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如何與天職相遇?


如何與天職相遇?

Shutterstock

學測放榜,考招方式各方吵不停,然而如何保有孩子的學習動機與興趣,應該才是問題點的核心吧?有真愛,才能促成行動。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稱號的見城徹小時候被同學排擠,大學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後來卻能在33歲當上總編輯,41歲成為集團的董事編輯部長。他如何找尋他的天職,並發揚光大?

從還是個小學生時,我就很喜歡書。也因此一路努力想辦法進了出版社。編輯這份工作太有趣、太有趣了,我每天都工作到天亮。我想說的是,如果你不對什麼投入時間或金錢,就不可能遇見天職

經常有人問我:「見城先生是個不論何時都對工作保持狂熱的編輯,您是如何與這份天職相遇的呢?」遇到這樣的問題時,我往往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會成為一個編輯並非偶然,只能說是必然。再說得更清楚一點,對我來說,編輯這份工作是我唯一的避難所。

如果想與天職相遇,不豎起耳朵傾聽內心的聲音可不行。假設你是個對絲襪感興趣的變態,只要去絲襪公司上班就好了,跟公司大不大,薪水好不好沒有關係。這麼一來,該做的就只有苦心鑽研,成為日本第一。

少年時的我,是個自我意識極度過剩的人。正因為比別人敏感,所以比別人更容易受傷,甚至曾因感受力太強而被討厭,遭到同伴排擠。

明明我是那麼為別人努力發揮想像力,卻因為對方還只是孩子,無法理解我的想法,於是,我的少年時代經常都在「沒有人願意了解我」的寂寞與感傷中渡過。

書本,是唯一的朋友

在陷入孤獨絕望的狀況中,只有書本是我唯一的朋友。因為一個人讀書這件事,不需要和別人建立關係。於是我埋頭書中世界,無論何時都能張開想像力的翅膀,任意馳騁。我可以任意支配、操控我張開想像力翅膀飛翔的世界。對我而言,沒有比讀書更爽的事了。

我也瘋狂地沉迷漫畫。那時,每星期《週刊少年Maga zine》和《週刊少年Sunday》的發售日一到,我都會貪婪地沉浸在漫畫的世界中。

講談社出版的《少年少女世界文學全集》(共五十集)和《杜立德醫生》系列〔休.洛夫汀(Hugh Lofting)著,共十二集〕是我特別喜歡的書。少年時的我認為自己「和人類無法溝通」,杜立德醫生能和金絲雀以及猴子說話,他的旅程看在我眼中真是有趣得不得了。此外,我也很喜歡看描寫養大野生獅子的《獅子與我》系列〔喬伊.亞當森(Joy Adamson)著〕。

我對《歐洲的青春:我的法國留學記》(加藤恭子著)、《美國青春旅行》(大山高明著)、《三明治高中》(植山周一郎著)、《什麼都要看》(小田実著)、《離天堂最近的島嶼》(森村桂著)等遊記文學也愛不釋手。

為什麼會被這些書吸引呢?因為我追求的是一個「不在這裡的他方」。唯有書本能夠滿足我對「另一個容身之所」的強烈慾望,撫慰我在這個世上感覺到的孤獨與寂寞

即使上了高中,我終於建立人際關係,也交到了朋友,最喜歡的事依然是讀書。

五味川純平的《人類的條件》是總共有六集的長篇小說,我在高二暑假只花兩天,就一口氣讀完了。主角梶最後死在中國不知名飄雪的曠野中。這是他為了追求自己相信的正義,活過痛苦一生的結果。

「你甘願就這樣死去嗎?」「你到底為了什麼而活?」這些疑問衝擊了我,彷彿腦袋受到毆打一般。

天職這種東西,不是一直毫無頭緒地換工作就能找到的。你應該做的是,對什麼投注大量時間、金錢與精力,即使那會令自己受傷、痛苦也要去做。

從此之後,我也開始深受左翼文字吸引。一本又一本地讀著高橋和巳的《憂鬱的黨派》、《我心非石》、《邪宗門》等作品,同時也熱衷埋首閱讀司馬遼太郎的《龍馬來了》,以及松本清張的眾多推理小說。

芥川賞發表後,我也讀了柴田翔的《別了,我們的生活》和庄司薰的《當心啊小紅帽》這類小說。石原慎太郎、大江健三郎、五木寬之等作家的作品,也都在興奮的心情中讀完。對我影響最大的,是高橋和巳的《人類的條件》和《邪宗門》等一連串作品,以及吉本隆明的詩集,尤其是《為了轉向的十篇》。

我耗費大量時間、金錢與精神讀書,甚至連吃飯和上廁所的時間都不浪費,也是少年、青年時代那樣幾近囫圇吞棗的大量閱讀,形成了如今這個「見城徹」的人格。對我而言,讀書就是人生,走上編輯這條路是必然的結果。

天職這種東西,不是一直毫無頭緒地換工作就能找到的。你應該做的是,對什麼投注大量時間、金錢與精力,即使那會令自己受傷、痛苦也要去做。生活方式的累積會決定今後的一切。

作者簡介|見城徹

1950年生,現任幻冬舍社長,有「日本暢銷書之神」的稱號。曾經是大學剛畢業,投遍履歷也進不了大出版社的熱血青年,在好不容易進入「廣濟堂」後的第一年,即以二十四歲的新人之姿,企劃出暢銷三十萬本的《公文式數學的祕密》,並讓原本會員只有五萬人的「公文數學研究會」一舉躍升為年營收超過六百億的大企業。在角川書店任職時,曾將《角川月刊》的發行量,從數千本擴大到十五萬本的規模,也出版了狂銷四百萬冊由森村誠一所執筆的《人類的證明》、五本直木賞作品以及無數膾炙人口的暢銷書,四十一歲就爬上董事編輯部長的位置。但在被認為一生無虞時,毅然離開角川,創立幻冬舍,屢次打破出版常規,甚至不惜賭上公司的存廢發行新書,在二十一年內創造出二十一本銷量破百萬本的暢銷書,寫下日本出版界迄今無人能破的黃金傳奇。著有《編輯這種病》《不憂鬱哪算是工作》等書。

*本文引用自時報出版《人生是一個人的狂熱》,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吳沁婕 :在苦悶的15歲,讀小說,拯救了我的年少心靈

陶晶瑩:迷惘時,弄清楚自己要當怎樣的大人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