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口罩男:老婆為我懷孕,我替她結紮,想想也挺浪漫的


口罩男:老婆為我懷孕,我替她結紮,想想也挺浪漫的

口罩男提供

後繼有人,有孩子可以疼是幸福的,但懷孕的過程經常是辛苦的。如何歡樂不受孕,夫妻倆總得有個人節育,許多男性礙於雄風,遲遲不肯行動。且看愛妻有名的口罩男如何付諸行動,展現愛妻的英勇。

「老婆,我要去結紮。」

對我們夫妻來說,一女一男恰到好處,所以在兒子出生後沒多久,我就有了結紮的念頭。

第一,當然是心疼老婆懷孕跟生產時的犧牲和辛苦。第二,如果再多一個,我們很擔心對小孩的愛難免會有所失衡,而且,雖然拚一點是養得起,但生活品質一定會有所下降。我們是愛小孩,但也不想為了小孩,犧牲掉太多自己的生活品質。

既然夫妻雙方都有了這個共識,那不用多加思考,結紮,當然是男人結。因為男人結紮只需要局部麻醉,方便、安全,併發症又少。而女性結紮得做全身麻醉,從陰道、腹部或用腹腔鏡做輸卵管結紮,傷口深,併發症多。

更何況,懷孕、生產都已經由老婆代替我去受苦了,憑什麼連「避孕」都要讓她替我去?那我還算不算個男人啊?怎麼想都不合理,也沒道理。

一開始聽我聊起這件事,老婆還以為我只是在開玩笑。但是我們討論完的隔天,我就直接跑去醫院掛號了。

*****

進入泌尿科診間,醫生酷酷地問我:「怎麼了?」

「那個……醫生您好,我要結紮。」我非常有禮貌地報告。

當我一說完,醫生愣了三秒,瞬間從一臉冷漠變得笑容可掬,說:「好啊,觀念很好呢!那我馬上來幫你安排一下。」我心想:難道來結紮的男人,頭頂上都會突然出現光環,看起來也都比較善良嗎?

醫生非常細心地告知手術過程跟術後狀況,並確認有無小孩(有些醫生不願幫沒小孩的人動結紮手術),迅速幫我排好了手術時間,並拿了幾份手術同意書讓我帶回家給太太簽。

對我來說,由丈夫做結紮是很自然的事,沒想到望著我的手術同意書,老婆整個人嚇傻了。她說:「也不用這麼急吧!人家結紮都是能拖就拖,拖到老婆忘記、耗到老婆放棄。怎麼你這傢伙這麼奇怪,說到結紮,昨天才剛討論完,今天你就約好手術時間了?」

「我不想讓你因為任何『意外』,再回去承受懷孕那段時期跟生產時的各種折磨和辛苦了,我覺得真的夠了。」我說。

「老公……謝謝。可是,媽媽那邊……好交代嗎?如果媽不同意,那你就不要去了啦!」我老婆很在乎婆婆的想法,擔心地說。

「你放心啦!我已經說服她了。媽本來就是很開明的人,她還說,早就想叫我去結一結了,說兩個剛剛好,小倆口不要生活得這麼辛苦。」

我摸著老婆的頭,叫她放心,她才點頭答應簽字。

只不過開兩個小洞而已

手術那天,我起得特別早,雖然之前上網查過手術過程,也看過網路上的心得分享,還是又搜尋了一次,想看看有沒有特殊案例,結果好死不死跳出這一則:「手術完後,傷口除了過大很難癒合,還惡化流濃,陰囊更是腫大得像個棒球一樣。」我愈看愈心驚!不過,查了一下發表時間是九年前,也只能安慰自己那是時代久遠,技術還沒有很進步的關係。

其實說不緊張是假的,但一想到太太為自己生了兩個小孩,從來沒有抱怨過什麼,我只不過去開兩個小洞而已,有什麼好畏畏縮縮的?

口罩男提供

進了手術室,年輕醫生說要做先前準備,得幫我除毛,叫我把內褲脫到大腿處,躺到手術台上。緊接著他溫柔地抓起我的神鵰,一下子往左甩,刮一刮毛之後,又往右甩,再刮一刮毛……總之,我的男性尊嚴在開刀房裡面蕩然無存。刮完後,他表示需要將我的神鵰先固定在肚子上,然後就撕了兩條膠帶黏住。雖然我看不到,但我想那個畫面一定超好笑。

都處理好之後,主刀醫生便走進來,再次跟我確認身分後,命運的手術時刻來臨了。

年輕醫生站到我左手邊。右手邊的主刀醫生跟我解釋:「要先抓出輸精管,會有點痛,腹部也有可能會悶悶和痠痠的。」都走到這一步了,我帥氣地說:「來吧!」

他便從我右邊蛋蛋開始抓。果然,感到腹部悶悶的加痠痛,有點像蛋蛋被踢到或撞到的那種不適,但……都還在忍受範圍。

終於摸到了輸精管,主刀醫生說:「要打麻醉了喔。打麻醉是最痛的,要忍耐一下喔!」再沒有回頭路了,我咬著牙說:「來吧!」

主刀醫生從蛋蛋一打進去──乾!不痛是假的!但只要想到跟老婆生產的過程比起來,這根本是小兒科,也就瞬間釋懷了。打麻醉的過程不到十秒,眼睛一閉其實很快就會過去。

當然,等確認麻藥生效後,才會開始動刀。

在手術過程中,感覺到很多次的拉扯,不時還聽到令人心驚的對話:「ㄟ……怎麼一直出血?那邊處理一下,這邊……那邊……」

我心想:「媽ㄉ,我是血崩了嗎?好像大事不妙。」忍不住兩行老淚默默從眼角流出。躺在手術床上,下半身裸露地任人宰割,我痴痴望著天花板的手術燈想著:「阿母,孩兒不孝啊!老婆,我愛你,來世再見……」突然,聞到空氣中有一陣燒焦味,把我從幻想拉回現實,看來是我的輸精管結紮接近完成了,心裡正暗爽:「也挺簡單的嘛,準備閃人了──」

結果醫生說:「一邊好了,現在該換另外一邊了。」

「步驟跟剛剛一樣嗎?」我不安地問。

醫生眼神笑笑地說:「當然。」

頭已經洗一半了,我咬著牙說:「來吧!」

手術結束後,醫生拿了兩個小罐子給我看,指著罐裡很小的、白白的東西,告訴我那就是輸精管。「謝謝,辛苦了。」我在心裡默默向它們告別。

換來高規格的伺候跟待遇

在開刀房等待室等資料的時候,我從玻璃門外遠遠就看到我老婆,背著我兒子,坐立難安地在門外走來走去,一臉非常擔心的樣子。我一直比手畫腳想向她表明我沒事,讓她不用擔心,後來才知道,原來門外面是看不到裡面的。儘管只是小手術,但從她的表情我知道,她是真的很著急。我坐在等待室默默地看著門外,雖然傷口導致腹部有點悶痛,但我臉上還是藏不住地微笑,因為在門外為我著急擔憂的女人,不是別人,是我老婆,我真的很愛她。

我一走出門外,可能是表情有點慘白,加上因為陰囊有兩個小傷口,走路會刻意想要避開,所以有點像企鵝一樣走路時腳開開的。老婆一看到我這個樣子就捨不得地哭了,一直說:「對不起……」覺得本來應該由她來承擔的。我只是抱著她說:「你哭哭好醜喔!乖,我們回家了,我很快就沒事了。」

在家休養了三、四天,享受著老婆高規格的伺候跟待遇,一星期後,我又生龍活虎,蹦蹦跳跳了。

其實男人結紮,真的比女人簡單太多了!真的很建議,如果以後不想再生,有絕育想法的夫妻,老公就不要再遲疑了。

老婆為我懷孕、辛苦生子,那我替她結紮,其實想想也挺浪漫的,不是嗎?

口罩男提供

作者簡介|口罩男

育有一女一子,與妻子在台北相戀,婚後口罩男仍留在台北工作,妻子則搬到台中,與婆婆同住、獨力帶小孩。在某一次例假回家時,因為妻子一句話:「真的好想回去上班喔!」自此請育嬰假搬回台中,展開了家庭主夫的生活。

為人夫、為人父的他,對於兩性關係有獨到見解,立志追求男女平等,以男性角度捍衛女性主權。沒有華麗偶像劇的背景,他談的都是寫實故事、生活例子,溫柔同理下的犀利敢言,直中天下女人心。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我可以心甘情願,但你不能理所當然》,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夫妻如何開口談結紮?

鄧惠文:有自信的老公不怕「寵老婆」

口罩男:夫妻出遊不吵架,請先停止碎念跟責備 

準爸爸:「我也不想當豬隊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