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明義:恢復胃口的第一步──知道飲食的分類


郝明義:恢復胃口的第一步──知道飲食的分類

黃建賓攝

許多台灣的孩子因為經歷中學階段的考試教育,談到閱讀,只留下對閱讀倒胃口的記憶,若要幫助孩子重新恢復胃口,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認為,應該要讓他們享受真正的閱讀飲食。

想要重新恢復胃口,有幾件事情要做。

最重要的,是切斷「讀書」和「教科書」、「參考書」之間的等號。

我們要提醒自己:「教科書」和「參考書」不是真正的閱讀飲食,而只是維生素和類固醇。

「教科書」和「參考書」帶給我們所有不愉快的記憶,都和「讀書」無關。

我們要「讀書」,就是要享受真正的閱讀飲食。

如果我們可以這樣體會閱讀的飲食,那就應該知道:中學階段,一如我們身體正在發育,需要豐富的飲食,我們的心智也是。

所以我們要學習如何覓食,學習怎麼咀嚼或享受各種不同的飲食,更要養成均衡的飲食觀念與習慣。

飲食可以分四類:主食、美食、蔬果、甜食。閱讀也是。

主食,像白飯、炒飯、炒麵、饅頭等等,主要提供澱粉,讓我們吃飽。閱讀的主食,就是為了尋求人生在職業、工作、生活、生理、心理等方面問題的解決之道。所以,主食閱讀又可以稱之為「生存需求的閱讀」。我們讀一些「如何使自己健康」、「如何改善時間管理」的書,都屬於這一類。

美食,像魚、蝦、牛排、大閘蟹等等,給我們補充蛋白質的高營養食物。閱讀的美食,則是在幫助我們體會人類生命深處的共鳴,思想深處的結晶,很像是飲食分類裡的「美食」。所以,美食閱讀又可以稱之為「思想需求的閱讀」。我們讀一些哲學家、歷史學家、文學家的經典作品,都屬於此類。

蔬菜水果,幫助我們消化,吸收纖維質。閱讀的蔬果,是為了幫助我們查證閱讀過程中不了解的字義、語義、典故與出處。所以,蔬果閱讀又可以稱之為「工具需求的閱讀」。我們使用字典、地圖、百科全書,都屬於此類。

甜食,像飯後的蛋糕、冰淇淋,或日常的糖果、零食等等。閱讀的甜食,就是為了娛樂、消遣,是一種休閒。所以,甜食閱讀又可以稱之為「休閒需求的閱讀」。我們看漫畫、寫真集、輕小說等,都屬於此類。

(想知道更多有關閱讀與飲食的關係,請參閱《越讀者》Part 2「跨越四種閱讀飲食」。)

說到這裡要注意:甜食對中學階段的我們,有兩個陷阱。

第一個陷阱在於:「讀書」被考試、教科書、參考書等蒙上不可承受之重的壓力,所以一旦我們要自己尋找些讀物的時候,很容易就把甜食當作出口。

平常的課業壓力都那麼重了,要自己選擇書來讀,會找漫畫、輕小說等甜食是很自然的。

這也不是沒有前例可循。達爾文這位《物種起源》的作者,晚年由於健康因素,被家人保護,不受外界打擾,每天集中精神做四個小時的研究工作。在這樣的生活中,達爾文最重要的調劑,是閱讀浪漫的愛情故事。因而他有一個很有名的主張是:政府應該立法禁止,愛情的結局不得搞成悲劇。

達爾文可是一位畢生研讀、畢生創作美食閱讀的思想家與科學家。他都有需要以甜食來滋潤自己生活的時候,何況是我們。

不過,我們應該記得:沒有人是能只吃甜食活下去的。甜食是我們需要的,但不能過度沉迷,更不能以此維生。

第二個陷阱在於:有些父母對甜食的誤解很深的話,別想不開。

在考試的壓力下,父母因為不准子女看閒書、看小說,產生衝突的例子很多。在《越讀者》裡,我曾經寫過一則十幾年前,父母不准兒子看小說,導致他跳樓的悲劇。這種情節,不只一端。

對岸中國大陸是應試教育比我們只重不輕的地方,我們中學生碰上的問題,他們也都只多不少。曾經有一位華南師大的學生給我寫過一封信說:

上大學以來,很多親戚朋友都會說

「讀了這麼多年書,終於熬出頭了」。

很多時候,聽到這話我都會感到很慚愧。

所謂「讀書」,就是課本和參考書。這也算做「讀書」?

如果說,原來的讀書是一種責任,為父母,不得不讀。

那麼現在,我已經長大到對自己負責地來讀書時,

我不想對自己負責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據我所知,對岸的父母在讓子女看小說這件事情上,普遍比我們寬容許多。我問為什麼,得到的回答是:父母知道孩子為了考試讀書夠苦的,所以願意讓孩子透過讀小說來紓解壓力。也因為如此,所以對岸有大量以中學生為對象的青春校園作家當紅。

我們的父母對甜食的誤解比較深,不必和他們鑽牛角尖。能用達爾文的例子來說服他們最好。說服不了,也萬萬不要爭執氣憤到去跳樓。那不是我們為了吃甜食該發生的事。

最近有一位母親在聽我演講之後,提出一個問題:為什麼以前在她聯考的時代,考試壓力也是很大,但她可以當個「文藝少女」,寫寫東西也不成問題,但是今天的中學生卻不行了?

前年教育部一場研討會上,我聽一位長時間帶領學生寫作的教授說,那批學生在經過中學六年的應試折磨後,剛進大一的時候對任何寫作都排斥,連寫一個句子都有難處。那次聽的印象很深刻,所以我知道這位母親的疑問是什麼。

我回答她說:那是因為以前考試壓力大,但是學生尋找的出口還是書,尋找的甜食不論武俠或愛情小說,文字經常都十分講究。但是今天學生尋找的出口是網路上的影像、遊戲,是寶可夢,很多人根本不用小說來當甜食了。他們不讀,當然也就不會寫。

我想,如果愛看小說的中學生碰上父母責難的話,用這個例子來回應他們也不錯。

作者簡介︱郝明義(REX HOW)

1956年出生於韓國。1978年台大商學系國際貿易組畢業,次年開始進入出版業工作。歷任長橋出版社、《2001月刊》、《生產力月刊》、《時報新聞周刊》之特約翻譯、編輯、主編、總編輯等職。1988年任時報出版公司總經理,1996年離任。同年秋,創立大塊文化。1997年初接任臺灣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兼總編輯,1999年底離任。2001年創立Net and Books。2010年創立ChineseCUBES中文妙方。其所發想的中文妙方產品榮獲2013年德國iF 設計大獎的傳達設計獎(iF Communication Design Award 2013)。

現任大塊文化、Net and Books,與ChineseCUBES董事長。

著有:《工作DNA》(增訂三卷)、《故事》、《那一百零八天》、《他們說》、《越讀者》、《一隻牡羊的金剛經筆記》、《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大航海時刻》。譯著:《如何閱讀一本書》、《2001太空漫遊》。

個人網站:rexhow.com

facebook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rexhow.dna

 

*本文摘自網路與書出版《尋找那本神奇的書》,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我們為什麼要多閱讀?郝明義:黑夜的五加一力

郝明義 我的一切都是母親給我的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與六位中學生談閲讀,以及少年人的新世界

找到那本可以讓我們人生產生神奇變化的書。特別為中學生而寫,鼓勵少年人追尋新世界的無限可能。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有三個特別焦點。第一,探討網路時代為什麼還要「讀書」,閱讀紙本書到底有什麼好處;第......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