樟湖國中小校長陳清圳:大能力系統 教學生定義自己


樟湖國中小校長陳清圳:大能力系統  教學生定義自己

黃建賓攝

透過戶外教育點燃學習熱忱,回到課堂,運用大能力系統的引導,幫助學生改變,這裡的每一位孩子都在努力成為「更好的自己」。

《親子天下》87期-幫助每個孩子成功,精彩內容搶先看 >>

出發到採訪行前,久聞雲林縣古坑鄉樟湖國中小的名號。這所學校堪稱是近年來台灣教育的傳奇,無論是提到台灣最美麗的小學、戶外教育、實驗教育、生態學校等,幾乎任何的教育關鍵字,樟湖都榜上有名且名列前茅。

一路上隨口問起雲林在地人,人人都能為學校指路或介紹:「樟湖喔,就是古坑山上的那所學校啊!很多爸媽特地把孩子送去那裡,學生非富即貴。」沿著彎曲的山路開車近半小時後,一踏進校園才發現,指路的人方向指對了,卻說錯了。

校長室進進出出的人潮川流不息,中午過後,校長陳清圳才得空,向我們致歉並解釋,剛剛忙著處理「孩子的狀況」。原來,外界盛傳的「非富即貴」錯大了!

行政端老師左手處理學生們的期末學務,右手聯絡幾位「失聯已久」的父母,近兩百位學生,不少來自單親家庭、隔代教養、特殊兒等各種背景。做為公校,樟湖與其他學校最大的不同是一系列的「戶外教育」。

高挑戰、高難度,磨出勝任感

「很多人以為我們帶孩子做戶外教育,就是采風之旅,這兩者完全不一樣!」陳清圳解釋,「我做戶外教育,是在拉孩子的心。」看見家庭問題衍生的學習失落,陳清圳重建新校區時,特地拉高戶外活動的強度。「我們這邊成長於逆境家庭的學生比例非常高。如果孩子只是被關在教室裡比成績、比高低,他的心絕對拉不起來。因為沒有家庭的後盾,一味的比較,孩子的信心會被擊垮。」陳清圳說。

「我們花最多時間投入的是生命教育和人格教育。學習必須點燃孩子生命的熱忱,先拉回孩子的心,後續的學習動機才有辦法展開。」陳清圳補充,「畢竟品格跟恆毅力,不是光用說的、光用教的,就能讓孩子學會,」也因此戶外教育成為樟湖國中小最重要的核心。

「每個人在生命過程中遇到困難或許可以逃避、畏懼和躲藏,卻只有勇敢的去挑戰,才能從挑戰中長出克服萬難的力量。」為了讓孩子明白,陳清圳將寒假一週的單車課程取名「堅毅」。沒想到,連天公都「作美」,每一回帶孩子挑戰,天候都讓原定任務更艱難。今年一月雖是暖冬,出發前兩天馬上迎來第一波寒流,樟湖一百九十五位孩子,在寒風細雨中開始為期六天、超過一百公里的單車行。

走出競爭教室,彼此做夥伴

天氣的磨難,讓原本的考驗更摧殘人心。半路上,後方隊伍透過對講機求救:「後面幾個小隊,已經騎不上去了……」年紀較長、擔任單車活動小隊長的學生第一時間精神喊話:「牽也要牽上去,不准放棄!」兩位高年段學生緊接著說:「校長,我們去支援!」

陳清圳說,當二位學長停下車來,準備回到後面陪伴學弟妹時,高年段的學生也紛紛表達願意去支援,「我心裡開始溫暖起來。」他僅簡單叮嚀:「記得帶著他們騎、而不是責備他們,」便放手讓孩子掉頭支援。

「學校內的領域教學,儘管鼓勵合作學習,但既有的框架無法跳脫,過多的考試壓力、升學競爭,後來孩子只會著重在考試、比出人的高下。」陳清圳堅信,唯有登大山、騎單車這類的活動,將孩子帶至野外,不斷挑戰身體的極限,「觸動孩子內心後,孩子的生命變得柔軟,面對別人的脆弱懂得伸出手,內心面對自己時卻更堅強。」

這次單車行從出發後兩天就來了大陸冷氣團,寒風刺雨沿路不絕,第三天更要面對強大的落山風,第四天則開始七十六公里上上下下的山路,陳清圳在臉書上形容:「翻山越嶺不僅是體力的消耗,連每個老師都用意志力在撐。」即便面對如此艱鉅的困難,每一個孩子更傾力協助年紀小的學弟妹,團隊合作和人際連結,老師們不須多言,孩子都學會了。每一天的每一步踏騎,都在碰撞,卻也都在修考試不考、但一生帶著走的生命學分。

拋開傳統賞罰,開啟自主性

開學回到樟湖校園的教室,沒有高強度的戶外教育課程,老師另有一套培養孩子恆毅力、責任感、團結合作、同理心等各種非認知能力的方式。

四年甲班教室後方的布告欄上,沒有眼花撩亂的獎狀,而是十二張大大的生字卡,感恩、好奇心、團隊合作、責任、自我控制……等一字排開。每一張字卡下方,都列著注解。例如「樂觀」是指:當不好的事情發生時,我會想該如何改進讓下一次更好;我相信自己對於不在行的事情,也能有所進步。

四年甲班導師鄭雅心解釋,這些是她想在教室裡培養孩子的「大能力」。在小學的班級裡,老師每天都得處理各式各樣的狀況和衝突:學生缺繳作業、分組活動時,有人不管組員進度,一直超前、又或者孩子們起口角,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吵個沒停……

決心不再每日嘮叨、找出真正能幫助孩子改變的方法,鄭雅心從二○一六年八月的學期初嘗試加入這套「大能力」評量系統。鄭雅心解釋:「主動、責任、團隊合作,對孩子來說都是很抽象的詞彙,」她先將字卡發下去給孩子們討論、再帶孩子認識詞彙的意思,最後共同表決出對這些能力的定義,「除了讓我掌握他們的理解程度,也讓全班孩子建立這些特質的共識。」

鄭雅心行動力十足,參訪完KIPP計畫後回台立刻展開實驗,在教室內貼滿整牆的「恆毅力」關鍵字,隨時提醒孩子「我可以」。

用「大能力」系統訂定新目標

 

鄭雅心的教學也強調「動手做」的學習,讓孩子共同合作完成地理模型,揮灑創意的同時,也培養團隊合作力。

有了共識的下一步,鄭雅心讓每個孩子們在小卡上設立目標,分別寫下「我最想要的大能力」「我已經有的大能力」「我還沒有的大能力」,以及「全班的目標」。 孩子們的誠實和自省能力,超乎大人們的想像。

不寫作業的小美,來自單親家庭,每到週末,只想把握跟母親相處的時光,週一返校,作業簿時常一片空白。大能力計劃開跑三個月後,小美竟主動向老師提出申請,希望利用週五午休時間寫作業。小美在「我還沒有的大能力」紙條上寫道:「我覺得我沒有責任的大能力,因為作業都沒寫完。」

現在鄭雅心不再需要每週耳提面命,孩子自主提出「改善對策」,小美也卸下了「作業缺交王」的頭銜,繼續向下一項「自我控制」大能力挑戰。我們來到教室的這一天,她左手拿著零嘴小饅頭、右手拿著鉛筆寫數學考卷,對我們說:「要我一邊克制不吃點心,真的有點難欸……我要再加強自我控制!」

在鄭雅心的教室裡,每天都有著微小但令人感動的進步。「要把孩子們的行為和這些能力做連結,能力才會變具體,要重點加強時才會有明確的方向。」鄭雅心說,這套「大能力」評估系統,最重要的是讓孩子意識到自己的不足,並且願意開始改變。

在學期中的課程,鄭雅心也盡可能融入這套「大能力」系統。孩子們的學習單上,在每一單元的結尾,最後的評量不是阿拉伯數字、也不是甲乙丙的等第,而是請孩子們依據自己的表現,以好奇心、團隊合作、責任、自我控制等指標評分。

像是學期尾聲,鄭雅心讓孩子們分組動手做山河模型、學習地理,製作過程中,不免有孩子自顧自的砌著自己的山頭,這時,一名小女生指著同組小詹說:「你這樣有團隊合作嗎?你要跟組員們一起合作啊!」

現在學生之間不再指著鼻子罵道:「你很自私!」「你又亂發脾氣喔!」鄭雅心笑著說:「孩子們已經內化這些指標,用正向的、共通的語言激勵跟督促彼此。」

問起鄭雅心怎麼會如此強調培養「大能力」?由於她是TFT第二屆教師,二○一六年暑假和陳清圳、TFT創辦人劉安婷一行人到美國參訪KIPP(Knowledge Is Power Program,知識就是力量計劃、美國公辦民營特許學校),又看了《恆毅力》(Grit)一書後,大受感動,想在教室裡試著做。沒想到,學期不到一半,就有如此顯著的改變。

「恆毅力所連帶的相關技能可以結合學科,讓孩子日復一日的浸潤。」鄭雅心說,出了社會的大人都明白,每一天、每一份工作裡都需要整合這些大能力,「一旦我們的孩子學會了恆毅力連帶的技能、擁有了這些特質,就不用擔心孩子有什麼學不會。」

儘管每一個孩子的起點以及需要改變的面向都不同,但鄭雅心帶著孩子訂做一個個「更好的自己」,而非齊頭式的平等。

走出四年甲班的教室前,再看一眼教室後方的布告欄,守秩序、保持整潔的獎牌不再重要,因為每個孩子,都不斷在為自己努力,培養專屬於自己的「大能力」。

教育最重要的,就是培養孩子生命的柔軟度,連老師也要一起培養生命的柔軟度。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