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夏令營最後早鳥優惠,2人同行再折扣

父母為什麼會變成「孝子」、「孝女」﹖人類學家媽媽的田野報告


父母為什麼會變成「孝子」、「孝女」﹖人類學家媽媽的田野報告

shutterstock

在遠古或很多部落,小孩意味「帶財」,因為小孩會幫忙帶小小孩、做家事;而「現代父母」反而落得「孝子」、「孝女」,確保孩子衣食無缺、受教育,一路照顧到成年,提供愛、資源,甚至幫忙買房子﹖人類為了後代付出龐大代價,而且一付出就是一輩子,這一切所為何來?且看人類學博士媽媽的田野報告。

所有靈長類動物之中,人類的孩子出生時最無法自立,依賴期也最長。我們來到世上的時候,基本上是尚未發育完全的胎兒,神經還沒完成連結,極度仰賴成人照顧。人類和其他靈長類動物不同,出生時連抓握都有問題,得由成人抱著。而且人類不只是出生時很脆弱,在接下來的嗷嗷待哺期,我們的「幼態持續」(幼年特徵維持很長一段時間的現象)以眾多深遠的方式,同時影響著父母與孩子,而且一影響就是非常多年。人類學家梅瑞迪.思摩(Meredith Small)表示:「人類的童年期造成人類有較長、較複雜的父母期。」我們在身心兩方面都與子女密不可分。這種關係是雙向的,而且時間通常長達一生。我們讓孩子衣食無缺,還付錢讓他們受教育,一路要照顧到成年。接著我們還可能幫子女買房子,而且提供愛、資源給他們的下一代。我們人類為了後代付出龐大代價,而且一付出就是一輩子,這一切要如何解釋?

在悠悠的歷史長河之中,人類從前並非如此。我們的老祖宗不太可能像我們現在這樣,一直停留在嬰幼兒期,接著又要一直靠別人養,而是得立刻進入性成熟期。科普作家奇普.沃特(Chip Walter)表示:「大約在一百萬年前,演化的力量讓人類的嬰幼兒期與前青春期之間,又多出六年──多一段童年期。」為什麼會這樣?數十年來,專家都認為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改變,是因為早期的年幼人亞科(Homininae)需要一段額外的時間,以學習語言與使用工具等技能。從這種觀點來看,人類的童年期不斷拉長是為了傳授必要知識。人很特別,需要特別的童年期

演化理論:兒童期是為了減輕成人的負擔

不過這種理論有漏洞。天擇不太可能選擇多出一段會加重父母負擔,還讓父母、子女與整個族群都陷入危險的時期,只為了讓某些孩子可以學習生火與流暢的表達能力。如果要弄清楚為什麼人類會出現童年期,不能繼續假設古代的童年期一直都像今日這樣。或許最初的童年期,不是為了玩耍,也不是為了學習。或許童年期的出現,不是為了孩子,而是為了成人,對成人有好處。貝瑞.波金(Barry Bogin)、克利斯坦.霍克斯(Kristen Hawkes)、安.澤勒(Anne Zeller)等人類學家認為,唯一說得通的理論,就是兒童期是為了減輕成人的負擔,好讓成人可以生下一胎。這派的學者認為,孩子是小幫手和保姆,可以讓母親休息與恢復體力,母親才有辦法養大他們,接著生出更多孩子。一起幫忙養孩子的人不是男性伴侶,而是孩子。其他的人屬動物消失在地球上時,現代人類卻活了下來。兒童期是拿來工作、不是拿來玩的時期。

我們只要看現代的人類,就能了解學者的理論。在多數文化,孩子到了七歲就開始幫家裡做事。他們照顧雞鴨、整理廚房、幫忙揀柴火,煮飯洗衣服、在市場上叫賣。不過大多數時候,他們是年幼弟妹的保姆,甚至照顧表弟表妹。事實上,UCLA人類學教授湯瑪斯.懷納(Thomas Weisner)發現,在多數地方,照顧與陪伴年幼孩子的人,主要不是母親,而是年紀較大的孩子研究兒童的學者表示,孩子天生喜歡幫忙,可以融洽處於一群年紀不同的同伴之中,彼此有個照應。他們會觀察大人,和大人一起工作,還把自己學到的東西教給其他孩子

這種大自然的安排,似乎適用於每一個人,特別是孩子不需要太多技術就能幫上忙的活。舉例來說,在墨西哥傳統的馬雅村莊,孩子會照顧家裡,還會在市場上擺攤。人類學家克拉瑪(Karen Kramer)發現,當地的孩子對自己很有信心,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而且做得很順手,覺得自己是重要的小大人。他們的父母不像西方工業國的許多父母,不覺得自己充滿壓力、沮喪又疲累。在西非國家,孩子三歲就要開始幫忙。人們常說:「有孩子的人不可能窮。」孩子是資產,被愛、被重視。這種環境下長大的孩子,可以帶來真正的歡樂,因為他們可以做出貢獻,「帶財」到這個世界

工業化時代:孩子是大人的「工作」

然而在工業化的西方,我們讓童年期變得很不一樣。我們認為孩子什麼都不該碰,長大再說。他們是被照顧、呵護的對象,不會處在周圍有很多人說話、技能與年齡各異的團體之中,身邊不會被哥哥姊姊、弟弟妹妹、堂兄弟姐妹圍繞,一起學習講話,幫家裡做事。西方的孩子會上學,有時兩歲就得上。他們在學校的時候,和同齡的孩子,以及沒有血緣關係、不一定真心關心他們、被稱為「教師」的陌生成人,一起被隔絕於社會之外(今日出生率低,學校是聚集一群孩子最有效的方法)。我們的孩子沒有一群年長親戚教他們實用技能,也沒有人一整天在他們身邊說話,讓他們學習語言,而是靠不斷重複相似的聲音學說話(我們反覆念著:「噠噠噠噠」和「貓貓貓貓」)。在我們的世界,孩子是大人的「工作」,大人的生活繞著他們的需求打轉,而不是孩子繞著大人轉。每次你幫孩子鋪床,或是幫他們煮完特製的兒童餐後得清理廚房時,你都會感受到他們的確是你的工作,也或者你付錢請別人替你做。

人類學家思摩指出,在我們目前身處的地質學年代「人類世」(Anthropocene),孩子是「無價之寶,但毫無用途」。西方人用自己的一套方式重視孩子,別的文化崇拜祖先,我們的家長卻是孝順孩子的「孝子」、「孝女」。不過我們也抱怨養孩子又貴又累人,事情的確如此──因為我們的孩子不太需要養活自己。西方做了和演化結果相反的事,結果就是母親身處特殊的生態、經濟與社會環境。無憂無慮的童年是富裕的現代西方發明出來的東西,照顧孩子、陪伴孩子主要是母親的責任這種觀點,也是現代的產物。人們認為母親除了要負責讓孩子活過嬰兒期,也要負責他們整個童年期的幸福安康,甚至為他們一生的成功負責。就算母親不是唯一要負責的人,人們也認為責任大多在母親頭上。現代西方因為童年期不同,母親身上的責任也因而不同。我們西方人完全無法想像古代是什麼樣子,也無法想像世界其他角落的情形。

童年期與母職的變化在曼哈頓上東區最為明顯,讓人喘不過氣。在這個人人有資源愛生幾個就生幾個、高度競爭的小小世界,養出「成功的」孩子是地位的象徵──可以反映出你的身分地位。拉拔孩子、無怨無悔照顧他們是一種天職。在上東區當母親是一種不成功便成仁的高風險職業。當母親的人壓力很大,很焦慮,因為成功或失敗的責任,通通在我們身上。孩子要是成功,那是我們的功勞;孩子要是失敗,那是我們當媽的人失敗。這種想法太牢不可破,我發現自己逃脫不了這個重責大任。

也難怪上東區的媽媽,全在脖子上戴著刻著孩子姓名縮寫的小牌子,手指上也戴著疊戒,一個戒指代表一個孩子。此外,在她們的通訊錄上,媽咪被列在孩子底下,因此在許多我新結交的朋友的電話與電子郵件通訊錄上,我的代號不是「溫絲黛.馬汀」,而是「艾略特.馬汀的媽媽,溫絲黛.馬汀」。母親與孩子完全融為一體,我們由我們的孩子定義。上東區的媽媽會用名牌繩掛著自己孩子學校的識別證,上頭寫著「某某人,家長,某某學校」。每次我看到女人脖子上掛著那種東西,都會想起我們附屬於孩子之下。寫電子郵件的時候,我們說明自己是誰與署名時,都會附上自己是「皮爾斯的媽媽」或「艾佛略的媽媽」。我們對話時會問:「妳問了舒勒的媽沒?」女人變成自己的孩子,孩子和她們融為一體。我的作家朋友艾美.弗森曼(Amy Fusselman)寫道:「就好像我生孩子之前,沒有自己的人生,誰都不是,就好像是孩子給了我生命一樣。」

其他的孩子,那些媽媽早已替他們申請學校的孩子,他們比我的孩子優秀嗎?我每天看著名單愈來愈短的托兒所,心中十分焦躁。每多過一天,能申請的學校就愈少。這是一場大風吹遊戲,而且我有不能輸的壓力。別人的孩子比我的孩子聰明、比我的孩子可愛嗎?他們的父母是比我和先生還要好的父母嗎?我不這麼覺得。不管再難,我都要申請。我打給嫂嫂,打給嚮導英嘉,請她們幫我。她們和她們的朋友,沒有和我家孩子同齡的孩子,所以可以幫我,又不必擔心我的孩子和她們的孩子競爭。你可以說我漸漸學會了上東區的做事方法,也可以說我完全失去自己的觀點,看你從哪個角度看。

作者簡介|溫絲黛.馬汀博士

於密西根大學修習人類學;後於耶魯大學取得比較文學與文化研究博士學位,側重於人類學、人類學史與精神分析史。長居紐約,於此地有逾二十年的寫作與社會研究者經驗。常於《今日秀》(Today)、《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CNN、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NBC News、BBC Newshour、福斯新聞(Fox News),探討繼父母/親子議題。文章常見於線上版《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哈潑時尚》(Harper's Bazaar)、《The Daily Beast》等。另著有《Stepmonster》一書。目前與丈夫和兩個兒子定居紐約市。

 *本文摘自時報出版《我是一個媽媽,我需要柏金包!:耶魯人類學家的曼哈頓上東區臥底觀察》,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