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成長中重要且必經「情緒課」

教育頑童鄭同僚:我還想辦學校、至少要10所


教育頑童鄭同僚:我還想辦學校、至少要10所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鄭同僚做的不僅是樹人,還有樹立各種實驗教育類型,讓各式各樣的孩子在專屬的土壤中成長。黃建賓攝

種籽實小、台北市同心華德福、影音學校⋯⋯這些學校背後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鄭同僚,他是政大的副教授,也是一腳跨在體制外教育的改革者。

政大教育系副教授是鄭同僚名片上的頭銜,他也是各種大型教育計畫的主持人和顧問,來自體制教育圈內的他,明白體制的龐大和限制。

他也擁有許多體制外教育團體的身分,像是新北市種籽實驗小學計畫主持人暨教學總顧問、臺北市同心華德福教育共學團體鄭同僚執行長、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計畫主持人等。

一腳踏在體制內,一腳跨出體制外,鄭同僚了解家長和孩子的需求,因此成為國內少數深諳官方程序又能擔任體制外聲音的橋樑。

鄭同僚笑說,「只要有人要衝撞體制,我都奉陪。」

在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前,許多自學團的申請碰壁,像是找不到場地、沒有法源根據可以借用教室,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僚哥」。如果沒有鄭同僚,很多瘋狂的教育計畫都不會成真,譬如:「台北市同心華德福共學團」,正式成為第一個借用台北市公立小學教室上課的非營利共學團體;去年甫成立的「台北市影視音實驗教育機構」,是全台首創第一所培育影視人才的高職。

而這每一個瘋狂的背後,都為後續的每一個教育創新,帶來新的可能性。舉例來說,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籌辦的自學團體「無界塾」便沿用同心華德福為先例,順利借用台北市芳和國中的教室開課。

他一腳站在體制內是為了做師資培育,另一腳卻在體制外,努力希望走出一條教育新路。因此,許多人在投入實驗教育前,都找鄭同僚諮詢,他同時也是台灣「跨足最多種實驗教育類型」的教育專家。

教育的理想:讓孩子成為他自己

問起當初為何投入實驗教育?鄭同僚答得理所當然:「在台灣,任何對教育有感覺的人,很難不開始。」鄭同僚在大學裡任教,卻常看到大學生對課程興致缺缺、不知為何而學,「快畢業的學生卻對未來很焦慮、不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這種例子很多,」對於學生大把青春都在考試,沒有時間探索自我,他直言這是一種「浪費」。

「我們不用自我欺騙,當你看到念種籽學苑的孩子、體制外的孩子,被賦予很多機會去探索,」他說,他真正的教育理想是:「孩子潛能的開展,順著孩子的性、而非扭曲孩子本身。」短短的一句話中,鄭同僚提了三次「孩子」。一整場採訪下來,他幾乎重複提了三十多次。

「但是我們現在教育現場在做的事,孩子的成長是被扭曲的。不管被有多好的理由(像是考上好學校就能找到好工作),都沒辦法說服我。」提到教育理想時,鄭同僚很溫文,但一講到教育現場時,他批判得很重:「更嚴重的說,我們現在很多的教育方法和手段,是不道德的。」

鄭同僚認為,台灣傳統的菁英教育,以前因為人多,一班動輒40、50人、一年出生40萬人,部分的菁英可以撐起一整個社會,「但現在人數掉了一半,現在連20萬的學生都不到,我們一個孩子都不能放掉。」

「真的是一個學生都不能少」,不論是單純從人性的考量,或是從國家社會的功利角度來看,都應該要真正把每個孩子帶起來。「每個孩子都是台灣國力的一部份。這些被放棄的孩子,他其實都是有大好機會的、有許多潛能的。」鄭同僚專長教育政治學,並且在政大固定開授「教育社會學」必修課,他的觀點出自他一貫的脈絡。

多元,總比一成不變的教育好

「之所以衝撞體制,或者說要改變體制,但整個體制結構實在太龐大了,」鄭同僚說,每年看著學生畢業後進到體制內,「有再優秀的學生、再好的老師,如果只是一點小改變,產生不了太大的作用。」

對鄭同僚而言,衝撞體制只是第一步。「在衝撞體制、改變體制後,更重要的是創造典範,」他說。

十三年前他便捲起袖子,從教改先鋒黃武雄教授手中接棒主持「新北市信賢種籽實驗國民小學」,在新北市實驗「史上第一所公託民營」的小學。後來他和一群嚮往華德福教育的家長,一同在台北市推動共學計畫、成立同心華德福。

兩年前,身為澎湖人的他,回到故鄉做田野調查,這才發現許多離島小校因少子化而瀕臨廢校,轉而投入偏鄉小校的實驗計畫,期望透過混齡教學,提高學生的同儕刺激跟學習成效,也改善偏鄉教師員額不足及裁併校危機。

無論是人本、公辦民營、華德福、自學、偏鄉小校、高職等各種系統,都有他的身影。這看似毫無脈絡可循的發展,但他其實都在做相同的一件事:打造台灣教育的多元性。「我相信,任何體制外的教育,都不會比現在的台灣體制內糟。」鄭同僚講得很篤定。

許一個教育夢,也許台灣教育一個未來

儘管投身實驗教育這麼多年了、近年來實驗教育堪稱百花齊放,鄭同僚卻說:「我還不能休息!我還有好多事情要做,我還想辦學校、至少要10所,現在才第5所。」

鄭同僚的焦急來自於,「孩子不斷的長大,」只要實驗教育的腳步慢一年,就又有一群孩子在相對僵化的教育體制下受教。「如果現在不開始做,明年就又拖了一年。不僅是孩子會長大,這個體制的慣性又會被複製或繼續延續下去。」

行動力十足的鄭同僚,在採訪的尾聲,正收拾著行囊,要趕往下一場會議,推動下一個實驗教育的新計畫。

延伸閱讀:

實驗教育真的那麼好嗎?

北中南東全台實驗學校都在這!

新竹市陽光國小華德福實驗分校:平民版華德福學校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