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MAKER PARTY早鳥票熱賣中

藝術家鄭麗雲:孩子是我最好的畫畫老師


藝術家鄭麗雲:孩子是我最好的畫畫老師

藝術家鄭麗雲獨創花形油畫框,用流動的刻線表達自然界山、水、土地的質感。她將在異鄉打拼遇到的磨難視為創作的動能。曾千倚攝

旅美畫家鄭麗雲,台灣土生土長,卻是美國從柯林頓、布希到歐巴馬連續六任總統的文化藝術大使,她的作品展示於十三處美國大使館,還是全世界個人創作出最大單張油畫的紀錄保持人。鄭麗雲擅長以刮除油畫顏料產生獨特的線性紋理,靈感竟來自身為你我最熟悉、也最不平凡的角色──母親。

站在鄭麗雲畫前,很難不被畫中恣意流動的線條牽引。

她用時而綿密、時而奔放的刻線在畫面中創造深度與隆起,無論是山川壯麗的稜線、汪洋大海的波紋、甚至席捲天際的烈焰,鄭麗雲都能用巧手編織的線條訴說她對自然的詠嘆。

走進鄭麗雲陽明山的家,青山環抱大院,種滿花花草草,若是眼尖,還能認出其中的三色蓳、君子蘭都是她獨創花形畫框作品「盛花系列」中的嬌客。「我住的地方一定要有大自然。」看著陽光從大片落地窗灑進客廳,鄭麗雲憶起幼時成長的故鄉鶯歌,家中務農,在田野間奔跑是她最快樂的時光,四處林立的曬瓷場更是她鮮明童年記憶,「那些瓷器一曬就是幾千件,重覆的圖案無限延伸出去,唯一的變化是從早到晚的光影。」

鄭麗雲的家庭是她走上藝術的啟蒙,母親在窯廠畫瓷器上的花,以及父親一手的好字。儘管父親戰後失學,只有初中畢業仍寫得一手好字,他從事教科書出版,還在鎮上開書店。「他覺得文化教育很重要,我家是鶯歌國小每個小朋友下課都要來報到的地方。」談起父親,她臉上有掩不住的驕傲與矛盾。

書店就是自己家,使鄭麗雲從小看遍中外名著,也有隨手可得的紙筆作畫,雖在各項繪畫比賽獲獎無數,觀念傳統的父親並不贊成她走上藝術之路,「他說那只能畫看板、畫海報,不能當飯吃。」天生反骨的鄭麗雲從藝專到赴美取得藝術雙碩士都未曾得到父親認同,父女甚至有長達三年不講話,「我要感謝我的父親,他的不贊同讓我逆流而上,若沒有他當初的反對,就沒有現在的我。」

孩子是人生低潮時的靈感來源

藝專主修國畫畢業後,帶著深厚國畫底子到紐約留洋,鄭麗雲甫出國便踢到鐵板。當時美國藝術圈根本沒人認識國畫,運用東方元素的創作常在課堂上被打壓,「他們認為國畫是要放在骨董店和跳蚤市場賣的」。為了得到老師認同,未學過西畫的鄭麗雲得從油畫最基礎的繃畫布、釘畫架學起。

除了創作上面臨要從中國水墨轉到西畫的隔閡,婚姻的挫折,更使她陷入獨自撫養兩個孩子的困境。「剛離婚時我連房租都付不出來,白天在美術館教課半夜畫畫,一天只睡四小時,還邊畫畫邊掉淚。」她也曾帶著孩子開搬家用的貨車送畫、佈展,最長在公路上連開二十小時,常因下雪打滑滾到路邊。美國人工貴,她們得自已漆近兩百坪的房子,甚至自己鋪外頭車道的瀝青。「妹妹說哥哥漆得不好還重漆呢!」談起子女,鄭麗雲眼角滿是溫柔,往日辛酸歷歷在目,鄭麗雲仍笑著說:「我當媽媽當得很快樂,我們三個是共患難、一起成長的」。

為了留下孩子童年記憶,鄭麗雲把子女六歲前的畫作製成壓克力盤,並觀察孩子成長過程中創作風格的演變。曾千倚攝

說著說著,鄭麗雲從成堆的紙箱中翻出一大疊壓克力白盤,仔細一瞧,上面印著兒女幼時的畫作,她指著女兒三歲的塗鴉,「我跟孩子學習到最原始的創造力,他們沒有經過任何美術教育的污染,看!這樣的線條連畢卡索都畫不出來。」

隨時觀察孩子繪畫的視角與構圖,鄭麗雲發現他們僅僅是用直覺就能將畫面作巧妙的安排。長期擔任美國文化大使,也使她有機會數度到非洲波札那等國的孤兒院教畫,「孩子們的線條非常真實,要快就非常快,要慢時輕帶一下,那種不經意是我一直想帶進作品裡的」。細觀鄭麗雲畫作,即使刻線濃重之處仍顯得流暢而不作做,平面視角的構圖法便是來自孩子的繪畫習慣。 

要做就做最大的 永遠挑戰極限

除了從孩子身上汲取靈感,為突破創作瓶頸,鄭麗雲決定嘗試從未做過的版畫。她領悟到西方版畫的蝕刻和中國書畫講求線條的原理相似,即使因鎮日與版畫用的強酸為伍而得了皮膚癌,使她不得不終止版畫上的創作,她仍不放棄地將版畫的分層處理與刮線運用到油畫上。身為台灣人,要打進全世界最菁英的紐約藝術圈非常困難,為了實現「用自己的方式畫自己的畫」的夢想,鄭麗雲四處找尋資源。在拿到以鼓勵年輕高潛質藝術家聞名的傑克生帕洛克基金會 (Pollock-Krasner Foundation)  研究獎金時,鄭麗雲心想:「要做就做最大、沒人做過的。」她跟工廠訂製十六米長的畫布,重到要八個人抬,當時沒有助手,她全程自己將畫布釘在牆上、上石膏,展開九個月馬拉松式創作。

製作大畫好比一場馬拉松,對耐力和體力都是嚴苛的考驗。圖為鄭麗雲在鷹架上創作巨幅油畫「火M」。鄭麗雲提供

由於畫布過大,得一塊一塊接著畫,還不能看到接縫;油彩要趁溼刮線,為講求時效不能任意停工。鄭麗雲為了作畫常來回鷹架爬上爬下,有一回竟真的摔斷骨盆,只能包石膏拄著拐杖把它畫完。「現在我的脊椎裡有三根釘子,每天都活在痛苦中。藝術是我獨有的世界、我內心的救贖。」無論在異鄉遭逢多大的挫折,鄭麗雲總能將內心的波濤化為創作的動能,就像她的巨幅畫作之一「火M」,畫中熊熊烈焰無止盡地竄燒,隱約可見燒給往生者的紙屋、竹架,那是她心中對藝術的激情與能量的釋放,更是對已逝父親永遠的懷念。

帶孩子看藝術展時,有哪些訣竅?

鄭麗雲研究所畢業即被聘為紐約州美術顧問,到學校作創意教學指導,有時一週會看到六百多個小孩,她建議家長:

1.不要一進去就跟小朋友介紹藝術家,先讓他們四處看看,說自己的感受。

2.再告訴他們這個藝術家想表達什麼,如果有些東西他們沒注意到,就可帶出藝術家的理念。

3.最後再問小朋友贊不贊成藝術家?若孩子覺得無聊,問他為什麼?哪個比較有聊?藝術沒有好不好、對不對,最重要的是有沒有意思。

延伸閱讀:

流‧變-鄭麗雲個展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4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