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教孩子在人生氣球上貼膠帶


生命教育:教孩子在人生氣球上貼膠帶

彭川耘(右一站立者)善用她自己設計的桌遊帶生命教育課程,圖為她在樹林文林國小帶志工媽媽玩「人生積木」。劉潔萱攝

桌遊除了是遊戲,還能拿來教抽象的生命教育!年輕的輔導老師彭川耘辭去正式教職,撰寫教科書、研發桌遊、加入非營利組織,連結全台各地生命教育老師進入監所、小學,就為了推廣讓人生更幸福的生命教育。

「同學,我們一起來演一場戲叫『盲點頭套』。太可怕了,被戴上盲點頭套的A同學,他有這個缺點(一張寫著「色」的牌卡出現在A同學頭上)(同學瘋狂大笑),更可怕的是,A同學他!不!知!道!但我們都是善良的人,直接講太難過了,我們試著表達感受就好。(於是同學開始形容:「哎唷,你很噁心耶!」「你暴露狂!」)同學想一想,當全班的人都知道你頭上缺點牌是什麼,只有你不知道,內心的感受如何?很想知道、有點緊張嗎?同學,你們頭上會不會都有這些缺點牌,別人都知道卻只有你不知道?」

眼前這位說唱俱佳,聲音、表情超有戲的老師,是中華點亮生命教育協會秘書長彭川耘,她曾在花蓮市天主教海星中學當過7年輔導老師,她除了專長是輔導,也是生命教育老師,信手捻來就是個創意教案,不管帶活動、教桌遊,她一站上台就氣場強大,讓人目不轉睛。

本身是花蓮人的彭川耘回憶,22歲大學剛畢業,她回到故鄉海星中學當老師的第一天,輔導主任第一句話就問她:「你會上生命教育嗎?你知道什麼是生命教育嗎?」從此開啓了她週間當輔導老師、週末去台北上生命教育課的兩年時光。每週五深夜,彭川耘從花蓮市搭夜車,抵達台北車站時清晨5點半,「捷運還沒開,我就像流浪漢一樣去洗手間梳洗,六點一到就搭捷運去台北上課,」兩年時間內,彭川耘完成了教育部辦理的生命教育師資培訓學分班,也從此改變了她的人生。

熱鬧過後,學會了什麼?
年輕老師如彭川耘,一畢業被丟到教育現場,「怎麼教」就靠自己慢慢琢磨。又因為她教的是非學科「綜合活動」,只能看「學生喜不喜歡她」來評判自己教得如何。她無法忍受自己上的課不精采,學生不聚焦,又加上她努力做精美ppt,經常放勵志人物影片讓學生感動落淚,帶活動、做效果,「虛華」的教學風格讓她大受學生歡迎,學生總是問:「老師你到底是演員,還是購物台主持人?」彭川耘坦言,剛開始聽到這些評語還沾沾自喜,後來她問學生學到了什麼,他們吞吞吐吐答道:「呃,很有趣,就是一些……人生大道理吧!」

彭川耘恍然大悟後自問:「熱鬧過後,我的課還剩下了什麼?」她希望除了能發揮自己創意特質,掌握住班級氣氛之外,更要幫學生增加「生命的厚度」,於是生命教育成了她最棒的薪材。

彭川耘希望參加點亮協會課程的人,都能在她帶領的熱鬧活動後,對人生多一層思考、並有些行動。劉潔萱攝

「如果老師是一個說唱藝人,除了要很會賣東西之外,賣的東西還要讓客人能消化、吸收!」彭川耘更發揮創意設計了一組組的生命教育桌遊:點亮價值卡、創意骰、價值金硬幣、無常積木、盲點頭套……等,將很抽象的生命教育概念具體化,她除了在海星教,也藉由生命教育到處推廣,她的桌遊可以拿來跟學生談生死、價值觀取捨、性愛、情緒,甚至新課綱。

桌遊成為彭川耘上課破冰的最佳工具。除了擁有一般桌遊的娛樂效果,彭川耘設計的桌遊還能在遊戲過程中,啟動學生對人生的深度思考。比方「盲點頭套」,彭川耘想要藉此讓同學體會,「人生有很多盲點,不易被發現,如果身旁有人真心為你好,不計可能引發衝突、被討厭的風險告訴你,你有沒有勇氣拿起頭上那個缺點牌,面對它呢?」在上完課後,彭川耘會鼓勵同學去問自己信任的3個同學朋友,通常在課程完美鋪陳下,同學會對課程記憶非常深刻,且會主動去溝通理解自己的缺點。

面對無法掌握的外在世界,彭川耘最常使用撲克牌狀的「點亮價值卡」,教學生思辨人生的「工具性價值」跟「目的性價值」,她說,「人生不是只有追求好成績、考好大學、出社會賺很多錢(這些屬工具性價值)這麼簡單,而忽略了哪些事情會讓你感到幸福、心靈安穩(這些屬目的性價值)?我們的教育不能只有教孩子追求工具性價值而已!」

讓課程不只精彩,還能回甘
彭川耘希望上完課後,學生都能沉澱下來思考自己對生命的態度,也希望這些課能複製到台灣更多課堂上,因此她與生命教育學程的學長松山高中老師劉桂光,一同合寫生命教育教材,他們將教科書版稅以及桌遊的收入,拿來成立非營利組織「中華點亮生命教育協會」,彭川耘更在一年多前直接放棄教職,接下協會秘書長工作,全心推廣生命教育,連結全台各地的生命教育老師,到監所為少年犯上課,到小學培訓志工媽媽為種子教師。

當彭川耘被問到,為何推廣生命教育對她如此迫切而必須,她形容,人生就像在吹氣球,要是遇上了緊急狀況,比方經濟走下坡、親情衝突、健康意外等,都像一根針刺向氣球,「啪一聲,氣球就破了!」生命教育的重要在於,在人生氣球貼上一個又一個的確保膠帶,在針刺過來時「嘶~氣球可能會消一點氣,但不會破!」生命教育對她來說,正是要學生在面對人生失落無常時,得以擁有守護內在重要價值的能力。

延伸閱讀:

中華點亮生命教育協會 為矯正學校注入點點暖光
劉桂光:松山高中校園裡的心靈捕手
雄女老師劉癸蓉:第一志願看起來好棒,為什麼學生還覺得自己這麼差?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