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回來!

我們準備了親子幣小紅包要送給你!

  • 勾選2個喜歡的活動
  • 送出,立即登入領取親子幣100點
  1. 學校教育
  2. 親子教養
  3. 健康
  4. 閱讀
  5. 購物消費
  6. 玩具
  7. 桌遊
  8. 童書
  9. 教育書
  10. 戶外活動
  11. 旅遊
  12. 藝文活動
  13. 料理
  14. 優惠訊息
  15. 折價券
  16. 紅利點數
  17. 現金抵用
  18. 第二件折扣
  19. 進修
  20. 社群活動
  21. 投資理財
謝謝有你,《親子天下》從愛與陪伴出發的10年旅程!

從瑞典看台灣:翻轉教育,從翻轉社會開始

作者: 吳媛媛(圓神出版《幸福是我們的義務》)
從瑞典看台灣:翻轉教育,從翻轉社會開始
Shutterstock

「上進的動力不應該源自恐懼」在瑞典生活的吳媛媛在《幸福是我們的義務》書中寫道。她從瑞典的角度看台灣,認為台灣過度以學歷判定人的價值,只有尊重每個階層與專業,才能創造社會的平流,達成翻轉教育的目標。

我的國中導師是一個總是帶A段班的「明星導師」。她鼓勵學生上進的方式,就是讓成績好的學生享受特權和優越感。選座位從考第一名的同學開始選,發考卷從最高分開始發,分數越低,老師的神情越不耐,領考卷的同學越畏縮。我從小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學習,慢慢的被制約成這樣的人:總想用學術表現、肯定自己,遇到比自己優秀的人,通常就膝蓋一軟,肅然起敬。每認識一個人,我就忍不住先問對方是念什麼科系?哪裡畢業?在哪工作?彷彿沒有這些資訊,我就會心神不寧,不知道該怎麼和這個人互動。

「唯有讀書高」魔咒怎麼解?

母親在醫院當基層看護,薪水很低,但她還是為我花上大筆補習費;每天下班累得半死,還是騎摩托車載我去補習。其實我知道,這是來自於一種很深的恐懼—她怕我日後像她一樣辛苦,希望我成為「有出息」的人。

去年我去土耳其度假,在飛機上遇到一個也在醫院當基層看護的瑞典媽媽。她說她最喜歡土耳其地中海沿岸和西班牙馬略卡群島,每年夏天都會輪流去這兩個地方度假。想想真有意思,我媽媽最怕我像她一樣,希望我上進,而我現在卻住在一個基層看護享受著和我一樣的勞工權益,也和我一樣每年出國度假的國家。

我不是說臺灣的孩子不需要上進,而是上進的動力不應該源自恐懼,不適合學術專業的孩子們也不應該被蓋上失敗者的印記。在教學內容之外,臺灣教育的另一個問題,我想就是過度以學術表現和學歷來判定一個人的價值,以致所有孩子都被趕上升學的列車,同時造成臺灣技職教育的邊緣化。而這些問題的源頭,我認為是勞動條件和環境。

每個人,都應該享有悠閒生活的權利

在很多西方國家,基層勞工對個人價值和生活風格有很強的自我認同。瑞典的基層勞工也有屬於他們的樂趣和浪漫,他們整修房子和改造車子的手藝驚人,喜歡賽車和各種戶外運動他們可能不懂艱澀拗口的政經知識,但他們會每個月研讀《鄉村》(Country)(注:瑞典發行量最大的農業雜誌),了解歐盟農業政策對瑞典農業的衝擊,以及最新一代曳引機的性能。在工作上,基層勞工的可替代性相對較高,所以基層勞工的工會往往也更強勢,才能妥善保障每一位勞工的尊嚴和權益。他們的薪水也許沒有念很多書的人那麼高,但是生活條件和樂趣並不比中產階級差。我每次去阿爾卑斯山滑雪,去地中海度假,同飛機、同車的人,總有工程師、心理醫生,也有卡車維修師傅、工廠工人。到了目的地,有的人住五星級飯店有專車接送,有的人搭上巴士前往三星級的旅館,但是每年四個星期的假期和悠閒生活的餘裕,是大家都有權利享受的。

瑞典高中的畢業典禮。在瑞典,高中畢業是邁向成年的指標,這些畢業生已經擁有投票權,也將陸續離家獨立。

圖片引用自《幸福是我們的義務》。

基層勞工擁有尊嚴和好的生活條件,才能讓一般民眾降低對高學歷、高薪水工作的執著,勢必也可減輕許多學子的升學壓力。先生的弟弟高中不愛念書,沒畢業就開始畫畫,還申請到政府的文化補助,出版了一本插畫集。後來插畫的收入來源越來越少,他進入成人學校補修高中學分,在全國會考得到不錯的成績,進了隆德大學法律系。他在法律系念了一年後覺得不太適合,又飛往各國窮遊半年,現在正在申請製作假牙的技職課程。在他的每一個人生轉折,我的公公婆婆給他的是一個個擁抱,要他好好體驗人生。這並非因為我的公婆特別開明,而是因為他們沒有像我母親那種深層的恐懼罷了。

尊重每個階層,才能創造社會的平流

現在臺灣輿論很重視「階級流動」,抗議權貴複製階級。然而大多人對階級流動的詮釋,似乎只包含了由下往上的單方面流動。這個傾向本身,是否和「平等」的真意自相矛盾了?在抗議階級複製的同時,誰來深入質疑「階級」的本質?結果,晉升前排之後就突然看不見規則漏洞的人比比皆是。結果,我們生氣的對象,原來只是那些身處高階層的人,而不是不公平的規則。

我發現真正落實階級流動的國家,並不是一味的製造「往上攀升」的管道,而是致力讓社會每一個階層都有尊嚴和選擇的自由。

我身邊中產家庭出身的瑞典親友,大多也都走入了中產階層,然而就讀職業學校,或在念完大學後選擇開火車、務農的人也不在少數,這對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但是他們都是受到高學歷、高收入的父母所支持,因為這些父母知道無論孩子做什麼,都會擁有尊嚴,過著不錯的生活,即便他們的孫子想當律師或當修車技工,也不會遇到任何外在的阻礙。這種社會的「平流」,也許才是真正永續的「階級流動」。

「老大徒傷悲」其實是社會建構的產物

臺灣社會相信把書讀好才有資格過好生活,而功課落後的學生則是「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的警世情節,這種結果正好可以拿來當孩子的鞭子,鞭策孩子努力向上。我們試圖營造這種偏執的「社會正義」來激勵孩子,最後卻犧牲了大半個社會。

來到瑞典,我才發覺原來很多所謂的「老大徒傷悲」都是社會建構出的產物。

在飛往地中海的飛機上,我和那位在醫院當看護的瑞典媽媽說我來瑞典念碩士。她說:「哇,妳一定很聰明!我跟妳說我最不會讀書了,哈哈!」在她的語氣裡,我感受不到一丁點對自我價值的貶低。她國中畢業後,在完成看護的課程之後就踏踏實實工作到現在,沒有人認為她不努力,自然也沒有人覺得她應該「徒傷悲」。

翻轉教育,從翻轉社會開始

剛來瑞典的幾年,我都在成人學校上瑞典語課。成人學校讓社會人士重新修得高中學分,也是移民學習瑞典語和融入瑞典社會的第一站。這類學校的師資需求比較不穩定,加上在教師工會裡缺乏有力的代表,導致老師的薪水普遍偏低。

有一天,瑞典語老師請班上同學分享日後的就業計畫,有人說想從事建築,有人說想從事園藝,老師聽完笑著說:「看來你們以後出了社會,薪水都會比我高。」當時我們問老師:「建築工人和園丁賺得比妳多,妳不會覺得不平衡嗎?」老師說:「我確實覺得成人學校教師的薪資必須改善,但那是我們自己要去爭取的,和建築工人沒有關係,他們能協商到那樣的薪水,就表示他們有那樣的價值。」

我深信改善各階層勞工的工作條件和權益,是讓臺灣學子從「唯有讀書高」這個魔咒裡解放出來的關鍵。目前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臺灣工會,根據該行業的實際情況各憑本事爭取會員權益。希望屆時無論是醫師工會或護理工會,在協商時都對自己的職業抱持最大的榮譽,而在一旁聲援的人也能一視同仁、全力支持。勞工權益和教改可能乍看之下互不相干,但是如果不先翻轉社會,翻轉教育永遠只有淪為口號的命運。

作者簡介|吳媛媛

民國七十一年生,臺大中文系畢,瑞典隆德大學東亞政治碩士,現為瑞典達拉那大學講師。偏左意識的洗禮和衝擊來自北歐,而每一個省思和開悟都是以臺灣為出發點。作品曾發表於《北歐經驗,台灣轉化:普及照顧與民主審議》(女書文化出版),目前於【獨立評論@天下】開設專欄〈新時代的好左派〉。

*本文摘自圓神出版《幸福是我們的義務》,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吳媛媛《幸福是我們的義務》

您覺得這篇文章...

分享你的想法,送親子幣

4則留言/看更多留言

我想留言

  • Emily

    小火龍歡呼大推啊!小火龍便利商店
           大推

    2016-09-14 檢舉
  • 傅俊隆

    只有尊重每個階層與專業,才能創造社會的平流,達成翻轉教育的目標。

    2016-09-09 檢舉
  • 劉慧伶

    尊重每個階層與專業才能創造社會的平流,達成翻轉教育的目標!~認同 !!

    2016-09-09 檢舉
選校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私立、實驗學校選擇必備教戰指南

選校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全台4000+學校特色資料庫免費查詢

您的發問已送出,專家會盡快回答,感謝您耐心等候。我們會寄發通知email;或請您時常登入會員區,確認專家是否回答了唷!


請您為這次的「發問流程」評分?

目前問題的「分類」,您覺得:

送出

您想刪除發問的原因是?

已經知道答案
透露個人資訊
不想問了
其他原因
刪除問題
HashTag 檢舉