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維也納教授們給我的人生禮物


維也納教授們給我的人生禮物

Shutterstock

許榮哲自小成績不好,父母都是老師竟然還兩度留級,幸好在畫板上找回自信,赴奧地利留學、開畫展,從藝術生命的探索中,發現自我的價值。看看奧地利老師如何用「哲學的語言」指導學生,而不是用「老師的權威」在傳授學問。

新學校開學的第一天,模特兒來了。在台灣讀藝專時我畫過模特兒,所以看到裸體的模特兒並不會不習慣。可是我有點不太理解同學們帶的工具,有人帶鉛筆、有人帶水彩、有人帶油畫,我不曉得我要用什麼工具來畫圖;在台灣的教室門口有「功課表」,維也納的教室門口只有教授的名字,沒有功課表。我搞不清楚今天要上素描課還是水彩課,總是很擔心弄錯,怕第一天就做錯事情。

我看到每一個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事情」,我就跑去問薇瑟莉教授:「我今天要用什麼東西畫圖?」

她不講話就把我從她的研究室推出去。我想是否我的德文不夠好,她不懂我的意思,又去對她說:「我想跟您學習。」

學會安排自己

結果她又把我推出去!我的同學看看我,就拉拉我的衣服叫我坐下來畫圖;我有點不太情願地坐下,但很認真地拿起鉛筆開始畫。

下課後,教授滿面笑容地對我說:「你畫得不錯呀! 」

我問她:「您剛剛為什麼不理我?」

教授說:「你知道嗎?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如果你連自己要做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你又怎麼知道我能給你什麼東西呢?」

你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如果你連自己要做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你又怎麼知道我能給你什麼東西呢?

這句話給了我的人生一個當頭棒喝。

在台灣的孩子已經習慣被安排了,在維也納,我「人生起點」的第一課被點醒了—「如果你連自己要什麼都不知道的話,你又怎麼知道我能給你什麼東西呢?」

我開始學會了安排自己。

精確與最適合的距離

第二年的時候,除了繪畫教育外,我再增加念了工藝教育。我修習的「藝術教育」必須跨兩組共修,除了油畫、版畫、水彩、素描、教學實習以外,工藝教育可以做木工、陶土工、金屬工、紙工及編織。另外理論課程包括教育學、哲學、心理學,就到維也納大學(Uni. Wien)修習。

有一天做木工的時候,威策爾教授給了我一塊木頭。我設計好要做桌上型的書架,就用鉛筆在木頭上畫一條線,決定要鋸下的尺寸。

我的教授走過來問我,「你的鋸子要放在線的右邊、線的左邊還是線的上面?」

咦!我愣了一下,他笑一笑說,「這關係到你要的尺寸的正確性。」

鉛筆線與鋸片本身都有寬度,鉛筆線至少有0.1公分的寬度,他們要的就是那個德文Genau(精確)的意思。德國的科技能夠精確,這一點很了不起,他們的教育就是要求做到完全精確;你要30公分的長度,你鋸子放在線的右邊,鋸出來的長度便只有29.9公分,不是30公分。

威策爾教授的要求就是要做到那麼精準。

而台灣的習慣是「差不多」,差不多就可以了。

我要做一個可以放在書桌上,而底下有兩個小抽屜的書架,完全不用鐵釘就可自行組合的設計。

教授又問我:「你要把內抽屜先做好,再做抽屜外框?還是把抽屜外框做好,再做內抽屜?」

咦!我又愣了一下,看著他,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因為如果完全按照設計圖的尺寸先做外框,那留下做內抽屜的空間尺寸必然要縮小一些才能使用。我完全按照我的設計圖開始做,結果發現我的抽屜有時會拉不開;而且下雨天木頭會膨脹。

我們的第一個反應是,用砂紙把抽屜磨小一點。

可是教授不喜歡我這麼做,他說:「這樣子就不是你原來設計的尺寸。」他希望我,「每天去拉抽屜,讓木頭與木頭之間自然產生它們彼此最適合的距離。」

就像人跟人之間的互動,人跟人之間產生自然的關係,而不是透過權威,去處理這個關係。

這也像我們跟孩子之間的關係,不要用權威進去,不斷地溝通,不斷地去了解他的需要,不斷地了解自己能做什麼。

我們跟孩子之間的關係,不要用權威進去,不斷地溝通,不斷地去了解他的需要,不斷地了解自己能做什麼。

「忘記了」就是要去找新的方法

再來談做「版畫」。藝術學院有大約一百年前歷史的大型印版畫機器,很像鄉下阿嬤在做粿的石磨模樣,印版畫時全身都得用力才有辦法操作。

薇瑟莉教授為我介紹版畫製作的技巧,有銅版腐蝕,刀刻技巧、美柔汀法⋯⋯等;我就一直在做筆記。

她馬上制止我:「聽就好,不要做筆記。」

我說:「不寫下來,我會忘記。」

薇瑟莉教授說:「如果你會忘記,就是告訴你要重新去找新的方法。你記得你就用,忘記了你就去找新的可能,這樣才有機會創作。」

教授又對我說:「要從知識及經驗中再去發現新的方法,現在是你要工作,所以要用你的方法,而不是用老師的方法。

這些點點滴滴的啟示對我來講,都是非常、非常棒的觀念;教授完全都用「哲學的語言」在指導,而不是用「老師的權威」在指導,這些觀念的啟發後來我都用在我的美術教學裡面。

作者簡介|許榮哲

台灣桃園人。喜歡美麗、善良的人事物。海邊長大的他,書包常常裝滿魚,卻找不到做功課的書本。青少年時期的他,是個不肯認命背書的孩子,初中高中各留級一次,但也是學校籃球校隊、田徑隊、軍樂隊的風雨人物。國立台灣藝專西畫組,進入國立維也納應用藝術學院藝術教育研究所,在奧地利開過三次畫展。公共電視兒童節目顧問、台北護理健康大學、輔仁大學講師。

*本文摘自商周出版《畫板上的教養課》,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該不該送孩子上美術班或才藝班? 

家長該怎麼欣賞孩子的畫? 

圖畫會說話,從圖面了解孩子的個性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