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如何將不看書的人拉進書的世界裡?日本選書師幅允孝:傾聽大家的心聲


如何將不看書的人拉進書的世界裡?日本選書師幅允孝:傾聽大家的心聲

高木學園「PICNIC BOOKS」。(BACH提供)

日本選書師幅允孝說,不管誰要他選書,他的工作一開頭都是這樣的,就是傾聽大家的心聲。也就是說,要做多次訪談、調查。為女子高中安排圖書室書架的案例也是。當學生向他推薦遊戲「Fate/stay night」的衍生產物、SF輕小說《Fate Zero》,聊出了她們興趣所在的時候,他就可以動腦筋如何把她們的興趣和書連接起來了。

為女子學校選書要聊出「結接點」

吉井:市場上雖說書賣得不好,但總有一定的人是要看書的。而您的目標是將不看書的人也拉進書的世界裡。您如何突破看書和不看書之間的這個天塹的?我喜歡做菜,和食物有關的書會感興趣,但對推理小說興趣不大,建築、天文、IT等話題也都不太動心。類似要讓這樣的人發現天文書的魅力,選書的具體操作方式該如何呢?

幅:這我用另外的例子來說吧。有一次,橫濱的高木學園女子高中讓我重新安排圖書室的書架。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新的領域,作為40歲的歐吉桑,現在的高中女生看什麼書,我一無所知。

不管誰要我選書,我的工作一開頭都是這樣的,就是傾聽大家的心聲。也就是說,要做多次訪談、調查。在這所學校,我從每個年級隨便抽出5個學生,三個年級共有15個學生,我邀請她們來圖書室,並聽取她們對書的看法。做訪談的時候我請老師離開圖書室,好讓學生隨心所欲地說出來。好,我面對學生,首先問問有沒有看過村上春樹的書。15個人當中,看過的只有一位。吉本芭娜娜呢?零。大家都沒看過,連名字都沒聽說過。再來,我把自己拿來的幾十本書擺出來,聽聽她們的意見以及個人的閱讀經歷。有的學生乾脆跟我說,自己從來不看書。有的學生看到我拿來的關於自行車的書,突然聊起漫畫《飆速宅男》,說個不停。還有兩三個學生向我拚命推薦遊戲「Fate/stay night」的衍生產物、SF輕小說《Fate Zero》。這你看過嗎?

吉井:沒看過。不好意思。

幅:沒關係,當時我也沒看過。而對這些學生來說,我沒看過《Fate Zero》是驚天動地的大事件:「你說自己是書的專家,沒看過《Fate Zero》是什麼意思!?」我要虛心接受這個批評,我覺得她們不知道吉本芭娜娜很奇怪,而對她們來說我不看那部小說才怪。這裡面沒有所謂水準的高低,只有年齡的不同,接觸故事的方式的不同。

吉井:您後來看了這部小說吧?

幅:看了,而且很喜歡。後來看完所有的動漫版,還花3500日元買了Play Station 2遊戲「Fate/stay night」,一邊玩一邊感動地流眼淚,太棒了,喜歡到這個程度。我跟你說,這雖然是個遊戲,但玩這個遊戲的過程,和讀書體驗是一模一樣的。她們玩這個遊戲,等於是看書。你要我說「Fate」系列,我還可以講給你半個小時,但先說完這所學校的經驗吧。我想說的是,這些學生還是對故事感興趣的。只是怎麼樣體驗故事,這個方式和我們這年代的人不同而已。

我的任務還是要讓她們看書,既然知道了她們喜歡的東西,也聊出了她們興趣所在。接下來我就找突破口,動動腦筋如何把她們的興趣和書連接起來,我們把這個叫做「結接點」。她們通過遊戲「Fate」認識到輕小說,後來去動漫專題店Animate買些相關商品,對「Fate」的興趣就這樣結束了。我想,其實這個興趣鏈還可以延續下去的。

遊戲版「Fate」的腳本是小說家奈須蘑菇寫的,我找出他的訪談,發現他曾經說過喜歡看綾辻行人的小說,還有菊地秀行的「吸血鬼獵人D」系列。若我直接把《十角館事件》拿給學生,她們可能不會感興趣,但若知道「Fate」的腳本家喜歡這系列,她們的反應該是會不一樣的。

擺書的方式我也提了個建議,在學校每一層樓定期地推出圖書角「PICNIC BOOKS」,並擺出幾本書,比如蛋糕系列、推理系列、世界風景系列。這樣,不知道圖書室在哪兒的學生都有機會碰到書。而介紹推理系列的時候,我想綾辻行人《十角館事件》等作品是不會缺席的,這個時候一定要寫一個POP廣告,提起「Fate」和奈須蘑菇的名字。

所以,我這種工作,很難複製。先採訪,按照當事人的感受慢慢編輯出一個空間,按他們會喜歡的方式邀請他們踏進書的世界。

高木學園「PICNIC BOOKS」。(BACH提供)

書中的獵人

吉井:您看書,雖然範圍很廣,但好像還是有一個核心。怎麼看書,怎麼買書,我很容易陷入困惑。您能給我一些建議嗎?

幅:憑感覺就好,別那麼緊張。去書店的時候,你身上帶的東西注意不要很多,東西儘量少,至少兩隻手得是要空著的。別忘了帶錢,而且多帶一些。比如你遇到2800日元的書,比一般的新刊還貴一點,但你覺得有點兒意思,那麼還是要買下來。這就像獵人一樣,哪怕你沒聽說過這個作家,只要你覺得書中的某一小部分有意思,那麼這個直覺你是可以相信的。說到底,看書是一種與身體相關的動作,你身體告訴你的直覺,是值得相信的。現在是網路時代,大家都忘記聆聽自己的聲音。我想至少在書店,你可以好好用你的直覺尋找獵物。

還有,估計很多人去書店的時候,看的書架是比較固定的。我建議還是每個書架都要看,書店每一個角落你都要走一遍,隨時注意有什麼書引起你的興趣,就像一隻豬在松林裡尋找埋在土裡的松露一樣。

說到讀書,很多人認為讀書越多越好,比如「我今年讀了兩百本書」等等。看書越多越厲害那種想法,我覺得是錯的。是否看完一整本也不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一本書裡面的某一個部分的文字一直留在你心中,和你一體化的那種感覺。說白了,我們看完一本書,裡面的內容多多少少都會忘記的。不然,也沒辦法看下一本書,是不是?據說葛籣• 古爾德*去世時,他枕邊只有兩本書:《聖經》和夏目漱石的《草枕》。據說他讀《草枕》二十多年,讀一次,又讀一次。《草枕》是一篇小說,也可以看作是一篇藝術論。他那麼喜歡,也是有原因的吧。我覺得他和《草枕》的這種關係,是很幸福的讀書狀態。

吉井:您的購書習慣,是小時候養成的嗎?

幅:是的。這點我運氣很好,母親在這方面挺慷慨的。小時候,離我家騎車十分鐘的地方就有一家書店,大概25坪,按當時的小書店標準來看,就是普通、中等的大小。老闆歐吉桑基本不管站著蹭書看的客人,不少小朋友還坐在地上看書,也很少被趕走。我當時的每月零用錢是500日元,吃些薯片等零食,買個模型,不出十天就會用完。但我從不用擔心買書,買書的錢母親會另掏腰包,只要告訴店主自己的名字,到月底母親會付清這個費用。雜誌、參考書、小說、實用書或漫畫,只要是書都被允許購買。我現在想來,喜歡搗鼓書架、把各種書放在一起,這個源頭,應該是小時候養成的。

因為年紀小,當年資訊也比較閉塞,我不管對圖書的評價,也根本不顧排行榜,只要自己覺得好玩或有意思,就拿在手裡翻閱。先坐下看一看,若足夠有意思,想帶回家繼續看,我就把書帶到收銀台,告訴店主自己的名字。就這樣,我認識了儒勒•凡爾納的《海底兩萬里》、斯蒂文森的《金銀島》,《亞森•羅賓智鬥福爾摩斯》也挺讓人興奮的。這些書,我到現在還留著。

作者簡介︱吉井忍(YOSHII Shinobu)

日籍華語作家,現旅居北京。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國際關係系畢業。曾在成都留學,法國南部務農,輾轉臺北、馬尼拉、上海等地任經濟新聞編輯。

曾任《南方週末》評論版撰稿人、《城市畫報》、《南方人物週刊》特約記者、《LOHAS樂活》專欄作者、日中友好協會駐華記者。現專職寫作,著有《和風手作便當》、《東京本屋紀事》,審校有「MUJI輕料理」叢書等。

*本文經聯經出版《東京本屋紀事》授權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日本首位「選書師」幅允孝

日本東京今野書店的親子閱讀會

東京本屋紀事Tokyo’s Constant Booksellers

開書店是需要溫度的一門生意 因此總要有一盞書店的燈光,等待溫暖人心 日籍華語作家吉井忍以6年時間,走訪10家東京書店、 一位選書師和一家一個人開的出版社, 寫下《東京本屋紀事Tokyo’s C......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