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線上課程 【 薩提爾的對話練習】 限時8折優惠中 !

羅怡君:我們是別人眼中美好的風景嗎?


羅怡君:我們是別人眼中美好的風景嗎?

羅怡君提供

批評別人的選擇很容易,但若有機會能選擇自己的夢想,誰不想呢?只是這夢想是上哈佛還是開雞排店而已,不是嗎?果然主角一旦換成自己,似乎就沒有那麼絕對的答案了。

直播影片這裡看|羅怡君:只是吵架還是霸凌?孩子們的衝突,大人該如何處理?

在夢想與現實之間

好不容易一群久未敘舊的老友見面,大夥兒特地找一家網路盛名的咖啡店,沒想到店址低調難尋裡頭卻人聲鼎沸,不免讓人感到佩服。眼尖的店員馬上注意到咱們這群彆扭的客人,熱情地招呼我們並開始介紹店裡的特色餐飲。

店員點完餐前腳一走,其中一位朋友馬上跟我們咬耳朵:

「聽說這家老闆才二十幾歲,這邊店員也都好年輕喔,看起來不像兼職都是做正職的,真不知道一個月能賺多少錢?」

「應該是生活沒壓力,家裡也不需要拿錢回去吧,真令人羨慕。」看來這話題引起許多共鳴。

「當然啊,這些人家境不會太差,不然哪有可能做這種夢?你沒聽說現在年輕人都想自己創業,而且最喜歡開咖啡店,這麼浪漫的工作誰不喜歡,說穿了就是群好命的小孩。」另一位朋友搭腔。

我看著眼前這群朋友,其實離開「年輕人」的世界沒有太久,卻已經把年輕人和自己之間畫了界線,他們的陳述和猜測未必有錯,雖然沒有具體的調查數據,不過就現實條件而言這樣的判斷應該所差不遠。

生活有餘裕是幸運,也是包袱

正當我發楞時,大家話鋒一轉,開始提到了自己的小孩。

「要是我的小孩跟我說要創業,我一定一毛錢都不會拿出來,想創業就憑自己本事,不然最後也是賠錢,還不是得乖乖去上班。」

「我應該會支持一下啦,不過不要念到博士再去賣雞排,想賣雞排早點說,不要浪費太多時間跟我的錢就是了。」

這番雞排論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其實在座朋友的小孩們大多都還在國小階段,我心裡暗自想著也只有現在大家才笑得出來,不過這是個很好的題目,讓我們好好整理心中的一些想法。

「ㄟ,我問大家,如果你是這些家境還可以、沒有急迫生活壓力的年輕人,那麼你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嗎?」這是我的第一個問題。

大家一時愣住了,批評別人的選擇很容易,但若有機會能選擇自己的夢想,誰不想呢?只是這夢想是上哈佛還是開雞排店而已,不是嗎?果然主角一旦換成自己,似乎就沒有那麼絕對的答案了。

想想我自己的個性不甘寂寞喜歡熱鬧,興趣廣泛卻不喜專精,若我有機會做選擇,也未必會走這條路。這些隱身在街頭巷弄、不喜世俗成功之道的族群,享受生活的方式與我不同,他們能自我供給飽滿的能量,不受限於外在的評價標籤,就像《刺蝟的優雅》書中博學多聞的門房太太,關起門來是自己的天地,現實世界是另一個不得不存在出現的時空。

「開咖啡店或是賣雞排要成功,也得辛苦工作吧,為什麼我們老是覺得做這些『非上班』的事很浪漫呢?」我接著說。

有生活「餘裕」的狀態並不是個原罪,孩子不能選擇出生之家,自小也無法拒絕父母給的生活資源,若因為這些條件而無法擁有自己的人生,或許這些孩子願意放棄所有的一切,只為能自由選擇。

換句話說,若本身擁有具有優勢的社會條件時,願意放棄追求更多的金錢地位,耗費自己的時間與資本,投身於感興趣的事情或理想,這也是實踐理想、展現堅持,嚴格的說,這何嘗不是成功的教養?

比較嚴肅的反省是:當我們的身分轉換成父母的時候,會不會因為這些「餘裕」出自於自己的給予,而不自覺地認為擁有評斷的權力呢?

專業素養的背後,是選擇與犧牲

我跟朋友們分享另一則故事。那天聽出版社的朋友說,國際書展時某位法國作家來台,出版社安排帶她到大稻埕的茶館裡喝茶,社內同事用法文向作者介紹地區歷史和茶的特色,這過程裡,送上茶點的服務生也聽見一二,最後忍不住也用流利的法文和客人寒暄交談。作者聽見熟悉的語言分外開心,加上服務生對茶道的專業令人驚豔,也對台灣留下極深的好印象。

「會說法文的服務生耶,好有素養喔。」有人悠悠地吐出這句話。

「對啊,這跟我們常常羨慕日本的達人是不是很類似?好像日本隨便一家小店裡就藏著一個超厲害的專家。可是我們卻阻止我們的孩子有類似的想法,難怪台灣的國寶都是老人啦!」我半開玩笑緊接著說。

我們欣羨日本人文深厚的底蘊、經典的美學,卻沒有想過需要多少人不求功名、沒日沒夜地投入自己的小世界;當我們循著網路書本造訪一間毫不起眼的小甜點店、手作工坊,又怎麼會想到他們勢必得經歷孤獨的堅持,還有同樣不可避免的產業競爭。

享受這當中的苦和甜,是他們的共同選擇,也是他們共同的語言。

這並不是特例。網路上曾流傳一則趣聞:一位西班牙水電工下班後的「夜間身分」是小說創作者,選擇這份自由職業才能擠出時間創作,每天辛苦謀生,只為延續自己創作的熱情;我們口中的「業餘興趣」對他而言才是真正生活的重心,也是持續追求的人生目標。

底下的留言難得的一片掌聲,但回到現實生活裡我們不禁要問,創作小說為什麼需要這樣的「妥協」才能贏得稱讚呢?

允許孩子追求更多元的人生

不止一次,才八歲的妹妹曾經這樣告訴我:

「媽媽,我以後想當設計師,可是不是賺很多錢的那種,我想要跟我的朋友一起開個小店,我賣自己設計的衣服,她們想設計髮飾和包包,這樣是不是很好?」

這當然是孩子現階段的單純夢想,但也最貼近孩子真實的天性。我想起自己小時候的心願,希望以後的工作都能每天唱歌跳舞,只是等自己長大了,好像反而沒有追求夢想、堅持下去的勇氣了。

身為父母的我們,若很幸運地能保有一些「餘裕」,那麼是不是應該撐出更大的空間,讓孩子能安心順應自己的選擇呢?支持孩子未必只代表財務上的支援,而是讓孩子的生涯裡能有更多自己喜愛的選項而已。

而把這問題放遠來看,或許我們需要更多有餘裕的人向自己內心挖掘深層的意義,而不是運用資源再去投資、架高社會階級的門檻。這樣的人心會更安穩祥和、社會能平靜共存,這一片美好的風景才會是人,才是台灣最原始且不可取代的生命力。


家.長.的.日.常.反.思

‧每個人眼中美好的風景總是不同,我們腦海裡的人生風景是什麼呢?

‧曾經受到誰的影響而改變了嗎?現在的生活和這幅風景有沒有關聯呢?

 作者簡介│羅怡君
曾任職於奧美公關、三立電視及美商3M台灣子公司,扮演行銷公關、媒體企劃與企業溝通之角色;三年前離開職場,專心享受親職生活並從事寫作、演講活動。著有《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

*本文出自 【世上沒有理想的父母】,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羅怡君好書傳送門《愛的生存遊戲》博客來Shopping

 

立即加入親子天下 LINE

您覺得這篇文章...愛投票 +5

您可能會喜歡

親子熱門影音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NEW!試試看最新的親子貼圖

  • 讚
  • 謝謝 謝謝
  • 大推 大推
  • 借分享 借分享
  • 啾咪 啾咪
  • 有啟發 有啟發
  • 苦惱 苦惱
  • 哭哭 哭哭
  • 感謝 感謝

2則留言

+ 看前期討論
關閉視窗
回頁首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