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對一半的真相:孩子需要母親勝過父親?


只對一半的真相:孩子需要母親勝過父親?

Shutterstock

「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這句話是對的,但是「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勝過其他同樣愛他們的親人」這句話是錯的。孩子唯一真正不能缺少生身母親的時期,就是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

我花很多時間搭計程車往返火車站之間,不是搭美國快車前往華府,就是搭紐澤西列車前往紐約。其中我最喜歡的一位計程車司機,我都叫他史帝夫,他是個擁有一籮筐故事及豐富民間智慧的人。他的年紀比我稍長,擁有三個已經長大成人的孩子,還有兩個孫子。他對太太非常專情,也深深懷念著已經過世的母親。對於男人和女人最拿手以及最不拿手的事情各是什麼,他有非常堅定不移的想法。帶著由不容置疑的信念以及豐富人生歷練所產生的自信,他總是跟我說:「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

他的意思是,母親能夠給孩子的東西很特別,那是一種孩子少了就活不下去,而且父親無法提供的東西。他的意思是母親的照顧非常獨特而且不同於父親,少了母親的照顧,孩子很難健全地成長。他的說法是對母親的一種讚許─她們提供了一種非常特別、而且無可取代的母愛。但是在我聽來,這是一種事物自然順序的陳述,也是一句終止所有關於兩性如何真正平等養育子女討論的咒語。

當然,孩子確實需要他們的母親,還有他們的父親,還有他們的祖父母、兄弟姊妹、阿姨、叔伯、表親,以及親近的家族友人,那些會去關注他們的臉書,而且當父母給的建議聽來忠言卻逆耳,甚至是連跟父母講話都變得難以忍受的時候,也能夠關心照顧他們的人。「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這句話是對的,但是「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勝過其他同樣愛他們的親人」這句話是錯的。

父親也能夠給予孩子等同於母親的愛

孩子唯一真正不能缺少生身母親的時期,就是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就算是由代理孕母所生或是被認養的寶寶,都需要有人懷胎十月才行。我們對這一點的認知往往不夠,特別是在美國。美國和利比亞及巴布紐幾內亞一樣,是少數幾個不提供給薪產假的國家。而且也只針對員工五十人以上的公司,並且在公司服務超過一年以上的女性才提供「無給薪」產假。

就算妳有一位非常體諒的雇主願意提供足夠的產假,但懷孕這件事本身還是很有可能會讓妳和妳的事業面臨突如其來的意外。

還記得我在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書時,一位年輕同事向大家宣布她已經請好兩個星期的產假,就如同梅莉莎.梅爾(Marissa Mayer)懷著七個月身孕進入雅虎擔任執行長時一樣。對於她們兩位的作法,就我個人觀點,當然是希望一切都能順順利利,但這可是妳們第一次懷孕啊!萬一到時候突然得剖腹,就像我生我家老大時一樣呢?或者是生產過程中突然出現併發症呢?我生小兒子時,他提早了三週來報到,這次經驗讓我明白,即便妳享有最棒的醫療照護,身體還是有可能會發生一些意外的狀況,以致於妳不得不在病床躺上近一個月之久。幾乎我認識的所有媽媽都有類似這種在懷孕時完全沒有預料到的生產狀況。

即便如此,除了懷孕、生產和親餵哺乳之外,其他所有事情,父親都可以做得和母親一樣好(而事實上,也有很多父親用奶瓶餵母奶給寶寶喝)。然而,對於母親這個角色已經約定俗成的觀念和文化期待,依然遠遠超越了父親這個角色,儘管我們努力嘗試要去挑戰這樣的看法和期待,沒有人寫出一本名為《虎「爸」的戰歌》的書。也沒有人寫一本名叫《完美的瘋狂:焦慮時代的為「父」之道》的書,來探討突如其來加諸於父親身上不切實際的期望。沒有人去發展一套名為「堪用的為父之道」理論,告訴父親們,育兒不需事事完美,也能教養出健全的小孩。

離婚後孩子應當歸於母親?

奧斯卡金獎電影《克拉瑪對克拉瑪》(Kramer vs. Kramer)探討的正是這個議題。電影一開場是梅莉.史翠普所飾演的美麗母親坐在六歲兒子比利的床邊,下定決心要拋夫棄子離開這個家,而這位丈夫則是由達斯汀.霍夫曼所飾演。在電影一開始,達斯汀.霍夫曼的角色是個事業成功的廣告公司主管,工作忙碌到甚至不知道兒子現在唸幾年級了。但在成為單親爸爸一段時間之後,霍夫曼學會如何當一個全心照顧孩子的父親,而且換了一個壓力比較小的工作。史翠普所飾演的母親則是在這樣的轉變之後又回頭,在經歷了一場痛苦難堪的監護權爭奪戰之後,贏得了比利的監護權。儘管一開始根本就是她先拋棄了比利,但法官還是認為孩子交由母親撫養會比較好。(不過最後史翠普還是把孩子交還給他的父親,因為她終於明白孩子跟著父親會生活得比較好。)

《克拉瑪對克拉瑪》在1979年上映,距今已經超過了35年。但令人驚訝的是,歷經了幾千萬件離婚案件以及大幅度的監護權法修正,我們依然傾向於那個深植人心的假設,認為母親的愛和照顧就是比父親的更重要,儘管這個父親擁有母親所沒有的時間和精力;時至今日,我們依然得奮力與這樣的假設拚搏。

來自單親、同性戀家庭的孩子一樣可以很出色

如果真的是這樣,只有母親最重要,那麼,對於那些同性戀父親,我們又該怎麼說呢?雖然許多研究都顯示,由同性戀父母撫養長大的孩子和由異性戀父母撫養長大的孩子具有同樣優秀的適應能力,但我們的文化卻還沒能體認到這樣的事實。法蘭克.利格維特(Frank Ligtvoet)這位同性戀父親曾投書《紐約時報》,寫了一篇非常感人的文章,描寫他與伴侶養育一兒一女的心路歷程。

利格維特透過公開的認養程序領養了他的兩個孩子,而孩子的親生母親也與他們保持聯絡並參與他們的生活,同時也讓孩子明白他們的血緣身世。儘管如此,每當利格維特做一些像是到學校接生病的孩子這類的事情時,大家還是會用一種不認同的眼光來看待他。「我們這個家庭在社會上的一舉一動,都難免引來陌生人對於母親這個角色的質疑眼光,他們都在訴說著:「匪夷所思,沒有母親的孩子要怎麼生活?」利格維特如此寫道。

說到底,孩子需要的就是愛、穩定性、鼓勵、關心、照顧和一致性。這些都是可以由許多照護者一起提供的東西。無論照護者是誰,穩定性在此都是個關鍵。一份俄亥俄州立大學的研究顯示,來自穩定單親家庭的孩子(從孩子出生開始就一直是個單親的家庭),其考試成績與來自穩定雙親家庭的孩子並沒有差別。相反地,安妮凱西慈善基金會(Annie E. Casey Foundation)在2013年的報告則顯示,阻礙孩子社交、情感與身體健全發展最大的問題根源,是貧窮。然而,對那些自命不凡的權威人士來說,把一切歸咎於長期以來根深蒂固的文化常規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也就是,孩子需要他們的母親─這遠比去正視並試圖解決孩子實際上所面對到的更嚴重或更地域性的問題,要容易多了。

作者簡介│安・瑪莉・史勞特 Anne-Marie Slaughter

美國智庫「新美國基金會」的執行長。她是普林斯頓大學政治與國際事務的榮譽教授,也是該校沃卓威爾森公共與國際事務學院的前任院長。2009年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任命史勞特領導美國國務院政策規畫小組,她是第一位接下該職務的女性。史勞特是外交政策分析專家、法律與國際關係學者,也是公共事務評論家。

2012年,因為在《大西洋月刊》上發表了一篇〈女人為什麼不能擁有一切?〉而備受關注,也成為該刊有史以來最受歡迎的文章之一。曾經擔任芝加哥大學法學院及哈佛大學法學院的教授,也是美國國際學會的前會長。

*本文摘自悅知文化出版《未竟之業:為何我們無法兼顧所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