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對教育,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對教育,我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聯合文學提供

自學的形式很多,但是有聽過在大海上自學嗎?台德混血少女跟著爸媽駕駛帆船環遊世界八年,學到許多常人沒有的能力。回到德國定居,她如何適應?台大畢業的媽媽葉麗萍,又如何看待這段逆風前行的教養?

三年前,《親子天下》雜誌採訪了江悅彤這位經歷超特別的「大海女孩」,她從三歲起,就和德國爸爸、台灣媽媽駕帆船環遊世界,在海上自學八年,去過二十六個國家,她的教室就是爸爸、媽媽、大海和全世界。

圖片來源:聯合文學提供

江悅彤現在和爸媽定居德國,就讀九年級。從大海到陸地,江悅彤的學習無縫接軌,不僅各科成績優異、會說五國語言,並且超喜歡過團體生活。同時,她開始探索人生意義,也不可免的進入青春期風暴。她的媽媽、台大畢業生葉麗萍,一路主導她的自學,自己的學習經驗和信仰的價值一路受到挑戰。以下摘錄她在新書大海上的反派媽媽的誠摯自省:

接連兩次考試,悅彤拿了2(編按:德國中小學生的成績單,從1到6,代表優異到不及格)回家。我看了考卷,兩張居然都是不專心,題目沒看清楚。於是我發飆了:「妳自己看看,居然那麼粗心,本來可以拿1的!」

她坐在沙發,講義放在腿上,振筆疾書,翻著白眼:「妳沒看到我已經在寫功課了嗎?」

「妳這樣是專心嗎?跟妳說過幾遍,功課要在書桌前寫?」我強忍著情緒,努力保持聲調平穩。

「妳不是說過成績不重要嗎?幹嘛發脾氣?」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妳盡力了,考幾分沒關係;可是粗心看錯題目算是盡力嗎?」

「媽媽,我全都會啊,考不好有什麼關係?」

「當然有關係,妳的態度有關係!妳覺得每件事都粗心、不小心、對不起,對妳的未來沒影響嗎?妳說想當獸醫,將來妳幫貓咪動手術,Oops……不小心把手術刀掉在牠心臟上怎麼辦?」

「這種事我當然就會小心啦!」

「怎麼可能?態度是一天天培養出來的,妳覺得妳將來突然就能小心起來了嗎?」

「只有妳一個人罵我,大家都說2已經很棒了……好了,我寫完了,我要出去玩了。」

我氣到發抖:「不准去,妳這種態度哪裡都不准去!妳被禁足了!」

「不公平!妳完全不公平!」她大吼後轉身回房。

態度是不被容許的過失

她一離開我就忍不住眼淚潰堤,到底要怎樣才能教會她?現在她不到11歲,我還逼得了她,等她15歲呢?18歲呢?成人呢?要她專心是一輩子的事,我逼她一天兩天有何用處?

「妳想出去就去吧。」我心灰意懶隔空對她喊著。希望或許改天會想得出辦法。

「媽媽,妳怎麼突然對我那麼好?」她笑逐顏開抓起背包和鑰匙,「咦,妳怎麼哭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讓妳明白『專心』有多重要。而且,我跟妳說的每句話都是為了妳的將來,和我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走囉,Bye-bye!」她的聲音已遠。

一顆心空蕩蕩的,我懷疑還能教育她幾年。一切的努力,從0把她教育到了10歲,以為已經成就了那麼多,前方卻還有無數荊棘─她不會配合我去披荊斬棘,只會說我逼她太緊。

行屍走肉般做著家事,半小時後她開了門。

「媽媽,我保證以後會小心點。現在我們可以做中文和英文功課了……」

事後我想,我壓根兒沒打算擺哀兵政策,她主動改變的原因或許是被嚇到,或許是看出我的真心。不想重複這個方式,也不知道下次會用哪個方式,對不講道理的類型,我能總是施力在對的地方嗎?

父母是真心為孩子好。我們逼悅彤的內容也盡量合理,在她能力之內。行差踏錯是成長期特有的權利,連大人都還不斷學習中,孩子哪能每件事都完美?

我也努力不把成績看得太重,已經看了太多成功與成績無關的例子。但是,粗心是不許的,而不複習是對學生身分的褻瀆,因為做一份工作就得盡力。如果她複習了,考試時也專心,那麼我也就不該責備她沒拿滿分。

對教育,我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什麼才是適當的讚美?

悅彤在床上哭著,怎麼安慰都停不下來。她要我為她的成績單道歉。

「很多同學都拿到禮物,她們的成績單也沒比我的好!還有一些人比我們差多了,爸爸媽媽還是稱讚他們!」她邊哭邊繼續:

「是妳,只有妳一個人,連爸爸也說這成績單不錯,只有妳一個人覺得不好!」

「我沒說不好啊。」

「可是妳沒有……稱讚我……」她哽咽著,她悲從中來,泣不成聲。「我連禮物……也不需要,只要妳……稱、讚、我!」

我無語。不知如何跟社會抗衡。

夜已深,她早上六點要起床搭公車上學,我只希望息事寧人,但絕不願心口不一。

「我覺得妳的成績單不錯,但沒好到受讚揚和特地幫妳買禮物的地步。」

「不是不是,妳每次都不安慰我!明明就夠好,妳去我的學校問!」

她句句生氣的驚嘆號,讓我無助起來。這將是永遠無解的難題。我認為好的成績和德國人的想法相距太遠。

「我告訴過妳,成績並沒有那麼重要。我有好多好多成績超棒的同學們,事實證明並不一定成績超棒,就會在人生有超卓的成就。」

「妳又講別的,每次都講別的事,不重要妳又為什麼要我拿1?」

「我要妳認真讀書啊,而且我看重妳的能力,只要認真妳絕對拿得到1。」

她繼續哭著,我生起氣來,從她床上跳起不再陪她。她像彈簧一躍而起拉住了門,不讓我離開她房間。

「我再也不要去上學了,反正妳不覺得我很棒。」

「那妳要怎樣?我覺得棒就是棒,不覺得棒,妳強迫我又如何?我不會變成那種凡事都用誇飾法的美國人!妳那成績是好不是棒,等妳拿到棒的成績,我自然稱讚妳!」

她哭得更厲害了。我暗想,若順著她會不會好些?心思左右拉鋸著。抱她沒用,說愛她沒用,她堅持我必須為「沒稱讚她成績單」這件事鄭重道歉。

兩人都堅持著原則。最後她還是睡了,但我知道這件事不會隨黑夜而消逝。

成績單是成就的證明書?

沒上過幼稚園,首度進學校在一年級的第一次月考,我拿了第一名。印象深刻極了的是我拿了397分,有一題連連看沒看見;如果沒有粗心就是滿分。還記得那天我滿懷興奮,恨不得生了翅膀立刻飛回家炫耀。

那麼單純的一件小事,決定了我的人生。家變,青春期的叛逆,社會的變遷,任何事情都無法動搖我學習的決心。我全部的成就感都來自老師的讚揚和同儕欽羨的目光。

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小學老師讓我幾乎包辦了所有智育的競賽,因為我四年級時,拿下全龜山鄉朗誦比賽的第一名,而我們是全鄉規模最小的小學之一。

老師交給我一根棍子,相當於尚方寶劍,掌握著先「打」後奏的特權,我自成一個位高權重的階級。男生們幫我取了難聽的綽號,女生們受了委屈就到我面前哭訴。升旗時我當國歌指揮,幾乎年年評語都是品學兼優。

國小畢業的暑假,我去投考一間私立初中,之後校方提出免學費的條件,希望我能前去就讀。考慮私校的風評,加上三年的公車費,我決定還是騎腳踏車就近上公立國中。

進入青春期,我不再聽老師的話背熟演講稿,比賽時直接拿稿上台,依舊有名次不會太差的篤定。從小身高算高的我,總坐在最後一排,這時上課可方便了,後方沒人阻擋,聽講時課椅成了搖椅。一天,國文老師、也是我們的班導,皺眉忍氣接連問了我好幾個她以為我沒在聽的問題,我一一答對後,她生氣地道:「別以為妳聰明就可以不專心!」

我暗暗樂在心中:這算是稱讚還是責罵?

對我而言,成績單是驕傲,是成就證明書。

但哭訴事件後的一個月,悅彤還是贏了,雖然我們從未再提過這件事……檢視我的過去,我必須承認,惟有讀書高的教育概念是如此根深蒂固,雖然我口口聲聲說成績不代表成就,卻仍不免暗自期盼一張完美的成績單。這部分我錯了。

我暗下決心:從今以後,我將盡力觀察她是否努力。如果她主動複習,主動求解,就算考不好也該獲得讚美;如果她沒把課程放在心上,卻得了好成績,也沒什麼值得稱讚的,因為對她的未來而言,取巧一無是處。

悅彤和爸爸在森林中散步、遛絨毛狗。圖片來源:聯合文學提供

作者簡介|葉麗萍

1970年生,1992年畢業於台大財金系,同年和德國人江浩哲(Holger Jacobsen)成婚,兩人共同在台北經營語文補習班。
1994年到1995年曾和丈夫兩人駕帆船橫渡太平洋。
1999年曾為閣樓封面女郎。
2003年女兒江悅彤(Aurora Ulani Jacobsen)出生。
2005年到2013年駕帆船航遊世界一圈後,現定居德國。

*本文摘自聯合文學《大海上的反派媽媽》,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大海女孩,留白後學更多

清大特殊選才生、帆船國手周玨妤:不因他人改變自己的航道!

陳園樵,是高中自學生、也是高職老師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