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黃聲遠:「有人願意跟我說,『你剛剛講的有問題』,我會很感謝他 。」


黃聲遠:「有人願意跟我說,『你剛剛講的有問題』,我會很感謝他 。」

田中央工作群就像在田裡面的學校,雖然彼此工作、生活緊密,但擁有絕對的自由。劉潔萱攝

黃聲遠和田中央工作室是一個緊密的團隊,黃聲遠說:「這是所有人一起做到的,只把我一個人拉出來寫的話,就是失真 。只有你真正面對真實,才會自己找到出路 。」

「吉阪隆正賞」昨公布第四屆得獎者,由台灣建築師黃聲遠、田中央工作群獲獎,該獎首度頒給外國人。

黃聲遠,美國耶魯大學建築碩士,曾在美國知名建築師事務所工作,20年前,從洛杉磯飛回宜蘭田間「蹲點」。他創辦的「田中央聯合建築師事務所」,首次獲邀海外個展「活出場所」,即登上日本建築界最具指標性的間美術館(Gallery Ma),是不折不扣的「台灣之光」。

《親子天下》記者一行人,帶著「朝聖」的心情來到宜蘭採訪,卻被他一路苦口婆心勸說,不要再言必稱大師、造神。

「因為脫離現實,」黃聲遠很堅持只拍團體照,且不願站在主角的位置,「這是所有人一起做到的,把我一個人拉出來寫的話,就是失真 。」

田中央沒有「建築大師」事務所的氣派,卻像一所建築學校。辦公室散亂著田野調查報告,測量地圖和法規資料,建築模型修修補補,「模型是拿來討論的,不是做漂亮拿來吸引業主的!」來此3年的陳立晟解釋。

對20多位平均不到30歲的員工來說,「田中央」也是生活的場所。許多隻身來到宜蘭,就住在辦公室樓上,或步行5分鐘到黃聲遠家的一樓「宿舍」。沒有五光十色,常見的消遣就是跳水、游泳、看風景。

雖然彼此的工作、生活緊密,卻擁有絕對的自由。要不要在辦公室搭伙吃中飯,願不願意和老師一起去游泳、想認真養狗或衝浪,「不會有人因為你的選擇而不高興,」黃聲遠說。

工作室的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圖中站著的為印度特地來台灣實習的學生。中午大家會一起吃午飯,像在家一般的自在。劉潔萱攝

不相信權威,討厭「誰說了算」的黃聲遠自由作風,也展現在建築上。不論是幾米廣場、羅東文化廣場,田中央的建築不誇耀強烈造型、風格,卻像是鄰人般,讓建築親和的走進生活,貼近自然,甚至可以跨越時間不斷延續。

「暫時做不到的就放在心裡等待,」田中央在宜蘭建設的「生活廊帶」,耗時10多年,透過不同的溝通,其他工程的「餘款」,一段段改造、連接,不僅實現了「拉近人們與自然的距離」的目標,也顛覆了一般人對「公共工程」的印象。

「做你真正在乎的事情才重要,」黃聲遠說。就算發薪日才發現存款差一些,他也是隔天就忘了這窘境,畢竟「這都是流動,都是老天給的,真正重要的是這些人吧。」在他心裡,數字不被記得,但出現在身邊,一起走過一段時間的人們,才珍貴。

 Q:田中央工作群,就像一個在田裡面的學校,大家在一起生活、工作,為什麼建立這樣一個像「建築學校」的環境?

A:其實我剛還在趕著發薪水蓋章,任何一個團體都還是有一些「很硬」的事情。雖然也有跳水,在玩,但就時間比例來看,大多數時間是很糾結,很辛苦。

把建築當作品,本身就不必然,更何況我們的東西常就是沒開始也沒有結束。它和一幅畫不同,不見得有清楚的作者。會走到今天,就是一路的「看著辦」,經過很多選擇變成像今天這樣。這不太是事先想好的。我們也知道我們只是一種替代品,不會是主流,但我們是一個永遠記得去反省的機制。

一般人覺得很重要的,像是金錢,名聲,他是流動的,最容易拿來保護自己不被人欺負。但一定還有別的重要的吧。我們就去補充那些沒有人做、被遺忘掉的事情。 我覺得我們的價值是,我們真的去做了,做了之後覺得好像也沒有那麼難。有這麼多人一起,我們沒有那麼特別,我不過就是另一個你。

(對著攝影記者)不要拍我,真的不要,請坐,我看著你把相機收起來。你會對誰難交代?叫他打電話給我,我跟他說。

Q:為什麼不想被拍?不想當主角?

A:我建議你們標題上就說我不要拍,我覺得這是一個困擾。它脫離真實,而且會帶著大家脫離真實,以為真的是這樣。但事實不是啊。為什麼不願意聽一聽別人有另外一種可能?

事務所大部分的事情已經是自然運作,我頂多是在後面讓他們安心,萬一有什麼,會有人幫他解決。他只要有這個勇氣,就可以繼續往前衝。我的任務就是讓大家氣氛很好,可是不要以為這樣就可以,這樣事務所就完蛋了。是因為有工務經理,有執行長這麼多人在幫忙。

只有你真正面對真實,才會自己找到出路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權威,那你怎麼想就不重要了。因為一定有一個比你有知識,有權力的人,他就幫你決定了,但事實不是啊。如果你掉到水裡被沖走時,你覺得哪件事重要?你自己的身體,你的觀察就是當下最重要的事,所以你為什麼不相信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知識和權利?

創意工作者做出很有創意的設計,人家就說你很厲害,可是那背後是多少人在付出。不可能一個人做出那個東西來,講假話遲早會被揭穿。

對20多位年輕的員工來說,這裡也是生活場所。大家彼此的互動是融洽且緊密的,圖中右邊第四位為黃聲遠,正朝著對面的學生丟衛生紙。劉潔萱攝

Q:你希望追求平等、真實,怎麼教給大家?

A:互相幫忙,我並沒有一直都是對的,我還滿常犯錯。不信你問那個OOO他就坐在那邊,他常罵我啊。

只要讓自己不要處在一種「我說了算」的狀態,因為我最討厭有人說了算。他們會願意跟我說,「你剛講的有問題,」我會很感謝他。我覺得這是互相互相的啦,不是我一定要弄出什麼環境,而是大家一起去爭取的。

例如,蘭陽溪要做雷達站,我擔心它很高,或是造成水利問題,老實說這種事情關我屁事,可是,我們都把它擺很高的順位。昨天去游泳,發現他們在宜蘭河的高灘地鋪紅色水泥步道,我就很受不了,會去找人講。我就是一天到晚在搞這種奇怪的事情。

這種事到底跟我們有沒有關?這是我們自己的環境,如果你看到理都不理,卻拚命跟年輕人講說你們要注意這個,誰信啊?我去做這些簡直在浪費大家的資源,但他們也挺我。他們看到的,我也一樣會挺。這一定要互相信任,一次兩次你不把它當一回事,其他都是白講的。

把話講漂亮很容易啊,你只要很會講就好了,問題是如果沒有行動,那沒有人要聽你講啊。 雖然我的行動不見得第一時間會成功,甚至還滿常失敗。把時間拉長就沒有什麼叫失敗,只是當時沒有照你的意思,但不照你的意思是本來就應該的吧。但他如果繼續做那個大部分不好的事情,我就繼續纏著它,把時間拉長看就好。

講難聽就是要夠聰明,不能自己騙自己,硬著頭皮看到自己的不堪,什麼是真是假,我認為每個人都知道。

所以我們會改設計圖,並不是我們要把它搞得很奇怪,而是只要覺得不太對,到施工現場都會改。你會看到別人的反應,發現有自己本來沒想到的,時間拉長了,會看到更多面向。

人家都要你這樣玩是一回事,可是我們終究可以做出真實的吧。我們的房子之所以會被注意就是因為這個啊。它沒有比較漂亮、便宜,為什麼大家喜歡?你看到我的房子就像看到自己的家人差不多,就是有人會在乎你,你想要的都有人幫你先想好了,就是這個感覺。

這個事情不重要嗎?這很重要啊,但難道要我才會你們不會嗎?你們根本就知道啊。你問我的問題,我也都可以問你, 而且你如果夠誠實,你信不信,你的答案一樣很漂亮。

 延伸閱讀:
負建築大師隈研吾:從小向父親競圖,提企劃長大的建築師
超「瘋狂」作業,小學生拍出這樣的紀錄片
七十歲老農賣有機火龍果,秒殺訂購搶破頭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