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被排擠的年少歲月,反而打造出「熱血DNA」


呂秋遠:被排擠的年少歲月,反而打造出「熱血DNA」

陳應欽攝

晚上8點半,他依然西裝筆挺。推開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的大門,立刻聽見他的聲音自裡間傳來:「我的意思是,今天這件事情……。」講完電話,他探頭問攝影記者準備好了沒有,下一秒鐘,又帶著歉意匆匆地往辦公室走,說:「我再講一通電話。」

他是真的忙。總是事務所最後一個負責熄燈的人。回家11點了,Facebook發文往往已是半夜,隔天7、8點起床趕著出庭。當律師後,8年如一日。

雖然如此,他的Facebook還是天天更新,從不間斷,有問必答到幾近執著的地步。他處理離婚出名,有媒體形容他是「披著律師袍的心理醫生」,Facebook訊息匣時刻塞滿各種人生的疑難雜症:離婚、分手、家暴、性侵……,每小時收到6~8則新訊息,算算一天就有上百場悲喜劇在他的世界輪番上演。

這是呂秋遠。每天汲汲於回應各種陌生人的提問,連搭高鐵都在埋頭用手機打字。問他理由,他淡淡地說:「明明看到卻裝作沒有,我做不到。」

他內心有極其柔軟的感性面,梳理紛亂如麻的人性糾葛,總帶著溫柔的原諒,網友因此暱稱他「呂大嬸」、「呂麗絲」。天秤座的正義感,驅使呂秋遠在2014年自掏腰包,幫撞上大學生、家境清寒的貨車司機償還20萬元的頭期款。

去年11月,有個罹患憂鬱症的大學生找上他,因不堪霸凌,憤而恐嚇對方遭到起訴,絕望到想尋死。他二話不說,用免費委任,交換對方一條命。他的多年好友、星座專家唐立淇半開玩笑地說他「幾乎無役不與」。但少有人知的是,在最善感的少年時期,呂秋遠自己也曾因被排擠、受霸凌而自卑自棄。那時,他還沒有成為善於解題的「呂律師」,沒有人告訴他,該寫訊息給誰,才能得到解答。

被排擠的年少歲月,拼命證明自己

呂秋遠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上有哥哥、姊姊,在基隆和平島漁村長大。父親對他期望甚深,硬是提早一年將6歲的呂秋遠送進小學,要兒子「成功趁早」。

在呂秋遠心中,父親像個嚴肅的將軍,每件事都要指揮若定,追求大局在握,對兒子的未來也不例外。「他渴望孩子替自己完成夢想,這其實是不對的,只是我小時候無力反抗。」

國中時,呂秋遠以吊車尾的成績考進資優班,激烈競爭中,他在班上排名中下,又不忍讓父親失望,成績單發下來後,他就縮在桌邊,小心翼翼地用美工刀割下第5名的格子,和自己的名次互調,重新影印再製,為爸爸量身打造一個品學兼優的孩子。

慘淡歲月在謊言中反覆複製,他的自信逐漸萎縮成一張薄薄的紙。老師發現後,狠狠揍了他一頓,先是罰跪、打耳光,後來連座位都被調到最前排嚴加看管,甚至威脅把他掃地出門。同儕的忽視與冷眼隨之而來,呂秋遠從同學眼中看見自己的倒影:一個「品行不好、成績不好、家境不好、體能不好」的孩子,瘟神般無人聞問,不值得愛。

考上建國中學後,他燙了時下最時髦的捲髮,穿起銀色亮面背心、訂做的灰白色打摺長褲,下課後就打辯論、打撞球,徹徹底底改頭換面。呂秋遠描述自己的叛逆期,是「你說我不行,我偏要做給你看」。

只是,行為上標新立異,並沒能掩蓋內心的傷口。出生以來鮮少被父親稱讚的他,考研究所時報考5間碩士班,上榜率100%,父親只丟下一句:「一定是沒人念,你才考上。」

不到30歲,呂秋遠就拿下博士學位。他感慨地說:「我拼了命要證明自己,那種叛逆其實非常辛苦。」直到長大成人,灰暗的少年時光,仍不時伴隨著被羞辱與漠視的感受,在夢中重現。

當時,呂秋遠並沒意識到死命追趕的人生背後,除了爸爸深重的期許,還有對哥哥的虧欠。他神情黯然地回憶:「我爸對我們兄弟倆的態度很不一樣。我被父親注視,哥哥卻因為不擅長念書,被他完全放棄。」

哥哥後來決定當職業軍人,更使父親失望,將所有期待全給了最小的兒子。他一面在父親的壓力中覺得窒息,一邊又因父親看待哥哥的眼光而備受煎熬。「我爸這樣,我……不開心很久很久,」他艱難地說:「得不到父親的肯定,我哥其實很憂鬱。」

26歲時,呂秋遠剛要進博士班,一邊在立法院立法委員辦公室任職,一邊在補習班兼課,月入5、6萬元,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我終於感覺比較安全,不再懼怕父親對我的指使、挑戰、控制。」

伸出手,擁抱曾窒息的父子關係

「長大了」的呂秋遠,開始有了修補父子關係的念頭,他的第一課,是學著擁抱父親。

兩個男人第一次擁抱,爸爸嚇得立刻將他推開。但13年過去,他沒有被爸爸的反應打敗,至今仍然會坐在沙發扶手上,攬過父親親吻。「一個40幾歲的中年男子,自己都可以當爸了,還在親自己的爸爸,很多人一定覺得難以想像。但無所謂啊,我知道我爸心裡其實很高興,」呂秋遠比手畫腳的示範如何親吻父親,「我很清楚,他不可能改變,但至少要嘗試讓他明白,這世界上表達愛的方式有很多種。」

2013年,呂秋遠的個人Facebook上出現一則訊息:「真的是佛心來著,請問呂律師是否也可以開導我一下。」這個留言的網友,是呂秋遠的哥哥,語氣卻像個陌生人。埋藏在上百則留言中,它的無助太簡短,一不小心就錯失。同年5月,哥哥在工作中猝逝,未能傳遞出的「開導」,一下成了深刻的遺憾。

「可能5年前、7年前,我已經有能力抗衡爸爸,告訴他別再這樣對待哥哥,但我沒有。我好忙,以為還有時間,其實只有太多太多的來不及說……,」呂秋遠望著遠方的某個定點說:「後來我常在想,幸福就是今天一早出門,晚上可以安安穩穩地睡在床上。可以陪伴家人,看著孩子一天一天長大。可以平平安安地做自己想做的事,看到身邊的人一切無恙。」

一點成長、一點遺憾、一點再也不想錯過的急切,慢慢形塑出現在閃耀在呂秋遠身上的熱血DNA。

*本文由【Cheers雜誌】授權刊登,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延伸閱讀:

這樣說話就糟了!2個壞習慣,從面試就要開始注意

呂秋遠:被討厭很正常,一切只是剛好而已

周品均:當年,實在不夠愛自己

不要期望別人替你決定-給年輕人的10個生涯建議

活得不夠自在,談什麼成功呢?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0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