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小學生拍紀錄片,透過鏡頭打開視野


小學生拍紀錄片,透過鏡頭打開視野

田滿小組,由右至左分別是曾詰淩、黃書凡、林宥蓉、蔡辰緯跟黃峻傑。李易倫提供

如果小孩的學校老師出了一個拍片的專題作業,一做就是兩個月,而且常常凌晨四點就得把小孩挖起來,送去校門口集合,主題還是硬梆梆、連大人也不見得能懂的「農地農用」政策,身為家長你會支持小孩去做嗎?

這麼「瘋狂」的作業,去年從宜蘭縣北成國小畢業的五個同學,蔡辰緯、黃峻傑、林宥蓉、曾詰淩和黃書凡,竟然完成了!他們五位在升小六的暑假拍了兩個月,完成第一部紀錄片《田.滿》,探討宜蘭的農舍議題,獲得2015年神腦基金會原鄉踏查紀錄片競賽國小組全國金牌獎,而且受邀成為2016年3月綠色影展的閉幕片。

六下的寒假他們又接著拍,預計在今年二月底推出二部曲《田滿2:重生》。從小六一路拍到國一,五人小組要用鏡頭,記錄雪山隧道通車十週年來對宜蘭土地造成的影響。

拍片,源自於對土地變化的好奇

從陰暗的雪隧鑽出來,蘭陽平原燦爛的陽光,一望無垠的藍天、綠地,還有遠方的龜山島,視野大開。但在地的宜蘭人會說,以前綠地才是真的一望無際,現在農地上不種稻,反而「種」了好多房子(農舍)。

喜好攝影的李易倫拿出十多年前的宜蘭空拍照給同學看,大家比較出差異點:「土地變破碎」、「風景變醜了」、「空氣也變得不好」,許多農舍、民宿是外地人蓋的,有些沒人住、有的則是週末才來住。「為什麼農舍越來越多?」「什麼樣的土地才是有價值的?」引發了孩子對家鄉土地的興趣,於是五個「素人」同學從零開始學,邊學邊拍,用影像記下家鄉土地的故事。

沒想到,這個三十分鐘的片子得獎,媒體爭相報導,小導演到各校分享拍片經驗,這段故事還被選進中年級教科書,帶領田滿小組的北成國小老師李易倫說,一開始「沒有想到要搞這麼大!」有人問「 農地農用,關小學生什麼事?」李易倫解釋,「 農地農用看起來跟小學生好像沒關係,拍農地政策的片子,也不是要他們以後去舉牌抗議,但小孩會長大,如果有一天他們有了政策主導權,會做出什麼抉擇?所以,當然有關係啊!」

空拍機拍到墜機仍然繼續拍,素人變導演

升小六暑假「不用補習、又剛好沒事做」的五個同學,就在拍第一支的兩個月間,從素人被鍛鍊成小導演;第二支《田滿2:重生》依舊是原班人馬,但他們已升上國一,時間更破碎,李易倫說,這五個同學從一開始自願帶著熱情來,共同特質就是「以拍片為首要任務」,不會因為補習、出去玩就不來,家長也都很支持,彷彿用一種「老天爺就是點你們五個跟老師做這部片」的義氣相挺,認定這是一個難得的學習,就連老師要求清晨四點起床、到學校集合,家長孩子都毫無怨言。

和第一支談農地農用概況的內容相比,第二支更聚焦在探討「怎樣的土地才有價值」,鎖定六個具有代表性的宜蘭農夫深入採訪,在九個月拍攝過程中學到了好多學校沒有教的事。

田滿小組採訪現場,一人提問,其他小組成員當拍攝採訪助理。李易倫提供

五個同學團隊合作,一人認領一個農夫,自己找方法(臉書、私訊、打電話)接洽,沒跟陌生人講過話的同學必須跨出害羞的第一步,有的撥電話前還緊張到要先打草稿、念一次給老師聽;接著敲受訪者跟團隊成員的共同時間,然後設計題目,構想畫面。採訪拍攝當天,其中一個當提問人、另外四個就當拍攝助理。小組構思問題時常會互相打槍,李易倫說:「像是有的問題問得很爛,受訪者答完『好』跟『不好』之後就沒了,」同學訓練出「預測答案」的能力後,就能有效提高採訪的含金量。

空拍機不能飛在鐵皮屋上會斷訊

談到拍攝細節,李易倫彷彿是在帶一個專業的攝影團隊。像是旁白、配樂、動畫、操作機器,小組全都自己來。攝影機調成手動設定,光圈、快門、感光度、白平衡這些原本一知半解的名詞,操作後就理解熟悉了。

很多事也都在錯誤中學習,比方空拍機拍到墜機、犁田,甚至兩台空拍機到最後都無法復原報銷了;有時拍完回去重看帶子才發現,站在稻田中收音根本是一個悲劇;受訪者眼神要看哪裡,角度也要先喬好再拍;李易倫也會問小組,你們要「空拍機」飛哪裡、怎麼飛?上下左右升降,用鳥的視野看大地,就這樣嗎?腦中要先構圖,而構圖必須有意義。

李易倫的個性比較急,如果到了現場,小組才分配討論,讓受訪者枯等,或是拍完了發現構圖跟預期不同,準備工作沒做齊,他說:「受訪者到場卻不能拍,難道好意思再約一次嗎?辛苦拍了上百個檔案回來挑,卻不能用,我就會生氣罵人。」

從拍紀錄片的大專題作業,李易倫發現小組展現了責任感、合作精神跟出去就要獨當一面的勇氣,他們也認識到成員各有特色,有領導型、溝通型、吃苦耐勞型跟必要時刻跳出來犧牲奉獻型,這些都是課本沒有教的真實收穫,也讓小組把眼界打開,關心自己以外的世界。

影片中的動畫也是小組成員一格一格拍出來的。李易倫提供

自己也是畢業於北成國小的李易倫,在這裡任教十五年,當他帶高年級導師班時總是喜歡做類似這樣的「行動體驗」教學嘗試,他認為,高年級生的小學就剩下這兩年,何不讓這兩年精彩一點!經過了拍片的洗禮,小組成員後來在班上成為種籽教師,教其他高年級同學製作畢業影片。李易倫說,現代小孩對科技使用很熟悉,但他希望他們不只是會拿手機自拍而已,還要懂得美感,以及利用科技關心身邊的人事物。


延伸閱讀:

楊逸帆:十四歲拍紀錄片,尋找學習的理由

這所學校沒有畢業證書,卻招生滿額

全國第一所影音實驗高職TMS 訓練出十八歲就能拍電影的人才

為您統整最完整的實驗教育資訊,請看親子天下「2017實驗學校,招生中!」專刊 >>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8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