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學習 成就一輩子帶著走的職人技藝


慢學習 成就一輩子帶著走的職人技藝

資深職人功力深厚,年輕一輩思考靈活,跨世代合作讓老舖更添新意。施逸筠攝

日本京都「一澤信三郎帆布」的帆布包,從裁切到縫製完成,往往需要兩位年資合計超過二十年的職人合作。數十年日復一日的敲打與車縫,職人堅持著「要比前一日更精進」的技藝。

日本京都擁有110年歷史的「一澤信三郎帆布」(前身為「一澤帆布」),因著對材質細節,手工製作的講究,歷久彌堅的耐用,被稱為「帆布包界的精品」。在日本、台灣都有許多愛好者,但全球僅有一家店,不走網路販售,並堅持少量多樣、手工製作的百年傳統。在消費者喜好快速變化的時代,以獨特「慢經營」得到跨國界的共鳴,專業職人的技藝是其關鍵。

製作布包的工房裡,沒有追求效率生產的生產機械,也沒有速成的SOP標準作業流程。「哪有按個鈕,產品就做出來的『按鈕職人』啊!」 第四代社長一澤信三郎對記者說,這裏不用電腦,不畫3D模擬,但卻深知各種口袋形式用起來的不同手感,熟悉讓內裡服貼收邊需哪些技巧。他們不靠數位技術,卻有著「給我一台裁縫機,什麼樣的包包都做得出來」的技藝。

這樣的自信,來自經年累月對材質的熟悉,以及紮實的技藝。這裏的職人年齡分佈從二十多歲到七十多歲高齡,招募時不限學歷背景,號稱條件寬鬆到「能從一數到十,個性活潑開朗」就可應徵,但入行之後,卻可能需要磨練十年,才能真正坐上裁縫機負責主要的縫製工作。

擁有三十二年資歷,很喜歡「作出東西的成就感」的製造部部長北川,原本是位料理師傅,因考量作息生活,轉入「一澤帆布」,重頭學起。當時「職人」一詞,仍帶有「工地師傅」、「藍領階級」等印象,尚未成為對專精技藝的敬稱,但「一技在身,就不怕沒有工作」的想法,卻是當時的主流觀念。因此,他明知成為「縫製職人」的路途遙遠,卻毫無遲疑。

 

不同於一般辦公室充斥著鍵盤聲和電話鈴聲,工房裡是此起彼落的裁縫機車縫聲,和木槌扎實的敲擊聲。與快速運轉的現代生活節奏不同,這裏也像一所「慢學習」的學校,不靠密集的職前訓練,由資深職人帶著年資約十年以下的職人,兩人一組分工合作。資深職人負責主要的車縫工作,隨著帆布厚度不同,每人專精的裁縫機也有所不同。而資淺的職人負責「下職」,進行縫製之前的前置作業,例如用木槌將帆布敲打柔軟,使布邊彎摺平整,或裝釘金屬配件等。「彎折的不好,直接影響到前輩車縫出來的品質,一定會被退回來重做。」因著多年來對帆布包的喜愛,從醫療設備公司的上班族,轉職成為學徒的淺井美和說,工作內容並非不斷重複單一步驟,而是從零開始一步步製作,每天做的款式也不相同,「可學習到不同的技巧,一點也不枯燥。」

「雖然五年資歷的人也能學會用裁縫機,但和三十年的相比,品質還是有差。」北川部長說,一釐米的差距就足以影響外觀,而且一旦縫壞,帆布上就已經留下孔洞,不能重來,不僅基礎技藝的累積急不得,老手也得每日戰戰兢兢。

「學習之路很長,我總是告訴自己,今天要做得比昨天更好,不能以為這樣就算終點了!」北川說,每次直接接觸到客戶,聽到他們對帆布包的期望,或是看客人拿著使用多年的布包回來維修,就像是注入一股活水,每每激發他對工作更大的動力,期望自己能做出更受人喜愛的產品。

「一個包包從小學背到高中,客人還捨不得換,寄回來希望我們能修好。」社長一澤信三郎拿著一個手把處都已脫線殘破的包包,細細說著修復的技巧。與其為了衝業績,每年發表季節新款,老舖希望一個歷經數十次試做、試用才得以上架產品,能獲得客戶長久的愛用。顧客惜物愛物的心情,也讓職人們 一針一槌的技藝,有了無可取代的價值。

延伸閱讀:

負建築大師隈研吾:從小向父親競圖,提企劃長大的建築師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