分拆,各自做完,再拼起來。但我們認為團隊工作經常是相互依賴的,在不同面向,需要倚重不同成員的專長,這些專長經常橫跨多個工作項目,無法獨立切割,所以溝通、合作、包容顯得更重要,為免老師混淆,你可以看到我們在新的課綱中,更詳細的定義了這些關鍵字。

另外,老師的角色慢慢轉為「協助者」(Facilitator),過去的學習目的是「傳遞知識」,現在的學習目的是「創造知識」。因為網路資訊已經能做到傳遞知識的角色,透過影音遊戲媒體傳遞的知識可能比真人教學更多,因此老師的重要性未來會更偏重在教會學生如何自學、以及如何創造新知識 。

Q芬蘭從二○一四年公布新課綱以來,已經採取了哪些行動呢?

從二○一四年到二○一六年之間,主要是做師資培育,先為新課綱的師資準備。這次的師資培育計劃包含從幼稚園到大學及終生學習的全套師資培育,我們戲稱這是從搖籃(Cradle)到墓園(Grave)的生涯學習規劃。

我們直到二○一六年冬天,課綱上路後,才開始強制學校實施一年級到九年級的「現象跨域學習」專案(Phenomenon-Based-Learning, PBL),每個學生每年都要至少做一個專案。

「現象跨域學習」在高中階段則遇到困難,因為高中銜接大學,還是需要學科考試的評量,目前的大學升學考試降低了學生對專案研究的興趣,也因此芬蘭開始著手大學升學考試制度的改革。「現象跨域學習」專案研究的具體作法,每個學校都不太一樣。我看過有的學校是以四個星期為一單位, 決定好題目後,前三週讓學生在各科目中,學習相關的知識,同時做自己的研究,第四週則是全部投入完成自己的專案。因為有些芬蘭學校是前三週上課,第四週做學科評量或實作,因此第四週的課堂時間比較有彈性,學生可以配合自己的需要找專科老師討論。

在推行「現象跨域學習」的同時,我們沒有取消科目式的學習,外界常誤會芬蘭打算取消科目制,但事實上我們是打算雙軌進行,在科目學習的情況下,加入「現象跨域學習」的專案研究,因為專案研究比單科學習,更能培養未來需要的創造力、思考力。而科目學習也同等重要,如果要銜接回大學、研究所就讀,就會需要具備深度的學科知識,所以我們沒有計劃淘汰學科制。我們會大幅度改動的,應該是學科制的升學考試評量,芬蘭內部還在討論什麼考試方法可以同時考到學科知識(factual content),又能考到應用知識的能力。

Q「現象跨域學習」目前在教學現場上實施的效果如何?

目前在國小一年級到六年級的實行最順利,因為國小的班級導師經常是一人身兼數個學科的老師,所以很容易進行跨學科整合專案,而且班導師會跟同一批學生在一起六年,直到他畢業為止,所以導師很容易掌握每個學生的學習情況。

在國中七到九年級的實施,大致順利,但多些阻力,因為每個國中老師都有自己的學科專業, 能跨科教學的老師較少,要靠老師之間進行更多溝通,但目前芬蘭沒有強制安排老師的溝通會議,是讓各校老師自行規劃,所以內部協調不順暢的學校,最容易出狀況,常出現的狀況是沒有安排好相關學科在同一週上課,像是在專案研究週,剛好排到數學課、性教育知識課,兩個老師都發現很難結合,學生也不知道怎麼設定主題,所以在推行上,學校要協助搭配課程規劃。

在高中十到十二年級的實施困難最大。目前仍有許多學校不想推行「現象跨域學習」,一學期中只願意花一個月做「現象跨域學習」的專案。我們原先的計劃是希望每個學生在每個月都做一個新的專案,但是高中生有升大學的學科考試壓力,全世界都一樣,如果大學升學考試制度不變,老師的教學就會受限。但如果大學考試只強調測驗知識,就會把國小、國中培養起來的整合思考能力毀掉,所以芬蘭政府已經著手改變大學的升學考試內容。

Q芬蘭新的大學升學考試可能變成什麼樣子?

可能全面改成申論題,把選擇題取消掉。我們在考慮一種做法,把考題改成「小個案研究」,像是給出一個車禍的背景故事,從中問學生「假設車上的乘客衝撞後,傷到肝臟、胰臟,會出現什麼症狀?」、「作為到場的交通警察,看到撞到的盆栽飛出十公尺外,可以推測出當時的車速應該多快?」、「如果駕駛是為了躲避衝出馬路的小孩才撞到左側來車,你覺得應該受罰嗎?」。

這些問題讓學生在同一個現象之下,從自然科學、社會科學等多個面向講出自己懂的知識,當然,怎麼評分等問題仍在討論中,但芬蘭教育的官方團隊覺得升學考試的改動是必要的。我們在測試的過程中,也發現這種類型的考試,可能會要全部用電腦作答,如何找到足夠多的電腦、確保不會斷網、斷網後如何離線作答等,這些問題我們都在嘗試著去解決。

另外一種方式,是用紙本考申論題,先考「概念」,再考學生的「解讀能力」 。我現在考我的學生(未來要成為教師的教育系學生)就是用這種方式,像是問某種教學情境是否適當,學生在第一部分要先說明根據哪些理論,他覺得是否適當。在第二部分,再詳細描述為什麼這些理論適用在這個情境中。這種考法一次可以考四百個學生,如果第一部分概念錯了,就不為第二部分評分,如果概念對的話,可以用第二部分看每個人思考的細緻程度 。

Q除了升大學的考試方式以外,還有出現哪些挑戰?現在怎麼解決?

溝通跟資訊分享最難。

愈在上層的成員(教授/官員),愈不清楚第一線的教育者 (老師)的情況,需要很多由下至上的「縱向溝通」。另外,推動新課綱的專家團隊有分不同的委員會,師資培訓跟大學考試制度修正就是兩個不同的委員會,大家忙自己的工作,不見得清楚其他委員的情況,所以需要「橫向溝通」。芬蘭這次的教育改革,雖有配套的新「考試制度」、新「師資培育」,但是我的「師資培育」團隊與「考試制度」的設計團隊就不見得有足夠的時間討論。

另外,「現象跨域學習」需要搭配研發出更新的教學方法,但是我們團隊研究出來的教學法,不見得能傳遞到現在各校的老師手上,所以,芬蘭成立了一個近三萬人的臉書社群,讓所有老師都可以在上面分享資源,我也會把最新的官方開會結果放上去。大型企業也是很願意協助推廣教育改革的,例如微軟目前就贊助我們把所有教育相關的新作法翻譯成英文,出版成書去推廣到全世界。

最後,更長遠來看,不斷養成學生的批判思考力之後,未來對師資培育的挑戰會愈來愈大。因為學生愈會獨立思考、獨立研究,老師能提供的協助就愈不明顯,或是新的教學價值太抽象很難用師資培訓的方式訓練,如果老師教得不好,學生可能會開始拒絕被教育。

Q依你的角度來看,「現象跨域學習」如果要做得好,要怎麼實施?

有幾個重點:

第一,學生應該參與其中,決定現象研究的「主題」。由學生決定自己感興趣的主題,同時由學生跟老師共同決定,這個現象會涵蓋到哪幾個科目。我認為最理想的情況是涵蓋三個科目,超過三個科目會很難整合,兩個科目不會太少,但最多不要超過五個科目。

第二,學校要盡量先設定一個「大主題」,並規劃大致日程。大主題的範圍可以略廣一點,例如,能源、糧食危機、基本人權,然後,讓各科老師根據大主題,來構思自己的科目該如何對應到大主題上,我們一般鼓勵學校一學期至少有兩到三個主題 。

第三,配套的大學考試評量。雖然芬蘭人一生只有一次大考,就是升大學的入學考試,但是考試引導教學,仍是事實。若大學考試只考「知識」,不考「應用」,學生就會花精力記憶這些知識,而非運用這些知識。

小檔案|克絲蒂‧隆卡

現任:芬蘭赫爾辛基大學教育心理學教授、芬蘭師資培育專家委員會成員、赫爾辛基大學科技數位化學習研究專案負責人、台灣科技大學數位學習客座教授

作者簡介|林竹芸

MIT麻省理工學院MBA學生,也是親子天下駐波士頓特約記者,曾在BCG(波士頓管理顧問公司)擔任管理顧問。

為了讓更多學生能透過國外教育體驗的特殊設計,建立起一套新的學習模式,今年她策劃了「芬蘭暑期學校」,在8月份帶著第一批台灣學生進到芬蘭老師的課堂,上3週的課。明年將繼續策劃【2018年芬蘭暑期學校】【2018年香港寒期學校】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