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太陽能飛機探險家皮卡德︰人生像駕熱氣球,改變高度才能找對風向


太陽能飛機探險家皮卡德︰人生像駕熱氣球,改變高度才能找對風向

曾千倚攝

面對全球暖化,總覺得很無力、很沮喪?當環保已成一種看似「無解」的口號,這世界需要更多顛覆典範、打破常規、又實際可行的確據。瑞士探險家、精神科醫師柏特朗.皮卡德(Bertrand Piccard)和夥伴駕駛太陽能飛機完成環繞世界的創舉。他多年來在空中飛行探險的經驗,讓他摸索出一套「人生熱氣球哲學」。

2016年,瑞士的精神科醫師兼探險家皮卡德,和另一位有相同願景的工程師夥伴柏許柏格(André Borschberg),完成駕駛太陽能飛機「太陽動力號」(Solar Impulse)環繞世界3大洲共4萬公里、卻沒有用到一滴油的壯舉(見以下影片)。但13年前,當皮卡德提出太陽能電池可以驅動飛機的想法時,卻被科學界視為「不可能」。

皮卡德9月下旬來台演講,並接受《親子天下》專訪。他握手孔武有力,眼神堅定自信,每句話都像重拳般敲打聽者的既定思維。「所謂的科學是已經知道、並可理解的『過去』,我們要去挑戰大家理解之外的、沒人做過的事,才可能創造『未來』。」皮卡德說。

單人座艙的「太陽動力號」,機翼比波音747還長、重量卻比一輛大型越野車還輕,在科技和工程上是史無前例的創舉。但「太陽動力號」並非要取代現有的民航機,而是要證明一個訊息:「若太陽能可以驅動一架飛機日夜飛行,必定也可以在地上成為人類的永續乾淨能源」他說。皮卡德要用太陽能改變世界。

今年57歲的皮卡德從小愛問問題、始終對未知世界感到好奇。他繼承家族的探險基因(祖父、父親分別駕駛飛行器、潛水鐘,打破人類記錄),16歲就拿到滑翔翼駕照,比汽車駕照還早兩年;41歲時,他駕駛熱氣球連續飛行19天,創下飛行史上飛行天數和距離的新紀錄。

皮卡德在太陽動力號玩自拍。Solar Impulse提供

皮卡德也喜歡往內去探索心靈、精神的未知。這位合格的精神科醫師曾經研究過老子《道德經》,學過當時他工作的醫學界所不承認的中醫、針灸、氣功等。他把道家「調和極端,找到一個對雙方都有利的平衡」的體悟,也用在環保。「在環保和經濟兩個極端中,用乾淨的方式創造更多工作機會,並且獲利」,成為他的信仰。

他的夢想讓人熱血沸騰,他也堅持夢想要「有用」。太陽動力號成功後,他立刻成立「太陽動力基金會」,開始蒐集全世界1,000個使用再生能源的解方,他要證明不但可以用乾淨的新想法、新產品、新程序,在合法的架構下,取代原有的污染源,還能因此獲利。

皮卡德念念不忘自己的成長歷程,他希望自己的故事能激勵更多父母、老師,能允許孩子大膽做夢,學會面對挫折。以下是他對《親子天下》分享自己的人生熱氣球哲學︰

---------------------------------------------------------------------

陽光動力號是人類史上第一架不用一滴汽油的飛機。行前,所有專家都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我想說的第一個訊息是:不要因別人說「不可能」,你就放棄。反而代表你一定要去嘗試看看,否則,就永遠停留在「不可能」的階段。

因為沒人做過,所以沒有標準,我們要自己發明一切,沒人告訴我們要做什麼。我的好友負責工程部分,設計出一架新型態的飛機;我負責去找願意相信我們的夥伴來投資這個夢想,然後每3年去報告一次,錢不夠,請繼續支持我們。要尋求各國政府的支持,讓我們降落;尋求好天氣才能飛,才不會碰到亂流。每一件事都很困難,但每件事也都有趣。

每次遇到挫折,你可以說,太難了我不會,放棄;或說,這是學習的機會,把麻煩/問題轉換成一種做嘗試的可能性。面對失敗我也是抱持著這種態度,每次失敗都要有不同的方式,表示我總會用不同方式再去試一遍。

恐懼是必然 停下來就永無進展

很多人好奇我到底有沒有害怕的時候?要走進未知,你必須承認,恐懼是一定的,你要接受,就像你接受懷疑、挫折一樣。如果每次你害拍就停下來,就永無進展。

太陽動力號只能單人駕駛,因此皮卡德和夥伴必須輪流駕駛。Solar Impulse提供

1992年我開始我的熱氣球環球飛行時,已經失敗兩次,第3次是我最後的機會。那天早上因為害怕再次失敗,害怕到我把早餐全部吐了出來。但我進入熱氣球的籃子,我知道探索旅程即將開始,我又變得很有信心,就出發了,最後破了世界紀錄,在熱氣球上連續飛行19天。

陽光動力號也是,我和夥伴輪流駕駛,很怕自己身體出任何狀況不能飛行,因為每次飛行都是精密計算後的結果,尤其是最後那一段,從埃及飛到阿布達比,那是我15年心血能否達成的最後一段。我很大的心理壓力來自我知道不能砸掉這架飛機,因為這是工程團隊的心血。

陽光動力號最長的飛行器紀錄是我的夥伴完成,從日本飛到夏威夷,5天連續單人飛行,睡覺時間最長只能一次20分鐘。陽光動力號很輕,只能在好天氣飛,但還是會遇到亂流,很恐怖,要花很多時間去調整、恢復它的航道。就像你得去控制一艘300公尺長的船,如果你過度控制,會開始轉彎,而在亂流中降落,更困難。這些我都要努力學習,因為我原本並不是飛機飛行員。

學習知識,但不要停留在知識裡

我祖父和父親都是大探險家,他們告訴我,問問題是為了要理解。從小我總是在問問題,沒有人告訴我:「你還小,別問了,長大就會懂!」「別問那麼多,照我說的去做就好!」從某方面看,我是學校老師的夢魘。因為我拒絕接受任何我不懂的事情。求學的路上我都是成績優異,但總喜歡挑戰老師。

即使我進入瑞士洛桑大學的醫學院,我也是一個挑戰固有習慣的醫生,我甚至去學習當時西方醫界否認的中醫,如針灸、靜坐、道家思想等。大家告訴我「這行不通,因為沒有經過科學證明」,我反問:「你試了嗎?有效啊!」

當然你必須學習知識,但不要停留在知識裡,因為這是大家已經知道、其實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份而已。教育應該是去點燃好奇心,啟動一種讓人想去理解、探索更多的品味,去探索那些我們還不知道、還不能解釋的部份,那些神祕的、充滿問號的、還沒有被發現的部份。若能讓孩子了解,還有好多好多未知,等待被發現,孩子會很興奮。如果你告訴他們,這就是你們要學的知識,你是在毀滅他們的未來。

2016年7月26日,皮卡德(右)駕駛太陽動力號,降落阿布達比,完成環遊全世界、不用一滴汽油的壯舉,和夥伴柏許柏格開心慶祝。Solar Impulse提供

我們要允許孩子在已知/未知/相信三者之間,取得一個平衡。舉熱氣球為例,沒有引擎、沒有任何你可以「控制」的裝置,你是被風向所驅動,而風向隨時在改變。大氣層是由各種不同速度、方向的風層組成,當你想要改變方向時,你必須要改變你的高度,去找到符合你設想方向的風層。所以你藉改變你的高度來駕馭熱氣球。

人生就像那個大氣層。在生活裡我們被習慣、情緒、知識、主流價值、教育、健康等「風」所驅動,無法控制也無法預測。但我們的自由就在於可以改變高度,避開不喜歡的狀況。改變高度,代表尋找已知以外的其他的建議、方式、影響、解決方法,就是在訓練我們了解自己、他人、了解生命本身。我們可以選擇一個高度,這就是拓荒者的精神和自由。自由是你思考過各種可能,然後做出你要的決定,而非你可以為所欲為去做每件事。

延伸閱讀:

海外遠征攀登手王筱芳:撤退,比攻頂更難

父子超馬選手,60歲父親在極地超馬中重新認識兒子

創克教育推手蓋文‧特利談動手做:父母該嘗試「五件危險的事」

史丹佛大學教授:聰明不是成功的必要條件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