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自學生影音專輯採訪後記:在學習上,找到最佳作戰位置


自學生影音專輯採訪後記:在學習上,找到最佳作戰位置

拍攝沈聲瀚在幼兒園變魔術影片時,兩位TMS的同學方顥翔(左)跟陳秋慧(右)也參與其中,中為親子天下攝影組副總監楊煥世。李宜蓁攝

一個成長於沒聽過自學這個詞的六年級記者,五年級攝影,和兩位16歲的實驗教育高一學生,共同採訪拍攝了五位不一樣的自學生。一篇比報導還長的後記,六年級的記者現在是個小學生的母親,反思學習是什麼?

自學已不再是「起之於唐鳳、終之於唐鳳」那個年代了。「另類」教育改叫「實驗教育」,實驗教育三法讓原本「很少見」的自學慢慢變成越來越「常見」。不過現在的自學有什麼變化?自學很潮嗎?都是什麼樣的小孩選擇自學?自學到底怎麼學?採訪前我的腦袋冒著數十個問號……

我成長於一個「完全沒聽過『自學』」的年代,對我這樣一個六年級生來說,學校記憶就是「總是要等到睡覺前,才知道功課只做了一點點,總是要等到考試以後,才知道該念的書都沒有念,一寸光陰一寸金,老師說過寸金難買寸光陰,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迷迷糊糊的童年……」(如果你腦中也有很多問號的話,請google關鍵字:張艾嘉<童年>)

在體制內安穩的讀完該讀的書會怎麼樣嗎?

平常我在親子天下,負責採訪領域是教養、特殊兒和親密關係,教育線的記者同事們,不時的帶回教育現場最新的變化,教育的不同樣貌,在我們這一代家長面前超展開。

而我好像遺失了一副老花眼鏡的老人,完全跟不上變化,內心又充滿不切實際的疑惑:一個龐大教育體制長年的漏洞、沈痾,怎麼可能透過單人、單點就能突破重圍?

在體制內,安穩的跟大家一起讀完該讀的書,會怎麼樣嗎?會有一輩子創傷嗎?為何越來越多人要自學呢?

這次的自學生影音文字記錄專題,我們採訪了五個不一樣的孩子、五個一言難盡的成長故事。專題製作過程中,也剛好有兩位現正就讀實驗教育機構的高一同學以「童工」的身份在公司實習,也參與採訪拍攝與剪接。七個孩子分別在幕前、幕後共同撐起了這個影音文字專題。

跟我一同執行專題的另一位資深攝影前輩:五年級的楊煥世,他的孩子今年剛好上大一,除了帶著專業、他更帶著父親的心情去採訪,每一回合他總感嘆「台灣的教育把孩子教壞了」。而我則是在採訪後,不斷回想起那些閃閃發亮的眼神,這次的專題打破了我對自學的刻板印象跟狹隘眼光,能夠較立體、深入的了解什麼是自學,以及自學對他們的成長學習造成哪些影響。

一個龐大教育體制長年的漏洞、沈痾,怎麼可能透過單人、單點就能突破重圍?

第一個採訪的自學生郭力銘,就像是你我身邊最平凡的體制內學生,功課中上、學校適應良好,不同的是,當小學同學討論楓之谷又破了幾關,他在youtube上自學研究程式語言怎麼改、網站的功能才會照他想的那樣動起來。國九那一年他補全科,第八節考到六點放學,隨便塞個蔥抓餅當晚餐,補習到十一點才到家,雖然知道自己興趣何在,「但是我已經完全沒有力氣做自己想做的學習。」

就在高一,郭力銘到美國交換學生一年,改變他的人生。「在美國高中,每天上課我可以有七、八個空堂,選喜歡的課,真正專精自己喜歡的知識,我才知道,學習可以是快樂的。」郭力銘並不反體制,他還嘗試念了一年高一,但可想而知,他再也回不去體制教育。展開自學後的他也曾擔心過孤獨、變數、自己給自己的壓力,如今他按照自己的計劃申請到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就讀,即將展開下一階段的體制內學習之旅。如果就像郭力銘這樣的孩子都需要跳出來自學,體制教育真的有很大問題不是嗎?

這次的自學生數位專輯以影音和文字雙重方式呈現。李宜蓁攝

魔術師沈聲瀚的精彩片段在自學後。小三被診斷出妥瑞症後,註定他遲早要自學。自學初期曾讓他更自我封閉,每天下午四點以前絕不出門,因為怕被別人問「你今天不用上學喔?」沒想到因為一場滑雪意外摔斷腿,沒得跑的沈聲瀚開始學魔術、學英文、學心理學、學剪接攝影,從體制的牢籠中被放出來,現在的他是知名youtuber、是滑雪教練還是魔術師。我們曾力邀沈媽媽一同入鏡分享自學心情,她很低調的說,自學不光鮮亮麗,甚至剛開始很辛苦、會花很多錢,對家長來說自學是一條充滿荊棘的道路,她沒有立場站出來「鼓勵」別人自學,因為自學是很個人化的選擇。

體制的教育辜負了這些閃閃發光的珍珠

採訪陳園樵的陳雅慧,則分享她的感受是「體制的教育辜負了這些閃閃發光的珍珠」。她也看到這些幸運的孩子背後都有父母支持著,這些父母不一定是非常富足的階級,但是都屬於有充分的資訊管道和支援系統,在孩子遇到阻礙和困難時,可以一起有勇氣走在邊緣對抗不理解。「若是強迫他們留在學校體制內,都會變成很平庸甚至差勁的學生,但是舞台對了,那股光芒讓人感動!」

第四位採訪的對象,則是由兩位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TMS的同學方顥翔跟陳秋慧推薦的同班同學綽號伍迪的楊舜仁。伍迪從北士商降轉到TMS,就是為了更靠近他的「專業演唱會製作人夢想」。年輕人追星可以理解,「研究演場會」我還真是沒聽過。

秋慧跟顥翔形容,伍迪有一本神秘的「演唱會筆記本」,記錄分析著他所看過的現場跟DVD演唱會的流程、歌單、燈光、現場觀眾情緒起伏等細節,他還跟我們分享「成功搶票三祕訣」。伍迪很小就知道自己對聲音很敏銳、對演唱會很著迷,國中畢業就很想往影視音領域發展,無奈國內的高職科系都以幕前為主,師長也紛紛勸他好好念完大學再追夢。

迫於現實只得妥協,伍迪還是上高職念了一年,但是當他看見TMS,毫不猶豫馬上報名,「如果當初沒有決定降轉,現在可能還在體制內庸庸碌碌當考試炮灰吧!」在他身上我看見追夢者的浪漫跟熱情。

最後一個我們採訪的是自學美少女陳慧潔,聽她講話、看她的影音採訪,她似乎是為自學而生,自學對她的家庭、她的信仰來說是如此渾然天成。曾有讀者在文章下留言:採訪她不就是塑造另一個自學明星嗎?她確實散發明星氣息,而我自問如果自學的是我,能在陳慧潔的小小年紀做出跟她一樣豐富的記錄跟經歷嗎?恐怕未必。

陳慧潔12歲開始演講,到處問別人「你的夢想是什麼?」直到17歲那一年她也迷惘了,回到出生地貝里斯重整人生腳步,回國後進入她人生第一所正式學校「清華大學」,從小自學、毫無框架的她最在乎的是,在大學有沒有學到東西,畢業與否完全不在她考慮範圍內。

至今我猶記,每個孩子受訪時閃閃發亮的眼神,他們不要一個迷迷糊糊的童年跟學習路線。這些發亮的雙眼受訪時同樣也告訴我們,自學不輕鬆、自學剛開始很辛苦,還是要考試、有作業,自學需要一定程度的自律,有彈性跟能力因應變數,面對個性侷限,調適自己給自己的壓力。

他們各有不一樣的成長故事、不同的自學動機,現在有著一言難盡的身份,他們都還好年輕,算不算是「自學典範」也要看怎麼去定義「什麼叫自學成功」

他們或許都曾在某個階段覺得學習這件事「不太對勁」,他們沒有循著跟大多數人一樣的路線,一切都等「把書念完再說」,反而積極主動的用自己的方式突破重圍,要在學習這件事情上,站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最佳作戰位置。

而這些點點星光,也是給體制教育發出一個訊號,給學習本質的一大扣問:「究竟我們希望下一代長什麼樣子?我們現在的教育是朝這個方向前進嗎?」

延伸閱讀:

自學是尋找一種適合自己的學習方式

我和我的冠軍兒子 10歲聽障魔術師張道順和爸爸的故事

自學生郭力銘:空堂,讓我看見我的好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