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童話故事可以豐富孩童的心靈,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意義


童話故事可以豐富孩童的心靈,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意義

Shutterstock

德國詩人席勒曾說過:「我幼時聽到的童話,其中意義之深遠,更甚人生教導的真理。」教養兒童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任務,皆是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意義,美國心理學家布魯諾.貝特罕認為,文學作品即是最適合的資訊承載媒介,但故事必須同時照顧到孩童人格的所有面向——絕不藐視孩童所處的困境,完全信賴並且嚴肅看待,同時培養孩童對於自己和未來的信心。

無論過去或現在,教養兒童最重要、也最困難的任務,皆是幫助他們找到人生的意義,而兒童需要許多成長經驗才能達到這目標。在發展的過程中,孩童必須循序漸進地學習了解自己,如此才更能了解其他人,最後就能用可以滿足彼此、而且有意義的方式,與其他人相處互動。

想要找到人生更深層的意義,我們首先必得超脫個人目前的狹隘生存經驗,相信將來有朝一日,自己將可以為人生帶來重大貢獻--倘若現在做不到,將來某一天,一定做得到!這樣的觀感是必要的,如此我們才能夠對自己滿意,也對我們正在做的事覺得滿意。人生變幻無常,我們必須培養內心的資源,才能讓情感、想像力,和智能得以相輔相成、左右逢源。帶著這樣的正面觀感,我們也才得以發展人生的理性,了解唯有「對未來的盼望」,能夠支持我們在一次次的逆境裡存活下去。

童話的意義深遠,更甚人生教導

筆者身為嚴重情緒困擾兒童的教育者和治療師,最主要的任務是幫助他們找回人生的意義。由於從事這樣的工作,我得以清楚發現,如果在教養過程中,就讓兒童發現人生蘊涵的意義,他們就不會需要專人特別協助。我進而自問:兒童的成長過程中有哪些經驗,最適合用來培養他們為小我找出人生意義,以及為大我賦予更多人生意義?在這項任務中,最重要的莫過於父母和其他照顧者的影響,次之是以正確方式傳承給兒童的文化遺產,而在兒童年紀還小時,最適合的資訊承載媒介,莫過於文學作品。

基於這一點,我對許多以培養兒童心理和人格發展為宗旨的文學作品有著深切不滿,因為兒童需要資源來處理難以解決的心理問題,但閱讀這些作品卻無助於激發或培養處理問題所需要的資源。學校裡指導兒童閱讀的學齡前和學童適讀書籍,以教導必備生活技能為目標,與意義無關。至於所謂「兒童文學」中餘下的大量文本,則以教育、娛樂,或者寓教於樂為宗旨,但大部分內容都太過淺顯,以致從作品中幾乎發掘不出什麼意義。既然一個人必須學習閱讀的讀物,對他的人生來說無足輕重,那麼習得閱讀能力等技能,對他來說也就不再重要。

我們都傾向用做一件事在當下能獲得什麼,來評估這件事未來會帶來的好處。兒童尤其如此,因為他們活在當下的感受比成人更為強烈。他們對於未來懷著焦慮,但對於未來可能需要什麼,或者是什麼樣子,卻僅有極為模糊的認知。如果孩童當下聽到或讀到的故事很空泛,那麼當我們告訴他,學習閱讀可以讓往後的人生更豐富,他感受到的就只會是空洞的承諾。這些兒童讀物最大的缺點,是奪走了孩童在閱讀文學作品時應得的收穫;他們無法從中接觸更深層的意義,也得不到在他們的發展階段富有意義的事物。

一個故事要真正抓住孩童的注意力,就必須讓他覺得好玩,並且引起他的好奇心。但是如果要讓孩童的人生更豐富,就必須刺激他的想像力,幫助他發展智能,以及認清自己的情緒,呼應他的焦慮和渴求,完全認可他遭遇的困難,同時為那些困擾他的問題提供解決方法。簡單地說,故事必須同時照顧到孩童人格的所有面向——絕不藐視孩童所處的困境,完全信賴並且嚴肅看待,同時培養孩童對於自己和未來的信心。

考量種種層面,在整個「兒童文學」裡,除了極少數例外,最能同時滿足兒童和成人、讓他們的人生更豐富的,莫過於民間的童話故事。誠然,童話從表面上看來,幾乎沒辦法傳授現代社會中特定人生情境的課題,畢竟童話故事早在現代社會成形之前就已長久流傳。但是童話可以教給我們的,無論是關於人類的心理問題,或在任何社會中處於困境的正確解決方法,都遠遠超過孩童在同樣年齡能夠理解的其他故事類型。孩童在人生中的每時每刻,都與他所生活的社會直接接觸,因此只要他的內在資源許可,他自然能夠學習應對所處社會中的情境。

正因為孩童在人生中常常會覺得困惑,但他又必須學著和這個複雜的世界打交道,所以他也就更需要有機會,去理解身處這個複雜世界中的自己。為此,我們必須幫助兒童在他自己的混亂感覺中理出頭緒。他需要一些想法,教他如何在內心深處找回秩序,有了這樣的基礎,他才能進而在人生中建立秩序。他需要接受道德教育(歷史發展至今,幾乎毋須特別強調此點),但只能透過幽微細膩的方式,來了解道德行為的好處,並且是經由看似正確、可以掌握,因此對他來說具有意義的事物,而非透過抽象的倫理概念。

在童話故事裡,兒童就能找到這種意義。這一點其實和許多現代心理學創見一樣,早在許久之前就為詩人所預見。德國詩人席勒(Schiller)寫道:「我幼時聽到的童話,其中意義之深遠,更甚人生教導的真理。」〔《皮柯洛米尼父子》(The Piccolomini)第三幕第四場〕

數百年甚至千年以來,在口耳相傳的過程中,童話變得更加細膩,演變成可以同時傳達顯性(overt)和隱性(covert)的意義,能夠同時向人格的各層面發聲,採用的表達方式,同時適用於未受教化的兒童與通曉世故的成人。套用精神分析中的人格模型來看,童話替意識、前意識和無意識帶來重要訊息,無論當下是哪一個部分正在活躍運作。童話處理普世的人類問題,尤其是以兒童為主的心理困擾,它們向萌芽中的自我(ego)發話,並鼓勵它發展,同時減輕前意識和無意識所感受的壓力。隨著情節開展,童話認可本我(id)承受的壓力,並具體表現出來,接著提出既滿足本我,又符合自我和超我(superego)要求的處理方法。

但我會對童話如此關注,並不是基於從理論上分析其優點所得到的結果。我只是根據親身經驗自問,為何無論心理健全程度、才智高低,所有的孩童都覺得民間童話比其他兒童讀物更令他們滿足。

我越是試圖了解,為什麼這些童話故事成功地豐富了孩童的心靈,越能明瞭這些故事是在更深層的意義上,從孩童真正的心理和情感存在狀態出發。童話中討論嚴肅內在壓力的方式,是孩童在無意識上可以理解的,而且童話並未小看成長過程中無可避免的嚴重內在掙扎,並且針對孩童遭遇的迫切難題,提供暫時和永久的解決方法。

我有幸獲得史賓賽基金會(Spencer Foundation)提供的研究獎助金,探究精神分析可以為兒童教育帶來哪些貢獻。閱聽故事正好是教育中的重要方法,我想似乎很適合利用這個機會,深入且詳細地探索民間童話之於教養為何如此寶貴。我希望當家長和老師真正理解童話的獨特優點後,可以讓童話故事重新肩負起過去幾百年來,它們曾在兒童生命中扮演的重要角色。

童話故事與生存困境

為了克服或擺脫成長過程中的心理問題,舉凡自戀挫折、伊底帕斯情結、手足競爭和童年的依賴性,並且建立自我、找到自我價值與道德感,孩童必須理解有意識的自我是如何運作,才能處理無意識中的運作。要能理解、並進而具備處理無意識的能力,靠的不是理性地了解無意識的本質和內容,而是藉由編織白日夢來熟悉無意識,亦即透過反覆思量、重組和幻想適合的故事元素,來回應無意識的壓力。孩童藉由這麼做,讓無意識的內容進入有意識的幻想,如此他才得以處理無意識的內容。童話無比珍貴的價值正是在此展現,因為童話為孩童的想像,提供了他只靠自己無法發現的新面向。更重要的是,童話的形式和架構為孩童提供了想像的素材,讓他能夠藉以建構自己的白日夢,並為他指出更好的人生方向。

無論兒童或成人,行為都受到無意識的強力支配。當一個人的無意識遭到抑制(repressed),其內容無法進入意識,他的意識最後就會有一部分遭受這些無意識元素的衍生物淹沒,或者他被迫以強制且機械性的方式,去抑制這些無意識內容,最後可能導致人格產生嚴重殘缺。但是,當無意識的念頭在某種程度上確實獲准進入意識,並經過運作而進入想像,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的可能性就會降低不少,有些來自無意識的推力甚至可以導向正途。然而,父母親普遍認為,必須讓兒童分心不去注意那些最令他們困擾的問題:那些無形無狀、無以名之的焦慮,以及混亂、憤怒甚至狂暴的幻想。很多父母相信,應該只讓孩子看可意識到的現實,或賞心悅目、願望實現的畫面,認為讓孩子看到事物陽光正向的一面就好。但是一面倒的呈現,只能偏頗片面地滋養內心,而現實人生卻不會永遠陽光普照。

家長多半不願孩童得知,人生中大部分問題其實都肇因於我們的本性——每個人都有可能因為憤怒和焦慮,做出具侵略性、反社會或自私的行為。我們想要孩子相信人性本善,但是兒童知道,他們並不是一直都是好孩子;而就算他們是,他們往往寧可不當好孩子。這和父母教他們的互相矛盾,因此兒童成了他自己眼中的怪物。

主流文化想要假裝人性中的黑暗面並不存在,尤其牽涉到兒童時更是如此,並且佯稱信奉樂觀正面的向善主義。精神分析本身,則被視為以讓人生更輕鬆好過為目的,但這並不是創始者的企圖。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首創精神分析,是為了讓人能夠接受人生的本質,但又不會因此被擊敗,或是屈從於逃避主義。他開出的解方是,人唯有在看似極端不利的形勢下勇敢搏鬥,才能成功地從存在中掙得意義。

這正是童話藉由意義繁複多層的形式,要傳達給孩童的訊息:人生中無可避免會遭遇嚴苛的困境,而在困境中掙扎抵抗,是人類存在的本質——當一個人面臨出乎預料、甚至往往是不公不義的艱難考驗,如果能堅毅面對,不膽怯逃避,就能克服一切障礙,最終獲得勝利。

人類存在的課題,對於我們所有人來說都至關緊要,但現代兒童讀物卻大多避談這些課題。而孩童尤其需要獲得以象徵形式提供的建議,才知道要如何處理這些課題,並且平安長大成熟。「打安全牌」的故事,不提及人類存在所受的衰老和死亡等限制,也不祈願永生不死。而童話正好相反,童話將人類最基本的困境,直接了當地呈現在孩童面前。

舉例來說,很多童話故事以母親或父親的死亡做為開場;在這些故事中,雙親之一的死成為最令孩童苦痛的問題,造成的影響和在現實生活中遭遇(或對這件事將在現實中發生的恐懼)無異。另外一些故事則講述老邁的父親或母親,決定要讓新一代接手,但在交接之前,繼承者必須證明自己有能力而且值得信賴。格林童話裡的〈三根羽毛〉如此開場:「從前有一個國王,他有三個兒子⋯⋯國王慢慢年老力衰,他想到自己終將走向人生盡頭,但是不知道應該讓哪一個兒子繼承他的王國。」為了判斷哪個兒子最適合,國王交給三個兒子一項困難的任務,並告訴他們,表現最好的兒子「將在我去世之後成為國王。」

童話的典型特色之一,就是簡明扼要地點出存在的困境。比較複雜的情節可能會讓孩童產生困擾,而童話則呈現問題最根本的樣貌讓孩童去應對。童話將所有情況簡化,人物描繪簡潔,細節除了極重要的之外全都略去不提。其中所有角色都是典型,不具獨特性。

*本文摘自漫遊者文化出版《童話的魅力》,未經同意授權請勿轉載。

作者簡介︱布魯諾•貝特罕(Bruno Bettelheim)

美國心理學家,兒童自閉症經典研究的發起人,在心理學界與童話研究界均享有盛名。1903年生於維也納,在維也納大學獲得博士學位。1939年移居美國,任教於芝加哥大學教育系、心理系和精神病學系。著有《空虛的堡壘》、《夢幻的兒童》、《愛得不夠》、《與母親們的對話》等。1977年出版《童話的魅力》一書,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National Book Award)和美國國家書評獎(National Book Critics Circle Award )。1990年去世。

延伸閱讀:

為什麼兒童都喜歡聽童話故事?他們需要魔法

故事不是說教的工具

童話的魅力

  為什麼童話故事總是以「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開場,   又總是以「從此以後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結尾?   為什麼童話故事要出現心懷鬼胎的壞繼母、壞姊姊、壞哥哥?......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