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親子天下X博客來電子書專門店開幕慶!

詹志禹:讀經教育 符合教育原理嗎?

作者: 政大教授 詹志禹(親子天下雜誌)
詹志禹:讀經教育 符合教育原理嗎?
shutterstock

推動學童讀經教育背後的學理是什麼?不必懂文義、反覆背誦對學習帶來哪些正反影響?從兒童發展和教育原理,為什麼這是一種不夠健康的學習方法?

大陸的《新京報》在二○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刊載了一篇題為〈讀經少年:背了十年書,識字卻成了問題〉的報導(後來網路轉發題目為〈讀經少年 聖賢夢碎〉),該文舉了若干個案,並以鄭惟生(化名)為主角,報導他從小愛看書但不適應學校生活、作文成績差,鄭母認為體制教育出了問題,偶然發現讀經教育方法簡單並能幫助孩子成為聖賢,就將孩子送進讀經班。惟生從此輾轉在十個讀經學堂求學,過著清修苦讀的生活,每天背經十小時。他曾經想要背完三十萬字經典,以便進入讀經界的最高學府——文禮書院(位於浙江溫州),但背了二十萬字後,開始「懷疑這麼做沒有意義」,並且不再翻閱背過的經書。該篇報導很長,對讀經教育的主要批判包括:

1.教育簡單論:王財貴倡導的讀經教育認為學習方法很簡單,就是「老實大量讀經」;所謂「老實」就是讀真正的經,只管背誦,不管懂不懂;所謂「大量」就是平均一天讀六到八小時。讀經教育也認為教學方法很簡單,就是「小朋友,跟我唸」六字真言。因此誰都可以開讀經學堂,最好的讀經老師不是人,而是複讀機。

2.反智:許多讀經班教師無法為學生解惑,甚至認為學生獲得的知識愈多就會障礙愈重;也有教師發現學生偷偷查閱詞典理解詞句,就將其詞典沒收。此外所謂「真正的經」由學堂獨斷決定,有些學堂可能要求背誦四書五經、弟子規、凈土宗佛經,卻將《史記》和《曾國藩家書》列為禁書。

3.學生喪失基礎學力該文訪問同濟大學柯小剛教授指出,若干讀經的學生想要回到一般大學,但其英文程度尚不如小學生,學習興趣低落,心情迷惘不安,人際相處衝突不斷。

該篇報導刊出後引起正反論辯,不到一週,主角鄭惟生就在網路上發表聲明,指出《新京報》為了譁眾取寵,部分報導內容不實、斷章取義。他並且表示學習經典對他自己的心靈成長、為人處世與困境中的選擇都很有幫助。他雖承認自己「選擇轉身或是放棄某段形式」,但否認這是叛逆或焦躁,認為只是「忠於自我的信念」。他仍對老師們心存感恩,並且認同文化經典的價值。

任何觀點或理論在鬆散式擴張時,經常會發生扭曲、誤用或橘逾淮而為枳的情況,所以,我回頭參閱王財貴的原著,特別是刊載於全球讀經教育基金會官網的資料,發現王財貴的確主張教育簡單論如下:

1.教材選擇很簡單,因傳統文化當中最有價值的經典只有「那幾部」。

2.學習順序很簡單,就是依照經典書籍的內容順序。

3.教學原理很簡單,就是「多唸多背」。

4.教師選聘很簡單,因為「幾乎任何人都可教讀經」。

如果這些觀點為真,則教育領域中的課程理論、發展心理學、教育心理學和師資培育制度幾乎可完全取消。

王財貴的教義應該不是全面反智,因為他雖以經典、古文、中國文化和記憶為主,但至少聲稱不排斥其他書籍、白話文、西方文化和理解。不過,他心目中的兒童圖像的確很像一台記憶機器,他認為兒童的「人性」就是記憶力較強而理解力很弱,所以勸導大眾「不要再迷信『懂不懂』的理論」,勸導孩子「只要能背,不管懂不懂」。他極端低估兒童的理解力,其實是因為他給兒童的材料具有兩大特性:文言文且概念抽象。文言文對兒童來說就像外文,我們如果給一位新儒家大人讀外文的量子論或拓樸學,他也極可能一樣理解力很弱。如果給兒童適當難度的材料,配合其心理發展順序,提供他適當的例子和經驗連結,他的理解力就會大幅提升。

讀經兒童的基礎學力如何,可以鑑定。但他若因讀經而對人生道理有所領悟或在作文能力上有所提升,極可能是他不遵守王財貴的教義,在背誦時嘗試理解,並在學習時偷偷思考。

經典的精髓在義理,語言的形式只是糟粕,真正的理解會自然忘記語言表層形式而保留深層義理。有些文學作品(例如某些詩詞歌賦)除了意境美,在語法和修辭上也很漂亮,比較值得背誦,但大部分經典都適合探求義理卻不值得背誦。鼓勵兒童背誦而不求理解,是弱化兒童思考力;若要求兒童終日背誦經典而不學習其他領域,則違反均衡發展。讀經可以是一道菜,但不要強迫兒童三餐都吃一道菜,連續吃十幾年。囫圇吞棗是一種吃法,但不要鼓勵兒童採用這種最不健康的吃法。這已經不只是教學方法問題,而是倫理道德問題。 

延伸閱讀:

周育如:幼兒讀經學品德的迷思

何琦瑜:背誦分類號,不該是圖書館教育的核心

詹志禹好書傳送門《發現孩子的亮點》博客來Shopping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12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周建宏

    謝謝分享,非常實用的文章!

    2017-01-14 檢舉
  • Gi Shawn

    Thank you~~~~~

    2017-01-10 檢舉
  • 邱雯姿

    小火龍給讚,小火龍棒球隊
           讚

    2016-12-06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