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PARTY要來了!購票看這裡

蘇仰志:從不太乖到雜學校


蘇仰志:從不太乖到雜學校

曾千倚攝

對我來說,展覽只是一個開始,用心做好這個開場,是為了引起後續更多注意。而後續影響力,正在發酵。接連接受了教育部、文化部、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以及親子天下等單位的演講或座談邀約,讓我有機會對真正影響台灣教育的單位,表達對教育尊重個人多樣性的看法。

.不太乖焦點人物-蘇仰志

蘇仰志何許人也?他是「不太乖教育節」的旗手、倡議者與創辦人。他主張透過「展覽」與大眾溝通,提供對未來不確定的年輕朋友、家長與老師新指引,介紹教育的各種樣貌。

-----

「不太乖教育節」算是我近幾年的代表作,費了很大的心力,因為,做不好,我兒子就糟糕了啊!

媽媽曾經幫我兒子排過命盤,排出來一看,說:「這一個,很聰明,可是不愛念書!」不確定命盤準不準,但是,兒子不愛念書這件事,騙不了人。愛書的孩子拿到書,多半可以安安靜靜翻一陣子,至少我小時候是這樣。我家兒子,無論如何利誘枴騙,對他來說,書是最難玩的玩具,不喜歡就是不喜歡。

我開始焦慮,如果是這樣,真的不能把孩子送到注重升學的一般學校,他對自己只會愈來愈沒信心。還有什麼選擇嗎?腦子開始亂想,什麼森林小學還是華德福的,有什麼不同?

哪個適合?又要去哪裡找呢?

我的徬徨,媽媽一句話就指出明路:「嘟嘟好啦!你在做不太乖教育節,剛好就是為溫孫辦的!」說得也是,我自己就是不太乖的目標客群。

很驚訝,穿著螢光粉紅的孔老夫子,居然可以說服我母親那一輩的人。說實話,不太乖教育節不論是當天爆滿的人潮,還是後續引發的效應,都是當初始料未及的。

不太乖的漣漪

展覽結束後,我接受了許多訪問。有人問:「花那麼多錢辦展幹嘛?為什麼不直接捐給沒有營養午餐吃的學校?」或者,國家教育研究院的研究員問:「辦完了,然後呢?」我回答:「然後,我接受了好多演講和座談的邀請,然後,我在這裡跟你聊。如果不是辦了展,你會跟我聊這些嗎?」他一臉驚訝地說:「喔,也是啦!」

對我來說,展覽只是一個開始,用心做好這個開場,是為了引起後續更多注意。而後續影響力,正在發酵。接連接受了教育部、文化部、國立台灣科學教育館,以及親子天下等單位的演講或座談邀約,讓我有機會對真正影響台灣教育的單位,表達對教育尊重個人多樣性的看法。

蘇仰志(左)與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一起「不太乖」。蘇仰志提供

除此之外,不太乖引起的漣漪,還擴大到海外,讓我帶著對台灣教育的期許,遠征紐約。

「台灣週」(Passport to Taiwan)是一年一度,由紐約華僑主辦的重要展覽。在不太乖結束後兩週,台灣週就要登場,主辦單位和我們都只有很短的時間,決定不太乖是否參展,但,彼此都不想放棄介紹台灣創新教育的機會。確定參展當時,離展出只剩兩天。為節省成本,我一個人把道具家當塞進兩個大行李箱,直飛紐約,到達飯店時已是凌晨三點,早上六點開始佈展,幾乎沒睡。

結果,大幅度變裝的孔子,果然引起紐約客很大的興趣。不論是華僑還是在地美國人,都充滿好奇不斷詢問。其中,一位哥倫比亞大學社會學系的教授,一直在攤位附近觀察,他覺得台灣不管在社會、民主上,在亞洲都是一個很獨特的,特別有創造性的地方。還說,不太乖似乎印證了他的觀察,這是他看過最有趣的教育類展覽。我們互相留下電子信箱。

那天,我真的爽到睡不著。

其實,我覺得不太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影響,就是終於能把正在為創新教育努力的人,聚在一起。在不知道彼此的存在之前,很多人都以為自己是孤軍奮戰,都堅持得很辛苦。可是到了不太乖參展現場,感覺彼此之間有一種珍惜,一開口就說:「咦!你跟我做的事很像,我們以後來合作好不好?」我自己就感觸很深,從事創新教育的歷程,以前像是一打十,可是看到他們之後,覺得,好像可以一百打一百。這種相遇,讓我變得很有力量,決定鼓足最大的勇氣,從「不太乖」走向「雜學校」。

蘇仰志(左下)和不太乖講堂的講者合照。蘇仰志提供

創造SLASH人生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不太乖的進階版即將登場,這一次,我提出「雜學校(ZA Share)」。

不太乖算是「破」,接下來,要能「立」。第一次展出著重在倡議,希望打破教育傳統單一價值的框架,接著,該進入建構的歷程,具體的建議就是—雜學校。它有很多雙關的意義,可以是一所教學很雜、很多的學校,也可以是很多不同專業的學校,一起提供學習者紛雜的選擇。或者,可以代表破除疆界的教育,讓學習不再只停留在教室,而是世界任何地方。

最近有一個很紅的單字:slash斜槓,代表一個人有多元的能力和角色。在這個多樣的社會,大家都有斜槓,一輩子只有一個角色的人太少了,而且,未來斜槓愈多愈能生存。像蘇仰志就是:老闆/設計師/地瓜老師/策展人/藝術家/作家/雜學校校長/社會觀察家。人家說未來有七成的職業,現在都還沒創造出來,那還不趕快斜槓一下,不然,不知道將來會需要什麼新能力,而且,這樣的生活才更豐富而有趣。

可是,我們的教育體制並沒有斜槓的概念。各個科系壁壘分明,學藝術的人不懂社會學的觀察分析,也不會有企劃、行銷、廣告等等能力。傳統的教育機制,已經沒辦法應付現在社會的需要。雜學校,就是要找出跟得上時代的創新教育,並且把它們集合在一個平台上,展示給大家。

與上一屆展出相同的,雜學校依然承續教育多樣化的特色。這一次參展單位將擴大為上次的兩倍,約兩百個攤位。邀請的範圍也擴大,包含體制內、外的教育單位,像是台大創新設計學院(D-School)、新創影音教育平台好學校(Hahow)、TFT (Teach for Taiwan)以及DFC(Design for Change)。也包含跨國邀請,力邀中、港、日、韓等等,國際創新教育團隊到台灣分享交流。

在展場經營規劃上,同樣會有吸引人的創意與設計巧思。例如,我們的「黑暗教室」,是一間沒有燈光的暗房,講者與聽者完全看不到彼此,有利於拔除標籤與刻板印象,因此,或許會說出或者問出,平常亮燈時不敢觸及的課題。將邀請不同領域的佼佼者擔任講師,像是流行音樂的阿信、平面設計的聶永真,當日講師名單會預告,但刻意不告知哪個時段是哪位講師。如果你是阿信的迷,可能就要在黑暗教室裡等上一天!

另外,雜學校校長會定時巡視校園,巡視時,整個展場會播送國民健康操的音樂,音樂一出,不管你在做任何事情,一定要停下來,跟著作操,不配合者,將遭到現場教官吹哨警告。利用與學校有關的共同回憶,增加展場趣味。

全民策展大夢

與上一屆不同的是,雜學校會用更契合社會的需求去操作。是一個以使用者經驗為導向,一站式服務的展覽。展場會呈現一個成長軸的設計,從學齡一直到終身學習,循序漸進,讓大人小孩都可以找到學習的參考。例如你的孩子今年六歲,他有的選擇是什麼?到了國小、高中還有什麼可以參考?如果你是一個高中生,也可以來看看,現在和未來有哪些學習的資源和選擇。

我期待雜學校能夠變成亞洲創新教育最具影響力的展覽,任何教育的人,每年必定參加這個展覽。就像是,科技業每年的拉斯維加斯消費性電子大展,或是車商參與的底特律車展。不來,就跟不上脈動。透過展覽影響力,推動整個教育界的進步。

如果,雜學校可以永續下去,未來,不只在教育界,各個領域也應該有創新策展出現。一直以來,我把策展,當作推動社會創新的一個設計思考模式。傳統想法,是直接用設計表現創新,像是,把變電箱畫上美麗圖案,讓它漂亮地融入城市。立意很好,但範圍很小,美不美還見仁見智。但是,策展可以針對一個有價值的社會創新,像是教育,激起大家的關心,溝通的力度大,影響也大。

我有一個夢想,就是全民都可以是策展人。一個人不可能做到這麼多社會創新,最好的方法是,教給大家一套引動社會創新的方式,所以,這一次,我會在好學校(Hahow)開課,把我的策展知識毫不保留地傳授出去。我想像著,許多年輕人可以透過學習策展,在他們各自關心的領域,可能是海洋、能源或食安,去推動社會創新,引起正面影響力,這個社會沒有理由不變好,孩子們的未來,沒有理由不讓人充滿期待!

*本文摘自親子天下出版《不太乖世代:不是叛逆,更不是反骨,而是堅持乖乖做自己!》,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蘇仰志、陳慧婷、親子天下雜誌編輯群《不太乖世代:不是叛逆,更不是反骨,而是堅持乖乖做自己!》 

延伸閱讀

蘇仰志 :我父、我子、我的學生們

圖文不符張志祺:只要期望值大於零,就值得一試!

不太乖世代,乖乖做自己才是王道

不太乖世代霸氣定義成功 不捨父母承受外界壓力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1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