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美齡:得了乳癌,我只想看兒子中學畢業


陳美齡:得了乳癌,我只想看兒子中學畢業

劉潔萱攝

1970年代與鄧麗君齊名的香港歌手陳美齡是不折不扣的學霸媽媽,她自己是美國史丹佛教育學博士,更把三個兒子全都送進史丹佛,她在新書《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分享, 她在得癌症後祈求上天多給她五年壽命,她想看兒子中學畢業,五年後她再要向上天祈求壽命時,既感恩又覺得自私,決定好好過每一天來報答上天。

每一天都是我的生日,每一天都值得慶祝。

二零零七年是昇平考大學的年份。當醫生宣佈我患了乳癌之後,我傳了短訊給在美國的和平和昇平,他們兩個都說要回來看我做手術。和平是大學生,請假比較容易,所以我讓他回來看我;但昇平剛好要準備考中期試,那場考試的分數,是他考大學時的關鍵之一。所以我對他說:「媽媽沒事。你專心讀書,快要考大學了。」

手術之後兩個星期,昇平的老師打電話給我:「家裏發生了什麼事?昇平情緒不穩定。他考試交了白卷!」

當時我才知道,昇平聽到媽媽患了癌症,受了很大的打擊。加上我不准他回來看我,更令他的憂慮達到不能控制的程度。那麼勤力的昇平竟然會交白卷,嚴重性可想而知。我趕快打電話給昇平,向他道歉,保證媽媽沒有事。然後再打電話給老師,說明昇平失常的原因是我患了乳癌要動手術,求他給機會昇平補考。當然,學校沒有准許。

我感到很後悔,認真反省。我做的決定是錯的。我應該多關注孩子們的感情,而不是他們考試的成績。我一心以為這樣是對昇平好,其實是令他受苦了,對學業也是一個反效果,有可能考不上史丹福大學。

還未知道有乳癌之前,我們和昇平探訪過多間美國大學。昇平決定先考史丹福,考不上才考慮其他選擇。為此,他需要在十一月一日提交入學申請表和論文,剛好就是我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音樂會的第二天。十月三十日,我一方面緊張自己的音樂會;另一方面也關注昇平的入學申請。我打電話問他論文寄出了沒有,他說:「還沒有寄出,我在作最後修改。」

我問他:「趕得及嗎?快點做!快點寄出吧!」

他說:「媽媽你不要這麼緊張,現在是用電腦傳的。我還有二十四小時啊!」

可是我心急得很,不禁再一次給昇平壓力,「一定要及時寄出,否則會後悔一輩子啊!」那天晚上我睡不著,協平在我床邊說:「媽媽,明天是音樂會。快些睡覺吧!」我做夢看到昇平拿著申請表,找不到郵箱,我卻幫不了他!掙扎了很久,醒來時渾身冷汗。

我深深感覺到,要遠距離愛護孩子,真不容易。我很想擁抱昇平,告訴他:「你做得很好。不要怕,一定考得上的!」但我身在北京,無法如願。

很託福,昇平也成功考上了史丹福大學,我鬆了一口氣。因為我不但沒有幫到他,反而連累了他。但他有足夠的實力,考上了第一志願的大學,我覺得特別驕傲。

手術只是治療癌症的開始
在北京做完音樂會之後,我回到日本開始做電療。做了兩個多月,非常疲倦。

2008年元旦,我開始了為期五年的荷爾蒙治療。對我來說,這個治療比做手術和電療更辛苦。停止荷爾蒙作用的藥有很多副作用:頭痛、關節痛、精神不安定、晚上睡不著,而且還會出疹子。

但最令我痛苦的,就是我的臉會腫得比平常大一倍。眼睛張不開,沒有鼻子,就好像一個方形的大饅頭。一腫起來,就會維持一整個星期,需要停止服藥,才會慢慢恢復原本的臉形。醫生也搖頭,「在我的病人之中,沒有腫成這個樣子的。」

因為隨時都會腫起來,工作的編排大受影響,臉腫的時候不可以上電視,也不可以拍照。但我依然繼續演唱,因為我還有一百七十場和平唱會要舉行;但就連聲帶也受到荷爾蒙治療的影響,發聲不能自如。

我痛苦不堪,精神大受打擊。

協平看到我每天愁眉苦面,竟找到一個方法來安慰我。有一天晚上,他突然來到我的床邊說:「媽媽,說笑話給您聽。今天的笑話。」然後他就開始說:「在桌上有一盤蘋果和一盤曲奇餅。有一天媽媽要上街,她有很多小孩子,所以她寫了一張卡留言,放在蘋果旁邊:『每人只可以拿一個。天主在看著啊!』她最小的孩子回來,看到媽媽的留言,也寫了一張卡,放在曲奇餅旁邊:『你們喜歡拿多少就拿多少,因為天主在看著蘋果。』」

他繪聲繪影的表現,惹得我笑出眼淚來。一方面是因為他說得很好,另外一方面是因為我感受到他的愛。他希望見到我的笑容,所以才想到這個絕招!從那天開始,他每晚都來到我床邊,給我說笑話。他的笑話是從網上找來的,有些時候並不好笑,但他一顆善良的心,令我只要見到他,我的心就好像開了花,每晚都能在歡笑中就寢。

2008年,傳來一個好消息。我從2007年開始做的和平演唱會和發行的新唱片,得到廣大歡迎,在當年的「日本唱片大賞」中拿到了「特別賞」。那是高度的榮譽,大家都恭喜我,但我覺得不是我得獎,而是熱愛和平的所有人得獎。
得了乳癌雖然辛苦,但我學會了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每天都值得慶祝,每天都是新的誕生
每天我起床的時候,會對自己說:「Happy birthday to me! 陳美齡生日快樂!」對,每一天都是我的生日,每一天都是好日,並多謝上天給我多一天照顧孩子。

我開始把每一天當作生命最後的一天,以如果沒有明天為前提,思考今天我要做什麼。

這樣的處世方法,其實是快樂的。因為每天都感恩,每天都充滿活力,而且看到的事、碰到的人、吃到的東西都是恩賜。雖然身體並不是最健康,但是我覺得自己開朗了,更加勇敢面對現實和理解世上的痛苦。

在荷爾蒙治療的過程中,為了給自己一個目標,我戴了五條小手鍊,每過一年就脫掉一條。得到大家的支持,我圓滿的完成了五年療程。為了紀念這個日子,我們一家五口來到海邊。我把手鍊解下,丟到海裏。

「拜拜乳癌!不要再回來了!」我們歡呼拍手,慶幸大家還能在一起。協平卻說笑:「媽媽您污染海洋啊!」我們笑得很高興,互相擁抱。

我做手術之前,曾經向上天祈禱:「我有一個小學五年級的兒子,我希望可以看到他中學畢業。可否給我五年生命?」五年到了,我需要再次祈禱。那我說什麼好呢?我想來想去,決定說:「我希望可以看到孫子的臉。」

當晚我跪在地上祈禱。我首先說:「多謝您給我五年的生命……」我本想繼續說下去的,但喉嚨裏面好像卡著一顆核桃,就是說不下去。感恩之思在我心裏爆發,好像是瀑布,把我的自私念頭都沖走了。我沒法說下去,跪在地上一直無聲的流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最後我說:「若我還是有用的話,請把我留在人世。否則,我願聽天由命。」

患上乳癌之後,我參加了很多抗癌運動,成為了「日本抗癌協會」的大使,在日本推廣乳癌檢查。我們說服了政府派發免費檢查的優惠券,更籌款支持年輕醫生到美國進修專業技能;也資助學者研究治療癌症的方法和新藥。我現在有很多癌症的朋友,大家互相支持、互相鼓勵。

我感到生命是無盡的,一個跑手跑完他的本分後,就交棒給下一個跑手。生命是不會完的,就算「陳美齡」離開這個世界,只要我能交棒給下一個跑手,人類的生命是會繼續的。我應該做好自己的本分,有機會跑的時候,跑得長久一點,跑得有意義一點,減輕下一個跑手的負擔。

在交棒之前,我究竟還可以跑多遠呢?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我只要每天早上起來跑好今天的路程,明天就讓上天為我選擇吧!

延伸閱讀:
陳美齡:跟孩子吵架後,我用行動表達愛意 
史丹佛媽媽陳美齡:最好的家是想起家人,心就暖暖的 
用勝利組精神迎戰乳癌  「孩子我要活下去!」
學會說再見!乳癌母親用生命教孩子放手
22歲血癌女神:別對我說加油,不如說個笑話吧

作者簡介|陳美齡

歌手、隨筆家、教育學博士。1955年生於香港,六兄妹中排行第四,1969年走紅香港、台灣、東南亞,1972年在日本以歌手出道。先求學於上智大學、後於加拿大多倫多大學社會兒童心理學、美國史丹佛大學教育學博士,她的三個兒子全都就讀史丹佛大學。

著有《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陳美齡的自傳-人生的38個啟示》

*本文摘自三聯書店《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史丹福》,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