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瑽寧育兒必修課,55折開講

為什麼青少年看起來像住在另一個星球?


為什麼青少年看起來像住在另一個星球?

shutterstock

青少年像個謎,有時候不知道踩到他哪條線就惹他不快?明明只因眼看會下雨就讓他帶把傘,天氣變涼添一件衣服而已,他就覺得父母管很大。為什麼青少總讓父母感到無力呢?

一位離家出走的高中生後到親戚家拜訪,他父母得知後,急忙趕往親戚住處見他,兒子卻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願意與父母見面,一向是模範生的孩子還對父母大吼:「一步都不准靠近這個房間!」父母聽到孩子這麼說之後,束手無策,前來找我商量。母親回想當時的辛酸,對我說:「現在,原本以為觸手可及的孩子,好像去到了不管我把手伸得多遠,都無法企及的另一個世界……」讓我印象深刻。原本這對父母以為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兒子,去到了另一個世界,親子之間隔了一道鴻溝。

然而,這真的是「鴻溝」嗎?親子之間的繫絆比想像中要堅韌,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切斷。即使本人以為「斷開」了,也仍以意想不到的形式扭曲、糾纏。筆者認為,我們在輕易說出「親子間的鴻溝」或是「世代間的鴻溝」之前,必須試著再作稍微縝密的思考。

我從一位中學男孩的母親口中聽到這件事。兒子難得找媽媽一起去看電影,因此她欣然前往。兩人開心地邊走邊聊,但在途中,兒子突然不再說話,到了電影院也要求分開坐,各看各的。她雖然答應了兒子的要求,卻無法理解兒子為什麼突然不高興,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奇怪的事情,這讓她焦慮到無法好好看電影。但回家後,兒子的心情出乎意料好,因此到了晚上,她試著詢問兒子為什麼態度丕變,兒子說,他在前往電影院的途中,遇到了討厭的同學,而且發現他們也要去看電影。他怕以後會被嘲笑「都讀中學了,還跟媽媽黏在一起」,所以突然遠離母親。

中學左右的孩子常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和母親一起行動固然很開心但另一方面也想對周遭的人展現出一點都不在意母親的樣子。他們有時候也不知道該如表現才好,因此會像這個例子中的男孩態度丕變,嚇到母親。就這個例子而言,母親事後試著向兒子詢問原由是好事,詢問也恰到時候。藉由這樣的確認,能夠理解兒子的心情,以免自己因為一點小事就以為兒子討厭自己,或是因為不了解兒子的心情而變得悲觀,導致日後親子關係愈來愈疏離。

住在另一個星球的少年

除了這點之外,總之,這位母親有一段時間真的覺得自己孩子的行為「難以理解」。對於那位離家出走的青少年的母親,這樣的感覺恐怕更強烈吧?以最近愈來愈多的家庭暴力為例,對這些母親來說,孩子的行為應該可以用「難以理解」一語道盡。我們臨床心理工作者常聽到這些母親質問:「我家孩子是不是瘋了?」因為她們覺得,兒子好像住在「另一個星球」。

他們在某種意義上,確實必須暫時住在「另一個星球」。以父母的主觀體驗而言,或許會覺得斷絕了親子間的繫絆,像是親子斷絕關係一樣,但如果雙方再稍微努力一下,仔細觀察,就會知道這一時的鴻溝,可能是為了改變彼此之間繫絆的性質。從離家出走的高中生之例,我們可以看到這點,我之後會再稍微具體一點說明,為何透過切斷與修復的不斷重覆,反而能使親子間的繫絆變得比以前更深刻。如果父母過度繫絆子女往往會使雙方的關係成為限制對方自由的工具深刻的繫絆是給予對方自由的同時也相信彼此仍然能夠相互依靠但是我們為了讓親子關係變得更深刻必須經歷將其切斷的悲傷體驗並且努力超越暫時的悲傷

修復切斷的繫絆說起來簡單,實行起來卻很困難。即使想要修復,如同先前提到的,兒子已經去到「難以企及的世界」、「其他的世界」,因此也經常讓父母感到無力──為什麼對孩子會突然那麼難以理解呢?

父母的世界.孩子的世界

每個人都擁有可稱得上「世界觀」的想法。「世界觀」聽起來有點誇張,但所謂的世界觀,就是我們看待這個世界的方式。以開頭提到的父母為例,對他們來說,孩子只要乖乖遵循雙親的意志,就是好孩子,這樣的好孩子保證能夠擁有幸福的將來;他們所謂的幸福,就是繼承家業,過著安穩的家庭生活。但仔細想想,這其實只是「世界觀」的一種,關於孩子、關於幸福,應該也存在著其他「觀點」,不是嗎?我們總覺得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理所當然,然而,看待事物的方式往往出乎意料,因人而異,對吧?

孩子也擁有世界觀。但他們的世界觀將隨著成長而大幅改變。大人擁有自己相對穩定的世界觀,但相對來說,孩子在轉變成大人時,則需要耗費許多力氣才能逐漸形成「自己的」世界觀。孩子在長大的過程中,一開始或多或少接受了自己周遭的大人──主要是父母──的世界觀,但這樣的世界觀在從兒童轉變為成人的青少年時期,開始大幅動搖,一向穩定的觀念逐漸搖擺、瓦解,形成新的觀念。這時,孩子容易放大對於既有觀念的否定感。

因此,孩子在轉變成大人時會突然看見養育守護自己至今的父母的否定面而且這個否定面會像電影特寫一般逐漸放大或者應該說孩子看到的身影不是現實中的父母而是自己心目中的父母形象

人類心中,存在著超越現實之父親、母親的「超個人形象」,或許應該稱之為「父性原型」、「母性原型」。即使是我們大人,有時也會覺得自己可以為所欲為,但有時又自覺犯下不可原諒的錯誤,這時在我們心中發生作用的,不就是超越個人父母的,更偉大、更嚴峻的形象嗎?這種心中的形象,呼應著我們的現實體驗,並為這些體驗帶來各種強化。舉例來說,在我們脆弱時,會覺得稍微親切一點的女性就如同慈母;相反的,只是稍微遭受一點斥責,就會覺得對方彷彿惡魔。

青少年面對世界觀經歷顯著變動的時期,因此也強烈受到內在形象影響,這時必須特別注意的是母性原型的形象,這個形象可以單純地分為肯定與否定兩個方面。肯定方面的形象如同慈母觀音無論如何都會接納養育孩子但否定方面的形象則彷彿山中魔女抓住孩子不放的力量太強限制了孩子的自由極端的時候甚至會將孩子吞沒。如同先前所述,孩子愈來愈傾向獨立時,便更容易將父母壞的一面放大,如果再加上這裡描述的內在形象作用,孩子看見的父母形象將與現實產生相當的差異。

舉例來說,站在母親的角度看只是好心地提醒孩子今天看似會下雨最好帶傘出門但聽在孩子耳裡就會覺得母親是控制監視自己行動的煩人傢伙。這時如果內在形象強烈作用,母親看起來甚至就像會將自己吞沒的魔女。在家庭暴力的案例中常會聽到母親報告,自己明明只是做一些普通的事情,卻遭孩子暴力相向,但這樣的事情,如果依照上述邏輯思考就能理解。

若以前面提到的離家出走的高中生為例,就父母或一般大人的眼光來看,他生長在雙親熱心教育、體諒孩子的幸福家庭,但就他的眼光來看,卻覺得這個家庭是限制自己自由的牢籠,所以他想要逃離。我們大人必須充分理解,孩子眼中的世界與父母的世界有所差異,不然的話,大人可能會覺得搞不懂孩子,將他推開,有時甚至會想把精神病等標籤貼在他身上。

作者簡介|河合隼雄

1928-2007,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畢業於京都大學數學系。1962年赴瑞士蘇黎世榮格學院學習,是第一位取得榮格分析師資格的日本人。持有世界沙遊學會執照,為該會創始人之一,也是日本沙遊治療的主要推動者。曾任京都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長、日本文化廳廳長、日本臨床心理醫師學會會長、京都大學榮譽教授等職。

河合隼雄以深厚的心理學知識為基礎,長年針對日本文學、政治、教育、社會問題等不同領域進行論述、對話。著作甚鉅,其中《日本人的傳說與心靈》一書曾榮獲大佛次郎獎,《高山寺的夢僧: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榮獲首屆新潮學藝獎。其他重要著作包括《河合隼雄著作集》、《佛教與心理治療藝術》、《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原來如此的對話》、《走進小孩的內心世界》、《心的棲止木》等。

*本文摘自心靈工坊《轉大人的辛苦──陪伴孩子走過成長的試煉》,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河合隼雄《轉大人的辛苦──陪伴孩子走過成長的試煉》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