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海外遠征攀登手王筱芳:撤退,比攻頂更難


海外遠征攀登手王筱芳:撤退,比攻頂更難

王筱芳在每次極限的挑戰當中領略,撤退,更是一門必要的全盤思考學問。王筱芳提供

一般總常見「登山搜救」、「團報攻百岳」的訊息,然而,這都不是登山挑戰的真實面目。獲中華健行登山會、歐都納所合辦2017年《攀登之心》獎助計畫的王筱芳與隊友在歷經18天的高海拔雪地攀登後,在最後攻頂前6小時決定撤退,因為,長時間的訓練告訴她們,上山不盡然是為了攻頂,重要的是平安下山;而在嚴峻的野外環境中,撤退,是一個更需要思考的選擇。

「聽說前幾年隊伍有人截指,我也希望好好的回來…...」

7月出發前往吉爾吉斯列寧峰(Lenin Peak, 7134m)前,王筱芳透露,正如她其它遠征海外高峰經驗一樣,這次去的是一趟承載失溫、截指風險的遠行。八月,她四肢健全的返台,坦言在最後關鍵時刻,與隊友決定棄攻頂保手腳免於截指風險,撤退下山。言談間,她並未透露出撤退的失落或氣餒,反而燃起更多的「下一次」,「我不是不攻頂啊!只是我不為攻頂而爬山,是真心喜歡爬山!」王筱芳笑著說。

王筱芳是國內難得海外遠征女攀登手,曾兩度帶團爬過聖母峰基地營(5364m),她謙虛的表示「聖母峰基地營很商業化,有點像現在的玉山,沒有想像中難爬。」她不只征服30幾座台灣百岳,行跡也遍佈尼泊爾、中國、馬來西亞等,多樣攀登經驗,讓她在2016年入選第4屆《8千米同學會》計畫,比起玉山近4千米的高度,《8千米同學會》提供登山者有系統加強高海拔攀登技巧,期待未來受訓學員能走上全球7大峰、世界前14座8千米等級的極境山巔。

山,到底有什麼魔力,讓她放下清華大學材料科學工程學博士班的學業、可預見的竹科優渥穩定工作,轉往山林走?頂峰,又是什麼樣子的視野,讓全球攀登冒險家,以生命為籌,往6千、8千海拔的極致前進?

攻頂前,想一回山下的事

「經過判斷的撤退,更是一種挑戰和學習,因為在『遺憾一定會有』的前提下,我必須衡量攻頂後生理上的風險,我能不能承擔,」王筱芳每次上山都認真探索磨練自己的潛力與極限,找到攀登真正的價值。

高海拔的生理適應、天候瞬息萬變,都是登山者的嚴峻考驗。7月19日起,王筱芳與隊友上上下下共三個休息基地營之間,歷經18天的高海拔調適後,迎來攻頂日。當下兩人生理、心理狀態皆佳,搭配天公作美的好天氣,天時地利人和滿懷信心的出發,然而,她們在離山頂不到800公尺海拔、約6小時路程時,決定撤退,因為她們已經3個多小時雙腳毫無知覺了。

「之前聽前輩說『冷是一種感覺』,但我當下想的是:『沒有感覺了』怎麼辦?還剩多久,能保住自己的手腳趾不壞死截肢?」王筱芳回憶,「2015年有位50幾歲大哥從列寧峰上下來截了6根手指」的訊息閃過腦海,在冷到沒知覺的溫度環境,生死交關沒多少時間原地焦慮,花5分鐘,她迅速問自己,承擔得了下了山的風險嗎?失去幾隻手腳趾是我能接受的?重要的是,山下的母親會怎麼想?

人生「失序入山,才找到心之所嚮

王筱芳笑說自己是「失序的」獨生女兒。原本安穩的待在2類組領域的她,升研究所那年,半路出家的走入奇萊南華,在這座台灣百岳的入門山,待了3天2夜,從此她愈爬愈勤,也更有機會對自己的人生愈想愈多。

「在山裡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思考,我甚至還會背書上去看(笑),我開始想,待在實驗室是不是我要的人生樣貌?」王筱芳慢慢脫離平穩的化學、材料工程、科技產業的人生軌道。最後決定放棄博班學業後,為了維持生活和支持爬山夢想,她不定期接寫計畫案、就近在新竹專門收留邊緣、甚至有案底的青少年的藍天家園擔任一年高關懷孩子的老師,「我確定就是喜歡爬山、喜歡與人接觸。」

她這條眾人眼裡的「錯路」,除了職涯選擇得受質疑,另外就是人身安危也令母親放不下心。「我媽從沒阻止我去,母女也不曾為了爬山大吵,但是當我爬得愈來愈勤愈遠愈高,她會唸,因為擔心,」王筱芳知道母親的牽掛,因此她會更認真評估攻頂風險,讓母親相信自己不會硬來。不過她坦言,自己無法成為「真正的登山者」的原因,也是因為「無法像他們(登山者)那種只有眼前那座山的專注和執著。」

王筱芳在不同撤退的經驗裡,克服對高海拔雪地的恐懼,一步一步登上不一樣的新目標。王筱芳提供

撤退,是為了爬得更高更遠

王筱芳面對山林的態度,不是「圓一個冒險旅行的夢」,更不是如一般商業團「保證攻頂」的不顧一切,而是扎實坦然的,與同行隊友共同面對大自然的考驗與美麗。

「台灣很多人把爬百岳當成『攻頂團旅』,」王筱芳觀察,很多包裝方式,讓爬山變得「很簡單」,卻讓很多人忽視高海拔野外生存的潛藏危險。王筱芳分享,登山不只是登山,不只是花體力走路,是一項綜合應變能力,潛在的野外、高海拔生理適應、天候變化,對專業登山者都已經是考驗,更何況是平常缺乏鍛鍊的報團山友。

未來,她想從自己不同的經驗中,發展向下扎根、適合小孩子的登山教育,希望讓更多人正視登山所需要的前鍛鍊和野外生存的謙卑心態。未來,她想再去挑戰列寧峰,從七千到八千,甚至更遠走上如世界南美第一高峰(6961m)阿空加瓜山。無論攻頂與否,王筱芳讓每一次入山和出山的所得,都能往長遠耕耘,堆疊成為更高更遠的天邊挑戰。

延伸閱讀:
父子超馬選手,60歲父親在極地超馬中重新認識兒子
陳彥博:跑遍千山萬水,還好有妳陪著我
12年爬3000公里山路  意外養出資優生
兩歲十個月的孩子,竟能跟著爸媽走完合歡山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