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go!好多好聽的故事都在這

朱天心的接班人 北一女許瞳重新定義青春


朱天心的接班人 北一女許瞳重新定義青春

「朱天心的接班人」許瞳一本《裙長未及膝》散文集,寫出跨校、跨齡人們心中的青春心聲。劉潔萱攝

「朱天心的接班人」許瞳,藉由學校的專題課一圓寫書夢。一本散文集《裙長未及膝》,讓她的文字撥動青春心弦、還促進父女溝通,讓彼此理解也更加親密。

◆【教育創新100選】全面募集│推薦你身邊最教育創新的「特種部隊

一件制服黑裙印在淡綠色的封面上,《裙長未及膝》這本散文集,寫出了當下高中生的日常,篇篇文字不但引起高中生討論,更讓文壇作家、老師們掉進青春回憶的漩渦。這雋永的文字,來自一名18歲的高中生在校內專題課的作品。北一女人文社會資優班許瞳,寫進跨校、跨齡的人心,贏得「朱天心的接班人」的稱號。文字間,不像是驚濤駭浪的濃厚激情演講,卻如某個沉靜的敘事者,那涓涓的細膩,穩穩的流進現在的你和那年的他。記者闔上書頁走進北一女校門,迎面走來的中長髮少女,樸樸淡淡,眼睛清亮,講起話來條理清晰,不時來了一點女孩兒可愛,笑著說自己喜歡的東西很奇怪,遠古的恐龍、永遠流行經典的披頭四,但下一秒,原本懵懂惆悵的少女,竟用一種超齡、旁觀的口吻聊著校外活動後的社區產業觀察。相同綠制服、一樣的北一女,當初朱天心《擊壤歌》的北一印象,如今,在人文社會資優班高二的專題研究課程下,由許瞳重新詮釋。隨著時空轉換,場景多了捷運、補習班,思緒從班級到跨校社團、校園到整個城市,集成一本屬於現代台北高中生的《裙長未及膝》。

父母閱讀不設限,立志仿朱天心寫下青春

拍照時,許瞳撥一撥父親替她剪的瀏海,半帶玩笑的埋怨父親可能剪不好、難看,母親在旁笑著說,一家三人去餐廳吃飯,手機都不用拿出來滑,因為話停不了。從事文字與出版行業的父母親,讓許瞳自小浸潤在各式各樣的書裡「亂看」,譬如小六時她就自己拿著講述自我沉淪放逐、毀滅的《人間失格》,即便有其他家長質疑這樣的教養,父母親仍不干涉孩子的吞書行為。唯獨許爸在她國中時,特別給了一本朱天心當年在高三暑假時寫的《擊壤歌》,沒想到,竟讓女兒立下寫一本書的夢想,也促使她的同儕和自己,在許瞳的文字間,看見自己、找到自己。

自小擅長於用文字去觀察、解構、分析這個世界的許瞳,一開始單純只想「記錄高中生這奇怪的族群」,上下學通勤、學校上課、社團、補習、國中小記憶......大至情懷、小至看男生撥瀏海,她將周遭的人事物收攏進散文裡,扎實的臨場感,讓那些人物在書中看見自己。篇章間最真實的心情和觀察,意外觸動平時鮮少交流的同學,在社群軟體(Instagram)上貼文「才看三篇,已哭了三次」。

「我原本以為自己是個具有老靈魂、有點邊緣的高中生,但沒想到我的文字可以讓別人產生共鳴。」她也受邀去社團演講分享,赫然發現,這本書竟然可以成為開啟別人寫作行動的鑰匙。文字,不再只是記錄等待午休的飢餓、補習班身旁一群相識不相認的「同學」、青澀的悸動,更含著與人互動、牽動情緒的力量,那股「寫進別人心坎裡」的影響力。

用寫作開啟對話,父親看完哭了

自己的生活紀錄除了撼動其他青春,更讓父親間接透過女兒的文章,獲得被理解的解放。

許瞳形容,父女之間是「我們不talk、只講垃圾話」的關係,對彼此的關心,不是好好坐下來認真聊天,而像是心電感應般的毋須言明。她不喜歡父親登高山,只好藉由文章開啟間接對話,表達對父親登高山的恐懼與擔憂。「他第一次去爬山就是單攻玉山,我很沒安全感、很怕會出事、很擔心他繼續這種行為,我就試圖分析他為什麼想去爬山,」文章中,她譬喻父親為一隻蘇聯太空犬,那隻史上最早進入地球軌道的動物-「萊卡」,嘲諷去登山的他,猶如去到外太空的「萊卡」,自以為賦予著甚麼樣的使命、成就,但其實只是盡顯空虛的獨立於世,且終究無所斬獲,死狀悽慘。

在她觀察,父親在與人交流時,總是會在某個瞬間「打哈哈掩飾自己的空洞和寂寞」,當他開始去爬山試圖滿足心靈時,不但沒為自己找到慰藉,反而讓自己的寂寞更顯而易見。「爸爸私底下看到那篇文章寫出了中年男子的落寞,就像踩到地雷一樣哭了出來,」許媽忍不住在一旁補充幕後不為女兒知的花絮。

這對「不talk」的父女,用如此隱諱的方式,在女兒帶著氣憤嘲諷的文字裡,接收對彼此的愛、也恍然大悟兩人相似的樣子,「本來想嘲笑他以爬山裝堅強、裝厲害,但嘲笑完之後發現自己跟他很像,常會有抽離感,當在大家很熱鬧之時,卻會突然覺得自己很寂寞。」

身為一位能以細膩的文字寫出身邊人事物的人並不容易,特別的她,時不時情不自禁將自己抽離當下,成為拉板凳看戲的單一觀眾,冷眼看待「女生這種生物」、「男生這種生物」,旁觀者才清的代價,正是在喧嘩之時,以寂寞成就。

寫「他們」,卻改變「我」

《裙長未及膝》給了許瞳一條充滿驚喜的旅途。她曾經抗拒成為小綠綠,因為「害怕女生這種心思細膩的生物」,加上她覺得自己不是朱天心筆下那種「很會玩又會讀書」的學生。好在人文社會班的專題學程,讓她不僅有機會一圓國中夢想,更細緻的看見綠園女孩們,懷抱著的不見得是菁英學生的光環,而是最最樸實平凡的青春徬徨、熱情於寫作與現實課業的掙扎。

儘管大人們總覺得年少哪懂什麼愁滋味,不過為賦新詞強說愁,但在許瞳筆下,青春不只是單純讀書考試,人社班的女孩們在人類學、經濟學、社會學等課程裡滿足求知欲;為了論文設計問卷、做田野調查;為了探索自己熱情和升學之間,更為理想挑戰自己,上一節課沉浸於專題研究寫作和研究的熱情,鐘聲一響,他們就要面對數學課、補習班作業、以及社團的林林總總,真的「很愁」。

而那未及膝的裙長,宣示著對自己服裝與身體的主導權?青少女們對挑戰底線懵懵懂懂,未及膝和過短之間,還需不需要來件安全褲來解除尷尬?青春不是只想叛逆,更是為了挖掘、傾聽那個從沒想過的心聲「北一女裡很多人一進來就很徬徨,一直想要找尋自己、 思考自己是誰。所以我們透過很多議題,像是課綱、服儀,來思考體制和自己的價值。」

許瞳寫出「他們」更寫出「我」,寫出「裙長」代表的,不只是對外表的要求,青少女們用「未及膝」的表像,代表了更深層,透過挑戰體制、質疑是非,來思考價值。她讓青春不是「一本太倉促的書」,而是認真以回憶裝訂成冊的《裙長未及膝》。

 延伸閱讀:

國中寫小說,給同學當課外讀物
冏星人:我想從書中找到比自己更慘的人
十八歲創業 ,讀大學不是必要經歷
吳沁婕 :在苦悶的15歲,讀小說,拯救了我的年少心靈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