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培珽:你絕對可以寵孩子,但不要用錢,要用愛


汪培珽:你絕對可以寵孩子,但不要用錢,要用愛

我不是給白雪公主吃毒蘋果的壞皇后,是因為我知道,什麼時候該狠心,而且該狠心的時候不可以心軟。真正的愛,不需要花錢。需要花錢換來的愛,通常都有副作用。

「你好像白雪公主裡的,那個什麼媽媽……」先生臨要出門去搭飛機了,大門口,他撂下這話。

「給毒蘋果的壞皇后。」我幫他補充。

「對對對……」關上門,我開始檢討,即使先生只是隨口說說──我真的是給毒蘋果的壞媽媽?

昨天是星期六,一早,姊姊揹著登山大背包出門。她參加了Hong Kong Awards for Young People(AYP)的活動。

她說,AYP是世界性的組織,分金銀銅三個階段:14歲,屬於最初級的銅牌。想拿到這個銅牌證書,必須完成三項活動,其中一項是,登山健走、露營過夜。

14歲的女生(男生也可以參加),四人一組,除了盥洗衣物外,背包裡有:兩天一夜的食物、煮飯的鍋子、燃料,還有水。水是最可怕的。一個人要分擔3公升的水,水多重啊。還有帳棚,還有鐵撬。帶鐵撬做什麼?挖坑洞當臨時廁所……

我不知道姊姊為什麼要參加這個活動?她來說服我的時候,我沒仔細聽。「這個認證,對將來申請大學有幫助。」孩子錯估媽媽了,以為這樣的理由最可以讓媽媽說好。

只要是課外活動,我才不管跟成績有沒有關連,孩子想參加,我全部都說好。

只有一種例外,「瑞士滑雪,七天五夜,費用十萬」。學校舉辦的,不是學校的學生還不能去。姊姊愛死了,但是我說no。她好愛,她好愛跟同學一起,但是我一點也不拐彎抹角地拒絕:「等你出了社會,存到第一個10萬元,那一天,我們可以再將這件事拿出來討論。」賺10萬或許不難,存10萬哪?

為什麼有幾百萬人,不只連10萬都存不到,還落到卡奴的地步。現在我只能告訴你,「媽媽不出這個錢,所以你沒辦法去。」

AYP主辦單位心裡有數,讓孩子接受考驗前,先舉行了一天來回的暖身健走。一組四人,都是女生,沒有老師帶領,拿著地圖找路,自己走到目的地。多遠?15公里。暖身賽一回來,就有人退出活動了。

所以兩天一夜的健走是什麼光景?14歲的女生,背包超過10公斤,兩天走35公里,
自己搭帳棚,自己煮飯,自己收拾。每一件大小事,都自己來,沒有一個大人幫忙。有人要退出,大家都頗有微詞。我卻說:「退出也是一種勇氣。逞強,才是弱者的表現。」

***
星期天的下午,我跟先生從電影院出來,先生的手機響了,
「姊姊,你還好嗎?會不會很累?」出去玩很少㖪累的姊姊,這回,連聲音都累了。
「爸爸馬上去學校接你。」
「你要五點多才可以走?可是爸爸等會兒要去機場,時間來不及……」
先生將電話搶去,「好好好,你等會兒坐計程車回來。回來好好休息……」

坐計程車,屬於奢侈消費,沒特別理由,孩子應搭大眾運輸工具。但這時候我沒說話。

兩個小時後,先生要出門去機場了,我送他到門口穿鞋。他心疼女兒,又再次交代我要讓女兒好好休息。

我開口問了我的疑問:「她有錢坐計程車回來嗎?」路程不短,車資大約港幣120元。「我記得她皮包裡應該不到100元,是不是到家後我去幫她付錢呢?」

「昨天我有多給她。你啊,也太狠心了吧,才給她50元。」先生的語氣沒有指責,只有嘲笑。嘲笑我這個壞媽媽,「你好像白雪公主裡的,那個什麼媽媽……」

我還笑了,趕快幫滿腦子只有公事沒有童話的他,補上,「給毒蘋果的壞皇后。」

對對對對對……

【好人你做,壞人我當】
我是狠心的媽媽嗎?我和先生白手起家,都沒有浪費的個性。步入中年經濟穩定後,先生平時花錢,大致沒有什麼顧慮;再加上因為花的錢從台幣一下子轉成港幣,沒法很直覺地知道自己花了多少錢。

我平和地跟先生陳述這個事實:「你知道姊姊坐計程車回家,要花多少錢嗎?」不等他換算,「是台幣600元。」從他的表情知道,此刻他才發覺這個事實。
「那是香港滿街跑的菲傭,一天的薪水,也是你們公司快遞員半天的薪水。」

他要出門了,我沒機會跟他長篇大論,只能點到為止──
孩子小小年紀,千萬不能讓他們覺得,花錢是容易的事。花錢真的很容易,但那得是你自己賺來的。花別人的錢,花成習慣了,那不是愛他,那是剝奪他努力開創人生的動力。

***
我躲在暖暖的被窩裡寫稿,聽到姊姊進門了,趕緊從被窩裡跳出,從房間奔到客廳──姊姊的臉色蒼白,這個週末剛好有寒流,山上的氣溫恐怕要接近零度。

你有一口氣走20公里,換口氣再走20公里的經驗嗎?還要揹這麼大的背包,除非逃難,不然我做不到。

「媽媽,我頭好痛,喉嚨也痛,我要先去睡覺了。」
「你要不要先洗個熱水澡?」我陪她進了浴室。姊姊小時候,最喜歡一邊洗澡,一邊還要媽媽在旁邊跟她聊天。近一年來,她忙,我也忙,我們好久沒這樣了。

雖然累,泡在熱水裡,姊姊開始唧唧喳喳地說活動有多好玩。可是我心裡還是納悶,揹這麼重的大背包,走這麼遠的路,到底「好玩」會藏在什麼地方呢?

不消走上30分鐘,我會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而且他們走的是山路,上坡下坡的。可見,「朋友」在人生中,地位有多麼重要。只要跟好朋友在一起,再苦都是甜的。所以,當你遇上孩子想交朋友的階段,千萬不要阻止。

我知道父母最怕孩子的讀書時間被佔用,但是,朋友可以帶給孩子追求美好人生的強大力量,絕對可以跟「讀書」這件事相抗衡。

「姊姊,你要不要喝蜂蜜水,蜂蜜水可以舒緩喉嚨痛。」
「好。」我衝出浴室,調好蜂蜜水,放回浴缸邊。
我們又開始聊天。洗好澡的姊姊開始泡澡了。
15分鐘後,「姊姊,你還要喝一杯嗎?」
「好。」我又衝出浴室,調好蜂蜜水,放回浴缸邊。

我一點也不覺得我會寵壞孩子。我不是說過「老大更需要愛」嗎?她是在給我愛她的機會,怎能不把握。

走出浴室,「姊姊,肚子餓嗎?要不要吃點東西再睡覺。」
「好。」我又衝進廚房,熱好義大利麵,放在她面前。
她開始吃,我繼續陪她聊天。然後我看到她光光的腳丫子:「你的腳會不會冷,我幫你拿雙襪子。」
襪子拿來了,她直接把腳舉到我的椅子上,讓我幫她穿上。這時候,弟弟說話了──「媽媽,下次我去露營回來,你也要幫我穿襪子。」

真是好笑又不可思議。「媽媽不是每天都幫你穿襪子嗎?」每天早上叫他起床上學,他的腳還在被窩裡呢,我就幫他穿好襪子,他才起床。

「哦,對喔。」弟弟不是嫉妒,弟弟一定是覺得,有媽媽寵愛的孩子,真是幸福。

幸福到──竟然忘了自己的幸福。

姊姊回到房間準備睡覺了。我說:「要不要媽媽幫你捏腳?」好。

我爬進了她的床尾,她躲進了溫暖的被窩;她開始睡覺,我開始捏腳。我捏捏腳背,拉拉腳趾,敲敲腳底,左腳完畢換右腳。

然後,敲累了換拉,拉累了換捏,其間姊姊還會叫痠叫痛。最後,她沒了聲音,睡著了,但我還繼續「寵愛」著孩子。等我輕輕爬下床鋪,看看時鐘,剛好40分鐘。這應該值台幣600元的工資吧。

我不是給白雪公主吃毒蘋果的壞皇后,是因為我知道,什麼時候該狠心,而且該狠心的時候不可以心軟。

有太多的父母,就是因為沒花時間愛孩子,所以對小孩花錢示愛,花得心甘情願、花得心花怒放。

真正的愛,不需要花錢。需要花錢換來的愛,通常都有副作用。

後記:
既然你有力氣走35公里,怎麼會沒有力氣坐捷運回家呢?身體不舒服,可以是例外。不然,我堅決反對隨口叫孩子坐計程車回家。

坐計程車當然舒服多了,但是,你現在不給孩子「堅強」的機會,等他入了社會,你覺得他的第一份薪水,足夠讓她花這個錢嗎?

與其讓孩子長大後哎聲嘆氣、怨天尤人,拿不出一點堅強的毅力面對現實,為什麼我們不在孩子小的時候,就助他一臂之力,培養他們「一切靠自己」的勇氣呢。

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的「沙丁魚」公車嗎?

我留美回國的第一份工作,那時候還沒有捷運,每天上下班我還在擠沙丁魚公車。微薄的薪水、擁擠的公車、初入社會的壓力……原來,小時候培養出來的毅力,可以用一輩子。順遂的人生,會不會也是從擠「沙丁魚」公車裡,擠出來的。

你絕對可以寵你的孩子,但是不要用錢,要用你的愛。

*本文摘自愛孩子愛自己工作室《汪培珽手記七:壞人我當》,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