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小荳荳的列車出發了!安曇野知弘美術館


小荳荳的列車出發了!安曇野知弘美術館

玉山社出版《童書遊歷》

1979年黑柳徹子開始寫《窗邊的小荳荳》時,岩崎知弘已經去世了。黑柳徹子與松本猛從遺留的七千幅畫作中,挑選出適合的插畫集結出版,這個合作讓小荳荳成為許多讀者的成長回憶。位於日本安曇野的知弘美術館設置了「小荳荳廣場」,真的拉來電車車廂作為電車圖書館和電車教室,還有巴氏學園講堂、農業體驗交流館和體驗區以及小森林,重現當年《窗邊的小荳荳》中的巴氏學園,那個許多小荳荳書迷,都夢寐以求很想身歷其境的地方。

在艾瑞.卡爾繪本藝術美術館時,聽說卡爾夫婦當年因為拜訪日本安曇野的岩崎知弘美術館,興起了在美國建立美術館的願望;所以當我繞了一圈,遊歷了多個與繪本相關的美術館之後,還是要回頭尋找,那位開始將繪本認真當作藝術經營的人─松本猛先生。

岩崎知弘女士去世時,她唯一的孩子松本猛還只是大學三年級的學生。這個看著母親做繪本長大的孩子,以對母親的敬佩與愛,堅持要為她的畫作辦展覽。當時沒有美術館或是任何可以展覽的場所,願意展出繪本相關的原畫,因為繪本原畫還是處於繪本作家沒有使用很好的紙張、製版印完就丟棄的時代。遍尋不著場地後,松本先生決定以自己家裡為展場,就在東京知弘美術館現址,就地佈置。

經費不足怎麼辦呢?他開始印書、做周邊產品、募款,讓這件事成為一件可以自給自足、永續經營的事業體。他的遠見與持續的努力,讓這個美術館與母親的作品被注意。母親的心意被重視之後,讀者跟著重視孩子、兒童權;而且用岩崎知弘溫和與堅持的精神,主張世界和平、伸張正義真理。

與松本猛先生第一次見面在台北,因為岩崎知弘美術館到台北的展覽,他來台北確定佈展事宜,並且在圖書館裡演講。我有幸參與他與台東大學兒文所游珮芸教授、星月書房魏淑貞總編的午餐;第二次他與女兒因為《福島來的孩子》中文版來到台北,又一次親近這些原來只有在書上看到的人物。言談中,感受到他們三代承襲對繪本的情感。那種愛不是掛在嘴邊或寫在文字裡,他們用種種行動表達。

曾有朋友介紹我關於自行車隊競賽的概念。這個運動比賽的團隊,由不同人才在平地、上坡、轉彎地區分別領騎,保護主將繼續前行,這種為了目標與理想的精神,賦予每位選手責任。我不曾在這樣的團隊運動中訓練過,但對我而言:繪本有如那位主將,而兒童文學界的前輩與後進前仆後繼,只為在不同平面、場所、時間推動這位主將。松本家的三代讓我感受那種在不同路況、不同時代,用不同體力、不同專長維護繪本的情懷。

知弘美術館的誕生

從沒見過比松本猛先生對繪本更深情的人。他先將東京的舊家整修成為知弘美術館,繼續用美術館經營的收入,陸續購入許多世界各地繪本家的作品,包括原畫、版畫、還有百年前印書用的銅版等。這些作品現在都是繪本藝術的珍品,價值無法估算。二十年後(1997年),他參考其他美術館的概念,在長野縣松本市的安曇野籌辦了另一個更大型的繪本美術館,使東京和安曇野的知弘美術館成為繪本藝術的重鎮。

四十年來,知弘美術館不斷展出和繪本有關的創作、物件與歷史。因為他們規劃嚴謹、對繪本藝術的尊重,同時也吸引許多創作者申請將他們的作品存放在館中。這些都是相對的好循環,有好的作品展覽,吸引更多參觀者;有好的地方保存,也吸引更多好作品。

到安曇野旅行,若有時間,沿途必經的松本市是日本四大古城之一,值得留宿。安曇野地區據說是日本美術館與博物館密度最高的地區,附近有二十家美術館參與連成Azumino Artline Map(安曇野藝術線地圖)連線。安曇野同時也是日本阿爾卑斯山脈的門戶,由松本、穗高一路過來,有許多著名旅館。由此往西到上高地,是日本旅遊勝地。

松本猛先生會將美術館設在這裡,靈感來自於其他美術館。他主要參照美國 Norman Rockwell Museum、丹麥的Louisiana Museum of Modern Art、荷蘭的Krller-Mller Museum等三個美術館。都是在離大城市有一段距離、又不是太遠的小城,營造一個整體觀念的美術館。

從外圍的公園、喝咖啡的地方、食物、展覽、小孩活動的地方一一設想周全,美術館可以成為聚集人潮的地方,晴天時登山、健行者也方便在這裡找到好食物;雨天時作為休憩、約會或聊天的好地方。用這樣整體美學的觀念,打動原來不是繪本的愛好者,讓他們看到繪本藝術。

 

松本先生含蓄謙和,對我而言又是一位從書裡走出來的人物。我本該只有聆聽的份,但由於他對每一件事輕描淡寫,好像這些這麼難做到的事情本就該如此:從儲藏空間的牆壁、櫥櫃保濕、保溫、防蟲、防潮採用不同的木頭,到燈光設計;若不是我不內行又不靈光的打破沙鍋問到底,還拿出筆記本要求他以漢字寫出來,就可能把他對所有細節的用心,當作像呼吸空氣一樣的自然。至於他不把這個美術館據為已有的觀念,也足以寫成整本論文了。

當我站在以杉木打造成的密閉金庫中(我必須用這種形容方式,因為從進門就像進入銀行金庫那樣,插進鑰匙、轉動大圓輪手把),聽松本先生談起收納室的結構必須考慮防火、防災、防蟲時,不知是因為木頭驅蟲的天然味道,還是被松本先生對母親的摯愛所感動,眼淚一直在眼睛裡打轉。我不敢想像我的孩子會那麼愛我,我也沒有這麼孝順我的父母,他是我見過,對母親最摯愛的孩子。

談到這個美術館的收藏,有波蘭的Jzef Wilko、捷克的Kvta Pacovsk(柯薇塔)、俄國的Tatjana Mawrina、Evgenii Rachev、土耳其的Can Gknil,以及立陶宛的Stasys Eidrigeviius,還有許多繪本原創。

當時這些傳奇人物,有的由松本猛先生一一拜訪,深入當時共產控制的境地,挑選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有些也因為松本先生的賞識提拔,成為世界著名繪本創作者。收藏家和藝術家彼此因而成為好友,而松本家的下一代,現在也是繪本家的松本春野,繼續成為在繪本中長大的孩子。愛好繪本的朋友可以試著想像,能夠讓孩子從小在得到安徒生獎的畫作中耳濡目染,是一件多麼奇特的經驗。而這些收藏的過程驚險離奇,創造歷史的松本先生卻還是一派輕鬆自在,套用老子說法,他「不居功」。

如何從東京前往安曇野的知弘美術館呢?如果從新宿出發,搭乘往松本方向的Azusa號快車,經過兩個半小時到達松本;再從松本車站直接換車到信濃松川,不到一小時就抵達。我看著車票上換車的時間,只有三分鐘,著實為自己捏一把冷汗,穿了球鞋準備小跑步。不過這是一條著名的出遊路線,換車就在月台的另一邊,一分鐘就夠了。

出了信濃松川車站,可以選擇公車、計程車或直接步行,我從東京出發,經過四個小時的車程後,昏昏沈沈。在語言不通又時間有限下,看著車站門口唯一的計程車,就上車了。途中,好奇的我還要求停靠一下郵局,因為每個郵局都有地方特別的郵票或是紀念品。果然,這裡有以岩崎知弘為主題的郵票。興奮的拿著郵票,繼續前往知弘美術館,下車時,計程車司機送我一張一百圓的門票折價卷。從車站裡張貼宣傳的知弘美術館海報、郵局裡的郵票、計程車司機貼心準備的門票折價卷,知弘美術館一直沿途牽引訪客。



美術館的外圍是大公園,是個讓大人放鬆、孩子隨便玩的草地公園。地上散落著有如破裂石牆的大石塊,上面有醒目鮮豔號碼,是Kvta Pacovsk的作品。內部有五個展覽室,其中兩個介紹岩崎知弘,另外還有繪本歷史展覽室、館內收藏展覽室和不定期特展展覽室。

美術館邀請專家學者團隊根據繪本的發展,制定屬於他們認定的繪本發展史;繪本歷史的時間表捨棄以往以Orbis Pictus為童書之始的先例,遠溯埃及的The Book of the Dead,將人類的圖說故事歷史,推前到埃及莎草紙時代,並且珍藏其原稿一頁。

展覽室裡面還有許多不同年代的珍本、善本。每回看到我驚訝的眼神時,松本先生流露的都是「這些本來就應該要收藏」的樣子,他的表現是盡力,不是驕傲。這些書必然得之不易,如果讀過「子供より古書が大事と思いたい」《古書比孩子重要》、84, Charing Cross Road《查令十字路84號》、Tolkien's Gown《托爾金的袍子》,喜歡逛神保町、查令十字路,或是對古書收藏有興趣的朋友,會發現這裡看到的就是舊書市場裡的寶物、令收藏者為之瘋狂的物件。

最後我們走到圖書館,這裡有一排仿造《窗邊的小荳荳》裡小荳荳教室的課桌椅,每星期有活動,很多小朋友來這裡「上課」。他們可以任選其中一個盒子,每個分別代表一個課程,裡面有上課的資料。可以是國語、數學或自然。這個地方是館內最受歡迎的活動空間。

小荳荳書迷,都夢寐以求很想身歷其境的地方

2016年7月23日啟用的「小荳荳廣場」,以一輛1927年製的モハ(MOHA)和一輛1926年的デハニ(DEHANI)車廂分別作為電車圖書館和電車教室,放在美術館西北側的公園裡。另外有巴氏學園講堂、農業體驗交流館和體驗區以及小森林,通道持續接到安曇野知弘美術館,是一處整合地方農、食,一起體驗生活的地方;同時重現當年巴氏學園的實驗型體制外教育。

1979年黑柳徹子女士開始寫《窗邊的小荳荳》時,岩崎知弘女士已經去世。黑柳女士與松本猛先生每個月從遺留的七千幅畫作中,挑選出適合的插畫,配合小荳荳在雜誌上的連載,持續兩年之後集結出版。這個合作讓小荳荳成為許多讀者的成長回憶,而黑柳徹子女士也與知弘美術館結下不解之緣。直到目前,她一直是知弘美術館的館長。

回到松本猛先生認為美術館裡很重要的caf,我們坐下來享受當地食材的釜飯、談我們可能的合作。他總是有如魔術師般,充滿變不完的點子。我們說好邀請他下次來訪臺灣。而我,已迫不及待再訪美術館。

安曇野知弘美術館

日本長野縣北安曇郡松川村西原3358-24

作者簡介|賴嘉綾

專職繪本評論、推廣,部落客,現居台北市。身為母親,長期致力推廣繪本閱讀,帶領成人繪本讀書會、撰寫書評與部落格、翻譯繪本,並經常協助書店與出版社選書。參與《大人也喜歡的繪本》企畫,著有《與圖畫書創作者有約》(以上由星月書房出版)、《動物們的讀書會──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是真的嗎?──繪本職人的閱讀地圖二》(書林出版)。

個人網站  │工作室:在地合作社The PlayGrounD

*本文摘自玉山社出版《童書遊歷:跨越國境與時間的繪本行旅》,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游珮芸:「小荳荳」的跨時空合作

開啟兒童閱讀的新時代:紐約公共圖書館

到牛津尋訪愛麗絲與兔子:牛津大學基督堂學院

窗邊的小荳荳(繪本版,全兩冊)

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小荳荳! 以「愛」傾聽,被「尊重」理解, 在自信和幸福中慢慢長大…… 日本出版史上暢銷書第一名,世代必讀愛的經典, 譯成35國語言,感動全球千萬讀者的真實故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