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你得自己做球給自己


年輕人,你得自己做球給自己

廖祐瑲攝

監製完《KANO》,魏德聖休息了一年多,直到2017年初上映的執導新作《52 Hz, I Love You》。不同於之前作品的「氣勢磅礡」,這部音樂劇電影是則流暢甜美的小品,讓人看見了不一樣的魏德聖。

「可以煎牛排,也可以做甜點,我想成為那樣的廚師,」魏德聖巧妙地譬喻。

音樂劇電影是台灣電影少見的形式,魏德聖邀來7位創作人聯手打造17首原創歌曲,4位主角載歌載舞取代傳統對白,推動劇情,影片中高達6成歌聲都是來自現場收音。從很多鏡頭與畫面的轉換,可以看出魏德聖拍攝時的好心情,少了一點「嘔心瀝血」的使勁用力,卻多了更多「景隨意轉」的舒適從容。

當然,這中間不變的組成,依舊是魏德聖對拍片的奮戰和執著。《52 Hz, I Love You》的行銷再次突破框架,先在北美52個城市放映,發生在台北巷弄街道中的愛情故事,讓許多海外台灣人看了又哭又笑,再把這樣的口碑與感動傳回台灣。對怎麼「拍」電影跟怎麼「賣」電影,在魏德聖腦中,已不是分開的議題,而是一氣呵成的思考。

是這樣的浪漫、是這樣的務實,讓魏德聖之於台灣電影,始終是個象徵著改變進行式的名字。在他眼裡,台北的天空小嗎?不。只要不放棄,就很開闊。

在這個時間點拍這部作品,你最想帶給觀眾什麼訊息?

一開始只是覺得「好累」,想休息一下,那要不要做點讓自己覺得幸福的事?於是決定把這個故事寫出來。這部電影是為了自己而拍的,不帶包袱的創作。

現代人太忙碌於工作,連對於「愛」的享受都變成負擔。「我愛家,所以我要努力賺錢」、「我愛她,可是我怕無法負擔以後在一起的可能」,太多顧慮來自經濟和對未來的恐慌。

人一生中最有本錢享受愛的年紀,不過在20歲到40歲之間,錯過了,機會就逐漸變少,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把握,勇敢地去追求愛,用力地去享受被愛。縱使你的年紀已經大到只剩下親情,忘記愛情,看完電影,都能再幫愛情加點溫度,除了「孩子他爸」、「孩子他媽」之外,也記得還有「親愛的」。

跟過去幾部相比,題材上有很大的不同。過程中,有沒有任何新發現?

我發現我也可以輕鬆地拍電影(笑),放鬆之後,反而很自在、自由,享受導演這個角色。不見得每件事都要吹毛求疵「非做到不可」,沒有,「這樣子其實也可以很美」。有點像是「無招勝有招」,以前比較匠氣一點(笑)。

選擇「音樂電影」這個型態,事先曾經評估過觀眾的接受度嗎?

劇本兩個星期就完成了,拍攝也很快,不過醞釀期很長,光是音樂就準備了8個月,之後才進入約2個月的籌備期。

對觀眾來說可能新鮮,不過也是種風險,因為太久沒看過台灣的音樂劇,或許會有種不信任感。只是,我不評估這個,我想辦法把它做到讓你會來看,而不是去問「這個做出來到底有沒有人要看?」

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台灣電影市場目前看來仍處於辛苦的狀態。金馬獎落幕後,這個現況也掀起一陣討論。你觀察,這兩年,電影發展環境有什麼改變?

從資金來看,中國市場崛起,投資的片種和類型都被吸過去,太多投資者在評估時,問的都是同一個問題:有沒有中國市場?有沒有中國投資人?

如果中國的資金要來投資,會看能否符合他們的規定,或依他們的類型來寫劇本,才能取得上映權,回收投資。這種情況下,屬於台灣的元素和社會觀察慢慢消失了,因為要接的是中國的地氣,而不是台灣的。這是一個問題。

可能有任何突破之道嗎?

突破的唯一方式,就是讓自己變大,讓市場變大。最大的課題,是我們怎麼開發台灣的觀眾,把看電影變成一種習慣,把去看藝文展演,變成生活中食衣住行的一部份。

《阿凡達》是目前台灣市場最賣座的電影,10億票房換算起來大概是300多萬觀影人次,等於全部人口十分之一多一點;但韓國最賣座的電影,要四分之一以上人口看過才算。台灣其實更有機會達到這個比例,因為人口集中,離電影院很近,如果能做到,市場規模不會輸給別人。所以,怎麼創造觀眾,是我們一直以來最大的功課。

電影院這個黑暗的空間,是有魔力的,是可以把人的感動、眼淚和笑容勾引出來的,只是我們的社會不夠重視這一點,對美學、體驗、人與人之間共感的教育從來都不夠。如果現在從教育開始做起,或許10年後才有成果,但要是一直都不做,就是永遠的10年在等待。

這麼艱辛的現狀下,支撐你不斷繼續拍片的理由是什麼?

因為我是個拍片的人。

就是要一直做一直做,做到不能做為止,把最想講的故事講出來。即使環境不能改變,但我還是可以做自己。

看起來是不討好觀眾的導演,但你卻是近年來票房成績最好的導演……

我滿討好觀眾的(大笑)!

我不是個文藝青年,也沒有藝術養成的過程,所以我用「一般觀眾」的思考來想故事、寫劇本、拍電影,甚至做行銷和宣傳。還好我不是藝術家,我跟「一般觀眾」是同一類人;我也不是學者,不用帶著很多鏡頭語言的包袱來拍戲。不管拍厚重的歷史題材,或輕鬆的喜劇,我都是抱著「老人講故事給孩子聽」,而不是「教授上課」的方式和心情。

能否給有意投入電影界的新血一些建議?年輕人可以怎麼做?

從我拍第一部片到現在,已經快10年了,我愈來愈感受到,大環境難靠個人改變,但我唯一能做的,是在有限的時間和資源下,把電影拍好,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影響一些人,即使不是大多數人。

創造能讓人「有感覺」的電影,大家帶著什麼感受度過看電影的這段時間?看完電影後有什麼思考?不管是更認識自己、滿足了無法達成的遺憾、還是覺得兩個小時很快樂,甚至延長到那天睡覺之前,都好。這些是我能做到的,也是這幾年來不斷在想的事。

我從沒有享受過好運,直到現在也還處在風險中,所以,問我年輕人怎麼投入這個行業?很抱歉,靠自己。不能期待別人幫你什麼,只能自己做球給自己,想辦法讓自己被看見,而不是等著讓別人看見你。

魏德聖快問快答

推薦此生非看不可的電影

《屋頂上的提琴手》。好好思考它的音樂、表演風格和內在,會感受不同的電影氣質。

心中的導演典範

日本導演是枝裕和。他的作品看來平淡,但最後都讓人哭到不行。這種力量好厲害。

若不必考慮可行性,最想拍的題材

就是接下來的作品,400年前的台灣。所有想做的事,沒有不可能。我想過的就會去做到。

若不必考慮可行性,最想合作的演員

從沒想過「演員該找誰」這個問題,反而是我們創造出了什麼角色,然後去找適合的人來填補這個空。從來不是為了想跟誰合作,所以去找適合他的題材。

看過最多遍的電影

《魯迪傳奇》(又譯《追夢赤子心》)。在我最低潮、最需要安慰的時候,是這部電影一直安慰我。每次看完,都會忍不住推薦當時跟我一樣處在低潮的人看,所以常常會把 DVD借或送給對方,等自己要看時又去買,都不知道買過幾片了。

看以前的作品時,會因為不滿意而想重拍嗎

拍得再爛都不會想重拍。過去了就結束了。把未來做好,別去回顧過去哪裡沒做好。過去哪裡沒做好,心裡知道就好。

一個好導演最重要的條件

絕對不能放棄演員。演員演得不好,不能認為「算了,他就只能到這樣」,不可以。選了他,就必須要求他做到你想像中應該有的樣子。

希望觀眾想到「魏德聖」3個字時,會認為這是一位什麼樣的導演

他是一個很會講故事的人。

魏德聖,1969年次,遠東工專(現為遠東科技大學)電機科畢業,果子電影負責人。2008年執導首部電影《海角七號》獲得億萬票房佳績,2011年以電影《賽德克‧巴萊》獲得第48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

延伸閱讀:

誤踩6個工作地雷,讓你三年升不了職

勞工假太多?3張圖表,台灣薪資水平低到讓專家嚇一跳

35歲還住爸媽家,年輕人為什麼放棄獨立?

面談時爭取升遷調薪?績效考核5大地雷,千萬不要踩

你只是看起來很努力?最令人憂心的生活狀態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