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故事不是說教的工具


故事不是說教的工具

Shutterstock

說故事最理想的方式,應該是以人與人之間互動的方式進行,而參與的大人和小孩都是平起平坐的夥伴。為什麼一則童話是讓人覺得枯燥、或是倍受珍視,很大部分取決於說故事者對故事懷抱的情感。一個疼愛孩子的老奶奶,為坐在她懷中、全神貫注的孩子講故事,與一個對故事毫無興趣,只是出於責任感而唸給一群年齡差距很大的孩子聽的家長,兩者所說的故事會傳達非常不一樣的訊息。

早在佛洛伊德提出本我和超我之前,歌德就從自己的經驗,意會出它們是構成人格的基石。很幸運地,兩者在他的人生中分別由父親和母親代表。「嚴謹追求人生目標與處世準則襲自吾父,快活天性和天馬行空熱愛幻想襲自吾母。」 歌德很清楚,要能享受人生,將人生中的辛勤努力化苦為甘,就需要豐富的幻想生活。歌德透過聽母親說故事培養出想像力和自信,他的描述正好佐證父母應該怎麼說童話故事,以及藉由父母和孩子共同參與,童話故事進而在親子之間建立起連繫。歌德的母親在晚年時如此回憶:

「我告訴他水、火、土和空氣都是美麗的公主,於是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有了更深層的涵義,」她回想。「我們想像群星之間有通道,揣想我們可能遇見哪些偉大的思想家⋯⋯他望著我的眼神熱切渴望,如果他最喜愛的角色中有人的命運不符合他的期望,我就能看到他眼中燃起怒火,或是努力忍住不放聲大哭。有時候他會開口打斷我:『媽媽,公主才不會嫁給裁縫,就算他殺了巨人也一樣,』我聽了之後就會暫停,將這個大災難留到隔天晚上。於是我的想像常被他的取代,到了隔天早上,我根據他的建議重新安排角色命運,然後說:『你猜對了,後來確實是這樣。』他聽了之後興高采烈,你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心口狂跳。」

不是所有家長都像歌德的母親一樣會說故事,她在世時是有口皆碑的說書人。她說故事時,會配合聽者在情感上期盼的方向發展,是一般認為正確的說故事方式。不幸的是,現代很多父母小時候從未聽過自己的父母說故事,不曾體驗過童話故事竟能為孩童帶來極大的樂趣,以及豐富他們的內在生活。由於過去經驗有所不足,因此即使是最棒的父母,也沒辦法無師自通地帶給孩子自己也不曾有過的經驗。如果是這種狀況,父母就必須從理性上去瞭解,童話故事對孩子具有哪些豐富意義、箇中原因是什麼,以此代替基於自身童年回憶的同感。

談到從理性上瞭解童話故事的意義,就應特別強調,帶著說教意圖去說故事是行不通的。在本書中多個不同的情境脈絡下,皆提及童話故事幫助孩童理解自己,引導他找出針對當下困擾他的問題的解決方法等等,但這一切都是透過隱喻來傳達的。即使聽故事能讓孩子自行找到解方或達到自我理解,也不是久遠以前編故事的人刻意達到,或那些覆述故事、使之代代相傳的人的意圖。說童話故事的目的,應該是像歌德的母親那樣:享受故事帶來的樂趣並分享這個經驗,儘管兒童和成人感受到的樂趣可能相當不同。當孩童開心沉浸在故事的幻想之中,成人也能因為孩童開心而獲得樂趣:孩童可能很開心,因為他變得更了解自己,而成人說故事的樂趣,可能來自孩童正經歷嶄新認知所帶來的震撼。

透過說故事認可孩童的情感和反應

童話故事最首要的意義是作為藝術作品。歌德在《浮士德》前言中曾說:「人若施給眾多,則必有眾多獲受些許。」 這暗示了藝術作品的目的,絕不會是刻意要帶給某個特定對象什麼特定意義。我們可以將說故事和闡述其中的意象比擬為播種,其中只有一些種子會深植孩童心中。有一些會立刻進入他的意識中運作,有一些會激發他無意識中的運作過程,還有一些會休眠很長一段時間,直到心理發展到適合它們萌芽的狀態,但還有許多連生根的機會都沒有。但落在適當土壤的種子,終將長成美麗的花朵和結實的樹木,也就是提供洞見、滋養希望、減緩焦慮,以及讓重要的情感具有效力,並藉此在當下和此後豐富孩童的人生。如果說,故事不是為了讓孩童的經驗更豐富,而是為了其他特定目的,那麼童話故事就成了警世故事、寓言,或其他說教意味濃厚的經驗,最好的狀況,也頂多是對孩童的意識發話。如此便枉費了童話故事的價值,因為它的最大優點之一,就是能夠直接向孩童的無意識發話。

父母說故事給孩子聽的方式如果是正確的,就會一方面憶起該則故事對於童年時自己的意義,一方面體悟當下對於自己的不同意義,而產生情感上的共鳴。同時,父母要敏銳地察知孩子可能在聆聽之中,領會一些與個人切身相關意義的原因,那麼孩子聽故事的時候,就會覺得不管是自己最溫柔的渴求、最熱切的希望、最嚴重的焦慮和悲慘感受,甚至最高遠的希望,全都獲得理解。由於父母透過某種奇特方式說給他聽的故事,正好讓他了解自己內心中比較黑暗、不理性的層面發生了什麼事。於是孩童知道,他在幻想生活中並不孤單,他最需要、最親愛的人,也和他共享同樣的幻想。童話便是在這樣的有利條件下,巧妙地提供建議,暗示可以如何有建設性地處理內在經驗。童話傳達給孩童的,是在下意識、直覺地去認識孩童自己的本性,以及了解如果他持續發展正向潛力,他的未來將會是什麼樣子。孩童會從故事中感覺到,在這個世界長大成人,必須接受艱難挑戰,但也會有神奇體驗。

我們絕對不能向孩童「解釋」童話的意義。然而,說故事者是否理解童話針對孩童的前意識傳達了什麼訊息,卻很重要。說故事者對於故事不同層次意義的理解如果夠透徹,孩童聽了故事也會更容易從中找到更理解自己的線索。此外,說故事者在挑選故事上的敏感度也會更高,更能選出最適合孩童當下的心理發展狀態,以及針對他當下遭遇的特定心理困境的故事。

童話透過意象和行動來描述心理狀態。如果一個人在哭,孩童就能辨認是悲傷和不幸,所以故事不需要放大一個人的不幸。講到灰姑娘的母親去世時,故事不會描述灰姑娘因為哀悼亡母而悲痛欲絕,感到無比孤寂絕望,只是很簡單地說:「她每天出門到母親墳前默默流淚。」

童話故事裡,內心的活動過程是以視覺意象來呈現。當主角遭遇看似無解的艱困心理問題,故事不會呈現他的心理狀態,而是描述他迷失在一座深不可測的森林裡,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走,因為找不到出路而感到絕望。在幽深森林裡迷路的意象和感覺,必然讓每個聽過童話故事的人都留下難以抹滅的印象。

很可惜的是,現代有些人排斥童話,只因為他們將完全不適切的標準,套用在這樣的文學作品上。如果有人將這些故事當成對於現實世界的描述,那麼童話的所有面向,舉凡殘酷、虐待等等,確實都令人髮指。但作為心理事件或困境的象徵,這些故事卻相當真實。

這就是為什麼一則童話是讓人覺得枯燥、或是倍受珍視,很大部分取決於說故事者對故事懷抱的情感。一個疼愛孩子的老奶奶,為坐在她懷中、全神貫注的孩子講故事,與一個對故事毫無興趣,只是出於責任感而唸給一群年齡差距很大的孩子聽的家長,兩者所說的故事會傳達非常不一樣的訊息。成人在說故事時積極投入,會大大地影響、並豐富孩童的聽故事經驗。在這個特定的共享經驗中,參與的另一方雖然是成人,但他能夠完全認可孩童的情感和反應,孩童因此了解自己的人格獲得肯定。

無論是孩童覺得自己身體表現不符期望,力不從心的自卑感;或是他覺得自己在別人心目中不是最棒時,心中受拒斥的絕望感;或是他在自己或他人期望下必須完成無比艱難的任務時,令人鬱悶的不足感;抑或手足競爭帶來的苦痛;或對於性的「動物性」層面的焦慮;以及如何超脫這一切等等,如果我們說故事的時候,自己心中卻對這些課題無法產生任何共鳴——那麼我們就讓孩童失望了。因為這樣的失敗,我們也就沒辦法讓孩童相信,在做出所有努力之後,會有美好未來等待著他。然而,只有這樣的信念能夠賦予孩童力量,讓他在保持自尊、自信,和充足的安全感之下順利長大。

 *本文摘自漫遊者文化出版《童話的魅力》,未經同意授權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布魯諾•貝特罕(Bruno Bettelheim)

美國心理學家,兒童自閉症經典研究的發起人,在心理學界與童話研究界均享有盛名。1903年生於維也納,在維也納大學獲得博士學位。1939年移居美國,任教於芝加哥大學教育系、心理系和精神病學系。著有《空虛的堡壘》、《夢幻的兒童》、《愛得不夠》、《與母親們的對話》等。1977年出版《童話的魅力》一書,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National Book Award)和美國國家書評獎(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 )。1990年去世。

延伸閱讀:

 童話故事可以豐富孩童的心靈,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意義

為什麼兒童都喜歡聽童話故事?他們需要魔法

童話的魅力

  為什麼童話故事總是以「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開場,   又總是以「從此以後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結尾?   為什麼童話故事要出現心懷鬼胎的壞繼母、壞姊姊、壞哥哥?......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