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小劉醫師:她們的眼淚

作者: 外科醫生 劉宗瑀(時報出版《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小劉醫師:她們的眼淚
shutterstock

她們的眼淚,沒有任何援手、沒有親善考量,這些進入生命另一章節的女性護理師們,一次次被現實壓榨。根本是修羅場。

本文建議搭配音樂|混合甜心〈敬禮〉(Little Mix〈Salute〉

眼前走進一位女病人,包頭包腳還戴著口罩身穿大外套,身後跟著一臉憂心忡忡的先生。

還沒坐下,我就開問了:「還在坐月子?第一胎?哺乳上有什麼問題?」

病人一臉驚訝。

不是我會通靈,因為我也完全經歷過一樣的時刻XD

果然,病人正因為第一胎生產完後的乳腺炎而來求診。包得密不通風,就是為了這時期會有感覺異常敏感(Hyperesthesia)的問題,我親身體驗過,風一吹就整個雞皮疙瘩起得異常難受。而病人時時刻刻想要達到親餵的壓力、不熟悉每個小細節的生疏、睡眠嚴重被剝奪的崩潰,都讓她焦慮到整個身體都生病了。

看著病人滔滔不絕講個沒完,彷彿看到當年的我。我微笑的拍拍病人的手,把她講不出口的潛臺詞說出來:「媽媽,沒關係,不管妳要繼續餵還是想要先停都可以,停了也可以繼續追奶,我一定會幫妳,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妳自己。」

病人瞬間愣住,下一秒就紅了眼眶,爆哭:「我好累……我真的好累……我怕醫師妳罵我為什麼停餵母乳。我也好自責……可是再沒多久我的月子假就要結束了,得回去上班……我們有經濟壓力也沒辦法放產假,但是小孩子的狀況都還沒有調整好……」

聽到這番擔憂,我也跟著鼻頭一酸。

我懂,完全懂。

抽出衛生紙,給病人跟給自己一張,想起了當年我的好姐妹護理師的故事。

*

凱蒂躲在醫師值班休息室哭泣。

一般來說,護理師是很少踏進醫師值班室的,太髒,太亂,除非醫師睡死電話又打不通,要進來叫人時才會出現。

這間值班室在加護病房最最最角落、靠近側門的地方,除了要進出加護病房時大門有訪客被塞住,一般人很少經過。是個鬧中取靜的小綠洲。

偏偏就在我值班隔天,已經呈現半彌留狀態時,依稀聽到門外傳來啜泣聲,我在醫院從~來~沒遇過靈異事件,此刻也毛了起來!鼓起「拎祖母外科誰敢吵我睡覺」的勇氣,探頭一看!

竟然是好姐妹凱蒂倚著門邊在啜泣……(是要嚇死誰)不過眼看情況不對,趕緊找她進來坐坐聊聊。(坐之前還得先把沙發上積了幾年份的垃圾跟論文清走)

說到凱蒂,真的要稱讚她一下,俐落能幹又飆悍,真是我的好榜樣!

ლ(・´ェ`・ლ)

曾經有一次值班,我遇到加護病房內臨時要裝葉克膜。

往往這類複雜的機器推出來時,大家都會蜂擁而上,七手八腳的完成心外醫師指揮。等到機器運轉順利,才是我們留守的加護病房醫師苦難的開始。

因為這類機器的監控指數有夠多、有夠複雜!每個小時就要不斷的看數據變化,基本上就是沒空休息。但在密密麻麻的醫囑當中,凱蒂就是能一眼看出問題所在,直指出錯誤的那種專業重症護理師!

我曾經還埋沒在醫囑開立檢查單的汪洋大海當中時,凱蒂已經一掌拍下病例(嚇!),馬上掄起電話打給二十四小時待命、葉克膜團隊的體循師的葉先生。

「你那個XXX真的是要達到QQQ?」

然後又打給心外醫師:「你醫囑是不是開錯了?人家葉先生說XXX不用達到QQQ,只要能夠ZZZ就好!」

聽得我在一旁冒冷汗!她的專業跟經驗就是這樣無人能及,果然是心外醫師寫錯醫囑,當時我還在佩服凱蒂這護理師好強!她已經轉身壓制隔壁床躁動要拔管的病人。

我佩服的問:「欸,妳真的就這樣打電話去問唷?」

凱蒂睜著一雙明澈的大眼:「當然啦!有什麼好怕的?」神情坦率,實無絲毫作偽之態,佩服!

如果是身在武俠世界,想必是能一敵兩千的一等俠女!既然是這樣一個奇女子,怎麼可能還會有打擊讓她傷心落淚呢?我好奇一問,氣色很差、眼神無光的凱蒂,又開始落淚了……

「妳知道我剛做完月子……」

我點點頭:「對啊,妳家女兒好可愛呢!」

凱蒂接著說:「現在已經快兩個月大了,到現在……我家妹妹還在親餵。」

我大驚:「什麼?妳上班要怎麼親餵?」

凱蒂眨眨眼、淚水顆顆掉落:「我也想要改過來,但是妹妹怎樣都不肯改成瓶餵,我上班時間用手擠然後冰存,她也不喝,變成一定還是要親餵,真的很累……」

我疑惑的問:「那妹妹現在誰照顧?」

凱蒂:「我婆婆,我媽媽不在了,多半是她在顧,老人家是為了我好我知道,可是她就得要每隔幾小時跑來醫院一趟,讓我親餵。」

我抽一口氣:「這樣老人家哪受得了?有沒有辦法找保母?」

凱蒂搖搖頭:「沒空找……之前找的保母臨時辭掉,我們還要花下班空檔時間一個個去看、去評估,我真的好累,下班都快軟腳了,但沒有人能幫忙找啊!現在那麼多保母虐童的社會新聞,看了實在好可怕,還是要自己看過才放心……」

我深深嘆一口氣。

沒有任何援手、沒有親善考量,這些進入生命另一章節的女性護理師們,一次次被現實壓榨。

「我有經濟壓力,沒辦法放長時間的產假,可是這樣蠟燭兩頭燒,現在自己身體也垮了,乳腺炎好幾次我都咬牙撐過。但我婆婆這樣往返接送,有一次開車跟人家擦撞,後把氣出在我頭上,這些我都忍了……」凱蒂吸了吸鼻子。「今天又被阿長指正,說我負責的環境清潔5S沒做好……」

5S是整理(Seiri)、整頓(Seiton)、清掃(Seiso)、清潔(Shiketsu)及紀律(Shitsuke),是護理界用來評估工作環境的項目,換句話說:搶打掃阿姨的工作。評估時桌椅要一塵不染,所有杯碗瓢盆都收到看不見影子,等評估一結束,所有東西又像驚蟄的蟲子破土般爬出地面,那畫面超有生命力,而這就是虛應了事的病房5S。

「我一整個情緒上來,把種種狀況跟她說,她居然跟我說:誰沒當過爸媽?工作如果被家庭影響,那乾脆不要做,警告我不准再帶小孩來! 她自己也是苦過來的,怎麼就覺得這環境合理,我身受其害就應該吞下去?她還說,我現在如果把班表做什麼大變動,會害到其他同事,同事已經很反彈我這樣中斷出來餵奶,之後再改班表,大家會很難看!」

凱蒂換口氣:「最後一根稻草,是剛才我婆婆抱妹妹來加護病房門口,讓我親餵完後要走前,說了一句話:『要不是妹妹已經狂哭六小時不給人家瓶餵,做媳婦的還要車禍扭傷腳的婆婆來來去去,都會講給人家笑。』她怎麼捨得讓小嬰兒餓那麼久……」

家庭、工作,還有永遠是心頭肉的孩子,在沒有奧援的情況下,全部責任都落在一個所謂「媽媽/護理師/哺乳者」的身上。

根本是修羅場。

我感覺到凱蒂整個內在的分崩離析,卻愛莫能助。

*

追根究柢,不就是整個職場環境對於此階段的工作人員沒有親職友善的福利考量?如果能無後顧之憂,給予不同情況的人有不同的選擇權……不只是針對為人父母的上班族,自己生病了想休息、父母生病了需照顧,只要是生而為人都會有這樣的需求啊!但是資方的幫助在哪裡?公權力的保障又在哪?都當成人是運轉不休息的機器嗎?
我們不是螺絲!有聽到了我們的吶喊嗎?


圖說:聽到醫療人員的吶喊了嗎?(創作改自挪威畫家愛德華.孟克(Edvard Munch)的畫作《吶喊》)。

如果有更靈活的產假時間可選擇,有專業認證可信賴的保母體系,有溝通良好的托嬰場所,有親職友善的工作場合,這才能形成良性循環,讓人力更加充沛,讓專業不再流失,讓班表更有調整空間的方法啊!這不就是一個真正跳脫「少子化」、「人力流失」、「職場競爭下滑」等拖垮臺灣惡性循環的契機嗎?遠比什麼百萬獎金名句「孩子是最好的傳家寶」還真實貼切啊!

凱蒂擦乾淚:「我自己是護理人員,受專業的訓練照顧人,也熱愛護理工作。我理應知道什麼樣的環境才是合理適合『人』的,可是我沒辦法照顧好我的家人,最後連我自己都沒辦法照顧好……」

她抬頭,望向我。

眼神中有了堅決,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我知道,我又要失去一個醫療界裡優秀的好姐妹了。

都是這樣,明明熱愛護理,卻因為沒有改善,所以走人。

一直、一直。

如果護理是醫療裡極為重要的專業,看著那麼多走掉的背影……

前仆後繼的新鮮人,妳們不怕嗎?已經媳婦熬成婆的主管,妳們不感慨嗎?現今還在臨床崗位上堅守一線的姐妹,妳們不怒嗎?我講過,女人最會為難女人。

但只要想到,現在不改善,之後會貽害子孫,自己跟家人子女都會吞到苦果,妳,身為女人/女兒/太太/女友/母親/病人信賴的護理師,能熄滅掉心中熊熊燃起的捍衛勇氣嗎?

同樣,妳周圍的男士們,騎士就是為了捍衛淑女而存在,當看到自己的女伴,必須吊著點滴上班;看到自己太太為了餵奶,飽受長輩批評。

身為爸爸想要幫忙照顧小嬰兒,卻發現尿布更換臺都在女化妝室內;身為爸爸想在下班時間準時離開接送小孩,卻被理所當然的要求加班;當全職爸爸顧小孩,明明是非常偉大的成就,卻被社會冠上「無所事事」……你不怒嗎?

性別的框架捆綁住兩邊人馬太久,其實說穿了,只要身而為「人」,自然有權利要求用自己想要的方式被對待,根本無關性別,這是平等的,這是生來的。

人之所以為人,就該被當人對待。

這就是「人權」。

因為職場沒有提供更符合基本的人權,太多專業的護理師離開了。計算她們從學生、受訓到就業累積的經驗及社會成本,還有以後可以發光發熱拯救的人命,帶領新的一代護理師前進,這些寶貴的資本,在離職之後化為烏有。這花費遠比公司設立托嬰中心、給予不論男女職員足夠的生產假等,還要昂貴上數萬倍。

拜託,請讓赤忱的熱情,繼續在崗位上救人吧。

*

事隔多年,再見到離職後專心幫忙先生事業的凱蒂,她依舊開懷又豪邁,我們互相吐槽完對方,轉身帶著各自小孩離開。
我轉頭,只見她纖腰扭處,一聲清嘯,已然騎車而出。清嘯迅捷之極的遠去,漸遠漸輕,餘音裊裊,良久不絶……(註7:此段文字描述取自金庸《越女劍》。)

延伸閱讀

小劉醫師:女人最崩潰的時刻!
小劉醫師:當媽就是被「洗腦」啦!

(解說)
葉克膜(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縮寫ECMO)是當病人緊急有心臟或肺臟功能問題時,「暫時」撐過危險期的人工心肺機。它利用「人工心臟幫浦」將急性心肺衰竭患者的靜脈血液由股靜脈引流至體外,經「人工肺氧合器」進行氣體交換後,再輸回患者動脈或靜脈內,暫時讓患者度過生命的危險期。

對於心內膜炎感染到心臟爛掉、嚴重流感疫情爆發又缺乏疾管控制後導致多人嚴重肺炎、甚至是急救按壓完心臟勉強救回一些心跳後的過渡性治療(bridging therapy),基本上都是萬分危急的狀況才會出動葉克膜。

但葉克膜不只是一臺神之機器。它的缺點也多多:從大腿截流出的血液,會犧牲掉雙腳發黑甚至壞死截肢;使用各種抗凝血劑可能造成各種出血、血栓、感染……更別說費用非常非常貴。

養一臺葉克膜,要好多人員組成二十四小時待命的「ECMO team」,包含專業的心臟血管外科醫師、重症醫師、體巡師、重症護理師等。不然以為葉克膜是自己像掃地機器人那樣自動完成使命嗎?

作者簡介|劉宗瑀 Lisa Liu
1980年生,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2011年成為外科專科醫師。現任高雄市立聯合醫院一般外科暨乳房專科醫師。與國小同學蜜蜂先生結婚後,成為兩個女兒及三隻狗狗的媽。行醫之餘,喜歡手作工藝、袖珍屋模型、繪畫,嗜讀偵探科幻小說,更有千本漫畫珍藏。人稱「小劉醫師」的劉宗瑀,於部落格「Lisa Liu女外科的血淚史」分享許多外科臨床經驗及在醫院看到的人情冷暖,更常關注醫護勞動人權議題,受到眾多讀者喜愛,成為「痞客邦人氣部落客」。文章散見於良醫健康網、關鍵評論網、聯合報元氣周報、親子天下等。

*本文經時報出版《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小劉醫師:悲傷端午節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13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洪宗

    理解孩子們的處境,給她最需要的溫柔陪伴。

    2017-05-19 檢舉
  • Chia-Lin Hong

    謝謝分享 很實用的文章

    2017-05-18 檢舉
  • 陳錦珠

    很實用的一篇文章,一起分享

    2017-05-15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