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語好難!作文好怕!交給無痛高效的學習法

媽媽下班家事做不完很無力?其實男人也無法兼顧!


媽媽下班家事做不完很無力?其實男人也無法兼顧!

Shutterstock

老公獨自帶孩子到底是「妳不ok」還是「他真的很不ok」?媽媽們也要放下自己的「性別歧視」,才能與「隊友」找出兩性能兼顧家庭、工作、生活的模式。爸媽都可以是「照顧者的後勤系統」、「賺錢養家的前鋒角色」,因為不論男人女人,都不可能單獨成為事事兼顧的人生勝利組…

老公帶小孩、做家事「永遠不ok」?

安迪和我都同意,我在執行多工處理上比他強。我可以記住好幾個約會,同時寫下晚餐要買的菜,還一邊寫電子郵件給兒子的老師。但他可以比我更快煮出一桌美味的晚餐,也可以坐在小兒子身旁陪他練琴好幾個小時,只為了要糾正幾個音的細微差異和錯誤。他也是個比我好的管教者。這許多特質正好就是因為他能夠釐清該做哪一件事的先後順序,並長時間持續投入他的心神在同一件事情上。

無論伴侶中哪一個人比較能夠專注或是多工處理、誰比較會幫小孩看功課或安排遊戲時間,如果我們女人真的想要家裡有個和自己「平等」的伴侶,那麼,我們就不能要求丈夫要按照我們的標準來做事。安迪打理家務的方法和我絕對不同,就像他的品味,從家具到如何擺設廚房,都和我不一樣。但是為什麼我的方法就一定是對的呢?

在內心深處,我很清楚一直以來在處理家務這件事情上,我還是做得比丈夫好。我並不是真心相信他能夠靠自己把這件事做好,當然更不相信若不按照我的方法來做能行得通。

我們的兒子很快就指出,這就是性別歧視,簡單明瞭。我,就像大部分我認識的女人一樣,認為他沒有辦法像我一樣將小孩照顧好或打理好家務,只因為他是個男人。但如果有個男人認為,我絕對沒有辦法像他一樣稱職地當個律師、醫生、從商,或是其他任何專業或工作,那麼,我一定會火冒三丈。

的確有些父親打理的家看起來比較像是夏令營,而不是居家雜誌上的跨頁照片。也許我這麼說有點冒險,但一般由爸爸打理的家會比媽媽打理的顯得雜亂無章。

吃完晚飯後先來場躲貓貓可能比洗碗或洗衣服來得重要,又或者,像我人在華府時,他們會邊打撲克牌邊吃晚餐。正如珍妮佛.辛尼爾在《少了樂趣的喜悅》中所說,妳的另一半可能比較不會無時不刻關注孩子情緒上的感受,而是會更實際地把精神放在他們身體和智力發展上的需求。這麼做也沒有什麼不好:如果膝蓋磨破了皮,可能會需要在當下有情緒上的安撫,但是如果要訓練寶寶睡覺就沒有什麼用了。我們可能會發現,許多典型的「爸爸帶小孩」方式,其實沒有比典型的「媽媽帶小孩」方式更好或更糟。

我們需要從自己搭建的崇高聖壇上走下來。當發覺自己已經忙不過來了的時候,我們需要放手,請別人來幫忙。通常我們得花很大的力氣才能承認自己有弱點,而不去假裝無論什麼事情自己都能夠搞定。但這剛好就是該放手的最後一樣東西。我們是在請別人「幫忙」。也就是說,我們先決定有哪些事情需要幫忙,然後請與我們一起生活的男人幫我們去完成。這樣做是行不通的。真正的平等意味著在家裡要平等,在職場也要平等。也就是說,我們需要重新制定家庭秩序。

為何男人不煩惱所謂「兼顧所有」?

在《大西洋月刊》的網站上,來自於安德魯.克罕(Andrew Cohen)對我文章的回覆,這位單親爸爸形容自己是個「在家工作的老爸」。他這個說法實在太過謙遜,因為其他人對他的描述是:一位全國頂尖的法律記者,曾在「六十分鐘」和CBS廣播新聞網工作。但是他所描述的生活樣貌卻會立刻讓絕大多數我認識的職業母親產生共鳴:每天的生活不外乎就「工作、教養小孩,教養小孩、工作」。他試著要把照顧兒子還有父母親的責任,與工作的需求相互調整並結合:他必須在一整日的寫作之中兼顧好家事,晚上得把晚餐準時送上桌,而且還要在這中間找出時間,以便把生活的其他部分也塞進去,包括洗衣服和談戀愛。

克罕說他「沒見過有哪個男人真能兼顧工作與家庭,或是說,自己可以,但是沒聽過有哪個男人抱怨自己沒辦法兼顧工作與家庭」。和男性友人聚會時,他們會聊很多東西─運動、女人,以及,沒錯,就是該如何才能當個更好的爸爸。但是他們從來不會談所謂的「兼顧所有」。確實,他會想起自己的父親,他從來沒想過要兼顧所有,而是「足夠就好,只要能夠提供所愛的家人生活所需就可以了」。

這是不是意味著女人真的比男人要的更多?女人是不是只會不斷地要求完美而不懂得接受現狀呢?到頭來,克罕要表達的其實就是這一點。他說的就是我這一代的女人(至少是我這一代的女人),單純就是對生活的要求太高,相較之下,男人比較懂得降低自己對生活的要求。千禧世代也是,就克罕的觀點來看,他們很明白自己以及生活的極限何在,還有自己擁有上一代(也就是我這一代的人)所缺少的幸運。

只對一半的真相─男人同樣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

過去幾年,很多人開始抨擊「兼顧所有」這種想法。有些批評來自女性主義者,她們認為,麥迪遜大道打造出一種女人能夠兼顧事業與家庭的假象,想要藉由這個手段把一批又一批的商品銷售給這些壓力沉重的職業母親─實際上也是如此。

而讓事態變得更加複雜的是,有些男人很快就跳出來表明男人同樣也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最常見的論點就是,同時擁有事業和家庭的女人,其實無法如自己所願地盡情追求工作上的成就;但同時擁有事業和家庭的男人,也沒有辦法如己所願地有更多時間來陪伴家人。這是一種許多男人覺得他們根本沒得選擇、只能接受的交易。

第一次聽見男人反擊時,我的直覺反應就是要心存懷疑。如果我們所謂的「兼顧所有」是同時擁有所有你想要的東西,當然沒有人能夠兼顧所有。儘管如此,女性運動的基本前提就是社會中的男性所擁有的一切「比女人多」;男人擁有比女人更多的機會能夠好好發展事業,並同時扮演好他在家庭中身為兒子、兄弟、丈夫、叔伯和父親的角色。確實,世界上仍有許多社會中的女性依然還在為自身的基本人權努力奮鬥著:不受暴力、恐懼和匱乏的威脅;對自己的身體擁有自主權;擁有能自由外出、學習,以及追求夢想的合法資格。

所以,難道「男人同樣也無法兼顧事業與家庭」這種說法只是一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假象嗎?我繼續往下深思,在許多社會中,包括美國社會,女人認為自己有絕對合理的權利去要求擁有更多男人早已擁有的東西。儘管如此,在我抱持著開放的態度去聆聽男性的說法時,我終於開始了解,這句話在許多方面都表達出一個很重要的真相─不過,也只是個只對一半的真相。

作者簡介│安・瑪莉・史勞特

美國智庫「新美國基金會」的執行長。她是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的榮譽教授,也是該校沃卓威爾森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的前任院長。2009年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任命史勞特領導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小組,她是第一位接下該職務的女性。史勞特是外交政策分析專家、法律與國際關係學者,也是公共事務評論家。

2012年,因為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了一篇〈女人為什麼不能擁有一切?〉而備受關注,也成為該刊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文章之一。曾經擔任芝加哥大學法學院及哈佛大學法學院的教授,也是美國國際學會的前會長。

*本文摘自悅知文化 《未竟之業:為何我們無法兼顧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鄧惠文:如何幫助另一半成為更好的父母?

丈夫多做家事,夫妻性生活更美滿

讓他們做家事吧!爸爸也要性別平等

夫妻必讀!婚姻幸福的13個條件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