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小劉醫師:女人最崩潰的時刻!


小劉醫師:女人最崩潰的時刻!

劉宗瑀繪

當媽的朋友聚在一起閒聊,生產這個話題就像「男人當兵」一樣打開了話匣子。說到生產,小劉醫生本身是個極為怕痛的人,身為一名職業醫療人員,史上最崩潰的一天,就是自己生產的那兩天。

新手產婦不要看...

「人類怎麼還不滅亡啊?X!」(嗶嗶!第一次消音)

哭著狂搖床欄、崩潰大吼拼命甩頭,四個輪子都已經上鎖的固定大床居然還被晃到一癲一癲跳動著。這是待產房極為平常的一日,然後上面那個產婦,就是當年的我。

身為一個職業醫療人員,史上最崩潰的一天,也是成為別的醫療人員眼中最欠揍一員的一天XD,就是生產的那天

跟幾個當媽的朋友聚在一起閒聊,生產這個話題就像「男人當兵」一樣打開了話匣子。

沒生過的請旁邊等號碼牌→「還沒入伍」
誇口自己生產像下蛋的,為避免遭人唾棄煩請旁邊喝茶吹涼→「替代爽兵」

剩下的就是一群死裡來火裡去、體驗過人生最慘痛經驗的生存者們,又是拍桌表演狂叫的、又是瞬間群聚爆笑的,表演「大嬸可以有多沒形象」。

如果一旁的你看了覺得很瘋,那告訴你,真正在產房的時候,更瘋。

網路上有影片,拍攝女人生產時的天崩地裂,我看了只能說,根本不到當時的萬分之一撕心裂肺啊!我自己本身是個極為極為怕痛的人(蛤?外科醫師怕痛?廢話,刀又不是割我自己!)

懷孕當時隱約想過...自然產...吧?

然後就以總醫師之姿,在大醫學中心內捧個肚子走來走去看會診顧病人。其他的問題就...生到了再說(鴕鳥),當時所有人都安慰(騙)我:「哇!你每天都走這麼多路,一定很好生的」果然第一胎「憨膽」(台語:無知而勇敢)

(嗶嗶!第二次消音)我就知道大家騙我!生第一胎的時候簡直痛爆了啊(槌桌),簡直就是整個生了一顆炸彈,然後炸彈在整個屁股就要爆啦。 

那時候還有很多人舉例說誰誰生的時候速度快得跟下蛋一樣,聽你!!是哪隻母雞啊!!!

老實講在生第一胎時越接近預產期的假性宮縮,就已經足以讓老娘手刃灣ㄤ了,那種從肚子底骨子裡像是脫水機開了開關、然後全速緊繃用力到馬達快爆炸的感覺,讓我抓著待產包跟荼毒灣ㄤ直衝醫院,然後我在車裡叫得跟救護車警鈴聲沒兩樣。

進產房時,身為一個職業的醫療人員,反射先往牆上大白板看一下。

這甚麼職業病?

不!這是超重要的「當日待產排行榜」,如果密密麻麻的,那就表示有很多在待產的媽媽,有得產房人員累了,最重要的自己如果有萬一痛啦、想殺人啦的時刻,護理人員很可能會忙不過來。

然後直到進了待產房,一邊研究自己肚皮上的胎心音機看宮縮,一邊試著回憶當年實習產科時學的產程進展內容。

還很有理智嘛這時候!

接下來幾次的內診,順利如期打上無痛分娩,讓我可以滑滑手機睡睡覺好不愜意,只差雙腿開開無法擺出著二郎腿了(嗯亨沒關係不痛就好),內診來兩個看一雙,隨便產房人員捅捅戳戳反正沒感覺XD

然後,就到了開全指的時刻。

所謂開指這種事情呢,是一指寬約莫兩公分來估算,如果開到近五指也就是所謂的全開,那就是小孩子的頭要噗出來了。


(如同上圖以南霸天丹丹漢堡為例,這樣開四指。)

在那之前,約莫就是開四指多一點、九公分寬的時候,無痛分娩的藥水會停止施打,以避免孕婦無法正常施力。

然後我的天崩地裂就來惹

 影片中那種慢動作環景高清,媽媽拔腿狂奔過崩壞爆開的整條街、滿臉血痕無懼、要及時接住墜落的嬰兒....比起真實情況,那叫一整個寫意!

因為真實的「劇痛」,要持續xxx(嗶嗶!消音再次登場)好久好久好幾個小時阿,你馬幫幫忙

沒看到網路影片,讓兩個父親貼上電極片接受同等懷孕的痛刺激,那掙扎的反應,然後,人類為求生存、骨子裡飆悍的民族性或DNA甚麼的,都在這瞬間,表、露、無遺。

如果真的要用圖來表達,當時那種見紅就殺的暴怒,大概會是惡靈古堡系列的,真的會想要手刃所有眼見的活體無機物。

 而能夠表達千萬分之一當下生產的感受,絕對就是經典恐怖片「鬼店」、或「功夫」向其致敬的片段,滿門操斬一片紅!

 那時候跟朋友聊,我滿懷羞愧又懺悔的道出當時我生產的瘋婆樣。

第一胎時,停了給減痛藥,我就開始狂哭狂吼,痛啊!簡直是五馬分屍的痛。我在沒心理建設的情況下、開始崩潰大喊:「我還要再加藥!加藥!加藥!加藥!」,每一次吼都震到整張大床彈地蹦蹦!

然後...拼命按紅鈴要產房護理師Do something、當護理師施予「裝傻拖延藉故離開之術」後又暴怒狂吼,一整個崩壞無間道。

然後這過程當中灣ㄤ就像肇事者(他就真是肇事者)被抓包一樣,小媳婦縮瑟在一旁聽從一切使喚。
「找護士」
「護士走掉了?再找啊啊啊啊痛啊」
「護士在忙?(我在痛啊)那就叫她來啊!說我開全指了啦啊啊啊!」

又要試著使用殘存剩餘一點點的醫療知識、又已經被疼痛撕扯到喪失理智,產房裡躺著的醫療人員,絕對是最欠揍跟令人白眼的產婦,沒有之一(超自信的有沒有)

結果總算被拖進產房了,我一心以為真的就跟(網路講的)解大便一樣,噗一下全解脫。事情哪有傻人想的那麼憨啊,我在產檯上、三度會陰撕裂傷,肚子被擠、被斥喝不准吼叫、把出力集中在腹部跟骨盆底,這些(輕笑),不算甚麼創傷。

真的慘烈的就是那個會陰撕裂傷,生完後一天半沒辦法自行解尿...

我當年實習時很難想像:「挖賽病人沒有脹尿感是怎樣?每次導尿都一千兩千的,不難受嗎?」然後我親身體驗了總算知道答案(只是這方法也太慘烈QQ)

會陰撕裂傷加上水腫,我產後好幾天完全沒有解尿感,膀胱已經脹到要破了我卻無法順利尿出,頂多就只能站起身時因為壓擠而滲出一咪咪,當護理師拿著略有硬度的單次導尿管在戳戳找找尿道口時...

媽呀我又生了第二次,痛死了啊!結果一導尿足足有1500cc,我卻只能感覺到:全身不適、焦慮、跟下半身簡直又要裂開的痛。

「脹尿感」你給我回來啊!然後...解便又更慘了(抹臉)

總之在生產完之後所有意志力瓦解,這些「不是生完了嗎?怎麼還來啊要痛到甚麼時候」真的是壓斷駱駝的稻草。

而且還不只一根,是一卡車,因為母奶地獄開始了。

在當時,產科同事小朱幫我接生,在我回神過之後來探望我。我整個想起自己幹了甚麼....「欸...那個我生產的時候是不是很誇張啊?」

小朱:「還好啦還好啦」(厚...產科的都很會拖延鬼扯)

我:「啊...現在想起來我好像很崩潰喔...」

小朱:「嗯...我只能說,妳出名了!往正面想,短時間之內,至少九個月內,你不會再回到產房了啊XD」

然後到第二胎,我被這些過去病史嚇到一直到產前都還威脅我先生「你不要跟我提甚麼生產的事唷!」

當時陰錯陽差,老二阿圓在肚子裡胎位一直不正,我歡欣鼓舞的排定好剖腹產時間,最後一次產檢時卻愕然知道「翻正了!來自然產吧,這次會很好生啦」

翻正了。

正翻了。

不!!!!!!!!!!!!!!!!當場走出產檢室我就抱頭哀號!!!!!!

你們不要騙我!我被騙一次就夠了不要騙兩次!!!

 能怎麼辦?苦瓜臉的接受又要自然產的命運....第二次生產,暴躁度直線上升,對疼痛的耐受度下降到零。說白話一點,就是我比第一胎的崩潰有過之無不及,但當時是真的非常非常害怕,怕到哭,痛到怒。更糟的是,第二胎無痛效果奇差,幾乎是無效。

第一胎生了十小時,中間還有無痛可以睡覺補眠。第二胎雖然較快六小時,幾乎是全程清醒,承受著宇宙繼起之生命壓輾我肉體展現神蹟。用我不想要的絕對疼痛換來的神蹟...

在驚恐知道無痛麻醉無效後,我開始恐懼哭泣。

比起崩潰更慘!
就是歇斯底里!!
當時我電話連絡上生產的主治醫師,不斷哭起哀求他:「我不要生了,我要剖腹」,主治施起最高段「拖延之術」呼攏我等會再看看唷,之後,我只能怒摔手機(我也是這樣呼攏怕痛病人的給我來這套!)

這時候產房的護理師義正嚴詞的開嗆:「這位媽媽,你是生產又不是生病」然後丟跟氧氣鼻管要我吸、轉身離開。

當時顫抖著手、虛弱到無法開口的我,使出吃奶的力量,對著她的背影比出了一個「中指」

灣ㄤ在一旁噗雌偷笑,立刻又被我丟手機砸過去。(笑!看我不殺了你!)

這邊不得不提到,第二胎待產時,在產房我遇到的一位麻醉科天使。當時我所在的醫學中心,產房位在開刀房的另一棟大樓入口。開刀房多達五十幾間、橫跨兩間大樓、從一端入口走到另外一邊足足要十幾分鐘,一般人很難想像到底有多大。

而每次我在產房時的疼痛難耐,就會需要值班的麻醉護理師從遠遠的那一端走~~~很遠來產房這邊處理。不耐煩是必然的。(就如同那位破口開嗆的產房護理師)

但我那天遇到了天使。

在我無法克制恐懼、渾身疼痛顫抖、不停哭泣的當下,那晚值班的麻醉護理師握起了我的手,邊拍拍我的肩膀,輕聲安慰我:「妳很怕齁...沒關係,慢慢來,妳深呼唷...這樣胎兒心跳才會慢慢回穩唷...」

彷彿催眠一般,我的理智又戰勝了恐懼,我停止顫抖,無比感激著謝謝她。腦中依稀想起實習受訓時有教過的胎兒心跳如何跟母體連動,慢慢深呼吸著。

不過冷靜也是到了進產房前罷了。(嘆)

進產房時我又痛到大哭大叫「生孩子這麼痛!人類怎麼還不滅亡啊!x!(嗶嗶!真的是最後一次消音)」冷靜時回想,這絕妙的台詞,也真的要被絕境激發了才能又下了新的里程碑啊。

再次回想到這個故事,也深深更理解到自己為何堅持著所謂「醫療人員的同理心」。自己沒有生過病、沒有躺在床上嚎叫過,是不能理解那種理智跟專業全部拋諸腦後,崩潰掙扎的野獸求生貌...

不知道大家的生產經驗如何呢?

  

 翻譯:

我初次懷孕,要上「媽媽生產教室」。我自己是個獸醫有接生過動物,如今自己也快臨盆。課程中護理師要每個懷孕的媽媽寫下「生產計畫」,並詢問我們「預想中最糟的生產狀況會是如何?」,大家的答案是「我必須做無痛分娩」、「我必須剖腹」,我是最後一個回答的,我的答案是「母子俱亡」。

在場所有父母都很震驚,只有老師很欣慰,這是她幾年來第一次聽到這答案。

大家都太把進步的醫療當理所當然,脫離現實,忘記生產過程當中的死亡案例依舊存在。

我想那些抗拒接種疫苗的人們也是這樣吧!日子遠離了,大家就遺忘了曾經每天都有人因為麻疹、小兒麻痺、德國麻疹而死亡的歲月。同樣的,生產,也是。
---
儘管產科醫生斷層匱乏嚴重,還是苦口婆心勸誡孕婦要在有合格醫療設備的環境下生產。

有些事,不是想像就可以很美好。

進步安全的醫療,不是理所當然。 

延伸閱讀
小劉醫師:當媽就是被「洗腦」啦!
小劉醫師:和小小孩自然談「性」
小劉醫師:新手爸媽之戒急用忍真的好難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外科醫生 劉宗瑀

劉宗瑀,外科醫師,嫁給老公蜜蜂先生。在她的部落格「Lisa Liu女外科的血淚史」中,寫下了〈老公的日常〉,令人同情「原來女醫師的另一半不好當」。這對男溫柔、女剛強的非典型夫妻,現在住在高雄,育有一雙女兒。

+ 追蹤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5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