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慶祝正式開課!線上課程8折優惠中

不是不愛爸媽,只是人生就該自己選擇


不是不愛爸媽,只是人生就該自己選擇

小彬老師發現,自己對父母沒來由的憤怒、不滿跟罪惡感,很多時候是來自親子情緒界限不清糾結的結果。黃建賓攝

彰化高中輔導教師陳鴻彬(小彬老師)是從小家中最會讀書的乖小孩,一路依爸媽期望念師範院校,大學畢業卻忽然違背爸媽期待、逃離教職。那次不聽話之後,他的生命忽然變得寬闊,親子間不再彼此控訴,能接收到對方的愛與善意,也有了信任。

【直播點就看】 11/8晚上8點  羅怡君 X 小彬老師:考前說盡力就好,考後看到成績想昏倒?!

陳鴻彬在彰化地區第一志願彰化中學當輔導老師今年第16年,每年要跟800個學生交手,當他跟孩子們做生涯規劃討論時,常聽家長、老師語帶責備,認為「孩子的自我探索怎麼這麼不積極」、「不去試探自己喜歡什麼」、「對選科系沒想法,連自己興趣都不知道」。

「憑良心說,我在高中階段也是這樣,要求一個孩子在高中,就篤定選擇一個未來工作的科系,是很殘忍的!」小彬老師說。

對未來迷惘很苦;未來被設定了同樣是苦

小彬猶記得,當年大學志願卡66個空格,他填了55個師範院校,沒半個普通大學科系。因為他是家裡5個小孩最會讀書的那個、又是獨子,孝順乖巧的他從懂事以來就曉得,未來被期待當老師。選大學科系時,他走上爸媽設定好的路,考取彰化師範大學輔導與諮商學系,但一場叛逆風暴悄然形成……

由於家貧家困,「小彬很會讀書」變成爸媽唯一可在親友間刷價值感的工具。在親友聚會中他被當做話題,總是不自在的跑開,但他仍默默承受壓力,因為他知道這對爸媽很重要。直到考上明星高中彰化中學,是他人生第一次成績瀕臨崩壞。

高中離家住校,繁重課業以及軍事化宿舍管理,讓小彬嚴重適應不良。為了不讓爸媽傷心失望,小彬要住在家中的妹妹,幫他攔了三年的成績單。他不敢告訴爸媽真相,因為乖孩子的標籤告訴他,遇到挫折要「ㄍㄧㄥ住」,否則就是抗壓性不夠。高一學校宿舍在5樓,他好幾度站在窗邊往下看,想像自己在空中飛翔的樣子,跟他同寢室的還有國中同學,他想不透:「為什麼他們都沒有適應不良,我到底有什麼毛病!」

小彬大學考前衝刺發揮效果加上考運好,如爸媽所願考上師範院校。他大一卻發現自己不想待在那個學習環境,必修科目補考兩次沒過,教授讓他以絕無僅有的「罰寫期末考題目答案五遍」方式低空pass,他開始叛逆了,可是成績那麼爛,無法轉系、無心輔修,「我只知道我不喜歡現在念的,卻不曉得自己要什麼!」

缺考教甄 走自己的路

大二小彬開始參加「張老師專線」儲備訓練,二升三那年他比同學提早上線做電話諮商,逐漸找到成就感與學習動機,他不只在學校學到理論,更可以實際運用在張老師工作中,剛好符合小彬個人「實用型」學習模式,大四成績一路衝到班上前三名。畢業前他早已準備好要去當老師了,但畢業後他卻啟動「自立計畫」、逃離教職,到台中張老師工作。「我知道,過兩三年我就會回來當老師,這段逃離純粹是為了宣告主權、不想再順從,不想按照爸媽的規劃走。」

一封封因教甄缺考而掛零的成績單寄到家裡,小彬說,比抓狂更難以承受的是爸媽的眼淚跟失望。小彬面對整個家族的指責,「你怎麼那麼不聽話、不懂事!」姊妹透過電話連番勸他,不要讓爸媽難過。

自那時起,小彬跟家人的關係低迷了十幾年,好幾回他自問:爸媽辛苦大半輩子,他怎能如此自私。尤其爸爸又有心血管疾病,「我會不會把他氣到中風!」他同時不斷告訴自己,如果這是必經之路,等他們年紀更大、體力更差,思考更固著時再去挑戰,不也是一種殘忍!

小彬的第一份工作離家遠,他也盡量避免回家,因為一旦回家,爸媽字句裡無不希望他回心轉意,只差沒明白說「求你回去當老師」。他固定拿生活費回家,即使中間有段日子,因為實習需留職停薪,他還是分毫未減的拿回去,出發點同樣是怕爸媽擔心。

和父母攤牌 不想再成炫耀工具

小彬在他的著作《鋼索上的家庭》中形容,那是一種擺盪在「希望他們參與我的生活」卻又「擔心他們知道太多,太真實以致於太憂慮」的矛盾情緒。他深刻體悟,不喜歡「報喜不報憂」的自己,雖然大可歸咎於「慣於過度操煩與憂慮的父母」,但他更想看見「鬆動既有模式」的可能跟選擇權,而非僅僅停留在抱怨。

小彬老師與家人建立的界限過程雖痛苦,但界限清楚後跟父母的關係也清朗起來。黃建賓攝

畢竟他們的「愛與善意」不該受到抱怨,真正需要改變的是愛與善意的表達方式,以及那份他需要的「信任」。

短暫逃離教職,其實是為了樹立生涯選擇的親子界限。後來小彬按照自己規劃,考回母校彰化中學當輔導老師,第一時間他沒讓爸媽知道,因為他明白:回去當老師是為了自己,不是為了父母。那一年過年他給爸媽大一點的紅包,爸媽一問之下小彬才說:「我考回學校了。」爸媽心裡高興到爆,表面卻又強忍。

「我不想再被當成『炫耀工具』,一是因為壓力大,我拒絕接受這樣的壓力跟期待,另一個是,我要讓他們對我的愛更純粹一點,我想確定,他們愛我、不是因為我的表現。」小彬說,在學校跟青少年工作多年,他看過很多孩子花很多力氣跟時間,要去跟爸媽確認這件事,他非常能理解,從小到大扮演炫耀工具的無奈。

不順從,不是因為不愛

後來小彬在考上心理師證照、出第一本書等生命重要時刻,都希望家人盡量低調、不張揚炫耀,他也曾跟爸媽生氣,並解釋他在乎的點,雖然一開始會讓爸媽覺得莫名其妙,好事為什麼不能跟別人說,「但如果我沒有展現強度更高的生氣,爸媽會固著在原來的模式裡,我並不是真的生氣,這是一種『功能性的情緒』,我希望他們正視我的感受,又不能傷他們太重,這是一個很難、很久的練習。」

這些年小彬跟家人關係慢慢和好,可以直接談以前那些關鍵時刻。小彬的爸媽說:「早知道你要叛逆,寧願早點發生。」小彬也逐漸理解,爸媽不是不願意愛他,而是後面的文化角色跟包袱太沉重,爸媽小時候也沒有好好被愛。

因此,現在小彬在教學第一線從事輔導工作,會自我提醒要主動去發掘孩子的需要,尤其是如果遇到像他一樣安靜內向、不想麻煩別人的乖小孩,從各種面向去觀察孩子,看見他們辛苦之處,讓他們知道自己不孤單、值得被關注。另一方面也透過暖心的寫書、演講療癒家長,也提醒他們教養上經常練習自我覺察,避免無意識的把自己小時候的傷,延伸污染到小孩生命裡。

延伸閱讀:

與「學習挫敗感」共處的日子,比你想像的更孤單

不違抗的孩子:完全接受父母的安排,就是孝順?

資優生的青春輓歌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