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圖多!必朝聖特色公園一覽

桃園少輔院志工老師最想跟孩子說:一年半後,你可以選擇更好的人生


桃園少輔院志工老師最想跟孩子說:一年半後,你可以選擇更好的人生

少輔院志工團隊老師希望,在這群孩子生命迷惘時,為他們點一盞燈。楊煥世攝

他們是一群既單純又複雜的孩子,年紀離兒童不遠,最小的只有12歲,幾乎每一個人手腳上都有刺青。共同的人生劇本是,從小進出酒店,車上一定帶刀槍,生活中充斥暴力......。一般的大人,會希望自己的孩子離他們遠一點,但是有些大人選擇成為他們生命中的正向力量,持續陪伴,讓這群少輔院的孩子,還有機會好好的走自己選擇的路,好好活下去。

好書熱推|讓孩子贏在終點《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

他們是一群既單純又複雜的少年。

寒假的某天早上八點,我和攝影記者一起繳出了證件跟手機、穿越重重鐵門與警備,來到桃園少年輔育院的大禮堂,少輔院是收容經過少年法庭裁處感化教育少年之處,這些都還沒有長大的孩子,有些並不是自己選擇了這條路。

這一天大禮堂擠滿了五十幾位院生與三十多位志工老師,那天是院生們引頸期盼的「一日成長營」。入少輔院得24小時都跟同學在一起,唯獨這一天他們不用上國語、數學,可以玩團康遊戲、做撕畫曼陀羅、玩英雄牌卡,更可以跟外來的志工老師聊一整天。

這群少年年紀約在12~20歲,他們理著一致的平頭、穿著天藍色運動制服跟運動鞋,胸前別有名牌,有些戴眼鏡、斯文乾淨,有些用好奇眼神打量初次到來的訪客,他們在遊戲跟課程中守秩序、有禮貌、主動協助老師發講義,萬萬看不出更想不到,他們竟是因為毒品(吸毒、販毒或都有)、竊盜、搶劫、詐欺、殺人未遂、妨害性自主......等罪名而進來,有少數甚至是累犯,再度或三度入院的二期生、三期生。

跟院生陣仗差不多大的志工老師群,帶頭的是基隆市銘傳國中美術老師卓淑惠。八年前,她單槍匹馬申請進入桃園少輔院當輔導志工老師,後來她逐漸邀集有共同理念與服務熱誠的志工們,組成「向陽志工團隊」,核心成員每兩周進少輔院上兩小時團體輔導課,以生命道德教育為主題;暑假、寒假各辦一次時間較長的成長營,邀集包括一貫道教友、佛教教友、有諮商輔導背景的心理師、輔導老師、退休老師等等參與,八年來未曾間斷。

向陽志工團隊的靈魂人物除了卓淑惠(右),還有陶維極(中)跟太太謝慧超(左)。楊煥世攝

團隊負責規劃課程有四位靈魂人物,除了卓淑惠老師,還有舞蹈治療專業的柯老師,以及從事表達性藝術治療、具有諮商輔導訓練的謝慧超跟她的先生、留學英語名師陶維極。

成長營中,看院生們跟「陶老師」熟悉的勾肩交談、專注聆聽「阿超老師」講話,這是他們七年來,好不容易跟院生培養出來的信任感。白髮、藍眼珠的陶老師是美國人,因熱愛武術與中國字來台唸書、定居已經45年,高挑、秀麗的阿超老師散發舞者氣質,他們的課程一個「向外看」、一個「往內求」,陶老師用藝術、音樂跟電影,引導孩子從封閉的小社會中往外看,阿超老師帶他們靜下來跟自我對話。

無條件的接納是打開心門的鑰匙

陶維極憶起某個夏天剛進少輔院的印象是:沒想到會見到那麼多的「龍跟鳳」,院生的手腳上幾乎沒有不刺青的。他說,他們是一群既單純又複雜的孩子,「他們熟悉法律程序、對人的觀察有超齡的敏銳,對測試別人底線非常非常的厲害,但同時他們的世界很小,很少人搭過飛機,我在台上講『事件』他們竟然聽不懂什麼叫事件!」

謝慧超說,多數院生很小就開始進出酒店,車上一定帶刀槍,生活中充斥暴力,成長經歷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雖然他們的年紀離兒童並不遠,卻因為家庭、社會功能失調,身心逐步發展的步調被壓縮,被迫提早成為大人,中間才產生許多的性格偏差。」這些院生在學校通常是失敗者,一般大人會要求自己的孩子不要跟這些「壞孩子」在一起,更把他們推往幫派去,像是毒品、被大人用鐵條打、肚子餓到便利商店偷東西、沒錢去搶皮包,許多一般人眼中的「不正常」在他們看來竟是「日常」。

陶維極跟謝慧超一開始帶著滿腔的愛來此,卻發現他們給太多愛、孩子領太多情,造成孩子強烈希望出院後繼續聯繫,但孩子們的生命故事不該被否定,志工也不該取代他們的父母。因為他們成長過程經歷過太頻繁的欺騙、防備與背叛,有太多太多不守信用的大人,因此第一步不是愛他們,而是在他們身邊無條件的陪伴,並扮演他們生命中少有卻重要的「正向、穩定、可靠大人」角色。

陶維極曾陪伴某個孩子長達一年半的時間,孩子原本冷淡、眼神完全不交會,某一天忽然像換了一個人一樣、熱切跟陶維極打招呼,這過程中發生了什麼關鍵事件嗎?陶維極說:「我不知道有什麼關鍵,我只是始終如一的陪他,也不逼他,更沒責備他:『我對你這麼好、你為什麼不領情!』我接受你、我就在這裡。」

要變好不是像摩托車轉彎,說轉就轉;而是像大艘軍艦轉彎一樣,慢慢、慢慢的轉

除了陪伴,陶維極說志工老師還要不動聲色、不帶道德批判的傾聽。當院生願講出曾做過哪些「壞事」,如果志工老師臉色大驚:「喔怎麼可以,你不可以那樣做!」院生的心門馬上又關起來了,警察、法官跟所有的大人都告訴他們『你錯了』,「他們怎麼會不知道自己錯了,如果不知道就不會這麼痛苦、懊惱,」謝慧超說,他們做的是平和、不批判的聆聽。

等到信任感建立後,生命道德教育才有機會上場。陶維極有一整年一直在講「做人要光明磊落」這個觀念,怕過於抽象,於是陶維極換個方式說:「以後要決定這件事做還是不做的時候,就想著:這件事能不能在派出所講出來?如果不可以講的、就不要做。」

陶維極發現,在他領著孩子一句句念出卡爾奧夫的中世紀<命運詩歌>拉丁翻中文歌詞時,詩歌中描述的悲慘命運彷彿讓院生想到自己,他們也很能專注欣賞畢卡索名作<格爾尼卡>中,城市被法西斯地毯式轟炸後的慘況,院生們對藝術、音樂的高度共鳴與天份,常讓陶維極夫妻既驚豔又惋惜。

院生們至少會在院內待一年半,24小時都跟同學在一起,因此特別期待團輔課、成長營,有機會跟外面的大人聊天相處,當他們發現生命中居然出現「正向、穩定、可靠的大人」,會想緊抓關係不放。曾有院生問志工老師說:「你當我爸爸(媽媽)好不好?」謝慧超剛開始為了鼓勵他們,也曾跟孩子說:『一年後,我們外面見!』後來發現志工老師不能幫孩子一輩子,正因孩子太常失望,為了不讓他們再次受傷、他們寧願不承諾,「現在我們能做的是,在他們待在院裡的時間好好的陪伴。」

看見問題根源,才有機會做選擇

謝慧超想做的,是期盼他們走出院外,回到同樣動盪的外在環境時、能找到內在穩定的力量。於是她引進諮商輔導的家族系統排列、生命數字、情緒、認識自我、社會資源的課程,帶孩子一層一層往內看見自己問題的可能根源。

成長營的最後一個活動是「寫信給一年半後的自己」,只見院生們拿起紙、筆,歪頭思考自己一年半後可能在哪裡?在唸書或是工作?希望自己一年半後有什麼改變?院生甲生說:「我不知道一年半後我在哪裡?因為出去以後,我阿嬤說要搬家、重新做人。」乙生說:「我一年半後在成人監(他尚未服完的刑期必須轉向成人監獄)。」丙生則默默不發一語的振筆疾書,偶而抬頭問隔壁同學xx字怎麼寫,對自己的期盼寫滿了整張信紙。

為什麼要院生「寫信給一年半後的自己」?陶維極說,因為他們往往做事只看到眼前、從沒想過後果,沒有錢、去賣毒,沒有吃、去超商偷,寫這封信是讓他們有機會往後看,跟自己對話,有自我期許,並嘗試為這個目標去鋪路。有些孩子會故意嚇志工老師說,一年半後「希望我在當藥頭!」「要回去做兄弟!」但信裡頭大多被寫下的期望卻是:希望我一年半後比現在更成熟,不再讓家人朋友擔心,想過正常生活,想有個幸福的家......「希望他們能記得,這些跟自己內在有趣、親切的對話,也盼望這些信能在他們心中撒下小小的種子,」謝慧超說。

有一年,他們在隔壁班看見了熟悉的院生(丁生)又再入院,丁生特地跟老師要求跟陶維極、謝慧超聊聊,謝慧超沈靜的說:「又見到你了!」跟丁生熟識的陶維極則是以作勢要打人,嘴上念著「你怎麼又來了!」表示親暱的招呼。他們跟丁生坐在院內的石桌椅話家常,丁生說這次進來是因為被仇家找上,仇家把他的頭壓在鐵門上猛打,他被打到非常非常的痛,丁生說:「那時候我一直猶豫,皮帶裡面(預藏)的刀要不要拿出來(自衛),老師,那個時候我真的有想到你們!」憶起這一段,謝慧超心疼的哽咽,她說雖然後來丁生被打到無法忍受、還是拔出刀子,所以傷人、再度入院了,但她只能默默期盼命運守護這個辛苦的孩子,未來那個「有想到老師」的念頭種子可以長成小樹,幫助他一步步的改變。

志工們用傾聽、接納跟同理的態度,漸漸跟少輔院的孩子培養信任感。楊煥世攝

許多孩子在院裡發誓說要變好,但出去以後,爸爸、爺爺、身邊的人全是幫派,讓他們又遁入迷途。陶維極會跟院生說:「你們要變好,不是像摩托車轉彎,說轉就轉,而是像軍艦轉彎一樣,慢慢、慢慢的轉,最重要的是記住『你想改變』的念頭。」

七年不算短,是什麼動機讓陶維極、謝慧超不間斷地陪在院生身邊?謝慧超說:「因為他們大多本質不壞,很有可塑性,在他們生命困頓迷惘的時刻,剛好可以用上我們的專業,陪他們走上一段,我們跟他們也真的很投緣。」

謝慧超說,許多孩子出去後可能回到熟悉的幫派,但也有在工地打粗工、在大樓當保全⋯⋯「只要是可以用自己的方法繼續好好活下去,對我們來說就叫成功。成功也不必在我們,或許我們曾提供一點點的養分吧。」

*本文摘自親子天下出版《幫助每一個孩子成功:發展正向性格,培養面對未來挑戰所需的恆久能力》,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熱淚推薦
比《艋舺》更戲劇化,身不由己的黑道人生
蕭敬騰:那溫暖,讓我想變成好一點的人
張再興:混黑道轉行拍電影的人生
網購創業家486陳延昶:守住不能變壞的承諾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