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媽媽遞出育嬰假單……


媽媽遞出育嬰假單……

shutterstock

新手媽媽回到職場最是掙扎,一方面捨不得孩子交由他人,另一方面又害怕休假跟同事添麻煩,日子就在家庭事業兩頭燒掙扎地過著。高中老師楊子霈如同所有新手媽媽一樣,但她拉高視角,從媽媽所思所想,性別分工,觀看自己躍升為媽媽後的百轉千迴。

妳其實身心俱疲。在經歷長達一個半月左右的小孩生病亂流後,妳高度懷疑自己是否能把班級帶上高三。一方面,妳覺得在學生面臨升學關卡時離她們而去,太沒有道義,對來接手的同事也不好意思,突然把繁重的任務交給他。但其實妳已經到達負荷的臨界點了,每次小孩生病被托嬰中心「退貨」時,妳都很苦惱,都要安排接手照顧的人力,為了盡量不麻煩長輩,經常把還沒完全康復的小孩送托,眼看兩千被隔離在護理站孤伶伶的樣子,妳都很掙扎,如果是自己請假在家照顧,一定把她們當公主般悉心調養。

妳也嫉妒請假在家的另一半,勇敢抵抗社會眼光請育嬰假的他,白日送托兩個小娃,之後都是自己的時間,雖然只有七小時,中間還要吃飯、午睡、採買、做家事,但無論如何都有喘息的時間,於是他得以讀書、寫出一篇篇專業相關的文章,登上主流媒體,讓妳羨慕得要命。

而妳下班回家仍要帶小孩,週末也不得休息,備課、改作業都是抓空堂時間拚命做,妳也想閱讀和寫作,但時間被切割得瑣碎凌亂,心智和身體鎮日嗡嗡運轉的情況下,也沒辦法靜下心來好好讀書寫作。嫉妒令妳挑剔起他的家務分擔來:雖說有做家事,在妳看來,只是處理了不做就無法運轉下去的家事,比如燒開水、洗晾衣服、採買奶粉尿布、清洗奶瓶奶嘴等,至於煮食是全然沒有的,妳們每天買便當吃,打掃、採買工作還常是妳在做。

媽媽像顆方糖,慢慢溶解於養兒育女這口大鼎

妳知道他不是惡意,也想盡力做好,只是男性長久處於性別優勢,習慣把自己的事擺在第一位,家事都是次要,而且一點也不會覺得不安。這本來也沒有問題,妳也厭惡傳統女人慣於/被迫要犧牲自我,又不太甘願,嘮嘮叨叨討功勞,如同簡媜在《紅嬰仔》中所形容:「把自己當作一顆方糖(或一撮鹽巴),慢慢溶解於養兒育女、相夫教子這口大鼎內,成全了他人的人生美饌,自己卻消失於無形。情況較惡劣的還剩一張嘴巴沒溶掉,哇啦哇啦四處討人情,卻沒人理她。」

人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要自我實現,有餘力才能照顧到其他。他並沒有錯,妳自省,也許是妳太疲累,才會滋生極具腐蝕力的嫉羨情緒,挑剔他這裡那裡沒有做好。妳期待他像傳統家庭主婦那樣能負擔所有家務,既然小孩都送托了,處理煮食和打掃等家務應該不成問題吧?然而他畢竟是極具自我意識的男性知識分子,關心的是知識的分析、整合與再創造,而非瑣碎的家務。妳本來也欣賞他這點,現在卻變成缺點了。

或許妳和他心中還是有一把傳統性別分工的尺,在他認為,他已超過社會對男人的低標準要求,比傳統男人多付出太多了,妳應該給他掌聲才對;然而妳覺得對照傳統對女人的高標準要求,他做的家務實在不夠,還是全心在自我實現。

妳們雖然想要顛覆傳統的性別分工模式,變成男性在家,女性上班,但終究,還是不時回頭去張望傳統那把不公平的尺,而認為對方應該感謝或做得更多。懷孕、生子、育兒的過程,妳不只一次體會到父權社會對傳統女人的種種不義,在家務及育兒上,嚴重的勞役不均。

然而憑心而論,誰也不應該要求誰像傳統女人那樣付出,那是不合理而剝削的。

調整心態,適時求助

妳看清問題的癥結並不在他,而是妳們不該比照一般單胞胎家庭的運作模式。照顧零到兩歲的雙胞胎,就是需要至少兩個完整的照顧者,而且照顧者都必須各有喘息時間,這樣才能健全地運作下去。而一旦妳在職,妳就是無法喘息的那一位。該調整的是妳,而不是他。

於是妳訥訥地向交情不錯有「同年」之誼的詩人同事開口,請他幫妳接手高三班級,心裡留著讓他可以隨時拒絕的巨大迴旋空間,沒想到詩人同事居然毫不猶豫地答應了!他滂沛的義氣像充滿氣的救生圈一樣,適時接住被家庭責任重壓到快墜落的妳,令妳感謝不已。有合適的人選接手,校長也很快就核准妳的育嬰假簽呈了!接下來只剩如何向學生啟口的這一關要過。

妳很抱歉要讓她們在忙碌的高三,重新適應新的老師和教法、和新的導師建立關係。然而世事總難兩全,提早讓未來也可能成為母親的她們,理解女人常有的家庭與工作的掙扎,也是一種教育吧!何況來接手的詩人同事能力、才學俱佳,有機會接觸另一位優秀老師的教法,打開視野,也未始不是一件好事。

高中女生畢竟情感豐沛,在學期最後一次班會課,妳說明接下來會請假,學生們居然一湧而上哭著擁抱妳,妳在一個個溫暖的擁抱中愧疚不安,那真是教學以來最漫長的兩節課。後來她們還在期末考前製作了感人的影片向妳致意,年輕女孩的溫暖貼心,讓妳感動又抱歉。打電話給班上的家長委員,兩位母親也都很能同理妳,紛紛寬容地表示祝福—在職場上,妳真是幸運,被一群溫暖的同事、學生、家長所環繞。

原來,適時地求助,讓自己喘息,並不是那麼困難。職場上,妳向來個人主義,孤芳自賞,然而喪母、懷孕、生雙胞胎的過程中,一次次強迫妳,打開妳自負的硬殼,坦露出妳脆弱的部分,承認自己也有無法處理的困境,清楚表達自己的需求,並把後續事情安排好,組織群體也就如海水般包容,讓妳在清澈的善意中生存下來,在承平無事的時代,世人比妳想的要寬容和善許多。

由封閉變成開放,是妳在生養子女的過程中,最意想不到的轉變。某個角度來看是不能堅持原則,但生養子女必得柔軟、開放一點,才能順利存活,妳很詫異自己變成一個棄守原則的人,然而這或許是婚姻關係、親子關係甚至整個人際關係重生的開始。

總之,妳永遠感念所有包容、支持妳如此轉變的人。

作者簡介|楊子霈

高雄人,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碩士,現任教於高雄女中。曾獲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短篇小說及散文獎、梁實秋文學獎、高雄青年文學獎等獎項,並獲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創作補助、高雄市文化局書寫高雄文學創作及出版獎助。二○一三年升格為雙胞胎媽媽,目前努力在深重的工作及母職壓力中浮出水面,以文字呼吸。

‧個人部落格:歸零 

‧臉書粉絲頁:「楊子霈」

*本文摘自方寸文創出版《母親進行式》,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加入親子天下小行星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