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郝明義:黑夜的五加一力


郝明義:黑夜的五加一力

黃建賓攝

我們為什麼要多閱讀?為什麼要多閱讀小說、詩詞、歷史、哲學等等不同類型的書?大塊文化董事長郝明義認為,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可以透過閱讀不同類型的書,從不同的方向來激發也練習理解力、想像力、集中力、傾聽力,以及整理的能力。而且如果動員了這五力來閱讀一本書,那將會相當自然地發生一件事…

文字,印刷在紙上,會有一種獨特的氣場。一張張印好字的紙按照順序,裝訂成冊,又會形成另一種獨特的氣場。

這個氣場的特質,就是前面所列的:抽象、安靜、收斂、孤獨、整體、線性、靜態、陰性。

雖然說今天電子書已經很普及,並且有紙本書所沒有的便利,但是同樣的文字內容,使用紙本書來閱讀,尤其如果在一個靜夜無人的時刻,就會體會到那種截然不同的氣場。

體會這種氣場,在這種氣場裡活動,至少會孕育出五種能力。

目前我們以考試教育為主的學校裡,對學生形同只要求、只逼迫單一種閱讀的能力——記憶力。

很多人不知道:如果在真正的閱讀氣場裡孕育出五種能力,那記憶力將是在綜合這五種能力之後,自然產生的第六種力量。

先有這五種能力,記憶力會自然產生。沒有這五種能力,那是在硬擠記憶力,痛苦不堪,效益也不會好。

這五種能力,就是理解力、想像力、集中力、傾聽的能力、整理的能力。

使用紙本書來閱讀,最適合培養這五種能力。回過頭來說,我們也最適合使用這五種能力來閱讀紙本書。

培養這五力、使用這五力,可以說是紙本書代表的黑夜的價值。

為什麼是這五力?

根本原因,就是在於一本書,不同於推特、臉書和電子郵件裡傳來的文字,是一個作者,透過了相當篇幅(通常至少要好幾萬)的文字,用他認為適當的方式,想和他期待的讀者說一些事情,分享一些事情,並希望說服讀者同意或接受。

所以這和推特或臉書上短則幾十字、長則幾千字的內容是不同的。

當我們打開了一本書的時候,就是要和作者開始對話了。雖然那個作者是隱形的,你看不到的。

因此,我們要設法跟上他的說話節奏,以及表達方式,這樣才能適當地理解他想要表達的內容。也只有當我們理解之後,才能判斷是否同意或接受他的觀點。

一本書的作者,不會只是攤給你一些數據或知識。他一定是有些觀點或想法要表達。像我寫這本書,就是為了想說明我所看到中學階段的閱讀出了什麼問題,以及可以如何因應。

所以,我們在閱讀的時候會動員到「理解力」。而我們的理解力,則是因為在閱讀一本本書的過程裡,和那些作者的對話而逐漸增強的。同時,也會因為閱讀不同類型的書而逐漸增強的。

作者和讀者是兩個不同的人。不但人不同,連生活、成長的時間和空間都可能不同。並且,作者觀看和思考事情的角度,也和讀者不同。

事實上,讀者都是希望能接觸到這些不同的角度,才想到要閱讀作者的書。總之,兩者就是會不同。

在這麼多不同的條件之下,一個讀者想要適當地理解作者想要說的事情,不能不動員到「想像力」。

我們的想像力,會因為在閱讀一本本書的過程裡,受到(如果夠好的)作者不斷給予的種種刺激、誘發,而逐漸增強。同時,當我們遇上完全陌生、甚至原先不感興趣的作者,也需要動員想像力來消除許多隔閡。

當然,我們可以知道:「想像力」和「理解力」是互相呼應的。

然而,雖然有的作者我們可能很容易理解、想像,但另外很多作者,即使我們動員了所有的「想像力」和「理解力」,仍然不容易理解,畢竟,他們所站的位置,可能和我們就是有很大的差距。

這時候,我們就要集中精神地聆聽他到底在說什麼。

閱讀作者寫在紙本書上的內容,不像閱讀網頁、電子書,有那麼多鏈接、檢索、新開視窗的方便。紙本書的閱讀,必須一行一行、一頁一頁,很線性地跟著作者的行文走。這本身就是鍛練我們「集中力」很好的機會。而如果我們想要清楚地掌握作者希望傳達的訊息,又正好需要這「集中力」。

閱讀一本書,雖然說是作者和讀者在對話,但首先發生的,畢竟還是我們讀者先在聆聽作者講什麼。

傾聽是一種能力。這種能力可以聽出說話的對方到底是打開了心底哪些門戶,向我們傾訴,也可以聽出對方到底在哪些地方有所保留,哪些地方模糊,容易產生誤會。

所以我們在閱讀一本書的時候,本身就是在練習「傾聽力」。

「理解力」、「想像力」、「集中力」、「傾聽力」,其實都是連動的。

「理解力」和「想像力」是一體兩面;「集中力」和「傾聽力」也是。而這四者之間又交錯影響。

最後,在閱讀一本書的時候,也就是和作者對話的時候,我們同時還在練習、也在動員的另一個能力是「整理的能力」。

聽著他說話,我們就在進行整理了。

「這個地方講得很對!我怎麼沒這麼想過?」

「等一下,這個地方說得很好,可是好像跟剛才另一個地方講的不太一樣?」

「這件事情原來是這樣。那可以和前面一個地方算是同一種類別。」

「這裡沒什麼特別的。」

「這裡我只明白一點點。先放過去,等一下再回頭來看看。」

在閱讀一本書的過程裡,我們不斷地在整理自己的思緒,也在整理作者說的話。所以,固然看完一本書,寫摘要的時候是在整理;閱讀過程裡做筆記也是在整理;即使什麼筆記都不做,自己的思緒在不斷碰撞,也是在做某種程度的整理。

而同樣的,如果沒有前頭的「理解力」、「想像力」、「集中力」、「傾聽力」結合在一起,而只想進行整理的話,這種整理的能力也一定持續不久,沒有效益。

所以,閱讀,就是在培養五力。也只有五力並行,閱讀才會進行得有趣、有效益。

我們為什麼要多閱讀?為什麼要多閱讀小說、詩詞、歷史、哲學等等不同類型的書?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可以透過閱讀不同類型的書,從不同的方向來激發也練習理解力、想像力、集中力、傾聽力,以及整理的能力。

最奇妙的一點是,如果動員了這五力來閱讀一本書,那將會相當自然地發生一件事:我們會很容易就把書的重要內容記下來了。

所以說,記憶力,是因為這五力而產生的。

這就是透過閱讀紙本書而培養、而動員的五加一力。

很多中學生的父母都擔心孩子讀「閒書」會浪費他們讀教科書、參考書的時間,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必須閱讀教科書和參考書以外的書,最好大量閱讀不同類型的書,才有可能鍛鍊出閱讀的五力。

光是想透過背誦那些單調的教科書和參考書來記憶,不只是在無謂地耗損孩子的記憶力,並且也從根破壞他們培養閱讀的五力。

當然,他們也根本不知道,如果一個少年人的閱讀五力能培養得起來,他們自己就會用一種輕鬆又方便的途徑來解決那些教科書所需要的記憶力問題。

但很可惜,我們的考試教育體制,從小學而中學而大學,是努力用二十年的時間來全面破壞閱讀的這五種力量。

也許,有人會說:可是某某人不也是從這個體制成長起來的?人家現在不也是優秀得很?

這個問題不難回答:那如果他是在一個更好的閱讀環境裡成長起來的話,不是會比現在更加優秀?


作者簡介︱郝明義(REX HOW)

1956年出生於韓國。1978年台大商學系國際貿易組畢業,次年開始進入出版業工作。歷任長橋出版社、《2001月刊》、《生產力月刊》、《時報新聞周刊》之特約翻譯、編輯、主編、總編輯等職。1988年任時報出版公司總經理,1996年離任。同年秋,創立大塊文化。1997年初接任臺灣商務印書館總經理兼總編輯,1999年底離任。2001年創立Net and Books。2010年創立ChineseCUBES中文妙方。其所發想的中文妙方產品榮獲2013年德國iF 設計大獎的傳達設計獎(iF Communication Design Award 2013)。

現任大塊文化、Net and Books,與ChineseCUBES董事長。

著有:《工作DNA》(增訂三卷)、《故事》、《那一百零八天》、《他們說》、《越讀者》、《一隻牡羊的金剛經筆記》、《如果台灣的四周是海洋》、《大航海時刻》。譯著:《如何閱讀一本書》、《2001太空漫遊》。

個人網站:rexhow.com

facebook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rexhow.dna

 

*本文摘自網路與書出版《尋找那本神奇的書》,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郝明義:恢復胃口的第一步──知道飲食的分類

郝明義 我的一切都是母親給我的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與六位中學生談閲讀,以及少年人的新世界

找到那本可以讓我們人生產生神奇變化的書。特別為中學生而寫,鼓勵少年人追尋新世界的無限可能。 《尋找那本神奇的書》有三個特別焦點。第一,探討網路時代為什麼還要「讀書」,閱讀紙本書到底有什麼好處;第......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