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站回母親的位置,孩子的生命更安穩


請站回母親的位置,孩子的生命更安穩

shutterstock

每個成為母親的女人,都想當個好母親、都想跟自己孩子互動良好,但不管再怎麼努力,都很難成為「完美母親」。當人可以如實面對自我,不用討好,不用過度補償,生命就得以絕處逢生。適當管教孩子,是做父母的責任。適當的指導,會讓孩子的生命有了依循、內心有安全感。

在我們文化裡,母親的角色是辛苦的。

因為我們的文化對母親總有太多期待,甚至有些是不合人性的期待。因此,現實生活裡到處都是充滿焦慮的母親。在此,先澄清一下,在我的書裡,雖然講了很多「不完美母親」的故事,但現實裡,不是每個母親都是這樣的。我依然相信充滿愛、願意善待孩子的好母親仍是佔大多數,不是每個母親都跟我母親一樣。

同時,我也理解:沒有人故意要當壞母親。相反的,每個成為母親的女人,幾乎都想當一個好母親、都想跟自己孩子互動良好,不是嗎?(除了少數內心傷痕累累、卻又沒有覺知的母親例外。)

「但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還是無法讓孩子滿意呢?」你也有這樣的疑惑嗎?

我不是母親,無法回答這個問題。但我是孩子,我知道,其實我需要的,只是一個快樂的母親、能夠傾聽的母親,還有對我的生命全然信任與尊重的母親,那就夠了。對我而言,這就是好母親的定義。

我不知要如何去定義「完美母親」,但我想,不管你再怎麼努力,大概都很難成為孩子心目中那個「完美母親」吧。

唉,人生,盡力就好。我喜歡客體分析學派說的:「你只要當一個『足夠好』的母親就好。」用我的語言會說:「你不用當一個完美的母親,但請你當一個會反思的母親就好。

然而,什麼叫做「會反思的母親」呢?我來說個故事,你就懂了。

我很喜歡伊莉莎白˙萊瑟這個作家。她是個靈性工作者,她很真實、也很勇敢的面對自己生命的不堪,你去看她寫的《破碎重生》這本書就知道。

這本書講的都是她生命中不完美的故事,包括她的外遇、破碎的婚姻,以及為人母的艱難,她統統攤在面前給你看,毫無保留。如她書上說的:

當我的婚姻與外遇都破碎時,我一無所有,只剩下最人性的自我。不再假裝我可以擁有完美的人生,現在我知道自己是有缺陷的,能夠犯下罪,也能夠愛。

我愛極了這段話。當人可以如實面對自我時,生命就得以絕處逢生。

關於為人母,她給出的寶貴經驗是:「養兒育女是一場讓人敬畏的冒險。為人父母的所有階段都是一條有著神祕轉折的靈性之路。」同意。

孩子是一面鏡子,讓大人無所遁形

伊莉莎白有兩個孩子,對母親這個角色有著深刻體驗。孩子就是我們的一面鏡子,在鏡子面前,你無所遁形的。那個隱藏在內心真實的你,絕對會「原形畢露」。如果你有勇氣照鏡子的話。

書裡,伊莉莎白說了一個好故事,很感動我。

在她離婚後,她對自己、對孩子充滿罪惡感,因為她覺得不能給孩子一個「正常」的家庭,她很自責,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

但自從發生那件事以後,讓她開始正視自己內在罪惡感是如何剝奪了她做母親的責任。

故事是這樣的:她有兩個孩子,讀小學。冬天戶外下雪,孩子就只能在室內玩耍。孩子發明了一個擊球的遊戲,於是每次放學,一大群社區的孩子都跑到她家客廳裡玩擊球遊戲。從此,她的客廳變成了球場。

剛開始她很放任、也很「容忍」。因為,她希望孩子快樂。

但漸漸地,她越來越覺得「不對勁」。每次這群孩子來到,必定吵翻天,但有時的她,很想安靜。而且,這個家是需要一個「可以休息的客廳」的。

一天下午,她受夠了。一想到傍晚會有一群孩子到家裡玩鬧,她立刻頭皮發麻,恨不得鎖上門窗把所有孩子都關在外面(包括她兩個孩子)。於是,當下她做了一個決定:「這是最後一次了」。她決心要奪回她的客廳,讓家裡恢復「正常」。

那一天,孩子打完球,當其他孩子都心滿意足的回家時,她把兩個孩子叫過來,請他們把一直靠在角落被冷落已久的沙發搬回到客廳中央。當下,孩子一聽到這是最後一次時,彷彿面臨世界末日般,跟母親嚴重抗議。但這一次,母親堅決。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客廳,我們需要讓家恢復正常。」

後來,孩子們央求母親,明天讓他們玩最後一次,他們會同時錄影留念。合理,這是好溝通。伊莉莎白同意了。

隔天,孩子們開心地玩著最後一場的擊球,她則在一旁觀賞,享受著孩子的歡樂笑聲、並感染著他們的春春活力。「最後一次」,這個決定讓她感到放鬆、內在有一種莫名的安定感。

遊戲結束後,她跟孩子一起合力把客廳恢復原狀。那晚,她終於奪回了自己的客廳。

晚餐過後,她一個人,獨自坐在客廳沙發裡,壁爐裡的火劈哩啪啦響著,她喝著紅酒,深切反思著這段時間的自己。書裡的文字描述精采的很:

我坐在那裡,當壁爐的火溫暖了我的臉時,這些冰冷的事實卻使我心冷。在寂靜中,沒有事情讓我分心,於是一股熟悉的絕望感降臨,劫持了我的心。但我沒有站起來、去洗碗,或者打電話給朋友,而是讓自己沉入羞愧與悲傷的濃湯之中。淚水蓄積在眼裡,然後流下我的臉頰。

當火焰嗶剝作響,我邊哭邊小口喝酒時,我想起最近有人告訴過我一件很好笑的事,便大聲說了出來:「正常。是一個你不太熟悉的傢伙。」然後,我凝視著火焰笑了,並舉起雙手宣布:「我投降了。我不正常,也永遠不再正常。」

是因為酒嗎?還是火焰?或者是擊球的終結?我不知道。但在那一刻,我意識到該讓「正常」死去了。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一些放任式的養育作風是基於尊重孩子的自然狂野,我喜歡這個部分,決定保留。但我有些寬容的作法,是來自我對離婚的內疚,以及我錯認:正常的家庭就是永遠快樂的家庭。現在該是放下這部分想法的時候了。」

哇,好細膩深刻的反思。厲害。

沒錯,每個人內在都有「很多個我」同時並存,對每一個「我」,我們得細細聆聽、仔細辨識。這是一種修練的功夫

其中很特別的一點是:最後她發現到當她跟孩子宣布「這是最後一次」時,當下孩子雖然滿心不情願,但她同時也發現:「在他們的失望之中,我卻感受到我的兩個兒子鬆了一口氣」。請注意這句話,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孩子會「鬆了一口氣」呢?

每次課堂我講到這個故事,都會特別強調這個「重點」—沒錯,「媽媽回來了」。

當我們不再討好孩子、並適切去行使我們做母親的權威時,孩子反而會有一種安穩、安定感(雖然有時也會抗議)。因為,母親終於站上了「媽媽的位置」了。是的,每一個孩子,都需要一個「有擔當、負責任」的母親。

適當管教孩子,是做父母的責任。適當的權威與指導,會讓孩子的生命才有了依循、內心有安全感。(但記得,適當就好,也不要管太多)

我從來不認為單親家庭、父母離婚就等於是「不正常」家庭。這是社會的偏見。

人生本來就不完美,包括婚姻、家庭,這些我們統統得接受。但不完美不等於不正常,如何從不完美中,學習包容與接受,這才是我們的人生功課

如果無法接受婚姻的破碎,內心充滿愧疚、自責,甚至為了「彌補」而去討好孩子,如此,你不但看輕、折磨自己,也讓孩子感到「漂浮」。

請注意,不管你的婚姻還在不在,你永遠都是孩子的母親(或父親)。這個事實,永遠都不會變的。

孩子是需要母親的。請站回到「母親的位置」上,給孩子該有的愛與管教,如此,孩子的生命才會安穩。這件事跟你離不離婚,無關。

溫馨提醒:做女兒的,也要站回女兒的位置

家裡,每個角色都有它的功能。如果你是爸爸,就扮演好爸爸的角色;你是媽媽,就做好母親的角色;你是女兒,就扮演好女兒,這就是「倫理」。

孔子《倫語》講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就是在講倫理關係。大到國家,小至家庭或機構,如果每個人都能站上自己的「位置」,扮演好自己的角色,那麼就「天下太平」了。

就是有人不肯負責,不願意去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會叫周遭的人如此折磨受苦。

從事心理工作多年,我看過太多人的議題,都跟「家庭序位」亂掉有關。

很多家庭,沒有爸爸。不是說爸爸過世,而是「缺席」。傳統的父親因為需要出外工作,經常加班忙碌,一天到晚不在家,除了提供經濟來源外,那個爸爸幾乎「無功能」。這就是「缺席的父親」。

有些家庭則會出現「失功能的母親」。

所謂失功能不是指母親不會做飯、不會做家事,而是指無法用心照顧孩子、回應孩子身心需要、無法給出愛的母親。這樣的母親,本身也可能來自一個「失功能的家庭」。

我看過很多家庭因母親失功能,於是家裡某一個成員就會被迫「自動替補」母親的位置,成為家裡的救火隊。例如,做大姊的就會去照顧弟妹,操持家務,於是她就替補,成了弟妹的「母親」。

當女兒成了「替代母親」就因此被迫提前長大,被迫失去童年,失去一個做女兒該享有、該被對待的方式。

這樣的女兒長大以後,很可能會變成一個理性能幹的女強人,她不會撒嬌示弱,不管在哪一種關係上,她都會繼續扮演別人的「母親」,會不自覺地想去照顧周遭所有的人。

這樣的「生存模式」,沒有不對,但會叫她一輩子辛苦

如果你曾經是這樣的孩子,而且你也覺得夠了,那就請幫助自己,讓自己「重新站回到女兒的位置」吧。不然,你會一輩子都在當別人的母親,永遠忙不完。最後,也想提醒你:當你這樣做時,不會有人感激你的。

作者簡介|周志建

雅號:敘事王子。

一個任性、認真、浪漫、天真的中年男子。一個擅長說故事、聆聽故事的敘事取向治療師及心理教育工作者。

五十歲以後的他,致力於寫作,故事療癒作家是他的「新身份」。敘事治療是他的最愛與專長,有二十餘年的諮商實務經驗,這件事會是他一直做到老、不放棄的事。他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人。一生不走主流路線,堅持做自己、走自己的路。他也是一個要自由的人,不想被體制綑綁,所以從沒打算在大學任教。

他喜歡後現代「沒有唯一的真理」、「尊重差異、尊重多元」的理念。創辦「敘事私塾」致力推廣敘事理念、人文教育,並將「自由書寫」結合在敘事裡做「故事療癒」,成效驚人。

他也是最早將敘事治療大量運用在台灣諮商臨床實務的先行者,已在海內外舉辦敘事專業工作坊超過五百場以上。

年過半百,他說:「我生命的轉折點到了。」下半場人生,他期許自己好好享受人生、清安度日,歲月靜好,如此足矣。

*本文摘自方智出版《跟家庭的傷說再見:與生命和解的故事療癒》,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周志建《跟家庭的傷說再見:與生命和解的故事療癒》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