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柔.桑德柏格:失去丈夫,我和孩子學習「用韌性擁抱生命的不完美」


雪柔.桑德柏格:失去丈夫,我和孩子學習「用韌性擁抱生命的不完美」

《擁抱B選項 》提供,photo credit:Matt Albiani

面對人生突如其來的陷落發生,我們該如何接招?2015年,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和丈夫大維.高柏(David Goldberg)度假時,大維意外在健身時過世。經歷了喪夫之痛兩年來,她跟兩個年幼的孩子互相扶持,不讓悲傷奪走生活,並且記錄下這些經歷,和心理學家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合著新書《擁抱B選項》(Option B),與更多人分享:「當完美的選項A不復存在,如何透過鍛鍊韌性,在逆境中活出精彩。」 《親子天下》搶先取得書摘,與讀者分享。

 大維過世時,我最擔心的是孩子從此不再快樂。從墨西哥回家的路上,之前即使最可怕的噩夢都沒有包含接下來要發生的對話。「你要怎麼樣告訴七歲和五歲的孩子,他們再也見不到爸爸了?」

我們的好友卡蘿.蓋斯納(Carole Geithner)是一名社工,專門輔導悲傷的孩子。我在回家的車上,打電話給卡蘿,她提議我先讓孩子知道我要說一個令人傷心的消息,然後簡單明快地直接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她說,很重要的是讓他們安心,知道他們的生活不會有什麼改變:他們仍然擁有許多家人,每天還是和朋友一起上學。

孩子的哭喊,呼應我的痛徹心扉

她告訴我,讓孩子主導談話,回答他們的問題,他們可能會問,我是不是也會死掉。我很感謝她讓我預先有心理準備,因為這正是女兒問的第一個問題。卡蘿勸我不要給他們虛幻的希望,以為我永遠不會死,而是要跟他們解釋,其實很少人會這麼年輕就過世。她叫我要一遍又一遍地跟孩子說我愛他們,我們會一起度過難關。

我走進屋子時,女兒彷彿沒事般,像平常一樣歡迎我回家。「嗨,媽!」她說,然後就往樓上走,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我則站著動也不動。兒子立刻察覺一定有什麼不對勁。

「你為什麼回家了?」他問:「爹地呢?」

我們全都坐在沙發上,我的父母和妹妹都一起坐著。

我的心怦怦跳著,幾乎聽不到自己的聲音。父親用他強壯的手臂環住我的肩膀,一如往常地想保護我,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口:「我要告訴你們一個可怕的消息,很可怕,爹地死了。」

直到今天,他們的哭喊尖叫聲仍在我耳邊揮之不去——

呼應著我心底原始的哭喊與尖叫。沒有任何痛苦比得上此時此刻痛徹心扉的感受。

不是每個孩子都如此幸運

我的孩子雖然因為無法挽回的失去而飽受折磨,仍然算是幸運。雖然他們的父親再也無法起死回生,但我們的環境緩和了他們所受的衝擊。我的孩子雖然因為無法挽回的失去而飽受折磨,仍然算是幸運。許多心碎的孩子卻不是如此。

在台灣,每十二個孩子就有一個孩子屬於貧窮家庭,在美國,每十個孩子中,就有兩個孩子過著貧困的日子。單親媽媽撫養的孩子有四三%生活貧困,還有兩百五十多萬個兒童的父母入監服刑。許多孩子面臨嚴重疾病,備受忽視、虐待或無家可歸。由於這些孩子飽受傷害、生活匱乏,可能也阻礙他們的智識、社交、情緒及學業上的發展。

我們都想教養出韌性十足的孩子,希望他們在人生路途上克服大大小小各種挫折。韌性能讓孩子更快樂、更成功,也更健康。我從亞當那裡學到的是,韌性不是固定不變的人格特質,而是一輩子的功課。

要提升孩子的韌性,端視孩子擁有哪些機會,以及他們與父母、照顧者、老師和朋友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先從幫助孩子培養四個核心信念做起:1.他們可以控制自己的人生;2.他們能從失敗中學習;3.他們很重要;4.他們擁有可依靠、也可分享的真實力量。

雪柔與孩子們訂下的家規內容,提醒彼此坦露與接納情緒,讓情感更緊密。

我們訂下「家規」一起坦承面對情緒

卡蘿曾經告訴我,當孩子的世界天翻地覆時,很重要的是給他們一種穩定感。我覺得設定一些「家規」也許有幫助,我們可以把它貼在牆上,提醒自己如何面對。於是我們坐下來,一起把家規寫下來。我希望孩子明白,他們應該尊重自己的感覺,不要試圖壓抑情緒。我們一起寫下:

覺得傷心沒有關係,不管當時正在做什麼,都可以暫停一下,哭一哭。生氣或忌妒朋友表親有父親疼,也沒關係。他們可以跟任何人說,他們目前不想談這件事。他們應該明白,我們原本就無須如此。我希望當孩子暫時停止悲傷時,罪惡感不會如烏雲罩頂,所以我們都贊成,我們可以快樂和歡笑沒關係。

由於我們的感覺往往直接而強烈,有時難免犯錯,所以原諒就變得很重要。

一年前,女兒和我一起參加一個女生領導力工作坊,學到「迅速雙重道歉」的方法——當兩個人相互傷害對方的情感時,兩人都要迅速道歉,才能原諒對方,也原諒自己。情緒失控時,我們會立刻說對不起。然後我們會相互「鏡映」(mirror):第一個人先解釋他為什麼覺得不開心,第二個人重複他的話,然後道歉。我們藉此表示我們很重視別人的感受。有一次,女兒哭喊著:「我很難過,因為你們兩個和爹地相處的時間比我多了好幾年。」我和兒子都承認的確不公平,她和大維相處的時間最少。

孩子能求助是建立韌性的核心

當孩子可以自在地求助時,表示他們知道自己很重要。他們明白其他人關心他們,他們了解自己並不孤單,可以透過尋求別人支持,重新掌控自己的生活。他們領悟到痛苦不會永久持續下去,情況會逐漸好轉。即使我因為無法修復或療癒孩子的悲傷而深感無助,我仍然可以陪著他們一起走這段路,並用心聆聽——這樣做就是在幫助他們。

我們三人至今仍在適應只剩下我們仨的日子。在我們持續因應挑戰,從中學習、犯錯並成長的過程中,仍然不斷需要迅速雙重道歉。就個人而言,我們有時候會感覺脆弱。但就整個家而言,我們團結在一起,變得更堅強。

在大維過世將近一年後,有一天下午,我去學校參加兒子的音樂會。儘管我努力不要忌妒別人,但看到其他父親觀賞兒女的表現,卻殘酷地提醒我,我和我的兒女以及大維失去了什麼。我一回到家,就飛奔上樓,痛哭一場。不幸的是,我還不能下班,我還得去主持為遠從世界各地而來的臉書大客戶所舉行的晚宴。當賓客一一到場時,我仍然沒辦法振作起來。兒子當時和我在一起,我告訴他,我必須停止哭泣,走下樓去。他握住我的手說:「你應該就這樣走出去。就算別人知道你在哭也沒關係。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家發生了什麼事。」然後他又說:「媽,可能也有一些事情讓他們想哭,所以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他教我的正是我一直試圖教他的事情。

作者簡介

亞當‧格蘭特(Adam Grant)是心理學家、華頓商學院教授,暢銷書《反叛,改變世界的力量》、《給予》作者。專精於激勵、幫助人們找到熱情與意義,開創更富創造力的人生。格蘭特曾獲得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與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成就獎,他也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目前與妻子、三個小孩住在費城。

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是企業家、慈善家、Facebook營運長。她是暢銷書《挺身而進》作者,也是非營利組織LeanIn.Org創辦者,支持所有女性達成目標。桑德伯格曾是Google全球線上銷售與營運部門副總裁,以及美國財政部幕僚長。目前與兒女住在北加州。

*本文摘自天下雜誌出版《擁抱B選項》,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雪柔.桑德柏格:黑暗終將過去

臉書營運長桑德伯格,走過喪夫之痛,接受人生的B計畫

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柏格致2017畢業生:人生即使遇過傾盆大雨都是一個禮物

雪柔.桑德伯格:完成比完美更重要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