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蕭彤雯:孩子!媽咪只能保護你到這裡


蕭彤雯:孩子!媽咪只能保護你到這裡

康健出版提供,戚心偉繪

在滿三十四週的那個清晨,一名男性醫護人員走進病房,打亮了燈,要為我抽血。住院一百多天,我對這個程序很熟悉。不同的是這天這名檢驗人員,這一針打得我痛徹心扉。我第一次痛到叫出聲來!而這針也讓我的子宮被刺激得大暴走、開始持續性的陣痛。半小時之內,任何藥物都無法壓制。主治醫師接到消息後,決定不再等,即刻開刀……

絕對臥床,基本上就是處於一種失能的狀態。沒辦法自己弄吃的、弄喝的;不能自己上廁所,要別人「把屎把尿」和擦澡。所以,一定要有人幫忙。若家裡後援強大,由自己家人照顧當然是好的。我住院安胎一百多天,換了十位室友,只有一位請看護,其他都是由家人親自照顧。

通常白天是媽媽或婆婆來顧,晚上先生下班、再來接手。家人照顧除了做得仔細,更重要的是能穩定安胎媽咪們的心情,讓我們覺得自己並非一個人在孤軍奮戰。而且二十四小時只能躺著,實在太無聊,有家人陪著說說話,至少能讓時間感覺過得快些。

可惜,不是每個家庭都能有這樣的後援。尤其是家裡還有大寶的媽咪們,一旦住院安胎,家裡絕對陷入一片混亂。

我先生在對岸工作。婚前,三個月回台一次。婚後,盡量每個月都回來。突然間老婆住院了!頭幾天他跟公司請假,因為當時我們都以為頂多一週就可以回家。不料住了幾天後,主治醫師要我們有心理準備:「可能得一路安到生。」當下真的呆住!

第一個想到的是:家裡的老大怎麼辦? 小學二年級的她,雖然大多數事情已經能自己處理,但總要有人接她上下學,幫她看功課,照顧她的飲食起居。我的父母親,幫忙接手。從住院到我月子做完,長達半年期間,美寶都住在外公外婆家。我爸爸七十六歲了,媽媽也已經七十歲,兩位老人家幫我照顧老大,真的很辛苦,期間爸爸一度因為太累,頭部、臉部還長了俗稱「皮蛇」的帶狀疱疹,痛到連覺都沒法睡。當時在醫院臥床的我,急得到處打電話找熟識的醫師諮詢,對於自己住院,加重了年邁父母的負擔,除了愧疚得掉眼淚,似乎也什麼都不能做。

安頓好大寶,接著才想到自己。我的工作被迫暫停,但先生可不能跟著不上班。一個人已經沒收入,總得要有人繼續維持家計(尤其住院的開銷真的不小,等等算給你看)。

先生得上班,公婆不住台北,且婆婆自己也還有工作。請看護,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住院四個月,我前後換了五位看護。過來人的經驗,濃縮成一句話,就是:「好的看護讓妳上天堂,不好的看護讓妳住牢房!」

我的看護血淚史,先從住院第四天,請的第一位台灣籍阿姨開始說吧。

從來沒類似經驗,第一個想到的,當然是問護理站。各家醫院都有配合的看護仲介公司,有台籍、也有外籍。一般來說台籍的比較貴,一天大約兩千到兩千兩百元。外籍看護大約一千八到兩千,平均一天便宜兩百塊。短期還好,但長期下來,這筆開銷真的不小。一天兩千,一個月就六萬,四個月就二十四萬哪! 而且這筆錢,就算妳有醫療保險、保險公司也是不給付的。(住院安胎後,才知道醫療保險有多重要!)

很多人問:那看護要怎麼選? 基本上妳根本沒辦法選,派到誰就是誰。妳能夠選擇的,只有台籍或外籍、全天或半天。不過實際狀況是,看護多半不願接只顧半天的病人。因為她們大多住比較遠,我歷經的幾位看護,分別住基隆、桃園、中壢等地,其中一位住新店山上的,已經是最近的了。往返一趟需要三、四個小時,只顧半天、領個一千元,她們覺得太累、划不來。所以如果妳的狀況是晚上有先生照顧、只想要白天請看護,通常很難找到願意接的人。

再來是國籍選擇。台籍的好處是:語言相通、溝通比較沒問題。但通常台籍看護年紀都比較大,是阿姨級,所以有她們習慣的做事方式,有時不太容易照妳的需求改變。起初我們覺得能溝通最重要,所以拜託護理站幫忙登記,需要台籍看護。

要特別注意的是:看護可不是隨叫隨到的,常常排了幾天還等不到人。所以若有請看護的需求,寧願早點登記,千萬不要想:家人可以照顧我到明天,那我今天再來登記就好。因為一旦仲介公司派不出工,就會面臨沒人照顧的窘境。

【請問許碧鳳護理長:如何找個適合的看護?照護安胎媽媽需要特別留意哪些事?】

最好的看護絕對是家人。住院期間最好有家人的陪伴,因為家人對於孕婦能有較多的關心、了解與體諒,自然會帶給安胎孕婦無比的勇氣及鼓勵。若家人不克前來陪伴照顧,建議可洽醫院特約的看護公司,若有糾紛或不適任,院方可幫忙協調與處理。若為自行聘請,要選擇合法立案的看護機構,注意看護員的合法性,千萬不要聘請非法外籍看護員,以免損及了自己的權益或觸法。

攝影/陳德信

孩子!媽咪只能保護你到這裡

進了產房,展開最後作戰。蘇校長評估我的狀況,認為還能撐一下,他希望能挨到三十四週再剖腹,也就是再撐三天。當時我主動詢問,是否要施打肺泡成熟劑?因為未滿三十四週的寶寶,肺部還沒發育完全,所以只要在這週數前分娩的產婦、醫師都會建議施打肺泡成熟劑,加速寶寶肺部成熟。之前我曾上網爬文,知道這針要連打兩劑,相隔十二小時。當下主治醫師說還不急,因為預定是三天後生,所以剖腹前二十四小時再打即可。在那段時間內,我最重要的事就是拼命讓羊水增加。

其實在安胎的最後一、兩週,我的羊水量就有減少趨勢。可能因為反胃太厲害,幾乎不能喝水,讓羊水量也跟著變少,這點讓醫師比較擔心。因為破水後,若羊水流失太多,就無法再撐。擔心羊水持續流失,醫師要我抬起下半身,也就是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對抗地心引力,阻止羊水流出。

醫師透過超音波隨時掌握我的羊水量,我則是拼了命喝甘蔗汁,一方面試圖增加羊水、一方面為寶寶體重作最後衝刺。當時朋友特地奔去買了兩大瓶甘蔗汁送來產房給我,我感動得眼淚差點掉下來。事實上在那個當下,我也真的只能喝點甘蔗汁。

因為本來就反胃不舒服,現在還把床尾搖高、頭下腳上,我完全無法進食,感覺東西一吞進去、就原封不動流出來。加上子宮監測儀器二十四小時綁在肚子上,幾乎難以動彈。(移進產房之後,子宮監測儀就是直接與產房護理站連線,一旦宮縮不穩定、或寶寶心跳有異,無需按鈴,護理師自己就會奔進來。)

破水後最大的不同,就是我的血壓。一直以來我的血壓都偏低,正常狀況下收縮壓不到90mmHg。住院打安胎點滴、照理說血壓會高些,但我仍維持在100mmHg上下。每天一早量血壓心跳,是住院期間的例行公事,每每輪到不常照顧我的護理師值班,看到血壓計上的數字,都會驚訝地問我血壓怎麼這麼低。

不過破水後,我的血壓卻直線飆高!收縮壓飆到近150mmHg,這真的嚇壞我了!幾乎是我原本標準值的兩倍。這輩子血壓沒這麼高過,我腦中立刻浮現四個字:「子癲前症」。醫師為我做了幾項抽血檢查後,雖然認為應該無關,但依舊嚴密監控我飆高的血壓。

另一方面,原本醫師希望過了三十四週的第一天再剖腹,並在前一天打肺泡成熟劑,但我總隱隱覺得不妥,「萬一撐不到怎麼辦?」所以移進產房的第二天,我就拜託醫生先打。還好我做了這個要求。因為第一針打下去、還沒等到十二小時後的第二針,我就安不住了。導火線,是一管令我痛到叫出來的抽血針。

在滿三十四週的那個清晨,一名男性醫護人員走進病房,打亮了燈,要為我抽血。住院一百多天,我對這個程序很熟悉。不同的是這天這名檢驗人員,這一針打得我痛徹心扉。我第一次痛到叫出聲來!而這針也讓我的子宮被刺激得大暴走、開始持續性的陣痛。半小時之內,任何藥物都無法壓制。主治醫師接到消息後,決定不再等!即刻開刀。這比預定時間提早了一天,第二針肺泡成熟劑都還沒打、甘蔗汁也還沒喝完。我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小西瓜準備好了沒?

就在等著開刀的同時,腦中突然浮現昨晚這一幕——當時我心血來潮,摸著肚子,對寶寶說了好久的話:

「寶寶,媽咪只能努力到這裡了。接下來媽咪不能再用身體保護你了,所以你要自己努力喔!出生時記得要大聲哭,讓呼吸盡量順暢,這樣就可以減少插管的機會。還有,幾天後護士阿姨會開始用滴管餵你喝媽咪的ㄋㄟㄋㄟ,你要盡量吃喔!這樣才能早點出院回家喔!」

也許真是他聽懂了,所以隔天早上、自己選擇要提早出來。在進手術房的那一刻,我最後一次摸著肚子,對再也不會與我直接血肉相連的他,說了抱歉。

「很抱歉,安了一百多天,最後還是沒能捱到足月。但謝謝你,我知道你是捨不得媽咪再受苦了。接下來,讓我們繼續一起努力加油!」

【請問蘇聰賢醫師:何謂肺泡成熟劑?使用時機?】

此藥物正確名稱為迪皮質醇Dexamethasone(Decadron),為一種糖皮質固醇類藥物。用以增加細胞分化,加速胎兒的肺成熟和預防肺透明膜等疾病,以預防早產兒發生呼吸窘迫症狀。當發現安胎已經安不住時,醫師就會使用此藥物,要提早在預計生產前十二小時使用,超過十二小時沒生產,再打第二劑。

延伸閱讀:

吃喝拉撒睡都在床上,蕭彤雯113天安胎記

蕭彤雯談安胎:針插在我身上多一天,寶寶就少一天苦

安胎第40天,樂觀蕭彤雯終於因為這件事而潰堤

蕭彤雯:高齡懷孕最辛苦的,是心理上的包袱

*本文摘自天下生活出版《安胎順產教戰手冊:蕭彤雯勇敢再當媽,笑中帶淚全紀錄》,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加入親子天下小行星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3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