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天下教養微課堂,輕鬆擁有育兒知識!

羅毓嘉:我那不願輕易說出「我兒是同性戀」的媽媽


羅毓嘉:我那不願輕易說出「我兒是同性戀」的媽媽

邱劍英攝

每個媽媽都希望孩子快樂,但是面對自己的兒子是同志,十多年來,羅毓嘉的母親始終說不出口「我兒是同性戀」。羅毓嘉,在今年過年前夕,距離婚姻平權只有咫尺的時刻,寫下一個母親面對兒子是同志的兩難。

詩人羅毓嘉從不隱瞞自己身為已出櫃的男同性戀者,他出現在各種遊行與社會運動的場合,為同志平權奮力發聲。但是回到家,他的母親卻始終面對不了兒子出櫃的事實,說不出口「同性戀」,彷彿不說出口就不會發生。

面對母親,羅毓嘉有種說不出的惆悵,尤其是今年婚姻平權的運動鬧得沸揚,羅毓嘉在過年前,寫下同性戀這個身分對母親的衝擊,以及自己的心路歷程:

轉眼又要過年了。今年的氣氛有些不一樣。

老實講,從大學畢業開始就每年被阿嬤追問「甚麼時候要結婚」,到現在大約是已經不會有甚麼特別的感覺了--畢竟身為同性戀最擅長的不就是說謊不打草稿、笑笑說「還沒存夠錢結什麼婚」、「沒有遇到有緣份的人」啊,就可蓋上牌結束這個回合。

只是眼看著婚姻平權就是咫尺之遙,很有可能,在說那些習以為常的小謊時,內心會想著另一件事:如果時候真到了,該怎麼跟阿嬤說,「阿嬤,我欲來結婚啊,伊是一個查甫郎。」呢?

那將是另外一個極度困難的場景了吧?

又或許並不全關於阿嬤。甚至是我的媽媽--那個向來與我有著全面性的默契,她徹底知道一切、她知道我與我的男友,知道我七年半的長期關係,知道我的書寫,知道我在街頭高聲談論性別平等的,我的媽媽。也是那個從來不願說出「同性戀」的,我的媽媽。

她會在同志遊行的時候說,「你今天去那個遊行嗎?」她說。在1226的立法院外,她傳了LINE的訊息問我,「你今天是去上班,還是去抗爭?」

她說,「你不要為了那些人,那麼投入。」

的我的媽媽。

但她希望我健康,她希望我快樂。只是十多年了,十多年來她還是沒辦法談論「這些」。偶爾她會問我,「他下次來台北看你,是什麼時候?」而從未說出「男朋友」、乃至他的名字。她保持著非常謹慎的距離看著我與我身為同性戀的「她的兒子的這個部分」。彷彿,只要她不輕易鬆口,我就不會是那個全面活得「像一個同性戀」的我了。

猴年過完,即將要邁入雞年了。雞年,也是媽媽的本命年。

媽媽居然要六十歲了。

當阿嬤在餐桌上問我,「那小嘉甚麼時候要結婚?」媽媽會丟給我一個眼神,意思是,「這個問題你自己處理吧。」

其實沒有問題。我很會。撒些小謊,當然是沒有問題的。

只是,只是媽媽啊,我總是擔心她正擔心的--倘若台灣的婚姻平權通過了,總有一天我極有可能會跟她說,跟我的阿嬤說,跟我的舅舅阿姨說,「我欲來結婚啊,伊是一個查甫郎。」那麼我的媽媽,會不會突然為此啞口,會不會突然再也藏不住她自己,那個十多年來在她的兄弟姐妹與她的媽媽面前,必須把那有個同性戀兒子的她自己,突然給亮出來?媽媽呀,她是否擔憂著這件事情呢?

轉眼又要過年了。

或許在餐桌上什麼也別說吧。連最簡單的小謊,也別說出來。只是我依然希望得到每一個家人的祝福,婚姻平權已經那麼近了,我們要跨越的,家人之間那還沒能說出口的事實與謊言間的鴻溝,卻還是那麼寬。那麼寬。這櫃子畢竟還是那麼地深啊。

是啊,我們甚麼時候要結婚呢?或許不會是民法修正案通過的那一陣子。肯定不會是的。

但願民法修正通過之後,我能有真正的勇氣,可以跟我的家人們坐下來,好好談論這一切:

「我欲來結婚啊,伊是一個查甫郎。」

延伸閱讀:

藍佩嘉:幸福家庭不會只有一種樣貌

諶淑婷:每個家不一樣,卻一樣快樂

呂媽媽:不管你愛誰,都是我的心肝寶貝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6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